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十章 蛾身螭紋雙劙璧



  山谷盡頭的森林中,傳來一陣陣沉悶的雷聲,「轟隆隆轟隆隆」,正是晌晴白日的中午,長空如洗,未見烏雲,怎麼突然打起雷了?眾人心中都是一沉,好不容易從古墓中爬了出來,卻又是什麼作怪?

  再仔細用耳朵分辨,還不太像打雷,那聲音越來越近,似乎是什麼巨大的野獸,遠遠的朝山谷中奔來,腳步沉重,再加上奔跑中軀體不停撞擊樹木,乍一聽顯得像是綿延不斷的雷聲,這起中還夾雜著幾聲犬吠。

  我聽見狗叫,這才發現山谷中的狗少了三條,只有五條大獵狗趴在地上,另外三隻巨獒不見蹤影,剛才心力憔悴,沒顧得上去細看那些獵犬,可能我們久去不歸,獵狗們自發的輪流去獵食了,巨獒驅趕的什麼野獸跑起來這麼大動靜?

  英子仔細聽了一會兒,笑著說沒事,是在趕野豬,咱們都去山坡上瞧熱鬧吧,等一下就能整野豬肉吃了。

  我們爬上半山坡,就已經看見森林中的大樹,一棵棵的被撞斷,山谷中的獵狗們也趴不住了,牠們一聲不發的成扇形散開,要在山谷中堵住野豬的去路。

  只見谷口一棵紅松喀嚓折斷,從樹後撞出一隻大野豬,要不是這隻野豬沒有長長的鼻子,我差點把牠看成是頭半大的大象,牠足有上千斤的份量,鬃毛又黑又長,嘴兩邊的獠牙向上彎彎著,跟兩把匕首一樣,這對獠牙既是驕傲的雄性象徵,也標誌著牠就是森林中的野豬王,牠膘肥體圓,四肢又短又粗,撒開四蹄,旋風般的一頭扎進山谷。

  在大野豬的身後,三隻巨獒不緊不慢的追逐著,既不猛撲猛咬,也不離得太遠,一前三後,都跑進了野人溝。

  野豬身上的皮比起犀牛皮來,也不遑多讓,牠在森林中閒著沒事,就把肥大的身子在松樹上蹭,一是解癢癢,二來還把松脂都沾在身上,不怕蚊蟲叮咬,夏天,深山老林中的蚊子大得像小鳥,山裡有句話是:三個蚊子一盤菜。這話一點都不誇張,就連老黃牛都架不住山中大蚊子的叮咬,唯獨野豬不怕蚊子,牠的皮就是一層鐵甲,誰也咬不動牠。兩隻獠牙和自身的巨大體重,就是野豬在森林中橫行的法寶,絕對是攻守兼備,山裡的老虎人熊金錢豹都對牠無從下口。

  然而獵人們訓養的巨獒,專門有對付野豬的絕招,獒犬的體形跟小牛犢子一樣,不過比起這隻大野豬來,還是顯得塊頭小,這三隻巨獒是想把野豬攆到山谷的深處再解決牠,因為在森林中全是大樹,施展不開,而且野豬衝起來簡直就是坦克。

  野人溝山谷中落葉層極深,大野豬還沒跑到一半,就因為自重太大,四肢全陷進了落葉中,三隻大獒犬圍在牠周圍,東咬一口西咬一口,消耗野豬的體力和銳氣,另外五條大獵狗也包在外圍,這種情況下,牠們不敢插手和獒犬爭功,只有在一旁充當小嘍囉吶喊助威的份。

  大野豬又氣又急,蠢笨的在落葉層中掙扎,使出全力向上一躍,竟然從中拔出四肢,向上躥了起來。

  巨獒等的就是這個時機,在野豬躍到最高點的同時,三隻巨獒中最大的那隻,也猛然跳起,跟出了膛的炮彈一般撞向大野豬,這一撞用的力度和角度恰到好處,把野豬撞翻了過去,肚皮朝上,落在了又深又軟的枯枝爛葉上。

  在旁伺機等候的另外兩隻大獒,不給野豬翻身起來的機會,撲上去對大野豬肚皮狠狠撕咬,肚子和屁眼是野豬唯一的罩門,這裡一暴露給敵人牠就完了,更何況是獅子一樣凶狠迅捷的獒犬,還不到三四秒鐘,野豬的腸子肚子心肝肺就都被掏了出來。

  我們三人見野豬完蛋了,就從山坡上慢慢走下來,胖子和我見這三隻巨獒,竟然如此默契,還懂得利用地型運用戰術,忍不住想去拍拍獒犬們的腦袋,以示嘉獎,嘻皮笑臉的招呼牠們過來。

  沒想到獒犬和獵狗們繞過我們倆人,都圍到英子身邊,英子拿出肉乾,餵給牠們,大狗們見主人高興,也都搖著尾巴討好。

  被冷落在一旁的我和胖子對望了一眼,我搖頭歎道:「他娘的,咱倆的熱臉貼上了狗的涼屁股。」

  胖子氣哼哼的說:「老胡你記得魯迅先生怎麼說的嗎?他說:呸,這幫勢力的狗。狗這東西就這德性,狗眼看人低,狗臉不認人,他媽的,咱倆不跟牠們一般見識。」

  胖子回帳篷那邊取了刀子鎬頭和獵槍回到谷中,他幫英子切割野豬,我背著獵槍帶了兩條大狗,去山坡下找塊地方,把那對童男女埋了,免得他倆又找咱的麻煩。

  英子說:「胡哥你餓不餓?先整兩口吃的再走唄。」

  我說:「不用了,好飯不怕晚,我就往後餓餓吧,別等到了晚上再埋死人,那可有點滲人了。」

  我讓兩條大狗拖著用黃呢子軍大衣包裹的童屍,在面向大草原的山口處,挖了個深坑,我的工兵鏟丟在了古墓中,用鎬頭挖很費力,太陽偏西,才挖了一米多深,已經把我累得滿頭大汗,肚子裡不停的打鼓。

  我看了看這個一米多深的坑,心想這就差不多了,小孩嘛,埋那麼深也沒用,他們身體裡灌的全是水銀,也不用擔心蟲吃鼠咬。

  於是我把那兩個小孩從軍大衣包裹中取出來,又用兩件軍大衣重新工工整整地包了一遍,並排放在坑裡,雙手合什拜了兩拜:「兩位古代小朋友,很遺憾你們沒有生活在文明民主到處充滿陽光的新社會,社會的關愛你們都沒享受到,不過這都是命中註定的事,你們也不必太過執著。命有終會有,命無須忘懷,萬般難計較,都在命中來。人死之後,當入土為安,入土不安的,那是殭屍,咱這條件有限,沒有棺材來安放你們,也沒有香火祭拜你們,我回去之後一定給你們多燒點紙錢,希望你們早去西方極樂淨土,不要再來糾纏我們,我們的工作也很忙,能為你們做的只有這些了,貪得無厭慾求不滿的可不是好孩子。」

