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百一十八章 失散



  站在長方形的綠岩上向下看,「風蝕湖」底最大的風洞中一片漆黑,不知道究竟有多深,對比那座由記憶碎片拼接成的影之城,不難看出湖底最大的洞窟,就是由位於蜂巢頂端那顆巨大的「石眼」砸出來的,在「惡羅海城」倒塌陷落的時候,那枚重達千斤的巨石,將主城的頂壁穿破,直接貫穿下去,通過我們剛才在城中看到的結構,下面縱然崩塌了,那石眼也不會陷進去太深,而且湖水並沒有形成強力的潛流或旋渦,只能從城池廢墟的縫隙間滲透下去,這些跡象都說明湖水並不算深,但如果想進入比蜂巢更深的神殿,以及祭壇,那就要穿過隨時會倒塌的風蝕岩洞,可能有些岩洞裏是並沒有沒水的,地形非常複雜,可以說下去的人,是要把腦袋別到褳腰帶去玩命的。

  這時明叔頸後的印記,比剛才要深得多了,看來留給我們的時間非常有限,這時候除非在一兩天之內,像陳教授一樣,遠遠的逃到大洋彼岸,否則留在古城遺蹟附近,恐怕活是不過兩三天的,似乎離鬼洞這種能量越近,對這個能吸收血紅素的虛數空間,所得到的感受也就越真實越強烈,感受到它存在的同時,也就成為了它的一部分,永遠不能解脫。

  明叔老淚縱橫,對我們嘮嘮叨叨,不下去是死,下去的話更是拿腦袋往槍口上撞,湖中魚群雖然不傷人,但那兩條黑白斑紋蛟指不定什麼時候就突然躥下來,牠們那種狂暴兇殘的猛獸,一旦在水下衝擊起來,絕非人力可以抵擋,而且誰能保證地下深處還有沒有更危險的事物,越想越覺得腿軟。

  我和胖子Shirley楊忙著做下水前的準備,沒空去體會明叔複雜的心情,除了保留必要的武器炸藥以及照明器材、燃料、藥品、禦寒的衝鋒衣之外,其餘的東西全部拋棄,按照我們的判斷,因為原址已經被水淹沒了,所以冰川水晶屍的腦子,肯定是被輪迴宗埋在了影之城的下方,而她的雙眼,應該是在「惡羅海城」真正遺址的正下方,不過最大的可能,它已經被吞進魚王的肚子裏去了,當然這些並不重要,只要順著廢墟,潛入地下深處的祭壇就可以了,不過魔國的祭壇,在經過了如此漫長的歲月之後,是否還能在地底保留下來,仍然是個未知數。

  我對胖子和Shirley楊說:「一直以來,這麼多的困難咱們都堅持了下來,現在差不多是最後的時刻了,咱們進藏前,我請我師兄起了一課,遇水方能得中道,以前我對此半信半疑,現成看來,無不應驗,此行必不落空。」

  胖子說:「芳香的花不定好看,能幹的人不一定會說。我就什麼也不說了,等找到了地方您們就瞧我的,鬼洞妖洞我不管了,反正咱們還能空手而回,有什麼珍珠瑪瑙的肯定要鑿下來帶回去,甭多說了,這就走,下水。」說完按住嘴上的呼吸器和潛水鏡,筆直地跳進了「風蝕湖」,激起了一大片白珍珠一般的水花,驚得湖中游魚到處逃躥。

  Shirley楊對我說:「當初如果不是我要去新疆的沙漠,也不會惹出這許多事來,我知道你和胖子很大方,抱歉和感激的話我都不說了,但還是要囑咐你一句,務必要謹慎,最後的時刻,千萬不能大意。」

  我對Shirley楊點了點頭,她也由綠岩跳入湖中,我對身後的明叔與阿香囑咐了幾句,讓他們就在此等候,等我們完事後一定回來接他們,隨後也縱身從岩上躍下,湖裏的魚陣還在水晶牆附近緩緩移動,並沒有因為接連三人落水而散開。

  剛與胖子Shirley楊在湖中匯合,還沒等展開行動,明叔帶著阿香也溜到了水裏,我對明叔說這可真添亂,你們在上面待的好好的,下來攪和什麼?咱們又沒有那麼多的氧氣瓶。

  明叔拽著阿香,連踩水邊對我說:「唉呀─別提了,剛才在上面看到,那林子裏又有動靜,怕是那兩條斑紋蛟起了性子,又要到湖裏來吃魚了,我就想在上邊提醒你們,但腿有些發軟,沒站穩,就掉下來了。」

