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十六章 最後一站



  我知道毒蛇準備攻擊的姿態,就是蛇身上仰,隨後蛇頭向前一彈,用毒牙咬中獵物,我的脖子和臉全暴露在牠的攻擊範圍之內,避無可避,想擋也來不及。

  正準備閉目等死,忽然「咖嚓」一道白光,漆黑的山谷中被照得雪亮,那條怪蛇本已經撲向我的脖頸,半路被那道耀眼的白光一閃,嚇了一跳,竟然從我肩頭滑落。

  這一切也就發生在一秒鐘之內,我不等那蛇落地,揮起手中的工兵鏟下砸,把蛇頭拍了個稀扁,碎爛的蛇頭中流出不少墨色的黑汁,我連忙向後退了幾步,暗叫一聲僥倖,這蛇的毒性好生了得,倘若被牠咬中,蛇毒頃刻就會傳遍全身血液,必是有死無生。

  舉目一看,原來那道救命的白光,來自於Shirley楊那部照相機的閃光燈,她一向是與相機形影不離,隨走隨拍,想不到我這條性命,竟是憑她手中相機的閃光燈救下的,多虧了她反應快,否則俺老胡現在已經去見胡大了。

  不過現在不是道謝的時候,誰知道這谷中還有沒有那兩條怪蛇的同類,有什麼事還是出了山口再說,於是一揮手,招呼眾人趕快前進。

  這時駱駝們可能感覺到前面沒有毒蛇了,都從燥亂不安的情緒中平靜下來,楚健薩帝鵬等人把昏倒的葉亦心、陳教授,以及郝愛國的屍體都搬上了駝背。

  安力滿吹著口哨引導駝隊前進,一行人藉著冷煙火和手電筒的亮光,急匆匆出了札格拉瑪漆黑的山谷。

  一直走到山口外的空曠處,這才停下,把郝愛國的屍身放到地上,天還沒亮,星月無光,黎明前的一刻就是這麼黑暗,郝愛國還保持著死亡時驚恐的表情,眼鏡後面那雙無神的眼睛還沒有閉上,全身發青,在手電光柱的照射下,更增添了幾分淒慘與詭異。

  陳教授被山口中吹出的冷風一激,清醒了過來,掙扎著撲到郝愛國的屍體上泣不成聲,我把教授扶了起來,人死不能復生,想勸他節哀,可話到嘴邊卻又說不出來。

  我和郝愛國相處了快一個月,平時喜歡開玩笑管他叫「老古董」,很喜歡他那直來直去,快言快語的性格,今日卻──,想到這裡忍不住心中發酸,哪還勸得了旁人。

  其餘的人也各自黯然落淚,這時候,遠方的天邊裂開了一條暗紅色的縫隙,太陽終於要出來了,我們不由自主的都向東方望去。

  那光芒慢慢又轉為玫瑰色,血紅色,最後化做萬道金光,太陽的弧頂露了出來,這一刻,無邊的沙海像是變成了上帝熔爐中所融化的黃金。

  就在這如黃金熔漿般的沙漠中,一座龐大的城市展現在眾人面前,無數斷壁殘垣,磚木土石的各種房屋建築,城中塔樓敵樓無數,最突出的,是一座已經傾斜了的黑色石塔,靜靜的聳立在城中。

  與Shirley楊手中那張黑白照片的場景,完全一樣,時隔兩千年,精絕古城的遺蹟,果真還存在於沙漠的最深處。

  這座精絕城的規模,足可以居住五六萬人,當年如樓蘭等名城,鼎盛時期,也不過是一兩萬人的居民,三千餘人的軍隊。

  城市大體已經毀壞,埋在沙漠中不下千年,有些部分很難分清是沙丘還是堡壘,大多數塔樓都已經坍塌風化,饒是如此,也能夠想像出當年的壯觀雄偉。

  這裡有巨大的磁場,飛機之類的工具很難飛臨上空,又地處沙漠腹地,估計很少有人能找到這裡,不知道在我們之前,有多少探險者和迷路的人們,曾經來到過這傳說中的古城,唯一可以確認的一點就是,他們當中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永遠不可能再回到自己的故鄉了。

