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百二十九章 血祭



  為了避開「大黑天擊雷山」中殺人於無形的「晶顫」,我們把堆積在天梁下的無數乾屍,當作踏腳石,一層層碼向通向祭壇的道路。開始的時候眾人還有點放不開手腳,一來是那些臉上有兩個大黑窟窿的乾屍,實在是過於面目猙獰,失去了生命的空虛軀殼中,也曾經都是有血有肉活生生的大活人,他們大多數還保留著生前面對死亡降臨之時,那副掙扎嚎哭的慘狀;二是擔心乾屍的厚度不足以抵消「晶顫」,又怕那些乾屍堆砌的不結實,勁不住人從上邊經過,會踩上去塌掉。

  但是到了後來,求生的欲望就壓倒了一切,根本沒這麼多的講究顧忌了,除了阿香體力不行,又少了一隻右手,其餘的人全甩開膀子玩命搬運屍體,就連明叔也顧不上耍小聰明了,真賣了力氣,因為眾人心知肚明,這條用乾屍鋪就的道路,就是從地獄返回人間的唯一通道,眾多的乾屍可能都在死後經過惡羅海城祭師的特殊處理,完全脫了水,所以並不沉重,縱然是這樣,我們四個人仍然累得大汗淋漓。

  沒用多少時間,乾屍就已經堆到距離祭壇洞口不遠的地方,眼看著再搬幾十具屍體,就可以鋪就最後的一段道路了,我心中一陣高興,要不是這些剜去眼睛做祭品的乾屍,都剛好被丟在天梁下邊,又有如此之多的數量,我們要想從水中脫身真是談何容易,那不是被活活困死在水裏,也得讓這礦石裏的鬼東西震得粉身碎骨。

  但是正所謂禍不單行,胖子和明叔在天梁下用登山鎬勾住屍體往上面傳,我和Shirley楊將他們遞上來的乾屍堆到前方,眾人正自忙個不停,忽然聽到頭頂傳來一陣陣奇怪的動靜,眾人聞聲都是一怔,聽起來像是結晶體中有某種力量擠壓造成的,但黑暗中看不到上面是怎麼樣的一種情況,只聽頭上晶脈中密集的擠壓碎裂之聲,宛如一條有聲無形的巨龍,由西至東,鏹然滑過,震得四周晶石嗡嗡顫抖。

  洞窟中的結晶體,如果站在旁邊看也不覺得有什麼,但在上邊橫生倒長出來的晶柱,非錐既棱。那無數水晶礦脈,就如同一叢叢倒懸在頭頂的鋒利劍戟,一旦掉下來,加上它的自重,無異於凌空斬下的重劍巨矛,聽到頭頂上晶脈的巨大開裂聲,不禁人人自危。

  剛這麼一愣神的功夫,眾人眼前一花,只見十幾米外如一道流星墜下,掉下來的一根天然晶柱,在從穹頂脫離砸落的一瞬間,恢復了它的晶瑩的光澤。鋒利的水晶錐帶著刺開空氣的嗚咽聲,筆直墜落插入了地面,一聲巨響之後,晶體的夜光隨即又被黑暗吞噬。

  晶錐墜落地面的聲音,讓我們從震驚的狀態中回過神來,「大黑天擊雷山」先前不斷發出的悶雷聲,是在積累晶體中的晶顫能量,此時祭壇洞窟中的水晶層已經不堪重負,開始破碎龜裂。密密麻麻的晶錐將會不斷落下,除了躲進那玉山的山腹之中,外邊沒有任何地方是安全的,但若沒有乾屍墊在下面,一踏足在外就會死於非命。

  這時候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出於人的本能,肯定是想跑著躲避,但那些掉下來的冰錐毫無規則可言,不跑則可,一跑的話就撞到槍口上了,而且也不可能看清楚了再躲,鋒利的晶體如同流星閃電,速度實在是太快。

  在第一根晶錐從上方晶脈中脫離之後,緊接著頭頂的黑暗中,又是寒光閃爍,落下數道星墜般的冰冷光芒,有些離我們甚遠,但其中一道剛好出現在胖子頭頂,我剛好看到,但還不等喊他躲避,那道白光就「嗚」的一聲呼嘯,落在胖子面前。胖子腳下的乾屍堆,根本承接不住那半張桌面大小,又薄又利好像鍘刀似的一塊水晶,棱角鋒利的水晶石,落在屍堆上連停都沒停,就無聲無息的穿屍而下,沒入乾屍堆中不見了。

