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百一十五章 X線



  沒有了皮的犛牛頭,突然活動了起來,好在我和胖子提前有心理準備,胖子舉槍想打,我匆忙之中看那牛頭雖然十分怪異,但卻沒有要傷害我們的意思,便先將胖子攔住,仔細看看這犛牛頭是怎麼回事。

  犛牛在活著的時候,先被活活剝掉臉皮,然後再行宰割這種行為,我們曾經在輪迴廟的壁畫中見過,這倒沒什麼奇怪的,作為一種古老的傳承,象徵著先釋放靈魂,這樣肉體就可以放心食用了。

  原來這間屠房中有個能把牛夾在中間的大木欄,兩邊前後都可以伸縮活動,這樣把牛夾在其中,任牠多大的蠻力,也施展不得,屠夫就可以隨意宰割了。

  那犛牛頭的身子,就被夾在那血淋淋的木欄之中,牛身的皮並沒有剝去,牛尾還在抽動,無頭的空牛腔前,落著一柄斬掉牛頭的重斧,我們看見的那顆牛頭,則被繩子掛到了半空,牛眼還在轉動,似乎是牛頭剛被斬落的一瞬間,這裏的時間忽然凝固住了不再流逝,而這頭犛牛也就始終被固定在了牠生命跡象即將消失之前的一刻。

  身首分離,而生命跡象在幾秒甚至幾分鐘之內還未消失的事,在生物界十分尋常,雞頭被砍掉後,無頭的雞身還能自己跑上好一陣子,古時有死刑犯被斬首,在人頭剛一落地的時候,如果有人喊那死刑犯的名字,他的人頭還會有所反應,這是由於神經尚未死亡。

  不過那只是一瞬間的事,從我和胖子發現這還沒死乾淨的犛牛頭到現在,牠就一直保持著那種介於生死之間的樣子,難道牠就這麼停了幾千年?不僅僅是這頭倒霉的大犛牛,整座「惡羅海城」中的一草一木,包括點燃的燈火,未完成的作品,被屠宰的犛牛,煮熟的牛肉,石門上未乾的血手印,都被定格在了那最後的幾秒鐘,而整座空城中連半個人影都沒有。這一切都與毀滅「惡羅海城」的災難有關嗎?那是一種什麼樣地災難。才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想到我們剛才吃的,可能是一鍋煮了幾千年的牛肉,不免有點反胃,這城中的種種現象實在太不可思議了。還是先撤到城外比較安全,等到明天天亮之後再進那蜂巢般的主城,於是我和胖子叫上Shirley楊等人,帶上東西按原路往回走。

  我抬頭看了一眼天空,夜幕早已降臨,但這座「惡羅海城」中的光線,仍然是和我剛發現這裏的時候相同,如同處在黃昏薄暮之中,雖然有許多燈火,但看起來十分朦朧恍惚,也許連古城毀滅之時的光線都永遠的停留了。要不是阿香確認過了,我一定會認為這是座鬼城。

  我邊走邊把屠房中的情況Shirley楊簡要說了一遍,Shirley楊卻認為這裏不是失落在時間的軌道以外那麼簡單,比如鍋裏煮的熟牛肉,的確爛熟可口,吃光了它,它自己也不會再重新出現,城中的一切都固定在了某一時段,如果不受外力的影響,它始終不會發生任何變化,外邊的天空由昏暗變成漆黑,手錶的時間也很正常,這說明我們身邊的時間依然是正常流逝的,另外還有一點最容易被忽略,「惡羅海城」中的事物,並非是靜止不動的,只能說明它永久的保留著一個特定的形態,絕非是時間凝固的原因,所以可以暫時排除時空產生的混亂這種設想,但還無法得知這種現象形成的原因所在,為了便於稱呼,姑且將「惡羅海城」中那像永恆一樣的瞬間,稱為「X線」,一個完全停留在了「X線」上的神秘古城,「X」表示未知。

  想解開「X線」之謎,就一定要弄清楚「惡羅海城」在最後的時刻發生了什麼,還需要等到天亮的時候,再進城看看有沒有什麼變化才能進一步確認,也許在那蜂巢城堡的深處,才能找到真相的答案。

  我被這座古城裏的怪事搞得頭大,摸不著半點頭腦,甚至想要抓狂了,此時聽了Shirley楊的分析,發現她的思路非常清晰,看來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不過也許我這輩子就是當領導的材料,所以沒長一個能當參謀人員的頭腦。

  我們從城牆外圍,爬回到了「風蝕湖」邊的綠岩之上,回頭眺望夜色中的「惡羅海城」,它靜靜的陷在地下,依然閃爍著無數燈火,城中的光線卻依然如黃昏時般昏暗,看來到了明天早上,城中也依然是這個樣子。

  一番來回奔波,明叔和阿香都已體力透支,由於山林中有「斑紋蛟」出沒,我們不敢下岩,只好在綠岩上找個避風的地方休息,準備歇到天明,便進那座主城一探究竟。

  於是輪流守夜,第二天天亮的時候,我發現Shirley楊早已經醒來,正專注地翻看我們從「輪迴廟」中發現的那本「聖經地圖」,頭頂上的雲層很厚,透過雲隙射下來的陽光並不充足,四周被絕壁險峰環繞的山谷中十分昏暗,岩下的「惡羅海城」就像是與這個世界完全隔絕了一樣,依然如故,城中燈光閃閃,卻又靜得出奇,整座城停留在了「X線」上。

  Shirley楊說她有種預感,如果今天找不出「X線」的秘密,恐怕大夥都永遠離不開這「災難之門」後的山谷了,這裏根本就是處「絕境」。

  我知道Shirley楊這張地圖破損得十分嚴重,是葡萄牙神父竊取「輪迴宗」的機密,他想要去掘寶,但未等到成行,那神父便由於宗教衝突被殺了,我們始終分辨不出圖中所繪製的地形究竟是「大鵬鳥之地」,還是「鳳凰神宮」,便問Shirley楊,現在是不是有了什麼新的發現?