  說罷和兩條大狗一起把土推進坑中,幾捧泥土就埋葬了兩個苦命的童男童女,回首眺望遠方,只見殘陽似血,心中感慨萬千。

  時候已經不早了,英子在遠處招呼我回去,當下帶著獵狗回到了我們宿營的山坡,胖子搬來一塊大石,把豬臉大蝙蝠飛出來偷襲馬匹的通風孔堵個嚴嚴實實,火上翻烤著的野豬肉,還有豬下水和磨菇木耳煮的一鍋湯,松香混合著肉香直撲人臉,我迫不及待地衝過去,用刀割下一塊肉塞進嘴裡。

  吃完飯後,我們喝著英子煮的茶磚,商量了一下怎麼回去,失去了馱行李的馬匹,想回崗崗營子還真不那麼容易,鍋碗帳篷都沒法搬動,我們一路上獵殺的動物皮子沒法攜帶,那損失實在太大了,最後英子想了個辦法,讓兩條狗回去送信,叫屯子裡的人組織馬隊來挖關東軍的要塞,這裡那麼多好東西不搬出來不都瞎了麼,而且狗是最好的嚮導,牠們可以給屯子裡的人帶路,咱們就先在這附近找個安全的地方住下來,等大夥來了,一起搬夠了好東西再回去。

  事到如今,也只得如此了,胖子對這些事不太上心,他又把那兩塊玉璧取出來觀看,我罵道:「你他娘的真沒出息,受窮等不了天亮,這兩塊玉你別揣著了,一天看一百多遍,你也不怕給它看沒了,以後放我這保存。」

  胖子把玉璧舉在我的眼前,滿臉都是驚疑的神色:「老胡,這是咱從古墓裡整出來的那塊嗎?你看看,是不是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自從在墓中得了這雙玉璧,我就從未來得及細看。胖子大驚小怪的遞給我:「這顏色怎麼又變了?」我伸手將那兩塊玉璧接過來細看。

  兩塊玉璧都雕刻成類似飛蛾的形狀,鬚眉俱全,活靈活現,璧身上有一些古怪動物的紋飾,這種動物應該不是真實中存在的,胖胖的,身體有幾分像很瘦的獅子,又像是沒鱗的蛟龍,還有幾隻爪子和一條捲曲的大尾巴,總之這種紋很怪異,也許不是動物,是雲或波浪之類的飾紋。

  璧身花紋的工藝,不如造型上的雕工精緻,只是寥寥幾劃勾勒而成,不過雖然粗糙,倒也有種簡樸而傳神的感覺,有時候簡單也是一種美。

  還真他娘的怪了,記得剛從古墓的棺中取出來之時,這雙玉璧顏色深綠,然而在關東軍要塞裡面看的時候,它色澤呈淡黃。

  此時的顏色卻是深黃深黃,一天之內顏色變了好幾次,這是怎麼回事我們都不清楚,難道說這世上有種變色玉?我們對古玩一竅不通,看來只有回北京找倒騰古玩的大金牙給長長眼了。

  說起來這次倒斗的行動,真是不太順利,一路辛苦不說,首先野人溝中上上之穴的古墓是座將軍墓,沒想到裡邊陪葬品少得可憐,唯一可能值點錢的,也就是這雙玉璧了,為了拿出來差點把三個人的小命都搭進去,真是挾山超海都不足以喻其難,臨淵履冰也難以形其險。要是鑒定的結果不值多少錢,那我真得找個地方一頭撞死了。

  這件事給我一個教訓,貴族的古墓不一定都有大批貴重的殉葬品,必須得多瞭解古墓的歷史背景,以及文化背景,而且還要盡可能的多掌握古玩鑒賞的知識,如此才能做到有的放矢,賊不走空。

  胖子倒是顯得信心很足,跟我打賭說這對玉璧最起碼也能值個三兩萬,搞不好還是個國寶,那咱就不賣給港商臺胞了,咱直接獻給故宮博物院,政府一高興,獎勵咱倆十萬八萬還不跟玩似的,在北京再給分套房子,還讓咱戴上大紅花上全國各地去做報告演講,到時候咱什麼煽情就講什麼,一講完了,那些在台下聽得熱淚盈眶的女大學生,就跑上來獻花,獻情書。

  我說你別做夢了,還讓你參加英模事蹟報告會?不給咱倆發土窯裡蹲著去就不錯了。不過如果真如胖子所言,能換個三五萬塊錢,那就已經是意外之喜了,我們東奔西走的賣錄音帶,一年下來,頂多就就混個三四千塊,趕上生意不好的年月,除去吃喝住宿的費用,基本上都賺不到錢。

  我已經兩天沒合眼了,吃飽喝足之後跟胖子英子閒扯了幾句,倒頭就睡,反正有獵狗們放哨,也不用擔心野獸襲擊,這一覺睡得天昏地暗,在夢中我又回到了硝煙瀰漫的戰場上,陣地上空全是我手下弟兄們的臉,每一張臉都很年輕,他們只有臉沒有身體,這些臉都在不停的流血,慢慢的向天空飛去,我在地上哭著喊著想抓住他們,但是手腳不停使喚,一下也動不了──

  晚上什麼情況也沒發生,那些地下的大蝙蝠不知都躥去了哪裡,周圍全無牠們的蹤跡,可能受了槍聲的驚嚇,去尋找新的洞穴安家了。

  我一直睡到中午才醒,英子已經派了三條獵狗回去送信,每一條狗的脖子上都拴了個小皮囊,裡面是胖子寫的字條,上面寫明可讓屯子裡的人多帶人馬工具,最好能點炸藥來,來野人溝挖關東軍的洋落。

  中午吃了些野豬肉,帶著獵狗把帳篷資重都搬到山谷入口附近,找個背風的大山石,在下面架了帳篷,這裡位於森林和草原的交界地,等屯子裡的人來了,會很容易找到我們。

  隨後英子帶狗去林子裡摘野菜,我掘些土石埋了個灶頭,把鍋擺上燒起了開水,我們帶的有些麵粉,由胖子動手,包了一頓臻蘑野豬肉餡兒的餃子,用來慶祝我們初戰告捷,這次雖然是有驚無險,但是不管怎麼說,至少三個人沒出什麼意外,還多少有些收穫,尤其是關東軍要塞裡物資眾多,對屯子裡鄉親們的生活有很大幫助,為這也值得喝兩杯。

  就這麼每天縱狗打獵,連續過了十餘日,我覺得我都快變成山裡的獵人了,屯子裡的人們終於來了,總共四十多人,由支書和會計兩人帶隊,因為男人們都去牛心山打工了,這次來的幾乎全是婦女姑娘和半大的孩子,屯子裡的馬匹不多,總共不超過十匹,他們聽說有大批洋落,怕馬不夠,又把騾子毛驢都拉了來,再加上各家人自帶的獵狗,鬧鬧哄哄的進了黑風口。

  大夥馬上就想動手,我說大家這一路跋山涉水,多有辛苦,不如咱先休息一天,等明天養足了力氣再幹,另外咱們不能瞎整,我當過工程兵,我毛遂自薦,給大夥分配一下任務,咱們要利用運籌學,制定計劃,按部就班的行動,別跟烏合之眾似地瞎整。

