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百零五章 凍結



  第二波的數十頭惡狼已在瞬間衝到面前,我和胖子Shirley楊彼得黃等人來不及給槍支裝填彈藥,紛紛舉起手槍射擊。點四五彈幾乎是一發一倒,將衝到面前的狼一一射翻;沉穩的射擊聲使人勇氣倍增,抵消了近戰中的恐懼。

  初一則用獵槍的前叉子戳倒一頭惡狼,然後撒手放開獵槍用藏刀亂砍。一頭老狼躲避稍慢,被閃電般的刀鋒切掉了半個鼻子,疼得嗚嗚哀嚎;初一再次手起刀落,把牠的狼頭剁了下來。

  從初一打響第一槍開始計算,不到兩分鐘的時間,地面上已經倒了滿滿一片狼屍,裏面混雜著幾頭還沒完全斷氣的惡狼,還不時冒著白色蒸氣般的喘息。

  眾人長出了一口氣,緊繃的神經鬆弛了下來,眼前的景象非常慘烈,這回喀拉米爾的狼可基本上能算是給打絕了。沒想到這麼快就結束戰鬥,不過如果不是初一制敵先機,雪地上橫七豎八的屍體裏可能就不止是狼屍了。

  然而,就在我們剛剛從激戰的緊張狀態中脫離出來,稍微有些大意的情況下,一個白色幽靈般的影子突然出現在了初一身後。狼王已經撲住了初一的肩膀,沒有人看清白毛狼王是從哪裏冒出來的,想開槍射擊,卻發現空膛手槍還沒來得及裝彈。

  這頭白毛獨眼老狼真是快成精了,牠似乎知道現在是個空檔,眼睜睜地看著群狼被全部射殺,硬是伏在雪地中一動不動,直到看準了機會才攻其不備。牠也應該知道,一旦現身,雖然能咬住一兩個敵人,牠自己也絕對活不了。但似乎是受到了牠的祖先「水晶自在山」所召喚,捨棄了生命,全力一擊,直撲那破壞了牠進攻計劃打擾牠祖先靈魂的牧人。

  白狼行如鬼魅,就連初一也沒有防備會有這麼一手,還以為狼王已經在混戰中被打死了。想還擊已經來不及了,這一切實在太突然了。就在這連一眨眼都不到的時間裏,白狼撲倒了初一,一同滾進了妖塔頂層的窟窿。

  與此同時,我也給M1911換上了彈匣,衝上去跳進妖塔,胖子等人緊跟在後。到了頂層一看,明叔指著下面一層說:「快!他們滾到下面去了」

  我急得腦袋都快炸開了,一層一層的追下去,最後在底層找到了初一和狼王的屍體。狼王死死咬住了初一的脖子,初一的長刀落在了上面,但他手中的一柄剝狼皮的短刀全插進了狼王的心臟。狼王一身銀光閃閃的白毛已經被他們兩個的鮮血染成了全紅。從妖塔頂上纏鬥著摔到底下,血都已經流盡了,早已沒了呼吸。

  初一為人勇敢豪邁,雖然同我和胖子相處時間不長,但彼此之間很對脾氣,極為投機。我心如刀割,忍不住要流出淚來,頹然坐倒在地,望著初一和狼王的屍體發愣。

  其餘的人也都十分難過,Shirley楊握住我的手安慰道:「想哭的話就哭出來,才痛快一些。」

  我搖了搖頭,感覺心中好像在淌血,但眼淚卻流不出來;又失去了一位值得信賴的戰友,那種痛苦不是大哭一場就能減輕的。現在就是不想同任何人說話。

  明叔也安慰我道:「初一兄弟所殺的狼王是白狼妖奴的後代,他的死亡是功德無量的!壯士陣前死,死得其所。咱們為他祈福,祝福他早日成佛吧!人死為大,咱們還是按他們的風俗,先將他的後事好好料理了。」

  我對明叔點點頭,讓他們去收殮初一的屍體;我現在腦子裏像是燒開了鍋,只想先靜一靜。

  明叔讓彼得黃與胖子相幫把初一和狼王的屍首分開,好像他們正好砸在「水晶自在山」上,也不知有沒有砸破。胖子抹了抹眼淚和鼻涕,攔住眾人說道:「且慢!初一是我兄弟,他走得壯烈,我得先為他念上兩句追悼詞。」

  明叔等人無奈,只好閃在一旁,任由胖子為初一舉辦追悼會。胖子嘆了口氣,對著初一的屍體哽咽著說:「吾輩以戰鬥的生涯,欲換取全人類的幸福;願將這鮮血和眼淚,灑遍天下自由的鮮花。」

  胖子嘮嘮叨叨的說了很多,這才使心中悲戚之情略減,讓彼得黃過來幫忙收殮。剛一抬開狼王的屍體,發現狼屍已經砸碎了「水晶自在山」,剛剛一碰,嘩啦一聲碎成了若干殘片。眾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提著心,支起耳朵聆聽外邊的動靜,大氣也不敢喘一口。

  過了片刻,妖塔上的冰川始終靜悄悄的,難道Shirley楊判斷錯了?「水晶自在山」裏根本就不是什麼會使雪峰崩塌的聲波?也許在冰川裏凍的年頭多了,失靈了。不管怎麼說,暫時先鬆了口氣。

