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百零二章 靈蓋破碎



  帳篷快要被外邊的巨人撐破了,難道這就是嚮導初一所說的「雪彌勒」?夜裏在冰淵中見到韓淑娜,雖然看得並不清楚,但體形上並沒有發生什麼變化,那冰窟暫時崩塌封閉了,時隔還不到兩個小時,就算她從別的地方爬出來,又怎麼可能變得這麼大?

  嚮導初一好像提到過被「雪彌勒」纏上,死者的屍體會越來越肥大,但這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還沒來得及細問,就在帳篷外突然冒這麼個東西,再任其撐壓,這帳篷就行翻掉,在風雪交加的龍頂冰川沒了帳篷,那後果不堪設想。

  為了避免開槍把帳篷射破,我順手抄起放在地上的一支登山杖,對著帆布中露的出人臉輪廓捅了過去,誰知登山杖上傳過來的觸感,那張大臉竟似有形無質,只有凹下來的帆布被杖頭戳了回去。

  帳篷的入口剛好被堵住,明叔慌了手腳,打算爬出去逃跑,我趕緊拽住他的腿,把他按倒在地,外邊那雪彌勒是什麼東西,除了初一聽過一點之外,誰都不瞭解,好在這帳篷還能暫時攔住它,冒冒失失的跑出去,那不是往刀尖上撞嗎?

  胖子學著我剛才的樣子,抄起一根在冰川上定位用的豎旗,對著那張臉捅了兩下,見沒有什麼作用,便隨手抓起一把雷明頓,也顧不上帳篷壞了之後怎麼辦了,抵在那張臉上,近距離發射了一槍,帳外那東西被散彈擊中,勢頭稍減。

  帳頂的帆布被剛剛這一槍射成了篩子,從中露出很多白色的東西。但是看不清是什麼,只覺得與外邊的積雪差不多,好像在帳外的那傢伙,是個巨大的雪人。

  胖子連續不斷地開槍,彼得黃和初一等人,也各自掏槍射擊。但起不到什麼效果,忽然帳篷中的支撐桿斷裂,整個帳篷立刻倒了下來,七個人全被蒙在了底下。

  我心想這回完了,這帳篷散了架,裏面的人胳膊壓大腿,別說想跑出去了,就是想掙扎著站起來都十分困難。心裏雖然這麼想,但身體沒停,竭盡全力推開壓在我身上的一個人,迅速從帳篷底下鑽了出去。

  還沒站起身,就已經把M1911拔出,但外邊冷風呼嘯,雪片亂舞,什麼東西也沒有,這時初一、Shirley楊和胖子等人,也先後從帳篷底下爬了出來,舉槍四顧,卻不見敵蹤。

  還是嚮導初一熟悉這雪原冰川的環境,對準了一個方向,開槍射擊,我們也都順著他地槍口瞄準,可能夜晚已經過去,龍頂冰川上已不再是漆黑一片,天上濃墨般的烏雲,以及四周大雪峰的輪廓變得依稀可見,只見一個巨大的白色人影,頂風冒雪向白茫茫的遠處奔跑。

  那就是剛才襲擊帳篷的雪彌勒,要不是初一眼毒,在這雪茫之中,很難發現它的蹤影,我和胖子、初一三個人,一邊開槍,一邊踏雪從後追了上去,急得Shirley楊在後邊連喊︰「別追了,小心雪下的冰裂縫──」但她的聲音,很快就被颳向身後的風雪淹沒了。

  冰川上的積雪經過一個夜晚,已經沒了小腿肚子,跑出不到十幾米,只見那個巨大的白色身影忽然向下一沉,在雪原上消失了,我們隨後追至,發現這裏也有個很深的冰窟,似乎與先前的冰淵相連,也通向冰坡下的九層妖樓,在這片古老的冰川上,還不知有多少這樣的冰窟,其下的結構之複雜,難以用常理揣摩。

  「雪彌勒」一旦藏到這裏面去,我們就沒辦法拿它怎麼樣了,只好趕到冰窟邊上罵了幾句,悻悻而回,我和胖子問初一,怎麼那雪彌勒剛佔了上風,反倒先跑了,它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怎麼不到幾個小時的時間,竟把一個女人的屍體變成了那副樣子?