  Shirley楊說:「與附近的地形對比來看,可以斷定聖經地圖就是鳳凰神宮惡羅海城的地圖,但是盡了最大努力,也只把那葡萄牙神父偷繪的圖紙復原出不到百分之三十,而且還是東一塊西一塊,互不連接。不過如果時間許可的話,我可以根據這裏的環境,把地圖中缺失的部分補充完整。」

  如果有了古城的地圖,哪怕只有一部分作為參照,那對我們來說也絕對是個極大的幫助,我打起精神,把胖子明叔阿香一一喚醒,把剩下為數不多的食物,分給大夥當做早餐,吃完了這頓,就沒有任何儲備了,除了下湖摸魚,就只有去城裏自己煮牛肉吃了。

  再次進城的時候,明叔又同我商量,不進城也罷,不如就翻山越嶺找路出去,那座古城既然那麼古怪,何苦以身犯險。

  我假裝沒聽見,心想我和胖子Shirley楊三人,為了找尋「鳳凰膽」的根源,付出了多大努力,好不容易到了這裏,怎肯輕易放棄,寧死陣前,不死陣後,當即快走了幾步,搶先進了城。

  除了被我們碰過的東西,其餘的東西沒有任何變化,甚至就連城中那層淡淡的薄霧也還是那樣,胖子直接到了屠房裏,割了幾大塊「新鮮」的犛牛肉備用。

  昨天夜裏,本想等到天亮,看清那高大「蜂巢」的結構再直搗黃龍,但城中的光線依然昏暗,在「蜂巢」下抬頭望上一看,主城內的燈火,就像是靜靜附著在蜂巢上的千百隻螢火蟲,那種氣氛,帶給人一種威壓的緊迫感。

  露在上面的「大蜂巢」僅是半截,更大的部分深陷在地底,按照魔國的價值觀,重要的權力機構,應該都在地底,於是我們繞著城下走,找到最大的一個洞穴進入「蜂巢」內部,裏面的洞穴之密集,結構之複雜,真如蜂窩蟻巢一般,不免讓人懷疑裏面的居民是人還是昆蟲。

  想當初在六十年代末期到七十年代初期,全國深挖洞廣積糧的時候,流躥到境外的反動分子,曾惡意攻擊說我們當家的是「灰」家,要不然怎麼全國都跟著挖洞呢?那種「人防」設施我也挖過,但比起這地下的「惡羅海城」來,似乎有點小巫見大巫,可能這些洞穴有很多是天然就存在的,否則單以那時候的人力和器械,很難想像做出這種工程。

  我們找最大的一條通道走向地底,這裏的通道與兩側的洞窟中,都有燈火照明,每向前走一段,Shirley楊就在用筆將地形記在紙上,她畫草圖的速度極快,一路走下去,也並未耽擱太多的時間,就繪製了一張簡易實用的路線圖。

  我不時用「狼眼」手電筒去照射兩旁的洞屋,大部分沒燈火的洞屋中,都是空空如也,還有些洞中,有些潮濕的地方,還聚集著許多比老鼠還大的蟑螂,用槍托搗都搗不死,越往深處走,洞屋的數量也就越少,規模卻是越來越大。

  巢城地下的盡頭,是兩扇虛掩著的大石門,通道的左右兩側還各有一道門洞,門洞上分別嵌著一藍一白兩塊寶石,用手電筒往裏一照,左側的洞內,有數十平米見方,穹頂很高,深處有個石造的鬼頭雕像,鬼頭面目醜惡猙獰,下方刻著一排七星瓢蟲的圖案,四個角落裏燃著微弱的牛油燈,最中間的地面上,並排放著黑牛白馬這兩隻被蒸熟了的祭品,另一邊門洞裏的事物也差不多。

  Shirley楊翻出「聖經地圖」,其中的一塊殘片上有「冰宮」與「火宮」這兩個地點,與這裏完全一樣,然而地圖上應標有通道盡頭大石門裏面的地方,卻是屬於損壞丟失了的那部分,只有在聖經地圖缺損的邊緣,可以看到一點類似動物骨骼的圖案,記得在輪迴宗的「黑虎玄壇」中,那水晶磚的最下層,也有類似的圖形,這些骨骼與「惡羅海城」中全部人類消失的事件有關嗎?

  帶著種種疑問,我推開了盡頭處的石門,一進去就立刻感到一陣惡寒直透心肺,心想這殿裏的邪氣可夠重的,又陰又涼,與上邊幾層的環境截然不同,眼中所見,是一間珠光寶氣的神殿,不過殿中雖然多有燈火,卻都十分昏暗,殿堂又深,看不太清楚裏面的情況。

  這時Shirley楊和胖子也隨我進了石門,我正想往前走,忽然覺得少了點什麼,一回頭,發現明叔和阿香站在外邊沒有跟進來,我對他們招呼道:「走啊,還站著等什麼?」

  阿香躲在明叔背後,悄悄對明叔耳語,明叔聽了滿臉都是驚慌,我越發覺得奇怪,便走回去問他們搞什麼鬼?

  明叔突然拔出手槍指著我:「別過來啊,千萬別過來,再過來我開槍了,你你背上趴著個東西。」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