  人群亂噪噪的,又興奮,又覺得好玩,交頭接耳議論紛紛,把我說話的聲音都淹沒了,誰也沒聽清楚,最後還得是支書出面大喊一通:「都別吵吵了,都別吵吵了,全都聽俺大侄兒的,他說的話,就是俺說的話,也就是組織上的話,咱們這次能撿小鬼子的洋落兒,多愧了俺這倆大侄兒和英子這丫頭啊,他們咋說,咱們就咋整。」

  我又把話說了一遍,讓大夥都去架帳篷支鍋,吃飯休息,然後跟書記和會計一商量,沒有炸藥,想挖開地下要塞也不算太難,可以從將軍墓那邊動手,那離要塞的通道距離很近,有五個人,用不了半天,就可以把塌陷的墓室挖通。但是要塞裡可能有野獸,這方面大夥要做好準備,生活在地下的動物都怕火,要多點火把。需要特別強調的是進去之後,誰也不能私自行動,裡面的軍火都不能拿,只拿生活上需要的物資,例如軍大衣,日本大頭鞋,毯子,發電機,電纜電線這一類的,有多少咱搬多少,搬完了再把要塞埋上,不能走露消息,要不然咱這些東西都得交公。

  支書拍著胸脯保證:「大侄兒,這你儘管放心,只要這些人都拿了東西,那嘴都那老嚴實了,因為大夥以前都吃過虧,地震那年不少人都進牛心山撿寶貝去了,那不都讓文物局的一來就都給整走了嗎,這回可都學精了,拿槍頂著腦門子也沒人說了,再說咱那屯子太僻靜,一年到都也來不了一個外人,這回咱就整個悶聲發大財。」

  當晚埋鍋造飯,安營歇息,轉天早上起來,我把四十多個大嫂子大姑娘半大小子們分成四組,第一組都是年紀最小的幾個人,他們由英子帶領,去山裡打獵,另一組則相反,全是歲數最大的,她們由會計帶領留在營地給大夥燒飯,我和胖子各帶一組年輕力壯的,輪流去挖燒塌的將軍墓,由支書指揮全局。

  屯子裡的人們,帶來了大量的工具,鍬鎬鏟子,甚至有人還帶來了幾把完全用不上的鋤頭,我又把我這一組的十個人,分成兩撥,一撥挖掘塌方的封土琉璃瓦,另一撥負責搬運挖出來的土石,工程進展得有條不紊。

  這時不知從哪裡飄來一片烏雲,霹靂閃電驟然而至,下起大冰雹來,眾人亂了套,為了躲避冰雹,都向谷口的帳篷跑去。

  回到營地,會計一點人數,除了進山打獵的那一隊之外,還少了三個──

  野外的天氣說變就變,這場冰雹來得太快,冰雹砸死過人和動物的事不是沒有過,所以大夥一看下起來雹子,都用一切可以利用到的東西,遮住頭頂往回跑,慌亂之中,難免有人跑錯了方向。

  不過我最擔心的就是傳說中的「大煙泡」,自從我們來了野人溝之後,處處小心謹慎,卻並未發現谷中有大煙泡,這幾天也慢慢的有些大意了。要是萬一不小心,讓大煙泡給捂到裡面,那就連神仙也出不來了。

  我對支書說:「支書,咱們清點一下,看看究竟是少了哪三個人,是哪一組的,這樣咱就能推測出她們的活動位置,然後我帶幾個人去找找看。」

  支書道:「哎呀,還是我大侄兒這小腦瓜好使,我急得都眼前直發黑,一出啥事我腦子就不好使,趕緊讓會計侄兒查查,缺了哪倆人。」

  人群們從躲避冰雹的慌亂中平靜了下來,這時冰雹也停了,這場雹子下的雖急,但來得快,去得也快,颳起一陣陣大風來,把天上的烏雲吹散了,山風呼呼的嚎叫,吹得野人溝中的落葉漫天飛舞,天氣突然之間就變涼了。

  會計一個帳篷一個帳篷的清點,最後過來對我和支書匯報:「叔啊,三個人是百靈,桂蘭這倆丫頭片子,還有老王家的二兒媳婦,這可咋整,咱趕緊帶狗找去吧。」

  這三個人是胖子那一組的,由於還沒輪到她們幹活,就在溝裡東邊兩個,西邊三個的紮堆兒嘮磕,變天的時候大夥都顧著往回跑,誰也沒注意她們。

  支書說:「這三塊料,說了不帶她們來,非要來,來了這不就添亂嗎,胡大侄兒,你看咋整?要不咱們一起去找找?」

  我說:「剛才這一通雹子加大雨點子來得太猛,她們可能是跑到哪避雨去了,去的人不能太多,多了也沒用,別回頭人沒找著,又走丟了幾個,那就更麻煩了,我帶四五個腿腳利索慣走山路的人去找,我在這野人溝住了半個月,地形很熟,你們不用著急,就安心留在營地等著吧,天氣涼了,讓嫂子們給大夥熬些薑湯驅驅寒。」

  支書一拍大腿:「就是這麼的了!」

  我和胖子又帶了五個獵戶出身,平日裡穿山越嶺慣走的人,從野人溝中心的古墓處找起,大部分的獵狗都被英子她們帶進山裡打獵了,因為我們需要大量的糧食和肉食,用來供應將近五十人吃飯,打獵的那一隊,狗少了不夠用。

  還要留下幾隻狗看守營地,防止野獸來襲擊,我們只帶了三條狗,牠們中只有一隻是獵狗,其餘兩隻是看家的看家大黃狗。

  南北走向的野人溝,北邊是遼闊的外蒙大草原,我們的營地也設在這邊,南面,連接著綿延起伏的大山和原始森林,此時正颳著大風,呼呼呼地灌進野人溝,我們是順著風,狗的鼻子在這時候也不太靈光了。

  我帶領著搜索隊邊找邊喊,一直走到野人溝南端的出口,這裡的樹木已經很密了,全是白樺樹和落葉松,除了我們這些人的喊聲走路聲和獵狗們發出的吠聲之外,只有呼呼的風聲,我感覺這裡有些不同尋常,太安靜了,甚至顯得有些陰森森,似乎這片林子沒有任何動物和鳥類,就連森林中最常見的小松鼠都沒有,讓人心情很壓抑。

  三隻巨獒曾經從這裡趕出來一隻大野豬,因為這片林子很靜,我們從來沒到這邊打過獵,我正有些猶豫,忽然獵狗叫了起來。

  我放開獵狗,牠箭一樣躥了出去,其餘眾人緊緊跟在後邊,在一棵大松樹下找到了三個失蹤的女人,百靈和桂蘭兩個姑娘正抱著老王家的二兒媳婦不知所措,見我們來了趕緊招呼我們幫忙救人,她們早就聽見了我們的喊聲,由於是逆風,她們的聲音我們始終沒聽到。

  老王家的二兒媳婦口吐白沫,昏迷不醒,我用手指試了一下她的鼻息:「沒事,呼吸平穩,不是中毒,有可能是嚇昏過去了,回營地歇會兒就能醒過來,你們怎麼跑到這來了,是不是碰上野獸了?」

