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百零九章 血餌



  阿香拼命往後躲:「我我看到那石孔裏長出來的是是具男人的屍體,上面有很多的人血。」說完就捂住眼睛,不敢再看那朵鮮豔的紅花了。

  這段時間來,我們對阿香的眼睛十分信任,覺得有她在身邊,會少了很多麻煩。但是這次我不得不產生一些懷疑,那朵鮮豔欲滴的紅色花朵,雖然長得奇怪,卻絕對應該是植物,怎麼會是屍體?這兩者之間的區別未免也太大了一些。

  只有明叔對阿香的話毫無疑慮,我和胖子卻不太相信了,都轉頭去看阿香,她這話說得莫明其妙,哪裏有屍體?哪裏又有什麼人血?

  Shirley楊指著從石孔裏長出的紅花,對眾人說道:「你們看,它結果了。」

  我急忙再看那朵紅花,大概就在我剛剛轉移視線的這麼點時間裏,它竟然已完成了開花結果的全部過程,嫩綠的枝蔓頂端,掛著一個好像桂圓般的球形果實。我和胖子明叔Shirley楊都是走南闖北,正經見識過一些稀奇事物的人,但都從未見過這樣古怪的植物。

  看樣子這石壁上的空洞,就是被裏面生長的植物頂破形成的。由於石孔是彎曲的,我們無法直接看到裏面的情況。這洞穴後面,似乎另有一個空間,但究竟是什麼樣的地方,可以不需要陽光水分,也能生長植物?

  我戴上手套,輕輕把那果實摘了下來,剝開外邊的堅殼,裏面立刻流出一些暗紅色的液體,好像是腐爛的血液,臭不可近,最中間有一小塊碎肉,竟似是人肉。

  果實剛剛摘下,那綠色的枝蔓就在瞬間枯萎,化成了一堆灰色地塵土。我趕緊把手中拿著的肉塊扔到地上,對眾人說道:「這八成是生人之果的血餌啊。」

  風水秘術中有一門叫「化」,其中內容都是一些關於風水陰陽變化的特例。在風水形勢特殊的地點,會發生一些特異之事。我們所說的「龍頂冰川」,是當地人稱為「神螺溝冰川」的一部分。雖是世間僅有的低海拔冰川,但玉峰夾持,雪山環繞,是崑崙山中的形勢殊絕之地。崑崙本為天下龍脈之起源,「神螺溝」又是祖龍的龍頂,其生氣之充沛,冠絕群倫。其實生氣聚集的穴眼並非祖龍才有,只不過極其罕見。正是由於生氣過旺,葬在龍頂一些特殊地點的屍體,會死而不朽。生氣極盛之地的不朽屍,被稱為「玄武巨屍」。那種地方的天然洞穴裏,甚至還發生過一些神奇的變化,例如變為不斷長「血餌」的「生人之果」。

  我們現在下到的位置,是冰淵的底層,這裏海拔只有一千多,已經基本上沒有冰了,到處都是大量的水晶石礦脈。在這裏發現的「黑虎玄壇」應該是個神龕之類的設施,是魔國滅亡後,由後世輪迴宗修建的。它們祭拜妖塔中的邪神,主要儀式都是在這種地方進行的。

  我本以為按慣例,那黑色的小木人就像是某種神的象徵,但我忽略了密宗風水與青烏術存在很大的差異。也許在內地,有個神位神像就夠了,但現在想來,如果是輪迴宗的話,也許會真的弄那麼一具屍體來獻祭,在這生氣匯聚之地,證實其永生不滅教義的神蹟。

  我把這些事對Shirley楊等人說明,有必要找到洞穴後面那個空間的入口,進去探查一番,運氣好的話,說不定可以找到很多關於「惡羅海城」或者「災難之門」的線索,至少讓咱們有個宏觀上的概念,那麼再向前行,也不必如同盲人摸象般的為難了。

  我又告訴明叔這種地方生氣很旺,不會有什麼危險,儘管放心就是,如果不願同往,那就和阿香一起留在這等我們回來。

  明叔現在對我和胖子倚若長城,哪裏肯稍離半步,只好答應帶著阿香同去,於是眾人在洞穴中翻找有沒有什麼機關秘道,可以通向後邊長出「生人之果」的空間。

  明叔問我道:「只有一事不明,我在進藏前,也做了許多關於密宗風水的功課,魔國修築妖塔的時候,密宗還沒有形成風水理論,定穴難免不準,看這座黑虎玄壇的位置,似乎是與九層妖樓相對應,這裏真的就是生氣最旺的吉穴嗎?萬一稍有偏差,趕上個什麼妖穴鬼穴,咱們豈不是去白白送死?」

  我心想明叔這老油條,又想打退堂鼓,於是應付著對他說:「風水理論雖然是後世才有的,但自從有了山川河流,其形勢便是客觀存在的,後人也無外乎就是對其進行加工整理,歸納總結,安插個名目什麼的,龍頂這一大片地域,是天下龍脈之源,各處生氣凝聚,哪裏會有什麼異穴,所以您不要妖言惑眾,我和胖子都是鐵石心腸,長這麼大就不知道什麼是害怕,您這麼說只能嚇唬嚇唬阿香。」

