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百三十五章 布萊梅樂隊



  魔國靈陵寢中的塔葬,向來會根據其形制大小,配有兩條殉葬溝,形如二龍戲珠之狀,由於溝中有大量的野獸骨骸作為殉葬品,故此喀拉米爾當地人稱其為藏骨溝。沒想到我們從其中一條藏骨溝進入龍頂冰川,最後從地底爬出來,竟然是身在另外一條藏骨溝之中。不過這裡地熱資源豐富,植被茂密,在喀拉米爾山區也並不多見。

  此時繁星璀璨,峽谷中的地形也是凹凸起伏,林密處松柏滿坡,遮遍了星光,夜空下,山野間的空氣格外涼爽清新,一呼一吸之際,清涼之氣就沁透了心肺之間。我長長地做了兩次深呼吸,這才體會到劫後餘生的喜悅,其餘的幾個人,也都精神大振,先前那種等候死亡降臨的煎熬焦躁,均一掃而空。

  誰知天有不測風雲,谷頂上空飄過一股陰雲,與上升的氣流合在一處,眨眼的功夫就降下一場大雨。這崑崙山區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山頂上下雪,山下也許就下雨,而半山腰可能同時下冰雹,我們甚至還沒來得及抱怨天公不作美,就已經被雨水澆得全身都濕透了。

  我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看看左右的地形,這山谷空靈幽深,多年來人跡不至,谷中那些古老的遺蹟多半已不復存在,但一些更早時火山活躍形成的石疊、石隙,在經歷了無數的風雨剝蝕之後,依然如故。離我們不遠便有個洞口,山洞斜嵌入峭壁,其形勢上凸下凹,正是個避雨過夜的好去處。

  我招呼大夥趕緊先躲到洞裡避避雨,由於山洞裡可能有野獸,所以胖子拎著運動步槍,先奔過去探路,明叔和阿香也都用手遮著頭頂,在後面跟了過去。

  我發現Shirley楊卻並不著急,任憑雨水落在身上,仍然走得不緊不慢,似乎是很享受這種感覺,便問她慢慢悠悠地想幹什麼,不怕被雨淋濕了嗎。

  Shirley楊說在地觀音挖的土洞中鑽了大半天,全身都是髒兮兮的泥土,只可惜現在沒有鏡子,要不然讓大家自己照照自己的樣子,多半自己都認不出自己了,乾脆就讓雨水沖一下,等會兒到了洞中立刻升堆火烘乾,也不用擔心生病。

  我聽她這麼一說,才想起來我們這五個從地底爬出來的人,全身上下髒得沒人樣了,的確像是一堆出土文物,但這裡雖然氣候偏暖,山裡的雨淋久了卻也容易落下病來,所以我還是讓她趕快到山洞裡去避雨,別因為死裡逃生就得意忘形,圖個一時乾淨,萬一回頭樂極生悲,讓雨水淋病了就得不償失了。

  我帶著Shirley楊跟在其餘三人之後,進到洞中。一進去便先聞到一股微弱的硫磺氣息。洞內有若干處白色石坑,看來這裡以前曾噴過地熱,湧出過幾處溫泉,現在已經乾涸了,雖然氣味稍微有些讓人不舒服,但也就不用擔心有野獸出沒了。

  山谷中有的是枯枝敗葉,我和胖子到洞口沒落下雨水的地方,胡亂撿了一大堆抱回來,堆在洞中地上生起一堆篝火,把吃剩下的大隻地觀音取出來翻烤。地觀音的肉像是肥大地鼠一般,有肥有瘦五花三層,極為適合烤來食用,烤了沒多大工夫,就已經色澤金黃,吱吱的往下滴油。沒有任何調味品,所以吃的時候難免有些土腥氣,可習慣了之後卻反而覺得越嚼越香。

  火焰越燒越旺,烤得人全身暖洋洋的,緊繃的神經這一放鬆下來,數天積累下來的疲勞傷痛,全部湧了出來,從裡到外都感到疲憊不堪。我啃了半天地觀音的後腿,嘴裡的肉沒嚼完就差點睡著了,打了個呵欠,正要躺下瞇上一覺,卻發現Shirley楊正坐在對面看著我,似是有話要對我說。

  「和我去美國好嗎?」

  這件事Shirley楊說了多次,我始終沒有承諾過,因為那時候生死難料,天天活得心驚肉跳,過得都跟世界末日似的,但現在就不同了,既然我們從詛咒的噩夢中掙脫出來,我就必須給她一個答覆。我也曾在心裡多次問過自己,我當然是想去美國,並不是因為美利堅合眾國有多好,而是我覺得和Shirley楊分不開了。但是我和胖子現在一窮二白,就算把箱子底都劃拉上也湊不出幾個本錢,去到那邊何以為生?我那些犧牲了的戰友,他們的老家大多數是在老少邊窮地區,他們的家屬今後誰來照顧?當然Shirley楊會毫不猶豫的解決我們經濟上的諸多困難,但自力更生是我的原則。我做事向來不會猶豫不決,但這次我不得不反覆考慮。