  我回頭望了望「風蝕湖」邊的林子,只有山間輕微的風掠過樹梢,不見有什麼異常的動靜,隨即明白過來,事情是明擺著的,明叔這死老頭子,擔心我們下去上不來,找到祭壇後另尋道路走脫,撇下他不管,他有這種擔心不是一天兩天了。

  既然他們下來了,我也沒辦法,總不能讓他們泡在水中不管,但他們只有潛水鏡,沒有氧氣瓶,只好還按先前的辦法,眾人共用氧氣瓶,於是讓大夥在湖中聚攏在一起,重新做了簡明的部署,從那個被巨大石眼砸破的風蝕岩洞下去,哪往下滲水滲的厲害就從哪走。

  我們剛要下去,湖中的魚群突然出現了強烈的騷動,那些非白鬍子魚的魚類,像是沒頭蒼蠅般的亂躥,一旦逃進湖底的岩洞中,就再也不肯出來,而上萬條結成魚陣的白鬍子魚,也微微顫慄,似乎顯得極為緊張。

  看到這些魚的舉動,我立刻感到不妙,心中暗想看來這位明叔不僅是我們這邊的義大利人,除了幫倒忙之外,他還有衰嘴大帝的潛質。

  剛有這個念頭,湖中那「魚陣」就已經有一部分潰散開了,似乎是裏面的「白鬍子老魚」傷勢過重,掛不住這些魚了,而有些白鬍子魚感到他們的祖宗可能快不行了,鬥志也隨即瓦解,但還是有一部分緊緊銜銜成一團,寧死不散,不過規模實在是太小了。

  我估計這魚陣一散,或者陣勢減弱,那麼山後的「斑紋蛟」很快就會躥出來,牠們是不會放過咬死這條老魚的機會的,稍後在這片寧靜的「風蝕湖」中,恐怕又會掀起一陣血雨腥風,一旦雙方打將起來,倘若老魚被咬死,那想在下水就沒機會了。

  機不可失,我趕緊打個向下的手勢,眾人一齊潛入湖底,剩餘的半座「魚陣」正向湖心移動,我們剛好從它的下方游過,密集的白鬍子魚,一隻隻面無表情,魚眼發直,當然魚類本身就是沒有表情的,但是在水底近距離看到這個場面,就會覺得似乎這些「白鬍子魚」像是一隊隊慷慨赴死,即將臨陣的將士,木然的神情憑添了幾分悲壯色彩。

  湖下不太深的地方,就是「蜂巢」頂端的破洞,剛剛潛入其中,湖中的水就被攪開了鍋,一股股烏血和白鬍子魚的碎肉魚鱗,都被向下滲入的暗流,帶進風蝕岩兩側的洞內。

  胖子對我打了個手勢,看來上邊已經幹起來了,又指了指下面,下行地道路被一個巨大的石球堵死了,不過已經看不出石眼的原貌,上面聚集了厚厚一層的透明蜉蝣,以及各種處於生物鏈末端的小蝦小魚,看來只能從側面繞下去了,於是眾人輪番使用呼吸器,緩緩游向側面的洞口,越向深處,就感覺水流向下的暗湧越強。

  在一個岩洞的通道裏,Shirley楊逐步摸索著,確認哪個方向可行,因為直接向下是最危險的,這千萬年的風蝕岩承受著巨大的壓力,早已不堪重負,說不定頭頂的「石眼」什麼時候就會砸下來,被拍下就得變成一堆肉醬,安全起見,只有從側面迂迴下去最為保險。

  最後我們潛入一個百餘平米的大風洞裏,這裏像是以前古城某處大廳,有幾分像是神殿,頂壁已經破了個大洞,但是裏面儲滿了水,水流相對穩定,似乎是只有上面那一個入口,別的路都被岩沙碎石封堵,雖然可以向下滲水,但人卻過不去,眾人只好舉著照明探燈在水下摸了一圈,氧氣所剩不多,再找不到路的話,如果不游回湖面,留在這迷宮般的風蝕湖底,就是死路一條。

  正在無路可走,眾人感到十分焦慮之時,大廳中的湖水突然變得混濁,我抬頭看了一眼頭頂出口,頓覺不妙,那條十幾米長的老魚,正被兩頭猛惡的「斑紋蛟」咬住不放,掙扎著向我們所在的湖底大廳裏游來。

  「斑紋蛟」都是三四米長的身軀,雖然跟「白鬍子老魚」相比小了許多,但怪力無窮,身體一扭,就扯掉一大條魚肉,隨後又張口咬住別的部位不放,那條老魚遍體鱗傷,垂死掙扎,拖著這兩個死對頭沉了下來,不時的用魚身撞擊水底的牆壁,希望能將牠們甩掉,此時雙方糾纏在一起,翻滾著落入水下神殿。

