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百二十三章 黑暗的枷鎖



  眾人都不約而同的感受到了,這裏有著某種不尋常的存在,於是暫時停在白色隧道中間,藉機活動一下發麻的手臂,並且由於環境的影響,人人自危,都有些猶豫不決,不知是該進還是該退。

  我開始懷疑這段通往祭壇的隧道,根本就是一個陷阱,裏面的東西在不斷干擾視聽觸嗅味等五感,始終保持固定姿態而產生的疲勞,會使人的肢體痠麻,失去原本敏銳的感覺,鹹魚般的腥臭,也使人心思紊亂。

  而且在眼睛貼著膠帶的情況下,完全沒有任何方向感可言,一旦過於緊張,稍微離開隧道的一側牆壁,就很可能轉了向,失去前進的參照物,但這非同兒戲,不敢輕易扯掉膠帶去看隧道中的事物,只好提醒走在前邊的眾人,第一,無論發生什麼,必須靠著左側的牆壁,不要離開;第二,誰也不准擅自扯掉眼睛上的膠帶,也不要自己嚇唬自己,那等於自亂陣腳。

  我聽到隊伍最前邊的胖子對我說:「老胡,這洞裏有蛇啊,你們聽到了沒有?還他媽不少呢,再不摘掉膠帶就要出人命了,難道咱就乾等著挨咬?我是肉厚,身先士卒雖然不打緊,但本司令渾身是鐵又能碾幾顆釘?根本架不住毒蛇咬上一口的。」

  在正常的情況下遇到毒蛇,我們自是有辦法對付,但如今五個人等於就是五個瞎子,要是這隧道裏真有毒蛇,我們這樣基本上等於是擺在案板上的肉,只有任其咬噬的份了。

  我把食指豎在唇邊,對胖子說:「噓,先別出聲,仔細聽,先聽聽是不是當真有蛇。」連明叔等人也都摒住呼吸,靜靜的傾聽四周的動靜,有人說瞽目之人,耳音強於常人數倍,因為一個身體機能的喪失,會使另一個機能加倍使用,所以變得更加發達,不過我們現在只是自行遮住眼睛,並非真的失明,所以不知是暫時將全部身心都集中在耳朵上,還是這條白色隧道中,由獨特結構產生了特殊攏音效果,總之就連一些細微的聲響,都似乎是被無形的放大了,聽得格外清晰,益發使人心中不安。

  細聽之下,前後都有窸窣不斷的聲音,還有「嘶嘶嘶嘶」的毒蛇吐信聲,而且數量之多,難以想像,有另一種可能,也許牠們數量不多。但是聲音被這條隧道擴大了很多倍,給人一種如潮水般掩至的錯覺,聽聲可知,蛇群似乎正在迅速的向我們靠近,我不知道前邊的幾個人是什麼感覺,但我可以感到,離我最近的Shirley楊已經有些發抖了。蛇鱗有力的摩擦聲,以及蛇信吞吐時獨有的金屬銳音,都不同於任何其他種類的蛇,這聲音很熟悉,只有那種精絕黑蛇才有。

  我們曾在沙漠中,見過一種身體短小,頭上生長著一個肉瘤般怪眼的黑蛇,極具攻擊性,面且奇毒無比,咬到人身的任何部位,都會在短短的數秒之內毒發身亡,而新疆的考古隊員郝愛國,就死在這種罕見的毒蛇的毒牙之下,當天在札格拉瑪山谷中的殘酷情形,至今仍然歷歷在目,想忘也忘不掉。

  那時我們並不知道牠的名稱種類,直到在影之惡羅海城的神殿中,才知道在古老的魔國,曾經存在這一種被稱做「淨見阿含」的黑蛇,是鬼洞的守護者。

  如果在這條通往祭壇的白色隧道中,遇到黑蛇「淨見阿含」,也當屬情理之中,但我們仍然缺少足夠的思想準備,事先又怎麼會想到,在這條需要閉著眼才能安全通過的隧道裏,竟然會有如此之多的毒蛇。