  我的心臟差點從嗓子眼中蹦了出來,只見胖子也嚇得呆在原地,那塊水晶幾乎是貼著他的臉掉下去的,登山頭盔上的戰術射燈,在水晶從面前落下後,已經被切了下去,胖子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咧嘴笑了笑,還好腦袋還在。

  但我在對面見胖子臉上好像少了點什麼,笑得怎麼這麼彆扭,但一時沒看出來,見他沒事,正要回身招呼Shirley楊躲避,才突然發現不對,胖子的鼻尖上突然變得殷紅,滲出了一些鮮血,隨即血如泉湧,越流越多,鼻頭被齊刷刷切掉了一大塊肉去,幸虧那屍堆是傾斜的,他為了保持平衡,身體也向前傾斜,若在平地按這個角度,肚子也得切掉一部分,這時候怕是已被開膛破肚了。他根本沒感覺到疼,直到發現鮮血湧出,才知道鼻子傷了,大喊大叫著滾到較低處的乾屍堆裏,把身後的明叔也給砸了下去。

  我想衝過去相助,剛邁出半步,便又有一根多稜晶體墜在面前不到半米遠的地方,天梁上鋪了四層的乾屍被它釘成了冰糖葫蘆,後半四五米長的錐尾擋住了去路,頭頂的震雷之聲越來越緊,晶墜也在不斷增加,好在這洞窟寬廣,縱深極大,晶墜也不局限於某一特定區域,從東到西散佈在各處,沒有任何的規則。雖然險象環生,但我發現其先兆都是集中在即將落下晶墜的那一處,那裏的晶脈會喀啦喀啦的連續作響,只要穩住了神,還不至於無處躲閃,不過我清楚這才僅僅是開始的零星熱身,照這種趨勢發展下去,稍後會出現一種如萬箭攢射般的情況,地面上將無立足之地。

  我見掉到下層屍堆上的胖子滿臉是血的爬了起來,用手捂住鼻子罵不絕口。抱怨破了將來能發達的福相,我趕緊喊明叔和阿香,讓他們從胖子背包裏找些龜殼幫他塗上。那東西止血的效果很好,明叔不敢再自作聰明,拉著阿香同胖子一起躲進了天梁下的死角裏,給胖子裹傷。

  我見他們躲的那個地方相當不錯,便想招呼Shirley楊也過去暫時避一避。Shirley楊看到洞窟裏的晶墜驟緊,一旦有更大的晶層塌落,別說是天梁下的乾屍堆了,就連那玉山裏面也不安全,只有馬上將「鳳凰膽」與帶有鬼母記憶的「水晶眼」放去祭壇,阻止「大黑天擊雷山」繼續崩塌。

  這時來不及仔細分說,Shirley楊的位置距離祭壇水池已經很近了,只有讓她冒險一試。我將裝著祭器的攜行袋拋過去,Shirley楊接住後,把附近的幾具乾屍推到前邊,那裏距離兩個眼窩般的水池只有十米了,我以為她就想直接在那裏將眼球扔進祭壇,但兩個水池的面積很小,都是天然形成的,風水中所講的龍髓也就是那些水了,各個支幹龍脈的生死剝換,也都自其中而來,雖然相信Shirley楊不會冒無謂的風險,這麼做一定有把握,但畢竟功於一役,不得不為她捏了把汗。

  Shirley楊卻並沒有在這麼遠的距離直接動手,顯然是沒有十足的把握,先是用狼眼手電筒照明了水池的方位,又將幾具乾屍倒向前邊,就在這時候頭上掉下來的一塊水晶落下,將離她近在咫尺的一尊石人砸中,晶塵碎屑飛濺。水晶石落下了天梁,而那石人搖搖晃晃的轟然倒塌在地,擋住了Shirley楊繼續向前的去路。

