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百三十二章 天目



  黑色神像實際上便是一塊如山的巨石,只是內部都被鑿成了空殼,由於岩石都是墨黑色的,所以其中的空間毫無光亮可言。Shirley楊持著「狼眼」手電筒,向身後的通道中照去,狹窄的光束打到了角落中,只見阿香正低著頭,面對牆壁而立,在此之前,我們誰也沒察覺到她的舉動,此時見她像鬼魅般無聲無息地站在那裏,好像又出現了離魂症,不由得都有些為她擔心,但除此之外,心裏更添了幾分對她的戒備之意。

  不等Shirley楊開口叫她的名字,阿香便自己轉過了身子。她的臉部朝向了我們,我們看她這一轉身,都險些失聲驚呼,只見阿香的臉頰上掛著兩行黑血,如同流出兩行血淚,眼睛雖然張著,卻已經失去了生命的光彩,那黑血就是從她眼中流出來的。

  Shirley楊見她雙目流血,連忙要走上去查看她的傷勢,阿香卻突然舉起胳膊,指著身後的牆壁說:「那裏有個女人,她就在牆上,不只是這裏,石窟內的每一面牆中都有一個女人。」說著話,身體搖搖晃晃的似要摔倒。

  Shirley楊快步上前扶住阿香,為她擦去臉上的血跡,仔細看她的眼部受傷的狀況,但是黑燈瞎火的完全看不清血從哪裏流出來,問她她也不覺得疼,那血竟像是來自於淚腺,所幸眼睛未盲,大夥這才鬆了口氣。在隔壁尋找燃料的明叔,此時也聞聲趕了過來,對著阿香長吁短嘆,隨後又對我說這裏陰氣太重,阿香見到了不乾淨的東西,鼻子和眼睛裏便會無緣無故地流血。只不過流血淚的情況極其罕見,這幾年也就出現過兩次,一次去香港第一凶宅,還有一次是經手一件從南海打撈上不來的「骨董」。這兩次都是由於阿香不尋常的舉動引起了明叔的疑慮,猶豫再三沒有染指其中。事後得知那兩件事,都引發了多宗懸而不破的命案,明叔沒有參與,真算是命大,既然阿香在這神像內顯得如此邪門,那麼這裏肯定是不能再待下去了,要不然非出人命不可。

  明叔說完之後,又想起外邊成群的毒蛇,尤其是那口流紅涎的大蛇,思之便覺得毛骨悚然,稍加權衡,這裏雖然陰氣逼人,但至少還沒有從牆中爬出厲鬼索命,於是便又說黑色屬旺水,這個時候當然是相信胡老弟,不能相信阿香了,還是留在這裏最妥當。

  胖子在檢查著步槍的子彈,聽明叔勸大夥趕快離開此地,便說道:「我剛才看見外邊那些蛇已經湧進來了,不管是往北還是往西,要撤,咱們就得趕緊撤,要是留下來,就得趕緊找個能進能退的所在,進退迴旋有餘地,轉戰游擊方能勝強敵。」

  我對眾人說:「現在往下硬闖是自尋死路。無論是哪個方向,肯定都是逃不出去的,咱們跑得再快,也甩不掉那些黑蛇,這石頭祖宗身上也不知有多少窟窿,咱們雖然堵住了來路,卻不知道牠們有沒有後門可走,可相比之下,此處地形狹窄易守難攻,應該還可以支撐一時。」明知困守絕境不是辦法,但眼下別無他法。

  Shirley楊也認同在現在的情況下,能守不能跑,且不論速度,單從地形來看,可退之地,必然都是無遮無攔,一跑之下,那就絕對沒活路了。當然如果困在此地,也只是早死遲死的區別,所以要充分利用這點時間,看看能否在附近找到什麼可以驅蛇的東西,那就可以突圍而出了。

  商量對策的同時,大夥也都沒閒著,不斷搬東西封堵門戶,但越是忙活心裏越涼,這裏的窟窿也太多了,不可能全部堵死,黑蛇在下邊游動的聲音漸漸逼近,大夥沒辦法只好繼續往上退,並在途中想盡一切辦法滯緩蛇群爬上來的速度。

  不斷的往上攀爬,每上一層,就推動石板堵住來路,最後到了頂層。一看這裏的地勢,實是險到了極點,我們所在的位置,是一條狹窄的通道,兩邊各有三間矮小的石窟,向上的通道,就在盡頭處的一間石窟裏面,這是唯一向上去的途徑,不過上面已經是露天了。這座神像腦袋只有半個,鼻子以上的部分不知是年久崩塌了,還是怎樣,已經不復存在了,從通道中爬上去,就可以看到三面刀劈斧砍的峭壁相臨,這巨像本已極高大,但在這地下深淵裏,卻又顯得有些微不足道,我們身在神像頭頂,更是渺小得如同螻蟻。我和胖子爬到神像半個腦袋的露天處,往下只看了一眼,胖子就差沒暈過去,地下大峽谷中陰森的氣流,形成了一種可以嗚咽聲,而且空氣中還夾雜著一股奇特的硫磺氣息,噩夢般的環境使人顫慄欲死,我也不敢再往下看了,趕緊拖著胖子回到下邊一層。

  Shirley楊將阿香安置到一個角落中,讓她坐在背囊上休息,見我和胖子下來,便問我們上邊是否有路可退?我搖了搖頭,在上邊稍微站一會兒都覺得心跳加速,從那離開的問題想也不要想了,但明叔就在旁邊,為了避免引起他的恐慌,我並沒有直接說出來,只說咱們這裏算是到頂了,好在巨像頭部的地形收縮,只要堵死了上來的道路,蛇就進不來,這神像太高,外邊的角度又很陡峭,毒蛇不可能從外邊進來。