  我想起沙漠中的遭遇,微微一分神,就這麼個功夫,毒蛇似乎已經到了腳邊,人們的呼吸也跟著都變得粗重起來,緊張的心情可想而知,都在用最大定力,盡力克制自己恐慌的情緒,因為眾人都記得石門上的警告,絕不能睜眼,否則將會發生非常可怕的事情,那是惡羅海祭師的傳統,恐怕一定也是基於某種不為人知的原因,現在只能冒險相信它的正確性,不到最後時刻,絕不能輕易打破這一古老的禁忌。

  我突然想到如果有人沉不住氣扯掉眼睛上的膠帶,明叔肯定首當其衝,阿香雖然膽子不大,但好在比較聽話,於是分別扶著前邊Shirley楊和阿香的肩膀,摸到胖子身後的明叔身邊,用一隻手抓住了他的胳膊,他要萬一有什麼不合時宜的舉動,我盡可以提前制止。

  Shirley楊在後邊提醒我們說:「倘若真是頭頂生有肉眼的黑蛇,以牠們的攻擊性,早已撲過來咬人了,但聽聲音,蛇群的移動速度並不快,這裏面一定有問題,先不要摘掉眼睛上的膠帶。」

  我對Shirley楊說:「世上沒有不咬人的毒蛇,也許是這些傢伙剛吃過點心,暫時對咱們沒有什麼胃口。」說到毒蛇咬人,我忽然想到在精絕古城中,所見到的一些壁畫,壁畫描繪了毒蛇咬噬奴隸的殘忍場面,奴隸們無助地瞪視著雙眼。

  對了!好像所有被蛇所咬的奴隸,都是瞪著眼睛,死不瞑目,幾十副壁畫都一樣,僅僅是一種巧合嗎?還是壁畫中的資訊有特殊的含義?或許是我記憶有誤,主觀產生的臆想,壁畫中奴隸的眼睛並非全是瞪視的,那些情景又突然在腦海中模糊起來,但我仍然隱隱約約感到,說不定正是因為我們沒有睜開眼睛,周圍的毒蛇才不來攻擊我們,可能黑蛇頭項那肉瘤般的怪眼,感受到活人眼中的生物電,才會發現目標,所以在白色隧道中絕不可以睜開眼睛,這就是「大黑天擊雷山」的秘密?

  這個念頭只在腦中一閃而過,卻增加了幾分不能睜眼的信心。我將明叔的右臂夾住,又把他的另一條胳膊塞給胖子,與胖子把他夾在中間,明叔大驚,以為我和胖子要把他當做抵禦毒蛇的擋箭牌,忙問:「做什麼?別別別開玩笑,沒大沒小的,你們到底打算怎麼樣?」

  胖子不放過任何找便宜的機會,哪怕只是口頭的便宜,當下順口答道:「打算當你爺爺娶你奶奶,生個兒子當你爸爸,呦有條蛇爬到我腳面上來了」黑暗中傳來胖子將蛇踢開的聲音,中間的明叔忽然身體發沉,如果不是我和胖子架住他,他此刻驚駭欲死,恐怕就要癱倒在地了。

  我也感覺到了腳邊蠕動著的蛇身,這種情形不由得人不從骨子裏發怵。進入這條白色隧道,就如同面對一份全是選擇題的考卷,需要連續不斷的做出正確判斷,有時甚至連思考的餘地都沒有,而且只能得滿分,出現任何一個小小的選擇錯誤,都會得到生與死的即時評判,是不能挽回的。我們此刻所要立即做出選擇的是在群蛇的圍攻下,是否要揭掉眼睛上的膠帶,能不能冒險破壞那千年的禁忌?我有點按捺不住了,抬了抬手,卻終究沒有揭掉膠帶。

  這時,只聽得明叔聲音發顫:「蛇啊,毒蛇毒蛇爬到我脖子上了,救命啊胡老弟。」我也正自心神恍惚,夾著明叔的胳膊稍稍鬆了,感到明叔突然抽出了他的右臂,大概是想用手撥開爬上他脖子的毒蛇。