  明叔討了個沒趣,只要退在一旁不復多言,這晶石洞穴裏有許多石台,擺放得雜亂無章,我們一一將其挪開,最後發現一個靠牆的石台後,有個低矮的通道,裏面是半環狀的斜坡,繞向內側洞穴的上面,眾人戴上防毒面具,彎著腰鑽進通道。

  這段通道並沒有多長,繞了半圈,就見到一個更大的穹頂洞穴,大約一百多平米,出口處是個懸空的半天然平臺,向下俯視漆黑一團,看不見底。

  我其實也是由那長出人肉的花朵來推測是「血餌」,但是除此之外,並不太瞭解這種東西,因為是在太罕見了,更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危險,不過臨陣退縮的事我也不打算做,既然發現了這種地方,若不探明此秘窮盡其幽,將來一定會後悔莫及。

  這個穹頂的水晶洞,應該就是在我們宿營洞穴的隔壁,我們則位於其上數米的半空,那生長「血餌」的屍體,似乎就在下面,這裏靜悄悄的,除了我們的呼吸聲之外,就沒有別的動靜了。

  由於頭盔上的燈光難於及遠,所以各人都俯身趴在石臺上,想用「狼眼」往下照地形,但手電筒的光束,只照到平臺下密密麻麻的「血餌紅花」植物非常密集,而且枝蔓像爬山虎一樣,在壁上散佈,深處的東西都被遮蓋住了。

  我低聲把阿香叫過來,讓她先從石台向下看看,她先前看到血餌紅花,說那是一個男人的屍體,現在再用她的眼睛看看下面,是否能找出這「血餌」的根莖所在,那裏應該就是「玄武巨屍」的所在。

  阿香的眼睛只能看到普通肉眼視力範圍內,沒有障礙物遮擋的東西,例如幽靈與非常狀態的死體,即使在黑暗無光的地方也能看到。

  在Shirley楊的鼓勵下,阿香壯著膽子看了看,對我們點了點頭確認,她透過「血餌紅花」的縫隙,看到下面有一個高大的人形,所有的植物,都是從那具屍體上生長出來的,也就是說,那些「血餌」,是屍體的一部份。

  我覺得這下面,是個擺放屍體的祭祀坑,下面肯定還有其餘的祭品,於是讓胖子找幾支螢光管扔下去,照明地形,看看有沒有能下去落腳的地方。

  胖子早就打算下去翻找值錢的明器,聽我這麼一說,立刻扔下去七八支藍色的螢光棒。平臺下立刻被藍色的光芒照亮,無數鮮血般紅豔的花朵,密佈在洞底,有不少已經長出了血餌果實。從上面往下看,像是有個花團錦簇的花圃。只不過這花的顏色單調,加上藍色的螢光襯托,顯得陰鬱之氣沉重,好像都是冥紙糊製的假花,並無任何美感可言。

  花叢的邊緣,有一塊重達千斤的方形巨石,是用一塊塊工整的冰山水晶石料砌起來的。我們離得遠了,巨石表層又爬上了不少「血餌紅花」,只能從縫隙中看到那上面,似乎有些符號圖形之類的石刻。巨石的下方,壓著一口紅木棺材,迎面的擋口上,破了一個大窟窿。

  這種地方怎麼會有這樣的棺材?我看那塊巨大的方形冰山水晶石頗有古怪,就打算從平臺上下去看個究竟。剛要動身,手腕突然一緊,身邊的阿香緊緊抓住我的手,眼中充滿了驚恐的神色。不用她說,我也知道,她一定又看到什麼東西了。

  Shirley楊好像也聽到了什麼動靜,將食指放在唇邊,對眾人做了個噤聲的手勢。我當即打消了立刻下去的念頭,摒住呼吸趴在石臺上,與眾人關閉了身上所有的光源,靜靜注視著下面發生的事情。

  剛剛扔下去的幾支螢光棒還沒有熄滅,估計光亮還能維持兩分鐘左右。只聽一陣窸窸窣窣的輕微響聲,從下方的石縫中傳出。藍幽幽的螢光中,只見一隻綠色的小狗,無法形容,只能說這東西的形狀很像長綠毛的「小狗」,慢悠悠地從石縫裏爬出。這東西沒有眼睛,也許是常年生活在地下世界,牠的眼睛和嗅覺已經退化了,並沒有注意到四周環境的變化,也沒發現石臺上有人。

  牠不斷地吞吃著「血餌」果實,十分貪婪。隨著牠不停的一路啃過去,失去了果實的紅花紛紛枯萎成灰,不一會下邊就露出一具兩米多高的男性屍體。

  我在上面看得心跳加快,那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正想再看的時候,螢光管的光芒就逐漸轉為暗淡,微弱的螢光消失在了黑暗之中。我忽然覺得手背上發癢,似乎多了點什麼東西,用手一摸,頓時覺得不妙,像是長出了什麼植物的嫩芽。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