  百靈說了經過,在等著幹活的時候,她們三個人就在野人溝裡閒聊,女人們的話題,也無非就是哪個小夥兒長得賊帶勁,哪家的姑娘長得黑之類的,正嘮得起勁,原本晴朗的天空陰雲密佈,連給人抬頭看看天色的時間都沒有,就下起了大冰雹,她們三個家裡沒有獵手,都是務農為業,從沒進過深山,缺少經驗,著急忙慌的躲避,也不知怎麼就跑反了方向,奔南邊下來了。

  桂蘭又補充說老王家的二兒媳婦歲數比她們倆大幾歲,她們都管她叫二嫂子,平時在屯子裡關係處的就不錯,當時她們倆跟著二嫂子跑,開始的時候,光顧著低著頭捂著腦袋,沒看周圍的情況,但是後來越來越覺得不對,等冰雹停了,仔細一看,周圍全是樹,除了她們三個,連個人影都沒有,密集的大樹如同傘蓋,遮天蔽日,山風吹得落葉像雪片一樣飄,甭提多嚇人了,她就問二嫂子是不是跑錯方向了,要不趕緊往回跑吧。

  二嫂子也覺得奇怪,說剛才天色忽然一黑,看見老些人往這邊跑,幾乎全是男人,長什麼樣也沒看清楚,當時讓冰雹砸得都暈了,沒多想,就隨著這些人跑,跑到最後,除了她這兩個妹子,周圍什麼人都沒有了,這才感覺有點害怕。

  忽然,她們發現一棵老樹底下蹲著一圈人,足有好幾百號,全是男人,撅著屁股蹲在那,一排一排的,只能看見他們的後背,這些人是整啥的?她們聽說過山裡有人參、合手烏、靈芝,都是最值錢的名貴藥材,特別是人參,有很多名稱,又叫神草、地精、天狗、棒槌,這東西都長在深山裡,數百年的老天狗,那就成精了,能變大胖小子,也能變大姑娘,要是進山的人遇到極品老山參,這時候絕不能聲張說我看見人參了,只能跟同伴說我看見「二角子」、「燈臺子」、「三花巴掌」,這是黑話,否則人參精一聽見有人看見她,就借地遁了,必須悄悄地拿紅線繫個扣,等到晚上它睡著了再來挖,挖之前還要先祭拜山神,吃齋沐浴,用紅布包住挖出來的人參才能拿回家去。

  這些人蹲在那一動不動的,是不是在挖人參?怎麼又那麼多人參?好奇心起,就想過去看看,百靈和桂蘭膽小,攔著她不讓去,她不聽,自己走過去一拍蹲在地上那人的肩膀:「大哥,整啥呢?」

  結果也不知道她瞅見啥了,一聲慘叫就暈倒在地,百靈她們倆趕緊過去攙扶,這時蹲在樹下的那些男人都消失不見了,就好像憑空蒸發在了森林的空氣中。

  百靈對我說:「胡哥,然後你們就跑來了,可嚇死俺們了,大白天見了鬼了,那老些人──都跟那貓著,也不知道是整啥的──一眨眼就全沒了。」

  我招呼胖子,和我一起到百靈所說的地方看了一看,滿地落葉,秋天已經過去了一半,就要到深秋了,白樺樹的葉子被風吹得響成一片,哪有什麼幾百號人蹲在地上?我們倆邊走邊找,要是真有什麼情況,必須盡快查明,不能讓這些事威脅到大夥。

  沒走幾步,胖子腳下一絆摔了個馬趴,罵罵咧咧的爬起來,以為是根樹根絆的他,用手一摸不太像樹根,拿到眼前一瞧,立刻扔了:「我的媽呀,人大腿。」

  我聽他說的奇怪,走過去撿起來看了看,原來是半截人類手臂的臂骨,再到胖子摔倒的地方察看,土中還伸出小半截骨頭,可能是胖子一腿蹚上,把從土中伸出來的這條臂骨踢斷了。

  我派了兩個人先送百靈她們回去,帶領剩下的幾個人用獵槍的前叉子挖開泥土,沒挖幾下,土中就露出了大量人骨,胖子問我道:「我的天,這麼多?難道是修建關東軍地下要塞的那些勞工,都讓關東軍殺了,埋在這林子裡的萬人坑中,剛才桂蘭她們倆見的那些是鬼?」

  一陣透骨的山風吹過,寒意漸濃,挖土的幾個人都覺得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一具具骨架埋疊壓著在泥土中,我們只挖開了落葉層下的一小塊地方,就已經數不清究竟有多少人骨了,人骨上可以看見明顯的虐殺痕跡,肋骨、頸骨、頭骨上的刀痕,清晰可見,還有不少與身體脫離的骷髏頭散落其中,顯然是被人用刀斬下來的。

  關於黑風口的傳說很多,最有名的恐怕就是金末元初,蒙古人大破金兵主力的那次著名戰役,數十萬金兵,屍體堆成了山,蒙古人打掃戰場時,把他們的屍體草草地扔進了野人溝,據說整條山谷都給填平了,作為古戰場至今將近千年,那些金兵金將的死屍,早已腐朽化為了泥土空氣。

  樹林中纍纍的白骨,應該不會是那個時代遺留下來的。金元黑風口大戰也是歷史上,唯一一次在此地進行的大型戰役,一直到後來關東軍秘密駐防,就再沒聽說過有別的戰鬥發生。

  想來想去,也只有一種可能,列寧同志曾經說:「在分析任何一個問題時,馬克思主義者的絕對要求就是,要把此問題提到一定的歷史範疇之內。」胖子覺得樹林中大量人骨,都是關東軍殺害的中國勞工,這個假設,完全符合列寧同志的準則。

  但是還有一件事想不明白,胖子在樹下走路的時候,被一條臂骨絆倒,這才發現了土中埋葬的大批遺骸。不過怎麼會有一具骨架的手臂,從泥土中伸出來半截?

  這事實在是有點兀突,如果當年關東軍掩埋屍體的時候,就遺露出來一隻手臂,那這裡埋的死屍早就被野獸挖出來吃沒了,難道是──它故意從土中伸出來絆了胖子一下,好讓我們發現他們?想到這覺得有點發毛,我不敢再往深處去想,招呼眾人把挖開的泥土,重新填了回去,就匆匆忙忙地回營,找支書地商議對策。

  匆匆趕回山谷另一端的營地,見英子她們一隊也從山中打完獵回來了,雖然遇到了冰雹,但是仍然獵到了數隻麂子狗熊野獐,足夠人和獵犬們吃上三四頓了。

  有幾個年紀大的婦女正忙碌著燒飯,其餘的有些在休息,有些圍在帳篷裡看望老王家二兒媳婦,我進了帳篷,見她已經醒了過來,喝了幾口熱薑湯,正在給支書等人講她在樹林中的遭遇:「俺離近了一看吧──哎呀,你們猜是咋回事?──猜的出來嗎?俺跟你們說吧,它是這麼回事──哎呀那傢伙──說了你們可能都不相信──老嚇人了──」