  我反應過來,不等明叔的胳膊完全抽出,便再次緊緊抓住他的手:「沒關係,別管它,這他媽的都是幻覺,不是真的,毒蛇不可能憑空鑽出來,現在前後都是蛇,咱們一路過來的時候可沒感覺到有蛇。」話音未落,我覺得登山頭盔上啪的一聲響,由頭頂落下一物,冰涼滑膩,「咚」的一聲,順著頭盔滑到了我的後肩,那種冰冷的恐懼,立刻蔓延至全身,這不可能是「大黑天擊雷山」使人為生的錯覺,百分之二百是貨真價實的毒蛇。

  我把先前的估計,也就是不睜開眼就不會被黑蛇攻擊的想法丟在了腦後,顧不上再握住明叔的胳膊,趕緊用登山鎬撥掉後背的毒蛇,忽聽胖子大罵:「港農是不是你?老不死的你怎麼敢把蛇往我身上扔,身上的皮肉起綹了找練是不是?」可能明叔也趁機抽出手來,甩掉了身上的毒蛇,卻不料甩到了胖子身上。

  Shirley楊和阿香在不斷撥開身旁的毒蛇,我們最初是一列縱隊貼著隧道牆壁前進,後來為了監視明叔別做出格的舉動,就變換了隊形,改為前三後二,兩列橫隊推進,這會兒,受到毒蛇的干擾,隊形一下子亂了套。

  我眼睛被遮,什麼都看不見,也不知是誰撞了我一下,向邊上踉蹌了幾步,腳下踩到團軟呼呼的事物,不用看也知道是條蛇,我已經有點一個頭兩個大了,這些蛇都是從哪冒出來的?趕緊縮腳轉身,等站穩了才感覺到,已經分不清東西南北了。

  這時,我聽到胖子在附近喊道:「受不了啦,老子當夠瞎子了,老子要睜眼看看!」我趕緊順著聲音摸過去,按住他的胳膊叫道:「千萬不能扯掉膠帶,那些蛇如果當真有意傷人,咱們恐怕早就死了多時了,你不看牠們,牠們就感覺不到咱們的存在,不會發動攻擊。」

  其餘的人聽到我和胖子的叫喊聲,也都尋聲摸了過來,眾人重新聚攏,明叔驚魂未定,喘著粗氣說:「胡老弟真不愧是摸金校尉的頂尖高手,臨危不亂啊,料事如神,大夥萬萬不可睜眼,從現在開始,你怎麼做,我們就跟著怎麼做。」

  Shirley楊低聲對我說:「有這種可能性,但我覺得好像還不止這麼簡單,這隧道裏危機四伏,而且人的自制力都有其極限,咱們的眼睛在這裏反而成了累贅,多停留一分鐘,便多一分危險,必須盡快往前走。」

  要想重新前進,就必須找對方向,但現在完全喪失了方向感,唯今之計,只有先找到一面牆壁作為依託,再做理會,四周群蛇的遊走聲響徹耳際,保守估計也不下幾百條。我拉著眾人向一邊摸索,遇到地上有蛇便輕輕踢在一旁,斜刺裏摸到冰冷的隧道牆面。

  剛剛站定,便聽隧道一端傳來一串腳步聲,距離非常之遠,我趕忙伸手摸了摸周圍的四個人,Shirley楊阿香明叔胖子都在,那是什麼人跟在我們後邊?又或是迎頭趕來?記起了先前從石門中探著身子向隧道裏窺探的情形,難道那東西又來了?

  腳步聲由遠而近,置身在白色隧道之中,聽那聲音更是驚心動魄,帶著回聲的沉重步伐越來越快,越來越密,每一下都使人心裏跟著一顫。我們此時跑也跑不掉,看也看不見,一時竟無計可施,五個人緊靠在一起,我把傘兵刀握在手中,冷汗涔涔不斷。

  隧道中的群蛇,也被那腳步落地聲驚動,窸窸窣窣一陣遊走,竟全然不知所蹤,我忙在牆壁上摸索,摸到在距離地面很近的位置,有一些拳頭大小的洞穴,裏面很深,手放在洞口,能感到一絲絲微弱的冷風,這些蛇八成都鑽進裏面去了,我們想躲避卻也鑽不進去。