  在這些水下的龐然大物面前,人類的力量實在過於微不足道,我對眾人打個手勢,趕快散開,向上游回去,這神殿雖然寬敞,卻禁不住牠們如此折騰,但在水底行動緩慢,不等眾人分散,老魚已經帶著兩條斑紋蛟倒撞到殿底。

  神殿底部也是雪白的「風蝕岩」,那條體大如龍的白鬍子魚,受傷發狂後的力量何等巨大,這種魚的魚頭堅硬無比,直接將地面撞出了一個大洞,然而這神殿底層也很堅固,魚頭剛好卡在其中無法行動,想衝下去使不上勁,想抽回來也不可能,只有拼命亂擺魚尾,一股股的濁血將水下神殿的湖水都快染紅了。

  一切計劃都被打亂了,我們怕在混亂中被牠的魚尾砸中,分散在四處角落躲避,由於已經散開,又是在水下,我根本沒辦法確認其餘的人是否活著,只能各人自求多福了。

  兩頭黑白「斑紋蛟」見老魚被困,欣喜若狂,在水下張牙舞爪的轉圈,正盤算著從哪下口結束魚王的性命,牠們被水中的血液所刺激,跟吸了大煙一樣,顯得有些興奮過度,這一折騰不要緊,竟然發現了這殿中還有人,其中一隻在水下一擺尾巴,像個黑白紋的魚雷一般,竄了過去。

  這時殿底的窟窿四周開始出現裂縫,渾濁的血水跟著灌下,能見度立刻提高了不少,我用水下探照燈一掃,只見躥出來的斑紋蛟,直撲向不遠處的Shirley楊和阿香,她們二人共用一個氧氣瓶,都躲在殿角想找機會離開,但已經來不及了,我想過去救援,又怎能比那比魚雷還快的「斑紋蛟」迅速,而且就算過去,也不夠塞牙縫的。

  形勢萬分危急,突然水下潛流的壓力猛然增大,那顆卡在蜂巢中間的千鈞石眼,終於落了下來,撲向Shirley楊與阿香的那頭「斑紋蛟」,也被這突如其來的巨石嚇傻了,竟然忘了躲閃,被砸個正著,這湖水的浮力有限,巨石的下墜本身就有上面整湖的水跟著下灌,砸到「斑紋蛟」之後連個愣兒都沒打,緊跟著將水下的殿底砸穿,這殿中所有的事物,都一股腦的被巨大的水流向下沖去。

  我在水裏只覺得天旋地轉,身體像是掉入了沒有底的鬼洞,下面是個大得難以想像的地下空間,只能閉住口鼻,防止被激流嗆到,恍惚間,發覺下面有大片的白色光芒,似乎是產生了光怪陸離的幻覺,也不知其餘的人都到哪裏去了。

  身體落入一個湖中,這裏的岩石上隱約有淡薄的螢光,但看不太真切,頭上有數百個大小不等的水柱,透過頭頂的各處岩洞倒灌入湖中,忽然一隻有力的手將我拉住,我定神一看,原來是胖子,見了生死相隨的同伴,頓覺安心不少,拍亮了頭盔上的射燈,尋找另外三個人的下落。

  由於這裏的水還在繼續向東邊的深澗裏滾滾流淌,稍一鬆懈,就有可能被繼續往下沖去,我和胖子只好先游到附近的岸上,扯開嗓門大喊了半天,但都被水流沖下的聲音淹沒了,明叔阿香Shirley楊都下落不明。

  我和胖子一商量,肯定是被水沖到下游去了,趕緊繞路下去找吧,生要見人死要見屍,這地下的世界,地形地貌之奇特,屬於我們平生所未見,剛一舉步,就見一隻大蜻蜓般的水生蜉蝣,全身閃著螢光從頭頂飛過,竟然有六寸多長,像是空中飛舞著的白色幽靈。

  就這麼一走神,沒注意看腳下的道路,剛好這是一個碎石坡,二人踩到上邊收不住腳,翻滾著滑落下去,還沒等反應過來,就已經凌空落下,這段斜坡很短,下邊是懸空的,我們摔下七八米,落在一個蓬蓬鬆鬆的大墊子上,一時頭暈腦脹,好在這地方很軟,摔下來也不疼,但是突然發覺不太對,這手感竟然是掉在了一塊肉上,趕緊讓自己的神智鎮定下來,仔細一看,不是肉,我和胖子對望了一眼:「這他媽八成是蘑菇啊!十層樓高的帝王蘑菇。」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