  支書不耐煩的催促她:「你在這說評書唱京戲水泊梁山小五義是咋地?你別扯那用不著的,猜啥猜呀?你就直接撿那有用的說。」

  老王家二兒媳婦是個十分潑辣的女人,白了支書一眼:「幹啥呀?這不說著吶,別打岔行不?俺剛說到哪來著?噢──對了,你們猜咋回事?它是這麼回事,俺看前邊蹲著一圈人,那身上造的,一個比一個埋汰,俺就納悶啊,就想過去看看是咋回事啊,開始以為他們是挖山參的老客,結果離近一瞅不是,都在給一棵大樹磕頭?你說給大樹磕啥頭啊?它樹還能是菩薩咋的?俺就拿手一拍其中一個人的後脊梁,想問問他這都是幹啥的,結果你猜怎麼著?」

  支書急了:「你說你這個人,哎呀,可急死我了,王家老二怎麼娶你這麼個娘們兒──哎呀,我都替他發愁,說話太費勁了你,讓王家老二回去削你──」

  我怕這倆人越說越戧,就對英子使個眼色,英子會意趕緊把話頭岔開,拉住老王家二兒媳婦的手:「嫂子,你說啊,後來到底咋樣了?你瞅見啥了?」

  老王家的二兒媳婦對英子說:「哎呀,他不是蹲著嗎,一轉過身來,媽呀,他沒有腦袋──再後來我一害怕就暈過去了,再再後來一醒過來,就發現在這帳篷裡,百靈正餵我喝湯,再再再後來我就開始跟你們講是咋回事咋回事,咋個來龍去脈──」

  女人們怕鬼,周圍的人聽她這麼一說,都開始嘀咕了起來,支書趕緊站起來說:「啥神啊鬼的,咱們現在都沐浴在改革開放的春風裡,浸泡來聯產承包責任制的陽光下,這光天化日,乾坤朗朗,誰也不興瞎說。」

  我把支書從帳篷裡來出來,找個沒人的地方,把在林中的所見所聞都跟他說了。

  支書聽後,垂下淚來:「咱們屯子當年沒少讓小鬼子抓勞工,一個也沒回來,我二叔就是給鬼子抓去的,後來聽有些人說,他被關東軍送到日本本土北海道挖煤去了,也有人說他是跟大批勞工一起被送到大興安嶺修工事去了,到底去哪了,到現在也沒個準信兒,是生不見人,死不見屍,我奶奶兩眼都哭瞎了,就盼著他回來,盼到死都沒盼到。埋在林子裡的那些屍骨當中,興許就有咱屯子裡的鄉親啊,就算沒有,那也都是咱中國人,憑良心說咱可不能不管吶,再者說,萬一這些人的怨氣太重,陰魂不散的出來,還不把大夥都嚇個好歹的,咱也沒法撿洋落了,大侄兒啊,你說咱是不是把他們都挖出來重新安葬了?」

  我勸了他幾句,這種情況,憑咱們的能力做不了什麼,平頂山也發現了一處侵華日軍留下的萬人坑,要把裡面的屍骨一具具的找全了,重新安葬,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好多屍骨已經支離破碎身首異處,胡拼亂湊,把這人的腦袋和那人的身子接到一起,這對死難者來說也是很不尊重的做法。另外咱們這麼興師動眾的來撿關東軍的洋落,總不能乘興而來,敗興而回吧,我的意思是,咱整些個香火酒肉去林子裡祭拜一番,日後咱們給他們立座紀念碑什麼的。

  支書用袖子抹了一把鼻涕眼淚應道:「對,就是這麼地了,等回了屯子,再整幾個旗裡的喇嘛,唸經超度超度伍的,讓他們早日安息。」

  以前我根本不相信世界上有鬼,直到最近,我明白了一個道理,這世界上沒有什麼是必定不存在的,一個獵人,上山打獵,整整一天什麼都沒打到,這不能斷定是山裡沒有野獸。人生在世,所見所聞與天地相比,不過渺小得微不足道,還是應該對那些未知的世界多一分敬畏之心。就算是沒有鬼魅做祟,林中那些死者的遺骸也都值得我們同情,無論從哪方面看,也有必要為他們做點什麼。

  經過老王家二兒媳婦這件事,屯子裡的人們,已經開始有些疑神疑鬼了,這地方真是邪門,什麼都有,不能在黑風口長時間的耽擱下去,說不準還得出什麼事。

  吃過午飯,我讓胖子繼續帶著兩組人,去挖關東軍的要塞,爭取晚上之前挖出一條通道來,會計依然留在營地,帶幾個老娘們兒,給大夥準備晚飯,看守騾馬物資,我和英子支書,又挑選了幾個膽子大的,帶上幾壺酒,這些酒都是屯子裡的燒鍋自己整出來的,又帶了些肉脯之類的吃食,去野人溝南端的樹林中祭奠那些勞工的亡魂。

  這時風已經停了,林子裡靜悄悄的,我們把酒肉擺在地上,沒有香,就插了幾根煙卷,支書又是鼻涕又是眼淚的許願發誓,小鬼子早就給打跑了,回去一定要給你們請喇嘛超度亡魂,還要立紀念碑。

  我這才發現,其實屯子裡這些人,就屬支書最迷信,他說起來就沒完沒了,我在一旁抽煙等候,忽然發覺對這林中有些地方不太對勁。

  這裡的樹木並不茂盛,與原始森林的參天大樹相比差了很多,另外最奇怪的是,這裡竟然有幾棵乾枯的老槐樹,中蒙邊境的森林,多半都是松樹和樺樹,幾乎就沒有槐樹,就連東北常見的刺槐也沒有。

  槐樹的屬性最陰,從樹名上就可以看出來,一個木加一個鬼,如果槐樹枯死,更是陰上加陰。《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中的十六字,其中之一是「鎮」,陵墓周圍絕不能有枯死的槐柳梀之類樹種,否則死者的亡魂就會受陰氣糾纏,被釘在死槐樹周圍數里之內,哪都去不了,古代有些人,殺了仇家之後,就把仇人屍首埋在枯死的槐樹之旁,讓仇家死後也不得超生。

  我急忙清點了一下這周圍的槐樹,都是枯死的,總共七棵,按北斗掃尾之數排列,不知是天然生長的,還是日本人裡面有懂陰陽術的能人,難怪老王家二兒媳婦看見那些人的陰魂都跑到樹下蹲著,肯定是這些魂魄想藉著天地變色之機,想逃出這片林子,但終究是沒有逃掉。

  我對支書說明了原委,咱趕緊帶人把這幾棵枯死的槐樹砍了吧。

  支書雷厲風行地指揮大夥動手,眾人說幹就幹,雖然沒有順手的器械砍樹,但那幾棵槐樹,本已枯死,正是催枯拉朽,並不費力。

  只一頓飯的功夫,就把七棵老槐伐倒,支書非常滿意,又把帶來的酒都灑在土中,排下些野果山杏,鹿肉兔肉等等,靜立默哀,我和英子等人挖了幾條防火溝,點起一把火,將那些槐樹燒掉。