  初一說現在沒時間講說這些事了,咱們這些漢子還好說,但隊伍裏還有兩個姑娘和一位老同志,這回帳篷也沒了,不能讓她們就這麼頂著風雪站在冰川上,先找個避風安全的地方安定下來,再說那雪彌勒的事不遲,儘管放心,天一亮它就不會出來了。最要命的是等到今天晚上雪還不停,那狼群也就不會退走,給咱們來個兩面夾擊,可也夠咱們受的。

  我們回到帳篷倒掉的地方,天已經大亮了,但大雪兀自下個不停,這帳篷算是完了,只好就地拋棄,茫茫雪原,表面都被大雪遮蓋,但在冰面還沒有徹底凍結之前,往遠處走是很危險的,附近只有幾座起伏不平的雪丘,根本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容身。

  Shirley楊說現在只有一個去處,直接挖開九層妖塔,至少先挖開最上邊的一層,咱們都到那裏去避過這場風雪,在那裏點起火堆,這樣氣流會上升,把入口處的雪擋開,足可以避免在雪停之前,入口被雪蓋住,而且狼群怕火,也不敢輕易來犯。

  我們連稱此計甚好,這冰天雪地在外邊凍得難熬,都想盡快挖開九層妖樓,管它裏面有什麼鬼鳥,哪怕只是到裏面睡上一會兒解解乏也好,等養足了精力,一口氣挖出「冰川水晶屍」,然後趁著寒潮封凍冰川,便可以收隊撤退了。

  眾人說做就做,把裝備物資都轉移到了雪坡背風的一側,挖開一大塊積雪,露出下面的暗藍色的冰層,依舊把生薑汁刷到冰面上,等候滲透的時候,初一講了一件兩年前聽說的事情,雖然同樣發生在崑崙山的深山裏,但離喀拉米爾是很遠的。

  藏民中流傳著一個古老的恐怖傳說,在雪山上,每當黑夜時分,便會有種生存在冰下的妖怪,來掠取剛死不久的屍體。它們會鑽進屍體的衣服,屍體表層就會變成白色,外邊像是籠罩了一層白色的肉皮,隨著外邊這層肉皮不斷吸收,表面會越漲越大,最多可以長到兩個人加起來那麼大,隨後會逐漸隨著消耗而萎縮,這個過程中,它還會繼續撲咬活的人畜,如果兩三天內吃不到活人,就會慢慢乾枯萎縮,重新散開,鑽進地下的冰川裏藏匿起來,直到再找到新的死人,這種東西喜歡鑽雪溝和冰坑,只在深夜出沒,七百多年前,曾一度釀成大災,死人畜無數,在寺廟的經卷中有一套《至尊宗喀巴大師傳》,對此事有很詳細的記載。

  我問初一道︰「原來雪彌勒不是一個東西,而是一群?很多聚集在一起?」

  初一點頭道,沒錯,最多時一個屍體上會附著十幾個那種東西,只有它們吸收了屍體內的血肉,變得肥胖起來,像是整團整團的肥肉,一層層地黏在死人身上,遠遠看上去像是個很胖的雪人,當地人才管它叫做「雪彌勒」,以前「雪彌勒」成災的時候,距離現在是很多年以前了,由於年頭太久了,人們都逐漸把這些事遺忘了。

  直到前兩年有件事鬧得很凶,死了不少人,就是因為地勘隊的一些人,去崑崙山一處雪線以上的地方工作,結果從雪裏挖出幾個白花花胖乎乎的大雪人,還沒等地質隊的人搞清楚狀況,就被那些白色的人形撲進了雪窩子,全隊十個人,只活著逃回了兩個。