  於是我對Shirley楊說再給我點時間,讓我再想想。要是去了美國,我研究了半輩子的風水秘術就沒有用武之地了。從我初到北京潘家園古玩市場開始,我就打算倒個大斗,發上一筆橫財,要不然這套摸金校尉的尋龍訣,豈不是白學了?咱們龍樓寶殿都沒少進去過,可竟然沒摸回來任何值錢的東西,這可有點好說不好聽。現在我們這邊出國熱,能去海外是個時髦的事,人人都削尖了腦袋要往國外奔,不管是去哪國,就連第三世界國家都搶著去,都打算反正先出去了再說。我們當然也想去美國,可現在的時機還不太成熟。

  胖子在旁說道:「是啊,當年胡司令那番要以倒個大斗為平生目標的豪言壯語,至今仍然言猶在耳,繞樑三日,這是我們的最高理想了,不把這心願了了,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香。」

  明叔聽我們說話這意思,像是又有什麼大的計劃,連忙對我們說:「有沒有搞錯啊?還沒從這崑崙山裡鑽出去,便又計劃有大動作了?一定要帶上我啊,我可以提供資金和一切必要的物資。雖然這次咱們賠個精光,但有賭未定輸的嘛,我相信胡老弟的實力,咱們一定可以狠狠地撈上一單大買賣。」

  我不耐煩的對明叔說:「別跟著起鬨好不好?沒看見這裡有三位偉大的倒斗工作者,正在為倒斗行業未來的道路,而忘我地交談著嗎?這將是一個不眠之夜。」

  明叔賠了夫人又折兵,現下當然不肯放棄任何撈錢的機會,賠著笑繼續對我說:「我當然知道老弟你都是做大事的人,不過一個好漢三個幫,除了肥仔和楊小姐,我也可以幫些小忙啊。我這裡有個很有價值的情報,新疆哈密王的墓你們有沒有聽說過?據說哈密王的古墓裡面有套黃金經書,那經書每一頁都是金子的,內中更鑲滿了各種寶石,讀一行經文便可以令凋殘的百花再次開放,讀兩行經文就可以讓──」明叔邊說邊閉上眼睛搖頭晃腦,就好像那部黃金經卷已經被他摸到了手中,陶醉不已。

  Shirley楊見同我正在討論的事情,又被明叔打斷了,話題越扯越遠,再說下去,可能就要商量去天山倒哈密王的斗了,便清了清嗓子,把我的注意力從明叔的話題中扯了回來。

  Shirley楊對我說:「你明明在擊雷山的神像頂上,已經親口說過了,不想再做倒斗的勾當,想同我一起去美國,可現在還不到一天,你竟然又不認帳了。不過我並不生你的氣,因為我理解你的心情,回去的路還很長,到北京之後,你再給我答覆吧。我希望我以前勸過你的那些話沒有白說──你知不知道布萊梅樂隊的故事?我想這個故事與咱們的經歷有著很多相似之處。」

  我和胖子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從來都沒有聽說過什麼「不賣煤的樂隊」,Shirley楊竟然說我們的經歷與這個樂隊相似?她究竟想說什麼?我實在琢磨不出「摸金校尉」與「不賣煤樂隊」之間能有什麼聯繫?莫非是有一夥人既倒斗又唱歌?於是便問Shirley楊什麼是「不賣煤的樂隊」?

  Shirley楊說:「不是不賣煤,是布萊梅,德國的一個地名。這個故事是個童話故事,故事裡的四頭動物──驢子、狗、貓和雞都感到生活的壓力太大,牠們決定組成一個樂隊到布萊梅去演出,並認為牠們一定會在那裡大受歡迎,從而過上幸福的生活。在牠們心目中,到達旅途的終點布萊梅,即是牠們的終極理想。」

  我和胖子同時搖頭:「這個比喻非常的不貼切,怎麼拿我們與這些童話故事裡的動物來比較?」

  Shirley楊說道:「你們先聽我把話說完。牠們組成的布萊梅樂隊,其實一直到最後都沒有到達布萊梅,因為在去往布萊梅的旅途中,牠們用智慧在獵人的小屋中擊敗了壞人,然後便留在那裡幸福地生活下去。雖然布萊梅樂隊從未去過布萊梅,但牠們在旅途中,已經找到了牠們希望得到的東西,實現了自我的價值。」

  胖子雖然還是沒聽明白,但我已經基本上懂得Shirley楊這個故事所指的意思了。從未去過布萊梅的「布萊梅樂隊」,和我們這些從未通過盜墓發財的「摸金校尉」,的確可以說很相似。也許在旅途中,我們已經得到了很多寶貴的東西,其價值甚至超越了我們那個「發一筆橫財」的偉大目標,目的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前往目的地過程中,我們收穫了什麼。

