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百零七章 災難之門



  被魔國視為邪神供奉的「冰川水晶屍」,透明的口中,一陣陣銀色的寒光閃動,傳出陣陣瓢蟲翅膀的嗡鳴,從那冰冷的閃爍裏,就可以得知,毫無疑問,大群的達普,即將攜帶著能凍碎靈魂的「乃窮神冰」飛將出來。

  胖子距離水晶屍距離最近,他眼疾手快,從攜行袋裏取出個黑驢蹄子,趁那些達普還沒出現,就搶先塞進了「冰川水晶屍」的口中,然後趕緊把手縮了回來,「冰川水晶屍」體內寒光隱隱閃了下,就此沒了動靜。

  明叔在旁看得心驚肉跳,緊緊摟住阿香,問我道:「胡老弟,那─那銅印怎麼不管用?是不是咱們用的方法不對啊?」

  我坐倒在地,無奈地搖了搖頭:「這還不都怪你,把戰略大方向搞錯了,誤導了我們,險些都被你害死,那天官銅印是專門鎮伏屍變的,任它什麼屍魔屍妖,也百無禁忌,可這冰川水晶屍根本就不是屍體,別說把銅印扣到腦門上了,就是按到屁股上也沒用。」

  我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準備先稍微喘口氣,讓心情從大起大落中平穩下來,這時候想動也動不了了,多虧胖子冒險使出黑驢蹄子戰術,把鬼蟲堵了回去,不過眼下似乎是沒什麼危險了,但這「冰川水晶屍」也許造得與真人一樣,共有七竅,雖然從口中出不來,卻說不定會從屁眼之類的什麼地方鑽出來,最保險的辦法,應該是用膠帶一圈圈的把屍體裹個嚴實,好像埃及木乃伊那樣,裹成個名副其實的大粽子。

  我打定主意,深吸了兩口氣,就去翻找膠帶,裝有膠帶的背包掉在白毛狼王與「冰川水晶屍」之間,我硬著頭皮走過去想把背包拖到離這兩個魔頭遠一些的地方再找,但手還沒等碰到背包的帶子,就聽Shirley楊和胖子同聲驚呼:「老胡,快躲開!」

  我心知不妙,當時我面朝著狼王的屍體,這一面並沒有什麼變化,應該是背後的「冰川水晶屍」有問題。我想縱身跳開,但腳下被些黏呼呼的液體滑了一跤。身體重心失去了平衡,臉朝下摔倒在地,臉部也碰到了許多腥氣撲鼻的黏液。

  我順手在臉上一抹。腰上一用力,翻過身來,只見那具「冰川水晶屍」整個都碎開了,暗紅透明的臟器都掉在了外邊。一群冒著寒光的冰蟲,如同一陣冰屑般的銀色旋風,從屍體中飛出,全部撲到了我的面前。

  我瞪大了眼睛望著那些撲來的冰蟲,再也來不及躲避抵擋,其實就算來得及,也沒有東西可以抵擋,這回真要光榮了,想不到竟然死在這裏。永別了,同志們。

  但就在這時候,冰蟲忽然在空中停了下來,並沒有像幹掉彼得黃那樣乾脆利索,我心裏隱約覺得不對,但此刻生死之間的距離比一根髮絲還細,腦子都完全懵了,搞不太清楚發生了什麼,難道這些帶有「乃窮神冰」的飛蟲──

  在塔底遠端的Shirley楊腦子轉得極快,見我愣在當場,忙出言提醒:「老胡,是狼王的血,你額頭上沾到了狼王的血了。」

  這句話如同烏雲壓頂之時天空劃過的一道閃電,我立刻醒悟過來,剛才我被地上的狼血滑倒,臉上蹭了不少,當時我並沒有來得及想那些充滿腥味的黏液是什麼,隨手在臉上抹了一把,無意中把狼王的鮮血抹到了額頭上一些。