  地質隊員們遇害的那個區域,不久前剛發生過雪崩,有一支多國組成的登山隊在那裏與外界失去了聯絡,寺裏年長的僧人說,地質隊遇到的那些胖雪人,可能就是被「雪彌勒」纏上的登山隊員的屍體,剛好上面要發動人去找那支失蹤的登山隊,以及地質隊員的屍體,於是附近的牧民和喇嘛,加上軍隊,總共去了百十號人,在雪山裏找了整整五天,無功而返。

  「雪彌勒」唯一的弱點就是只能在夜裏出來,白天即使有雨雪也不也現身,除此之外,《至尊宗喀巴大師傳》中提到過,這種東西還特別怕大鹽。

  初一對我們說︰「可現在咱們沒有大鹽,鹽巴也很少,雪彌勒晚上一定會再來,現在狼群肯定也藏在附近某條水溝中避風雪,等著機會偷襲過來,看來今晚這冰川上會有場好戲。」

  胖子握著運動步槍說︰「可惜就是傢伙不太趁手,而且這一帶環境對咱們十分不利,否則胖爺一個人就敢跟它單練,什麼雪彌勒,到我這就給它捏成瘦子。」

  胖子說的話還是有一定道理的,被大雪覆蓋的冰川,到處都是冰縫陷阱,非常危險,眼下似乎只有先挖開這冰層下的妖塔,看看裏面的環境如何,也許可以作為依託工事。

  不消片刻,生薑汁已經滲進了冰面,眾人當下一齊出力,把冰層挖開,五六米之下,就挖出了大塊類似於祁連圓柏一類的木頭,和我在火山裏看到的一樣,是方木、圓木、夯土組合結構,在這裏動手,土木作業反倒比挖掘堅冰還要麻煩,但好在人多手快,工具齊全,不到半個小時,就挖開了妖塔的第一層。

  為了防備這冰層下也有「無業量火」和「達普鬼蟲」,我們做了充分的準備,但出人意料,第一層妖塔什麼也沒有,進到裏面一看,就像是個土木構建的低矮房間,以黑色的木料、灰白的夯土為主,色調十分壓抑,在這一層中,只有一塊巨大的冰盤擺在地上,冰盤是透明的,很薄的一層,表面上刻著一個神像,看來要再往下挖,就得把這塊冰盤打碎才行。

  Shirley楊看了看那神像,是個人身狼首,身披戰甲的武將形象,狼首是白色的,鎧甲是銀色的,這個形象似乎在哪裡見過,一時卻又想不起來了,正思量間,明叔等人也都陸續下到塔中。

  這時為了爭取早些找到合適的地方休息,初一和胖子,已經用冰鑿開始敲打那塊冰盤,但一聽聲音就不太對頭,再摘下手套用手一摸,不是冰,而是一大塊圓形水晶。

  明叔也在旁邊看著胖子等人幹活,這妖塔中昏黑無比,所以沒瞧見那狼頭雕刻,等到我們湊近了去查看那圓盤材料的時候,登山頭盔上的射燈都照在上面,明叔這才跟著看到,臉上忽然變色,急急忙忙的取出輪迴宗那本經書,指著這水晶盤上的狼首魔神說,這塊冰山水晶石不能破壞,這裏面有魔國白狼妖奴的詛咒,一打碎了,詛咒就出來了。

  我搖頭不信,《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中有講解九層妖塔的佈局,我在火山裏也見到過,這一層不可能有什麼機關,這冰山水晶石的圓盤應該是一種叫做「靈蓋」的塔葬裝飾,每一層連接的地方都有。

  不過我還吃不太準「詛咒」和「機關」之間有什麼區別,這種時候了,就算相信明叔的話也晚了,刻著狼首妖奴的水晶盤,已經被剛剛那幾下子,鑿得裂開了,只需再輕輕一碰,就會碎掉。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