  烈焰飛騰,枯木發出爆裂的古怪聲音,從中冒起一團團黑煙,這種煙霧,臭氣熏天,難以抵擋,人們都用手摀住了鼻子,遠遠站開,只有火星飛濺出防火溝,才走過去撲滅。

  在森林中點火,非同兒戲,搞不好就會引發一場燎原的山火,半點也馬虎不得,大家提心吊膽的守候在旁,直到最後燒沒了,又用泥土把灰燼掩埋,以防死灰復燃。

  一場忙碌,到傍晚才結束,我們回到野人溝中的時候,胖子他們已經把地下要塞挖開了,眾人趕回營地,看老王家二兒媳婦也已經沒有大礙了,肉也吃得路也走得,於是大夥吃飽喝足養精蓄銳。

  第二天天一亮,我們就點起了松油火把,二十多人,牽著幾匹騾馬,從將軍墓的墓牆擴建出來的通道,進入了地下要塞,格納庫鐵門處,打鬥的痕跡歷歷在目,那具古屍已經被撕碎了,另又幾隻草原大地懶的屍體,血跡乾成了暗紅色,此時再次見到這些東西,仍不免有些毛骨悚然。

  這裡不會再有什麼危險了,而且帶有大量火把,松油的火把,燃燒時間長,而且不易被風吹滅,即使地下要塞中還有什麼猛惡的動物,見了火光也不敢出來侵犯。

  支書見有如此眾多的日軍物資,遠遠超出了他先前最樂觀的估計,喜出望外,連忙招呼大夥撿洋落,把一捆捆的軍大衣、鞋子、防雨布、乾電池、野戰飯盒裝到騾馬背上,陸續往外搬運。

  深山裡的屯子,最缺的就是這些工業製品,當下人人爭先,個個奮勇,喊著號子,彼此招呼著,彷彿又回到了當年大躍進的時代一樣。

  我和英子又領著幾個人往通道的另一側搜索,從地圖上看,那邊還有處更大的倉庫,按圖所驥,並不難尋。

  倉庫的大門關得很緊,找了匹馬才拉開,進去之後大夥都看傻了眼,一排挨一排,全是火炮,像什麼山炮、野炮、91式榴彈炮、六零炮、大大小小的迫擊炮,還有堆積如山彈藥箱,望都望不到頭。

  看來這些炮都是準備運動戰的時候用的,日軍的全部軍隊,可以分成六個部分,包括本土軍,也就是駐紮在日本四島,包括它的殖民地台灣朝鮮在內的部隊,這些軍隊,稱為本土軍。

  另外還有中國派遣軍,也就是侵略到中國內地的部隊,還有南方軍,即東南亞澳大利亞等地作戰的部隊,再加上海軍空軍,以及駐紮在滿蒙的關東軍,總共有這六大軍區。

  其中以關東軍最受天皇和大本營的寵愛,號稱精銳之中的精銳,日本人把中國的東三省,看得比自己的土地都寶貴,第一戰略縱深大,第二物資豐富,森林礦產多得難以計算,第三還可以自上而下,隨時衝擊關內。早在很久以前,日本就有個著名的田中奏摺,其中就表明了對中國的東北垂涎三尺,直到二戰時期,又冒出個田中構想,即使放棄本土,也不放棄滿洲,由此可見日本人對滿洲的重視程度。

  所以關東軍的物資裝備,在日本陸軍各部隊中都是首屈一指的,惟有海軍的聯合艦隊能跟其有一比,不過這些軍國主義的野心,早已在歷史的車輪面前成了笑談,我們跟關東軍就不用客氣了,當初他們也沒跟咱客氣過,大夥擄胳膊挽袖子,嚷嚷著要都搬回去。

  我讓他們小心火把,不要離彈藥箱太近,這要是引爆了,誰也甭想跑,都得給活埋在這,無數的火炮後邊,更多的大木箱子,上面印著鹿島重工的紅色鋼印,撬開一看,都是小型發電機,但是沒法抬,這玩意太沉了,馬匹根本馱不動、只能慢慢拆卸散了,分著往回拿。

  地下要塞中的物資,一直搬了整整一天,才剛弄出來不到幾十分之一,會計忙著點數,這回可發了,這咱自己用不完還可以賣錢,這老些,那能值老了錢了。

  吃晚飯的時候,支書找到我,他合計了一下,這麼搬下去沒個完,馬隊也馱不了這麼多東西,現在已經快到深秋季節了,要是留下一隊人看守,另一隊回屯子去送東西,山路難行,這麼一來一往需要半個多月,整不了兩次,大雪就封山了,不如咱們把要塞的入口先埋起來,大夥都回屯子,等來年開了春,再回來接著整。

  我一想也是,從北京出來快一個多月了,總在山裡待著也不是事,我們倒斗倒出來的物件也得回去找大金牙出手,於是同意了支書的意見,下次再來,我和胖子就不可能跟他們再來了,於是我託付支書,明年開了春來黑風口,給那對殉葬的童男女燒些紙錢。另外切記切記,地下要塞中的軍火不要動,那不是咱老百姓能用的。

  支書問明了情由,把事情一口應承了下來,說回屯子之後找喇嘛唸經,順便也把那倆小孩捎上,一起超度了。

  為了隔天就能出發,幾乎所有的人都一夜沒睡,連夜把東西裝點好,等到都忙完了,太陽也升了起來,好在這個晚上,雖然忙亂,卻再沒出什麼事端。

  一路無話,回到崗崗營子,屯子裡就像過年一樣,家裡人把在牛心山幹活的男人們也都叫了回來,家家都是豬肉燉粉條子。

  晚上,我和胖子盤著腿,坐在燕子家的炕上,陪燕子他爹喝酒,剛喝了沒幾杯,就聽見外邊有人大喊大叫,就連屯子裡的獵犬們也都跟著叫了起來,我的直覺再一次告訴我,出事了,而且這事還肯定小不了。

  我們到門外一看,見支書正挨家挨戶的砸門,把人們都叫了出來:「可了不得了,牛心山山體塌方,把考古隊都給悶在裡邊了,大夥快帶上工具去救人吧。」

  這件事的詳細情況,我是很久以後才瞭解清楚,原來牛心山裡面的古墓地宮,挖了一層又出現一層,考古不像盜墓那麼直接,那麼省事,考古隊挖開一層清理一層,既耗時又費力,同時還要清理周圍的車馬坑、殉葬坑等配葬坑。一直挖到地下七層,考古人員才挖到盛殮太后的棺槨。

  中國對於古墓的發掘政策是保護性的,就是從不主動去發掘,只有施工、地震、盜墓等因素威脅到古墓的存在,才會派出考古人員去現場進行搶救性發掘。

  喇嘛溝牛心山的遼代古墓就屬於這種性質,地震導致山裂,露出了裡面的地宮,幾年間,隨著考古工作隊的發掘,已經出土文物三千餘件,最後一層地宮的神秘面紗,也即將揭開。

  然而就在剛挖開第七層地宮的時候,屯子裡撿洋落的人們回了崗崗營子,大家為了慶祝,就讓人去叫在考古現場打工的那些家人,他們找到管事的一說想請幾天假,平時工程進度的時間非常緊迫,人手也不夠,除了逢年過節,根本不批假,那天正好也是鬼使神差,地宮已經發掘到了最後一層,沒什麼大活了,管事的就准了大夥的假,只留下考古工作隊的十幾個人清理第七層地宮。