  我對Shirley楊說:「當真是結晶石裏天然就存在的動靜嗎?我聽著可不太對勁。」盲目的迷信科學原理,與盲目的迷信傳統迷信,本質上其實差不多,都會使人盲從,思維陷入一個固定的模式。我並非不相信Shirley楊所說,但設身處地的來看,確實與她推測的可能相去甚遠。

  說話間,那聲音已經到了身畔,我還能聽見胖子咬牙的聲音,可想而知,所有人都緊張到了極點,但那轟然而響的腳步落地之聲,卻忽然停了下來,由於白色隧道的地形特殊,加之又出人意料,我們竟沒聽出那東西落腳的哪裏,前後左右都有可能,好像某個東西,在附近一個角落裏站定了,盯著我們在看,不知道它究竟想做什麼,這一刻猛然間靜得出奇,遠比有什麼東西直接撲過來要恐怖得多。

  我們的神經緊繃,處於高度戒備狀態,過了好一陣都沒有動靜,側耳聆聽,除了我們的心跳呼吸外,沒有別的什麼響動,大夥這才稍微有點放鬆,心想大概Shirley楊說的沒錯,別再疑心生暗鬼了,這陣突然傳來,如傾盆暴雨般的腳步聲,至少嚇退了那些毒蛇。

  我摸索著再次清點了一遍人數,阿香哭哭啼啼的問我能不能把膠帶摘掉,眼淚都被封在裏面,覺得好難過。

  我斬釘截鐵地拒絕了她的要求,想哭就等出了隧道再哭,便同胖子Shirley楊研究往哪邊走,由於現在根本搞不清我們手邊的隧道牆是在哪一側,所以必須先想辦法確認方向。

  白色隧道雖然不寬闊,但它不是筆直的,人手總共才有多大面積,一點點地摸索,根本無法判斷哪些地方有弧度轉彎,雖然這裏可能沒有岔路,摸著一側的牆壁走,最起碼能回到起點,但惡羅海城地底這些舉行古老儀式的神秘之地,進了祭壇的隧道,在什麼都不做的情況下轉一圈又回去,會不會有什麼危險降臨?我們誰也不知道,也不敢保證,但這種潛在的危險卻是不能不考慮的,在可能的情況下,最好不走回頭路。

  胖子說依本司令愚見,咱們得想個轍,往高處走,因為從死火山裏面進去的時候,石門是對著西邊開的,這等於就是從第二層地下湖底部,往高處的第一層地下湖底部走,祭壇肯定是在古城遺蹟的正下方,越向西地勢越高,高的那邊就是西。

  我想了想,忽然有了計較,便對胖子說你知道是愚見就不用說了,向西邊走肯定沒錯,但是你們不要忘了,從龍頂冰川到這白色隧道,惡羅海城有一個最大的特點,這些人崇拜深淵,咱們始終是在不斷向下,越向深處也就越接近咱們的目標,所以我敢用腦袋擔保,這隧道雖然通向西面的第一層地下湖底,但卻是傾斜向下的,應該往下走。

  Shirley楊說:「向下走這個前提條件是肯定的,但咱們不能用眼睛去看,而且即使白色隧道向下延伸,這坡度也是極小的,憑感覺很難察覺,咱們又怎麼能判斷出哪邊高哪邊低呢?」

  我說這也好辦,還是老辦法「遇水而得中道」,說著取出水壺,將裏面的水緩緩倒向地面,摸摸水往哪邊流,就知道哪邊低了。

  片刻之間解決了方向問題,於是眾人重新整隊,和先前一樣,摸索著繼續向裏走,在這裏想快也快不起來,只能一步一蹭向前挪動,隧道中那串神秘的腳步聲時有時無,似乎是在緊緊跟著我們,我在心中暗地裏罵了一通,卻對它毫無辦法,天知道那是什麼鬼東西,這時候只好發揚樂觀主義精神,往好的一面想,也許就是「聲動石」裏的天然聲響在做怪。