  聽完布萊梅樂隊的故事,我沉默良久,突然開口問胖子:「咱們為什麼要去倒斗?除了因為需要錢還有別的原因嗎?」

  胖子讓我問的一愣,想了半天才說道:「倒──倒斗?這個因為──因為除了倒斗,咱倆也幹不了別的了,什麼都不會啊。」

  聽了胖子的話後,我產生了一種很強的失落感,心裡空空蕩蕩的,再也不想說話了。其餘的人在吃了些東西後,也都依著洞壁休息,我輾轉難眠,心中似乎有種隱藏著的東西被觸動了,那是一種對自身命運的審視。

  我和胖子的背景差不多,都是軍人家庭出身,經歷了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那個年紀是人一生中價值觀世界觀形成的最重要階段,革命無罪,造反有理的觀念根深蒂固,學校的老師都被批倒批臭了,學業基本上荒廢了,要文化沒文化,要生產技術沒生產技術。這不僅是我們兩個人的悲哀,也是那整整一個時代的悲哀。後來相應號召「廣闊天地煉紅心」,我們到內蒙最偏僻的山溝裡插隊,切實體會了一把百十里地見不到一個人影的「廣闊天地」。我還算走運,上山下鄉一年多就去當了兵,而胖子要不是鐵了心不相信什麼回城指標,自己捲鋪蓋跑了回來,還不知道要在山裡窩上多少年。

  參軍入伍是我從小的夢想,可我沒趕上好時候,只能天天晚上做夢參加第三次世界大戰。這兵一當就是十年,二十九歲才當上連長。南疆起了烽煙,正是我建功立業的大好時機,但在戰場上的一時衝動,使我的大好前途化為烏有。一個在部隊生活了十年之久的人,一旦離開了部隊,就等於失去了一切。改革開放之後,有大量的新鮮事物和嶄新的價值觀湧入了中國,我甚至很難適應這種轉變,想學著做點生意,卻發現自己根本不是那塊材料,也逐漸沒了理想和追求,整天都是混吃等死。

  直到我和胖子認識了大金牙,開始了我們「摸金校尉」的生涯,這才讓我有點找到了奮鬥目標。「倒個大斗、發筆大財」對我而言也許僅僅就是一個不太靠譜的念頭,因為就像胖子說的,除了倒斗我們什麼都不會。我只是希望過得充實一點,而不是在平庸中虛度時光,到了美國,一樣可以繼續奮鬥,爭取多掙錢,讓那些需要我幫助的人生活得輕鬆一些。

  我從沒有像現在這麼仔細地想過我的人生,一時間思潮起伏,雖然閉著眼睛,卻沒有絲毫睡意,耳中聽到其餘的人都累得狠了,沒過多久便分別進入了夢鄉。外面的雨聲已止,我忽然聽到有個人輕手輕腳地向外走去。

  我不動聲色,微微將眼睛睜開一條細縫,只見火堆已經熄了一半,明叔正偷偷摸摸地走向洞外。他手中拎著我的背囊,那裡面裝著一些我們吃剩下的肉,還有幾套衝鋒服、乾電池之類的東西。要想從深山裡走出去,最低限度也要有這些東西。我立刻跳起來,一把抓住他的手腕,低聲問道:「這黑天半夜的你想去哪?別告訴我您老起夜要放茅,放茅可用不著帶背囊;要趕路的話怎麼不告訴我一聲,我也好送您一程。」

  我這一下非常突然,明叔好險沒嚇出心臟病來:「我──我我──唉──老朽滄海一粟,怎敢勞煩校尉大人相送?」

  我對明叔說您是前輩,豈有不送之理?您到底想去哪?明叔一跺腳說道:「這實在是一言難盡啊──」說著話面露憂色,神情黯然地悄聲對我說道:「實不相瞞,這次從地底下活著出來,我覺得真像是做夢,回首前塵往事,覺得人生猶如大夢一場,又痛苦又短暫,這次死裡逃生兩世為人,可就什麼也都看得開了。我有個打算,要去廟裡當喇嘛,誦經禮佛,了此餘生,懺悔曾經的罪孽。但是怕阿香傷心,還是不讓她難過為好,便出此下策想要不辭而別。我想有你胡老弟在,一定能讓阿香這孩子有個好歸宿,你們就不要再費心管我了,老朽我是風中葉,就讓我隨風而去吧。」

  我差點沒讓明叔給氣樂了,這套把戲要是頭一回使,也許我還真就讓他給唬住了,但我早已明白了他的打算。老港農見我似乎要答應Shirley楊去美國了,十有八九不會再去倒斗,眼下這條藏骨溝只有一條路,走出去已不算困難了,便想金蟬脫殼跑路躲帳,他還欠我一屋子古玩,哪能讓他跑了。於是我搶過明叔的背囊:「出家人四大皆空,可您先別急著皆空去。當初在北京可是約定好了的,那一架子的古董玩器,包括楊貴妃含在嘴中解肺渴的潤玉,應該都是我的了。有什麼事回北京把帳算清了再說,到時候您是願意當道人也好,願意做喇嘛也罷,都跟我無關了,但在那之前,咱們得多親近親近,半步也不能分開。」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