  屯子裡打工的人們,前腳走,後腳就發生了塌方,地震那年,山裂是自下而上,山頂的瀑布也從那時候乾涸了,山體裂開的部分,也許是空心的山體,開裂後承受不住壓力和向外擴散的張力,也許是和工作隊在山裡挖的太深有關,發生了十分嚴重的塌方事故,把當時還在裡面清理墓主棺槨的十一名考古隊員埋在了裡面。

  這件事隔了多半日才傳到崗崗營子,我們只知道是山塌了,悶住了不少人,從這到喇嘛溝要走半天的路程,明知去了也趕不急救人,但是卻不能怠慢,畢竟埋在下面的那些人,都是組織上派下來工作的同志。

  支書一面張羅著組織人馬,一面派人去通知旗裡的醫療站,我和胖子也加入了進去,在牛心山挖了兩天兩夜,大夥算是徹底死心了,旗裡的領導也趕來了,這一看指定沒救了,最後唯一能做的就是把遇難者的屍體挖出來安葬。

  這事多少還有些蹊蹺,山體早不塌晚不塌,偏偏是屯子裡的人們請假走了之後才塌,大部分人都倖免於難,這可以說是不幸中的萬幸了,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天意,誰又能說得清楚。

  於是留下五十多人繼續在山上慢慢挖,其餘的老幼婦女都回了屯子,這一耽擱,又是三四天,我不想再多做逗留,辭別了眾人,同胖子一起返回了闊別多日的北京。

  ※※※

  我們下了火車,哪都沒去,直奔潘家園,大金牙還是以前那樣,長得俗不可耐,一身市儈氣,不顯山不露水的,其實他在潘家園是屬於很有資歷很有經驗的大行家。

  大金牙一看我們倆來了,趕緊把手頭的生意放下,問長問短:「二位爺,怎麼去了這麼多日子才回來?都快把我想死了。」

  胖子當時就想掏出那兩塊玉璧給他瞧瞧,究竟值幾個錢,這事一直就困擾著我們倆,今天總算能知道個實底了。

  大金牙急忙衝我們使個眼色,示意不讓我們把東西拿出來:「咱們還是奔東四吧,上次涮羊肉那館子不錯,很清靜,這潘家園魚龍混雜,人多,眼也多,可不是講話的所在,明器在這露不得。二位稍等片刻,我把手頭這筆生意料理料理咱就走。」

  大金牙所說的「明器」,是行話,前邊已經提到了,就是冥器的同意詞,這個「明」並不是指明代的古董,是專指陪葬品,就如同「古董」,「古玩」這些詞,這都是為了掩人耳目,說著也好聽,其實這些詞的出處都同「倒斗」有關係,再早的時候就叫「骨董」,「骨玩」,都是指前朝留下來的物件說的。

  說話間,大金牙就把一個清代早期的「冰箱」加上一件「雍正官窯款霽虹小茶壺」倒出了手,買家是個老外,帶著個中國翻譯,其實這種東西,不算什麼,都是小打小鬧的玩意兒,具體他賣了多少錢,我們沒看見,不過我估計這老外八成是挨了狠宰了。

  做完了這筆生意,大金牙數著鈔票:「三天不開張,今天開張了夠我吃三年,這幫傻逼洋人,買兩件假貨還跟得了寶似的,回去哭去吧您吶。」數完錢,轉過頭來又對我說:「庚子年那會兒,八國聯軍進北京,可沒少從咱這劃拉好東西,爺今天也算替天行道了,胡爺,您說是這麼個理兒不是?」

  我和胖子現在求他辦事,當然得順著他說了,連忙挑起大姆指讚道:「古有霍元甲比武打敗俄國大力士,如今有金爺巧取洋人的不義之財,為國爭光啊真是,高,實在是高。」

  收拾收拾東西,我們就再一次去了初次相談時的那家小飯館,大金牙可能今天賺了不少,再加上被我們倆捧得有點飄飄然,一邊喝酒一邊還來了兩句京劇的念白:「好洋奴,我手持鋼鞭將你打,哇呀呀呀呀。」

  我看了看四周,現在不是吃飯的正點,飯館裡冷冷清清的,只有我們角落裡的這一桌,服務員趴在櫃臺上打瞌睡,還有兩個負責點火鍋的夥計,蹲在門前侃蛋兒,沒有任何人注意我們三個。

  於是我讓胖子把玉璧取出來,給大金牙長眼,順便把這趟東北之行的大概經過,撿緊要的說了一些,大金牙瞧得很仔細,時不時的還拿到鼻子前邊聞聞,又用舌尖舔舔,問了我們一些那處古墓的詳情。

  大金牙說:「這古物鑒定,我是略知皮毛,都是本家祖傳的手藝,今天就給二位爺現醜了,這一物既來,就如中醫把脈,也有望聞問切之說,尤其是明器,因為明器不同一般古物,家傳的收藏品,經常有人把玩撫摸,時間久了,物件表面都有光澤,明器都是倒斗倒出來的,一直埋在古墓之中,這古墓也有新斗、舊斗、水斗、髒斗、陳斗之說。首先是望,看看這款式做工,形狀色澤。其次是聞,這對明器的鑒定是至關重要的一個環節,南邊有人造假,把贗品泡在屎尿坑中做舊,但是那顏色是舊了,味道可就不一樣了,那味道比死人的屁塞(古屍肛門裡塞的古玉,防止屍氣洩露導致屍體腐爛)來也臭得多,做得外觀上古舊是古舊了,但這一聞就能聞出來,瞞不過行家的鼻子。再者是問,這物件從何而來,有什麼出處沒有,倒斗的人自然會把從哪個斗裡倒出來的一一說明,我就可以判斷,他說的是真是假,有沒有什麼破綻,這也能從一個側面判斷這物件的真假和價值,最後就是用手去感覺了,這是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的境界,從我手中過的古董不計其數,我這雙手啊,跟心是連著的,真正的古董,就是寶貝啊,它不管大小輕重,用手一掂一摸一捏,就能感覺出份量來,這份量不是指物件的實際重量說的,古物自身都有靈性,也有一種百年千年積累下來的厚重感,假貨造得再像,這種感覺也造不出來。」

  胖子說:「我的爺啊,您說這麼多,我一句沒聽明白,您快說說,我們這兩件明器,值多少錢?」

  大金牙哈哈一笑:「胖爺著急了,我剛才是囉唆了,我也是一片好意,希望你們二位將來能多學點古玩鑒定的知識,那古代大墓中的陪葬品,哪個不是成百上千件,不瞭解一些這方面的學問,將來也不好下手不是嗎。我現在就說說這兩塊明器,它們的名字我可說不出來,咱們姑且給它們起上一個,從外觀上,咱們可以稱其為:蛾身螭紋雙劙璧。至於它的價值嘛──」

  古玩這東西,沒有什麼固定的價格,不像白糖、煤球,該多少錢一斤就多少錢一斤,古董玩器的價值隨意性很強,只要是有買主兒,買主兒認這東西,它就值錢。否則東西再好,沒人買,有價無市,它也是一文不值。