  我在後邊完全忘了身邊晶墜的危險,無比緊張地注視著Shirley楊的一舉一動,只見她隔著石人凝視了一下水池,後背一起一伏,像是做了幾次深呼吸,在洞窟頂上那如同瓢潑大雨般密集的雷聲中,Shirley楊也是全神貫注,把「鳳凰膽」和「水晶眼」按照與壁畫儀式中提示的對應位置,扔入了水池,「鳳凰膽」與「鬼眼」分別代表了鬼洞那個世界的兩種能量,而龍丹中的兩個眼窩形水池,則是「天人一體」中陰陽生死之氣的交匯之處,也就是所謂的「宇宙全息論」中與弦與弧的交叉點。龍脈盡頭的陰陽生死之氣都像兩個漩渦一樣聚集在這裏,相反的能量可以將鬼洞中的物質現實化,使它真實地停留在我們這個世界,也就等於切斷了與鬼洞所在的虛數空間的通道,背後的詛咒也就算是中止了,不會再被鬼洞逐漸吸去血紅素,但作為鬼洞祭品的烙印卻不會消失,到死為止。

  這些古老宗教的機密,大多數很難理解,再加上憑空的推測,是否真的能起作用?事到臨頭竟然沒有半分把握。我目睹Shirley楊終於將「鳳凰膽」與「鬼眼」投入了水池,卻並沒有感到任何的解脫和輕鬆,心中有種難以形容的失落感,我們為了這一刻,已經付出太大的代價了。Shirley楊回頭看了看我,大概是由於剛才過於緊張,身體有些發抖,這時洞窟晶層中湧動著的黑氣也在逐漸消退,附近開始恢復了冷漠的螢光,晶層不再震動,但仍有不少有可能會掉下來的晶錐,顫巍巍的懸在高處。

  從密集的聲響中突然轉為安靜,我還有點不太適應,抹了抹額頭上淌下的冷汗,對Shirley楊說:「總算是結束了?咱們終於堅持到了最後,熬過了黎明前的黑暗,倒了半輩子的霉,可算看見一回勝利的曙光了。」

  Shirley楊臉上始終憂鬱的神色,這時也像是晶層中的黑氣一樣在消散,雖然閃爍的淚光在眼眶裏打轉,但那是一種如釋重負的淚水:「嗯,終於熬過來了,感謝上帝讓我認識了你,不然我真不敢想像如何面對這一切,現在咱們該考慮回家的事了。」

  話說了一半,就被天梁下的槍聲打斷,步槍的射擊聲中,還傳來了胖子和明叔的叫喊聲,我心中暗叫一聲苦也,卻不知又出了什麼事端。Shirley楊的臉色也變了,不好,難道是祭祀的方式搞錯了?又有什麼變故?

  我們顧不上再想,拔槍在手,這時已不用再刻意踏屍而行,尋聲向天梁下的屍堆處衝去。就在奔至屍堆旁邊之時,冷不丁覺得有些不對,有團冰屑般透明的東西,在黑紫色的屍堆上迅速躥了過來,像是透徹的水晶突然間有了生命,還以為是眼睛發花,但仔細一看,確實是有個透明的東西,在以很快的速度向我們接近,究竟是個什麼形狀根本看不清楚。只能看見大約是又扁又長那麼個輪廓,移動的速度很快,我隨即舉起M1911對著它開了一槍,但槍聲過後,乾屍堆上什麼也沒留下,那如鬼似魅的東西眨眼間就沒了。

  我和Shirley楊異口同聲地問對方:「剛才眼前出現的是什麼東西?」這時我忽然覺得背後有輕微的響聲,來不及回頭去看,便撲倒在地,只覺得後肩膀被一堆刀片同時劃了一下,衣服被劃掉了一塊,眼前又是一花,一團模糊透明的東西,從後向前疾馳而過,在乾屍上還能看到它,但它一旦進入水晶附近,便蒸發消失了,而且沒有任何聲音。

  那種模糊透明的東西,移動的非常之快,而且不只一個,在側面也出現了兩三個,由於看不清楚,很難瞄準,子彈也有限,沒有把握不能輕易開槍,只好現在退向後面。在地形狹窄的天梁上也許可以捕捉到目標。

  我和Shirley楊原路退回石莖盡頭的祭壇洞口,這時胖子和明叔那邊的槍聲停了下來,不知道他們有沒有什麼閃失,但這裏偏偏無法脫身,心中越來越是焦急,Shirley楊忽然對我說快向頭頂開槍。