  初一生前曾經說過一些事,至今言猶在耳,在藏地傳說中,人和野獸死亡之後,一晝夜之內,靈魂不會離開血液和肉體,萬物中,只有人類的靈魂住在額頭,如果用剛死的狼血蓋住,就可以隱匿行蹤,而且這頭剛被初一所殺的狼王,全身銀白色的皮毛,表明了牠的身分,是崑崙山群狼祖先「水晶自在山」的後代,血管裏流著的是先王的血液,「水晶自在山」與「乃窮神冰」同樣是守護這座妖塔的護衛,冰蟲們一定是把我當做了白狼,所以才停止了攻擊。

  當然這些念頭只是在腦中閃了一下,根本沒時間容我整理思緒,那陣冰屑般閃爍的旋風,就盤旋起來,看樣子馬上就要改變目標,撲向明叔和阿香,我立刻把攜行袋裏的幾枚黑驢蹄子拿出來,在地上抹了抹狼血,分別扔給明叔胖子Shirley楊等人,我自己也不清楚當時為什麼不拿別的,而單拿黑驢蹄子,大概是覺得這東西沉重,扔過去比較快。

  此時千鈞一髮,就連一貫閒心過盛,對什麼都滿不在乎的胖子,也顧不上說廢話,雙手並用,把狼王的鮮血在自己額前抹了又抹。

  達普鬼蟲,無論是「無量業火」還是「乃窮神冰」,它們在每次選擇目標飛去之前,都要在空中盤旋幾圈,也就是這麼個空檔,給了我們生存下去的機會,當成群的冰蟲盤旋起來之後,發現沒了目標,便紛紛落回那碎裂的水晶屍上,身上的銀光逐漸變暗,但仍然在水晶屍的碎片上爬來爬去。

  塔底中央的一大塊區域,都被它們占了,我們五個人緊緊貼著塔牆,誰也不敢稍動,我知道藍色的火蟲怕水,按這麼推斷用火一定可以燒死這些冰蟲,但不知是一種什麼神秘的力量控制著它們,可以隨著環境的需要,在冰與火兩極之間進行轉換,簡直就是無懈可擊,如果不找出這種力量的根源,我們仍然擺脫不了當前的困境。

  從剛才開始,我就覺得這塔底似乎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但那個變化,或者說跡象,實在太過微小,以至於十分難以察覺,即使看見了,也有可能被忽視,這時形成了僵局,我們都無法行動,這狼王的鮮血也不能抵擋一世。這樣下去,只有拖到明天被凍成冰棍而已,而且看情形,似乎想延遲到明天再死都不可能了,那些鬼蟲半透明的身體中,再次出現了陰冷的寒光,它們似乎已經發現「冰川水晶屍」損壞了。想四散飛離,那將形成最可怕的局面。

  我四處打量。想尋找那個微妙的線索,最後把視線停留在了明叔身邊,明叔貼著牆角。嚇得臉色都變青了,在他身邊,掉落著兩顆晶球,我記得最開始見到的時候,分別閃爍著藍與白兩種暗淡的光芒,然而現在一顆暗淡無光,另一顆晶球中白色的寒光比以前明亮了許多。

  Shirley楊剛好也留意到了這一點,同我對望一眼,不用說什麼就已經達成了共識,Shirley楊掏出手槍,對著那枚暗淡無光的水晶開了一槍,將其擊成碎片,這麼做十分冒險。也許可以成功,但沒人能保證擊碎了這枚晶球,妖塔中所有的達普鬼蟲,就只能保持「乃窮神冰」的形態了,但蠢蠢欲動的冰蟲,已經沒有時間再讓我們過多思索了。

  Shirley楊剛將晶球擊碎,我就對胖子喊道:「王司令,快用火焰噴射器!」

  胖子聞言,從他身後的背囊中迅速掏出「丙烷噴射瓶」,對準地上成群的冰蟲就噴,由於這密封的空間空氣本就不多,胖子也不敢多噴,火舌一吐,便立刻停止,塔底的冰蟲還沒等飛離「冰川水晶屍」的殘片,就一同燒為了灰燼。