  這兩件明器,我給估個底價,單就它們自身的價值來說,在國內值四五萬塊錢之間,當然再海外肯定遠遠高於這個價值,不過咱們現在國內就是這種行市。咱們賣的時候,有適當的買主兒,還可以開更高的價錢,這就不好說了,得看當時的情況。

  大金牙說他以前有個相熟的同行,也是在潘家園做買賣,丫倒騰的東西都是些瓦當、箭簇、老錢兒、圖章、筆墨、造像、鼻煙壺之類的小玩意兒,後來這哥們兒不練這塊了,丫去新疆倒騰乾屍了,現在發大財了。

  胖子奇道:「我操,那乾屍不就是粽子嗎?那還能值錢?」

  大金牙說:「非也,在咱們眼裡是那粽子的乾屍,可是到了國外,那就成寶貝了,在北京成交價,明代之前的,一律兩萬,弄出國去就值十萬,美子。您想啊,老外不就是喜歡看這些古靈精怪的東西嗎,在洋人眼中,咱們東方古國,充滿了神秘色彩,比如在紐約自然博物館,打出個廣告,今日展出神秘東方美女木乃伊,這能不轟動?這股乾屍熱,都是由去年樓蘭小河墓葬群出土的樓蘭女屍引起的。就算在咱們國內,隨便找地方展覽展覽,都得排隊參觀,這就叫商機啊、」

  我和胖子聽了之後恍然大悟,連連點頭,原來這裡邊還有這麼多道道,真是話不說不透,燈不撥不明,再加上得知這兩塊玉璧價值五萬左右,都覺得滿意,虎口拔牙弄出來的,畢竟沒白費力氣。

  我又問道:「金爺,您說我們這明器,叫什麼什麼什麼璧來著?怎麼這麼繞嘴?」

  大金牙給我滿上一杯啤酒:「別急啊,今天咱們這時間有得是,聽我慢慢道來,這叫蛾身螭紋雙劙璧,再咱們古玩行裡有這麼個規矩,一件玩意兒,沒有官方的名稱,就一律按其特點來命名。」

  就如同那個著名的國寶級文物曾侯乙編鐘,這件樂器以前肯定不叫這個名,但是具體叫做什麼,在咱們現代,已經難以考證了,於是考古的就按照出土的古墓和樂器的種類給它按上這麼一個名字。

  這蛾身螭紋雙劙璧,這名稱就已經把它的特點都表述出來了,蛾身,它的造型像是一對飛蛾,這是從一個金國將軍墓裡倒出來的,這種飛蛾在古代,是一種捨身勇士的象徵,不是有這麼句話嗎,飛蛾撲火,有去無回,明知是死,依然慷慨從容的往火裡扎。

  當然咱們現在都知道這是因為蛾子看不見,見亮就撲,不過古代人不這麼認為,他們對這種大飛蛾的精神極為推崇,用飛蛾的造型製作一些配飾,給立下戰功有武勳的人配帶,是一種榮耀。

  你們再看這上邊的花紋,也有個名目,這是「螭紋」,既像獅子的頭,又像是虎的身體,其實都不是,螭是一種龍,這種龍沒有頭上的雙角,刻上螭紋的器物,可以起到辟邪的作用,前不久在雲南沐家山,挖開了一座明代王爺墓,可能你們聽評書都聽過《大明英烈》,那朱元章手下有一員大將,姓沐,叫沐英,那回出土的就是沐英沐王爺的墓,裡面出土了一對「翡翠雙螭璧」跟您二位這回倒出來的蛾身螭紋雙劙璧類似,拿現代的話來說,就是一種勳章,軍功章之類的東西。

  咱再說這雙,顧名思義,就是一對,這裡邊也有講究,這種配飾是掛在頭盔兩側的,所以必須是一對,只有一隻,就不值錢了。

  什麼是「劙」呢,這是指它的製作工藝而言,另外這對蛾身螭紋雙劙璧的價值,主要來自它的歷史價值,和欣賞價值,其本身的材料並不足為貴,這是種產自外高加索地區的「乾黃變色瓨」,其實不是玉,當然如果硬要把它歸入玉類之中,也不是不可以,乾黃現在是很值錢的,不過這對璧的材料不是上品,上品十二個時辰會分別變化十二種不同的顏色。

  嗯,這邊上有字,撰書,是人名,叫「郭子蟆」,看來這對璧的主人就是他,此人好像是金國晚期的元帥左都監,在守城的時候,憑一把硬弓,射殺了兩百多蒙古兵將,勇武過人,最後是力戰身亡,也算是那麼一號人物,傳說金主用十萬兩黃金,從蒙古人手中換回了他的屍體。

  我感覺就像聽天書似的,能聽明白的地方也有,但是不多,胖子乾脆就不聽了,把牛百葉、羊肉片、雞片、青菜、蘑菇一盤盤地順進火鍋中,這些天吃烤肉都吃反了胃,今天可逮著回涮羊肉,甩開腮幫子,就一個字「吃」。

  我問大金牙最近古董市場上什麼東西的行市比較火,能賣大價錢。

  大金牙說道:「洋人管咱們國家就叫瓷器,可以說瓷器在古玩市場交易中永遠是最火的,中國歷史上最輝煌的時期所產的瓷器,就連現代的先進工藝都不能比擬,比方說成化瓷您聽說過嗎,尤其是成化瓷裡的彩器,那是最牛逼的,都不用大了,就跟三歲小孩的小雞雞似的那麼一丁點,拿到潘家園,就值十萬塊,都不帶講價的。您剛說在中蒙邊境黑風口的古墓中有很多瓷器陶器,可惜都沒倒出來,那些應該是北宋晚期的,真是可惜了,我說句您不愛聽的,您別介意,您這次算是看走眼了,那些您沒倒出來的罈罈罐罐,價值遠在這對蛾身螭紋雙劙璧之上啊。所以說您二位這眼力,還得多學學,找機會吧,下回等我去鄉下收東西的時候,您也跟我去一趟,瞧瞧這裡邊的門道,將來一趟活下來,少說也能對付個幾百萬。」

  我連連稱是,對大金牙說道:「我還真有這意思,現在有個比較大膽的構想,下次我們準備倒個大斗,一次解決問題,發丘摸金這行當,在深山老林中做事比不得內地,風險太大,就算再多有幾條命,也架不住這麼折騰,我準備找個頂級風水寶穴中的大墓下手,不過這事不是兒戲,事前我需要做萬全的準備,否則恐怕應付不來。」

  大金牙問道:「胡爺,你真想搞回大的?目標選好了沒有?」

  我說:「沒有,我就是突然冒出這麼個念頭,那種在偏遠地區的大墓是極難找的,而且我現在跟個農民似的,除了會看風水找穴尋脈之外,對歷史考古價值鑒定之類的事兩眼一抹黑,什麼都不懂,選擇目標上非常盲目,也不是想急於在最近就動手,我們這次的行動,就顯得有些急功近利了,這種短期行為的勾當,不能再幹了。不過這話還得兩說著,雖然這趟去東北沒倒出什麼大件兒,但是多少積累了一些經驗和資金,可以算是一次倒斗的演習吧。」

  大金牙說:「聽您這麼一說,我倒冷不丁想起來一件事來,這個新疆啊──」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