  「水晶自在山」裏露出了一尊全身透明的女屍,皮膚下有流動著的銀色光芒,裏面的骨骼內臟都是深紅色的,好像瑪瑙,外邊好像是透明的水晶,這應該不是真正的屍體,而像是一件巧奪天工的工藝品,這就是「冰川水晶屍」嗎?好像也沒什麼了不起的地方。

  我不管明叔怎樣去看他的寶貝,同胖子一起把初一的屍體搬到第八層,想要繼續往上,突然覺得精疲力竭,有點喘不過氣來,可能是傷心過度,岔了氣,暫時先休息休息。

  胖子對我說:「我說胡司令,咱們能不能到上一層去休息,守著這黑頭黑臉的十八羅漢,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啊。」

  我腦中現在雖然有點模糊,但是卻清楚地記著,這層有十九具坐姿的護法屍體,怎麼胖子說是十八羅漢?他數錯了?或者突然少了一具屍體?我立刻警覺起來,一具一具數了一遍。真的是只有十八具,六個一排,一共分為三排弧形排列,明明記得應該是有一排有七具屍體,是我記錯了,還是死屍消失了?

  我想走過去看看發生了什麼變化,這是Shirley楊帶著阿香跟著上來,明叔等人也隨後登上,他和彼得黃已經將「冰川水晶屍」用繩子綁好,發丘印用膠帶粘到了水晶屍的腦門上。正準備用繩子把它吊上來,那對一藍一白兩個有天然星圖的水晶球也都給捎上了。

  我問Shirley楊這第八層是不是一共有十九具屍體,Shirley楊點點頭:「沒錯。總共十九具,怎麼了?」

  我擔心阿香聽到害怕,就低聲對Shirley楊說:「不知道什麼時候,少了一具,我先過去看看是怎麼回事。你們趕緊上去,咱們盡快離開這鬼地方。」

  我拍了拍登山頭盔上那被撞歪的戰術射燈。一手握住黑驢蹄子,一手舉著M1911,摸索上前,查看那些高大的古屍,我發現在這層木塔漆黑的角落裏,出現了一個大裂縫,這些古屍都依著牆。那具突然少了的屍體難道掉進去了?怎麼偏趕這個時候作怪,沒等走近,便聽到有種聲音,好像那縫隙中有根大木頭在挪動。

  我過去探頭往下一看,塔角破裂的大縫斜斜的向下,好像是個無底的深淵,一個莽莽撞撞白色胖大人形,正在緩緩地撥開黑色木料,正想給它自己騰出個空間,以便能爬進妖塔。

  是那吃了韓淑娜屍體的雪彌勒!我見那傢伙沒發現我,趕緊往後一縮身,想找胖子要些炸藥,給它扔下去,把下面的洞窟炸塌,將其壓到底下。

  我正要招呼胖子,卻聽明叔和彼得黃同時大叫不好,他們已經把「冰川水晶屍」順利地提上了第八層,但也就在這時,突然從下面傳來一陣密集的破裂聲,那聲音的頻率越來越快,片刻就有無數聲響成了一聲,我頓時醒悟,糟了,那「水晶自在山」並非無效,而是一旦那邪神屍骨被升到某個特定的高度,就會引發它內部的聲波震動,也就是說從理論上,根本沒有任何人能把「冰川水晶屍」帶出去。

  一陣陣悶雷般的聲音從上面傳來,雪峰上的千萬噸積雪,很快就會覆蓋龍頂冰川,不到半個小時,寒潮就會封凍這些積雪,不到明年這個時候別想出去。

  明叔和彼得黃都嚇得面如土色,兩人抬著的「冰川水晶屍」掉在了地上,隆隆雪崩聲如同萬馬奔騰,震得地面都在顫動,我擔心明叔他們自亂陣腳,忙對他們喊道:「別慌,都躲到塔中的牆角去,那裏比較結實。」但是這功夫就連我自己都已經聽不到自己的聲音了。

  不知是誰的「狼眼」手電筒落在了地上,剛好滾到那具古怪的「冰川水晶屍」頭邊,光束照到了嘴上,我無意中看了一眼,那水晶女屍的嘴忽然大張了開來。

  我顧不上再注意上面的雪崩,下意識的就去攜行袋中掏氣壓噴壺,要是有那種能燃起「無量業火」的鬼蟲出來,就用生薑汁先噴它幾下。

  冰川水晶屍的口中,果然飛出一隻小小的瓢蟲,我對準它噴了兩下,竟然半點作用也沒有,這時我已看清楚了,這隻從水晶女屍嘴中鑽出的「達普」,雖然與那種藍色的蟲子形狀完全一樣,也是全身透明,好像是有七星瓢蟲,但全身是銀白色的,如同一粒微小的冰晶振翅懸在半空,稍作停留,就朝距離它最近的彼得黃飛去。

  彼得黃不知厲害,伸手想把它拍死,我出聲制止,但聲音都被雪崩的轟鳴淹沒了,想救他根本就來不及,只見彼得黃一巴掌將冰晶般的小蟲拍在地下,在他的手上立刻結滿了一層冰霜,連給他做出驚慌表情的時間都沒有,亮晶晶的冰霜就蔓延到了他全身,彼得黃凍得棒硬的屍體隨即倒在地上,摔成了無數冰塵,一點冰冷的寒光,從口中飛出。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