  陳教授把郝愛國躺在地上的屍體,扶了起來,顫抖地指著精絕古城,用嘶啞的嗓音說道:「你看看啊──你不是一直想看看這座神秘的古城嗎──你快睜眼看看,咱們終於找到了。」

  我心道不好,老頭子傷心過度,是不是神智不清了?忙過去把陳教授從郝愛國身邊拉開:「教授,郝老師已經走了,讓他安息吧。可惜他最後都沒看到這座奇蹟般保存下來的古城,他的心願還要靠您來完成,您可千萬要振作一些。」

  Shirley楊和幾個學生也過來勸慰,我便把教授交給他們,心中覺得對郝愛國的死過意不去,又對Shirley楊心存感激,便對Shirley楊說:「剛才救命之恩,我就不言謝了,算我欠你一條命──不過一碼是一碼,咱們已經到了精絕,按先前合同上的約定,兩萬美子。」


  胖子一聽說到了錢,趕緊湊過來補充道:「一人兩萬,一共四萬美子,現金結算。」

  Shirley楊白了我們倆一眼,咬了咬嘴唇說:「你們放心,錢一分都少不了,回去之後馬上給你們。」

  我心想剛才提錢的事確實不太合適,當時心裡猶如打翻了五味瓶,口不擇言說錯了話,還是趕緊把話岔開為好,但是又不知該說些什麼,張口結舌地顧左右而言他:「那個──城市──規模不小──」

  Shirley楊盯著我的臉說:「經過這些時日的接觸,我看你們兩個都是身手非俗,經歷也是不凡,想不到你們就認識錢,看來我對你們的第一印象沒有錯。我勸你們一句,生活中除了金錢還有很多寶貴的東西。」

  我無話可說,胖子接口道:「楊大小姐,妳是居住在美利堅合眾國的星條旗下,你爹又是華爾街的巨頭,我想你吃飯肯定沒用過糧票,小時候肯定也沒經歷過節糧度荒,所以你不瞭解我們生存的環境,沒有資格評論我們的價值觀。還有你也別一口一個生活生活地教育我們,窮人沒有生活,窮人活著只是生存。反正這些道理,跟你們有錢人說了,你們也理解不了。今天我是實在忍不住了,你要是不愛聽,就算我沒說,咱們現在找到精絕城了,接下來怎麼辦,您儘管吩咐。」

  胖子剛開始說得理直氣壯,說到後邊想起來Shirley楊是掌櫃的幹活,擔心把她說急了不給錢,話鋒一轉,又變成了苦力的幹活。

  我對她說道:「郝老師的事──我已經盡力了,對不起。」

  Shirley楊衝我點點頭,不再理睬胖子,拿出水壺餵陳教授和葉亦心喝水,陳教授被郝愛國的死刺激得不輕,喝了些清水方才漸漸好轉,眾人商量了幾句,決定把郝愛國埋在山口的沙漠中,他畢生的追求就是研究西域文化,葬在這裡,永遠陪伴著這座神秘的古城,想必他也一定希望我們這樣做。

  我們在黃沙中深深地挖了個坑,用毯子捲起他的屍體,就地掩埋了,最後我把一支工兵鏟倒插在他的墳前,算是給郝愛國留下個墓碑吧。

  剩下的八個人,肅立在郝愛國的墳前默哀良久,這才離去。

  逝者已去,我們還要救活著的人,必須馬上進城尋找水源,否則第二個被埋在沙漠裡的人,就是患有嚴重脫水症的葉亦心了。

  當下眾人收拾裝備,便準備出發進城,終於抵達目的地了,希望別再出什麼岔子,要是再有人出現意外,就算這筆錢我賺到手了,又如何花得出去。

  見大家都準備得差不多了,我問Shirley楊是否可以動身了?

  出發在即,Shirley楊有些激動,身體微微抖動,不過看不出來她是害怕,是緊張,還是興奮,只見她取出一個十字架低聲禱告: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讓我躺在青青草地之上,引領我走在靜靜的河邊,他使我的靈魂甦醒。以他的名義引導我正義的道路,儘管我漫步在死亡峽谷的陰影之中,卻不會懼怕任何魔鬼,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桿,都在安慰著我,在我的敵人面前,你為我設下宴席,你用油膏塗了我的頭,使我福滿杯溢,一生一世,必有慈惠恩愛追隨於我,我必將住在耶和華的聖殿之中,直到永遠,阿門。

  隨後平靜的對我們說道:「咱們走吧。」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