  又走出三四百步,仍然沒有抵達盡頭,但至少說明我們前進的方向是正確的,否則百餘步便又回到出口了,這條白色隧道很漫長,走得時間久了,仍然是不能習慣其中的環境,如果長時間受到這種黑暗的困擾,對任何人的心理承受能力都是考驗,何況附近還有個鬼魅般如影隨行的東西。

  走著走著,我忽然想到一件緊要的事情,想到這些全身竟然都有些發抖了,忙對前邊的Shirley楊說:「從進隧道開始,我就忽略了一個細節。石門上有條隧道的禁忌,必須閉著眼睛才能進入,但我和明叔早在咱們一同進來之前,就已經從石門後把腦袋探進去看過隧道了,那肯定是已經越過了門口的界限,也就是在一開始,就已經破壞了這裏的規矩,肯定沒錯,當然這都是明叔帶的頭。」

  Shirley楊聞言微微一怔,那麼說咱們所想的都偏離了方向,如果白色隧道中真有什麼邪靈,或者其他侵害性的物質,它早就被釋放出來的?為什麼咱們沒有受到真正的襲擊?

  Shirley楊心念動得很快,剛說完心中的疑問,便已經自己給出了自己答案:「咱們是祭品,那些黑蛇不來襲擊,當然可能是與咱們閉著眼睛有關,更可能是由於咱們都被釘上了祭品的標記。」

  我嘆了口氣,身為一個魔鬼的祭品,自行走向邪神的祭壇,心中會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真他媽的不是滋味。

  我正心中暗自叫苦,前邊的胖子停了下來,只聽他問道:「胡司令,那個什麼祭壇是方的還是圓的?我這已經走到頭了,你過來摸摸,這些石頭很奇怪。」

  我過去摸到胖子,然後順勢摸了摸前方的石壁,那形狀像是絞在一起的麻花,憑兩隻手根本無法辨認地形,我想摘掉膠帶看看,反正已經是祭品了,又已經探進頭來看過了,要死早死在隧道口了,但忽然心念一動,打起了明叔的主意。

  我想剛才遇到蛇的時候,我擔心明叔控制不住,扯掉自己眼上的膠帶,便和胖子夾住他的胳膊,但我現在突然覺得剛才的舉動有些多餘,以我對明叔的瞭解,他是一個多疑有幾分謀略,而且城府很深的商人,當然在險象環生的地方,他境界不夠的一面就暴露出來,顯得很做作,但他絕對是知道利害關係的,如果五個人中,先有一個人承受不住壓力扯掉膠帶,那麼那個人,絕對不會是明叔,但第二個就一定非他莫屬,這次要不捉弄捉弄他,胡某人也就不姓胡了。

  我悄悄取出未用的膠帶,暗中扯掉一截,輕輕貼在腦門子上,然後又把剛才對Shirley楊說的那番話,詳細的對眾人解釋了一遍,現在摘不摘膠帶,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至少我和明叔已經破壞了隧道中的禁忌,反正這裏已經到了盡頭,我就先帶個頭,睜開眼睛看看有沒有什麼危險,說著靠近明叔,把腦門上的膠帶用力撕了下來,疼得我只咧嘴,這是故意讓明叔聽得清清楚楚。

  明叔聽到我扯下膠帶,卻沒什麼危險發生,便跟著效仿,我聽到他扯膠帶揉眼睛的聲音,又隔了一會兒,大概他的眼睛已經從黑暗中恢復過來,適應了周圍的環境,只聽他訝異的對我說:「有沒有搞錯啊,你不是已經摘掉膠帶了嗎?胡八一呀胡八一,你個衰仔坑老拐幼啊,這損招連狐狸精都想不出來。」

  我心中偷樂,也跟著摘掉了膠帶,一時間眼睛看周圍的東西還有些朦朧,卻聽明叔突然不再抱怨於我,轉面驚聲說道:「不對呀,楊小姐不是講那腳步聲是什麼聲動石結晶裏發出的嗎?那那那那咱們身後的是什麼?」

  我的眼睛還看不太清楚,只覺得四周有淡淡的白色螢光,使勁睜著眼向我們後邊看去,數米開外,似乎依稀看到有個黑齲齲的影子。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