  原來這時候已經有十數團透明模糊的物體,跟著我們爬上了天梁,看那形狀既像是蛇,又像是魚。我立記得明白了Shirley楊讓我向上開槍的意圖,不敢怠慢,抬槍向空中的晶脈射擊,子彈的撞擊使已經鬆脫的幾根六棱晶柱砸落了下來,啪啪幾聲沉重的晶體撞擊,地面上只流下幾大片汙血,那些東西竟然都被晶柱砸脫了形,全被拍成了碎肉,仍然看不出是什麼東西,而且這幾槍不要緊,引起了連鎖反應,通道盡頭處落下了大量水晶石,將回去的路堵了個嚴實。

  不過眼下顧不上這些了,聽到胖子在下邊招呼我,我答應了一聲,看看左右沒什麼動靜,於是我們找路繞到下邊,見胖子鼻子上貼了膠帶,臉上大片的血跡尚且未乾,明叔和阿香也都在。

  胖子等人和我遇到的情況差不多,不過由於阿香提前看到,才得以提前發覺,想不到他們這一開槍,倒把我和Shirley楊的命給救了,因為我們當時毫無防備,剛才事出突然,也沒覺得怎樣,現在想想著實算是僥倖,大風大浪都過來了,差點就在陰溝裏翻船,不過那些究竟是什麼東西?

  胖子鼻子被貼住,說起話來甕聲甕氣,指著地上一團血肉模糊的東西,他槍鏟並施,拍死幾條,像是什麼魚,說著踢了踢那東西:「可又他媽又有幾分像人,你們瞧瞧這是人還是魚?」

  我聽得奇怪,「像人又像魚?不是怪魚就是怪人,要不然就是人魚,這東西的體型怎麼看上去十分模糊透明?」帶著不少疑問,我蹲下身子翻看胖子拍死的那一團事物。由於全身是血,已經可以看出它的體形了,那東西一米多長,腦袋扁平,也不知是被胖子拍的還是生來就是那樣,它身體中間粗,尾巴細長,全身都是冰晶般的透明細鱗,也能發出暗淡的夜光,若非全身是血,在這光線怪異地洞窟中,根本就看不清它的樣子。用手一摸那些冰鱗,手指就立刻被割了個口子,比刀片還要鋒利,牠沒有腿,兩個類似魚鰭的東西,長得卻好像是兩條人的胳膊,還有手,生得與人手別無兩樣,但比例太小了,連胳膊的長度都算上,只有正常人的手掌那麼大。

  我仔仔細細看了數遍,對眾人說:「這東西的樣子有些像是娃娃魚,難不成是那種兩棲的滅燈銀娃娃。傳說那種東西確是有滅燈之異,非常稀有,大小與普通嬰兒相仿,專吃小蛇小蝦,當年有權有勢的達官貴人,往往喜歡在碧玉琉璃盆中養上一隻活的,晚上把府裏的燈都滅了,方見其稀罕之處,著實能顯擺一通,比擺顆夜明珠還要闊氣,不過養不長久,捉住後最多能活幾十天,而且死後怨氣很足,如果沒有鎮宅的東西,一般人也不敢在家裏養,但就沒聽過說那種東西會直接傷人。」

  Shirley楊搖頭說不太像,用「傘兵刀」撬開那東西的大嘴,我們一看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傢伙嘴裏沒舌頭,滿嘴都是帶倒勾的骨刺,還有數百個密密麻麻的肉吸盤,看來這東西是靠吸精血產生的。

  Shirley楊說可能那些被當做祭品的奴隸,被剜去眼睛後,屍體都是被這些傢伙吸乾的,不知道這種血祭,是否也是屬於祭祀鬼洞儀式的一部分。」

  這時明叔插嘴道:「這東西確實像極了滅燈銀娃娃,我前幾年倒騰過兩隻,不過都是做成標本的,後來被一個印度人買了去,嘴裏是什麼樣的還真沒看過。」

  我抬頭對明叔說:「明叔剛才你竟然沒自顧著逃命,看來我們沒白幫助你,你覺悟有所提高了,我看到在那一刻你的靈魂從黑暗走向了光明。」畢竟大事已了,我不由得放鬆起來,正想挖苦明叔幾句,但話未說完,就發現周圍只剩下胖子還有Shirley楊,少了一個人,唯獨不見了阿香的蹤影,我趕緊站起來往周圍一看,這一帶的乾屍都被我們搬到了天梁上,很多地方已經露出了下邊的晶層,地面上有一長串帶血的腳印。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