  所幸每層石窟當中,都有一些漆黑的石板,好像棺材板子似的,也看不出是用來做什麼的,找幾塊大小合適的石板,蓋住上來的入口,再找些石塊壓上,看起來還夠安全,那些黑蛇雖然兇惡毒猛,但也不可能隔著石頭咬人。

  在反覆確認沒有遺漏的縫隙之後,眾人圍坐在一起,由於每一層都設了障礙,大批毒蛇想要上來,至少需要一兩個小時的時間,而這有可能是我們最後的時刻了。我心中思潮翻滾,幾十米高的巨大神像,我們已經數不清究竟上了多少層,從戰術角度來說,如果用來抵禦大量毒蛇侵襲,這最頂層才是最安全穩固的,但從另一個角度考慮,這裏也沒有任何周旋的餘地。蛇群一旦湧進來,我們就只有兩條路,要麼餵蛇,要麼從幾十米地高空跳下峽谷自殺,任何一種死法都不太好受。我實在是沒想到,在最後的時刻,竟然陷入有死無生的絕境,雖然自從幹了倒斗的行當以來,有無數次以身涉險的經歷,但從局面上來看,這次最是處境艱難,無糧無水,缺槍少藥,四周的峭壁陡不可攀,大群劇毒的黑蛇窺伺在下,反覆想了若干種可能性,也只有長上翅膀才能逃出去。

  明叔是何等人,我剛才和Shirley楊說話時,雖然並沒有直言已無路可退,但明叔還是已經明白了,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看來「天機」縱然神妙,也是救不了該死之人,老天爺是註定要他雷顯明死在「大黑天擊雷山」了。

  我和胖子對明叔說,您別垂頭喪氣的,當初要挾我們的時候,那副斬雞頭燒黃紙的氣概都到哪裏去了?難不成還真是人格分裂?膽子小的時候比兔子膽還小,膽子大的時候,為了活命連天都敢給捅個窟窿出來,您說您都活這麼大歲數了,怎麼對生死之事還那麼看不開呢?阿香也沒像你似的,您給我們這些晚輩做個正面榜樣行不行?要知道,有多少雙充滿仰慕的眼睛在殷切地看著您呢。

  我和胖子始終對明叔在祭壇裏的舉動耿耿於懷,雖然處境艱難,但既然有了機會,理所當然要藉機挖苦他一通,不過還沒等我們倆把話裏的包袱抖出來,話頭卻被Shirley楊打斷了。Shirley楊問明叔道:「阿香的身世很可憐,明叔能不能給我們說說阿香的事?她的過去是怎麼樣的?還有剛才所說的,阿香在香港曾經有兩次流出血淚,其中的詳情又是如何?」

  Shirley楊這麼一說,我也覺得十分好奇,往阿香那邊一看,見她的頭枕Shirley楊的膝蓋上,昏昏而睡。大概是由於失血的緣故,從「風蝕湖」進入地底祭壇之後,她的精神一直都是萎靡不振,此時一停下來,便睡了過去,她也確實需要好好休息了,不過她在睡夢中好像都在發抖。

  明叔見Shirley楊提出這個要求,雖然不覺得為難,但都這時候了,大夥的性命朝不保夕,還有什麼好說的呢,但還是講了一些阿香的過去。阿香的父母也都是美籍華人,是著名的世界性秘密宗教社團「科學教」的忠實信徒,「科學教」雖然字號是科學,其實有些觀念則是極端的唯心主義,他們相信地球古代文明中的神是外星人,並致力於開發人體的潛在能力,很多社會名流,其包括一些政界要員,大牌導演和電影明星都是該教的虔誠信徒。他們收集了許多稀奇古怪的古代秘密文獻,廢寢忘食地研究其中的奧秘,有一批人在西藏的秘文中,得知有種開天目的方法,就是將剛出生的女嬰,放置在與外界隔絕的環境中,不讓她見到任何人或動物的眼睛,以十年為限,據說這樣培養出來的孩子,可以看到「神靈」的真實。

  不過「科學教」也有他們自己的見解,他們認為這種古老而又神秘的方法,並不是空穴來風,因為世界上早就有科學家指出,世界上所有的哺孔動物、魚、兩棲類、鳥類、爬行類,都有從外表看不見的第三隻眼睛,埋藏在大腦的丘腦神經上部的位置,有一個「松果腺體」,脊椎類動物的位置大多在顱骨頂部的皮膚下。「松果腺體」對光線熱量,以及細微生物電波的變化十分敏感,由於其接近丘腦神經,所以「松果腺體」發達的人,對周圍事物感應的敏銳程度要異於普通人數倍。傳說中有些人有陰陽眼,或開過天目,這些人若非天生,便是由於後天暴病一場,或是遇到很大的災難而存活下來,而這種古老秘密的方法,可能是一種自古流傳下來的通過十年高度靜息,來開天目的辦法。

  阿香的親生父母,便是十分相信這種理論,於是偷著拿自己的親生女兒做了實驗,把她從一生下來開始,就放在一個隔菌的環境中,所有接近她的人,都要戴上特殊的眼鏡,就是不讓她和任何生物的眼睛接觸。快到十歲的時候,她親生父母便死在了一場事故中,阿香並沒有什麼親人,明叔當時很有錢,為了掩蓋他那見不得人的生意,必須有個好的社會形象,於是就經常做一些慈善事業,收留了阿香也是其中之一,想不到後來有幾次,都是阿香救了他的老命,最危險的一次是被稱為「香港第一兇宅」的時候,還有一次是「南海屍骨罐」。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