  我見終於奏效,那顆始終懸在嗓子眼的心才算落回原處,但經過剛剛這一股烈焰的燃燒,塔底空氣更少了,人人都覺得胸口憋悶,來不及回想剛才的事,就立刻動手,將塔底的黑木撬開,我先前在妖塔第八層,看到「雪彌勒」爬上來的地方,是塔外側的一條傾斜的大裂縫,似乎可以下到深處,估計這冰川中所有的裂縫,都與最大的冰淵相連,龍頂上崩塌下來的積雪,很快就會被席捲而來的寒潮凍結,憑我們的裝備與人力,想從上面挖出去勢比登天,只好向下尋找生路。

  我憑記憶找到了方位,動手撬動塔底的木板,卻又有了一個驚人的發現,此處的黑木,明顯不是原裝的,而是有人拆下來後,重新按上去的,外面的也不是夯土,而是回填了普通的凍土,簡直就像是個被修復的盜洞,不過看那痕跡,也絕非近代所留。

  有了這條古老地秘密通道,再往外挖就容易了,很快就挖到了那條斜坡,這裏人工修鑿的痕跡更加明顯,但從手法上看,應該不是盜墓賊所打的盜洞,斜坡的凍土上,有一層層的土階,最下面可能連接著冰淵的深處,顯然不是匆忙中修鑿的,當然更不可能是「雪彌勒」那種傢伙做的,但這究竟是一時間有些摸不著頭腦。

  我讓明叔等人盡快離開那妖塔,鑽進下方的斜坡,別人都還好說,只有阿香被剛才那些情景嚇得體如篩糠,哆哆嗦嗦的不肯走動,這裏十分狹窄,也沒辦法背她,明叔和Shirley楊勸了她半天,始終也挪不動了半步。

  我只好對胖子擠了擠眼睛,胖子立刻明白了,嚇唬阿香道:「阿香妹妹,你要不肯走,我們可不等你了,說句肺腑之言,當哥的實在不忍心把你這如花似玉的大姑娘扔到這裏,你大概不知道這塔底下有什麼吧?你看到那燒得齲黑的水晶女屍了沒有,她死後只能住在這,哪都去不了,在這陰曹地府裏的生活是很乏味的,只能通過亂搞男女關係尋求精神上的寄託,等夜深了,埋在附近的男水晶屍就來找女水晶屍了,不過那男屍看到女屍被燒成了這醜模樣,當然就不會和她亂搞了,但你想過沒有,那男屍會不會對你──」

  阿香被胖子從我這學得的那套,「攻心為上,從精神上瓦解敵人」的戰術嚇壞了,不敢再聽下去,趕緊抓住Shirley楊的手,緊緊跟著Shirley楊爬進塔外的坡道。

  我對胖子一招手,二人架起明叔,也隨後跟上,在黑暗中爬至一處略為平緩的地方稍作休息,Shirley楊對我說:「以你的經驗來看,這古冰川深處,會通向什麼地方?」

  我說既然這裏以前是個高山湖泊,也許下面有很深的水系亦未可知,不過這條在冰川下的坡道絕對有什麼名堂,我剛剛想了想,唯一的一種可能,就是輪迴宗挖的,不過他們在這冰川裏修了很多宗主的墓穴,又大動土木,從下面挖通了妖塔,而且看起來,這工程量似乎遠不止於此,莫非輪迴宗想從冰川下挖出什麼重要東西?

  Shirley楊說:「鐵棒喇嘛師傅給我講了許多制敵寶珠大王長詩中,關於魔國的篇章,以其中的內容,結合咱們在這裏所見到的種種跡象,我有個大膽的推測,這冰川深處,是通往魔國主城惡羅海城的災難之門,輪迴宗是想把這座神秘的大門挖通。」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