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十七章 黑塔



  誰知安力滿老漢卻忽然變了卦,把頭搖得跟卜楞鼓似的,說什麼也不肯進精絕古城的遺蹟,他說在沙漠裡死了同伴,是不祥的徵兆,更何況郝愛國是被魔鬼的使者毒蛇咬死的,出現頭上長著黑色肉瘤的毒蛇,說明胡大把這片沙漠遺棄給魔鬼的傳說,是真實的。

  安力滿宗教意識很強,沒有胡大庇護的場所,就是宰了他,他也不會去的,我們無奈,只好重新安排了一下,讓他在山口紮下營地,看管駱駝和輜重。

  我本想讓胖子也留下來盯著他,萬一這老頭臨陣脫逃,把我們晾在這──,他跑了不要緊,沒有駱駝,我們就要一路開著11號回去,這11號能在沙漠中開多遠,實在難說。

  又轉念一想,安力滿應該不會獨自逃跑,畢竟一路走到現在,何況他做嚮導的那份工錢還沒拿到手,那不是小數目,足夠他後半生衣食無憂。

  不過我因為太大意,吃過不少次虧了,這時必須多長個心眼兒,於是我一把拉住安力滿老漢的手問道:「老爺子,胡大怎麼懲罰說謊和背信棄義的人?」

  安力滿道:「這個嘛,會讓他家的錢嘛變成沙子,連他的鹽巴嘛,也一起變成沙子的嘛,最後活活餓死的嘛,像死在黑沙漠裡一個樣的嘛,死後也要下到熱沙地獄,遭受一千八百種折磨的嘛。」

  我見他說得鄭重,便把心放下了,宗教信仰牢固的人有個優點,怕死後受罪,所以不敢做太對不起天理良心的事。

  這下進入古城的只有七個人了,其中還有一個昏迷不醒的葉亦心,由楚健背著她,剩下五個人要攜帶一些器材和武器,再加上食物和水壺,每個人身上的負重都不小。

  在部隊裡有一句名言:是兵不是兵,身上四十斤。就是說軍隊裡的軍官和士兵,行軍的時候,身上最少是四十斤的裝備,還有些人要攜帶機槍、火焰噴射器或者反坦克裝備之類的步兵重武器,那就更沉了。

  我在野戰軍混了十年,背上大量裝備,我倒不覺得什麼,陳教授他們可吃不消了,最後不得不儘量輕裝,進入了我們的最後目的地「精絕古城」。

  從山口到古城距離很近,一頓飯的功夫就到了城門前,那城門早就坍塌得不成樣子,城前的壕溝內也被黃沙填平了,我們從城牆殘破處進入城內,四周的廢墟中一片死寂。

  這和我先前想像的差距可太大了,不由得大失所望,城中的街道和房屋不是坍塌,就是破敗,在遠處看覺得還行,頗有些規模氣勢,到跟前進裡面一看,什麼都沒有,全是沙子和爛木頭、碎石頭,哪有什麼金銀財寶。

  只有若干殘破不堪,上面朱漆早已剝落的巨大木柱、房樑,還能窺得幾分昔日城中豪華的氣象。

  我們想進城門口的幾間破屋裡瞧瞧,卻發現破房子雖然大半露在沙漠外邊,而屋中的黃沙卻是堆到房頂。

  傳說這座城曾經毀於戰火,聯軍攻進了王宮,就在戰鬥接近尾聲的時候,黑沙暴把精絕國連同城中的居民軍隊,無差別的一起埋在了黃沙深處。直到十九世紀,沙漠的移動才使它重見天日。

  在現場看來,基本上和那傳說吻合,只是並沒有見到乾屍,想必都埋在沙子裡了。

  我瞧得索然無味,然而陳教授他們,卻好像對古城中的所有事物都感興趣,就連一堵破牆都能看半天。

  我只得提醒他們,葉亦心這小姑娘還病著呢,救人是最要緊的事,看來這城中居民區都被黃沙填滿了,連口水井都找不到,咱們不如到王宮裡看看,那裡說不定有水源。

  陳教授一拍自己的腦袋:「哎,老糊塗了,救小葉要緊,咱們快去王宮,這沙漠中的王國,都是修在地下河接近地面的地方,有的地宮裡就有河流經過,王宮一般都在城市的正中。」

  眾人在廢墟中尋著方向,前往古城的中部,胖子對我說:「老胡,你知道我現在最想吃什麼嗎?我最想吃哈蜜瓜和馬奶子葡萄,有塊西瓜也行啊,唉──不說了,越說越渴,嗓子都他媽冒煙兒了,找到地下河我得先跳下去洗個澡。」

  我對胖子說道:「這精絕女王生前的生活很奢侈,肯定經常享用冰涼的地下河水中,浸泡出來的冰鎮西瓜,不過那西瓜就算保存到現在,多半變成西瓜石了,葡萄可能也變葡萄乾了。」

  胖子抱怨道:「這他媽鳥不拉屎的地方,真想像不出以前還有人居住,下回別說給兩萬美子了,金山銀山堆到我眼前,老子也不進沙漠了,這世界上的死法,最難受的肯定就是活活渴死。」

  一提到死,我就想起了郝愛國,被那怪蛇咬死,雖然死得快,卻不知臨死時有多痛苦,那蛇的模樣也怪,頭上有個黑色肉瘤,裡面全是黑水,砍成兩段還能飛起傷人,這種蛇連Shirley楊也沒見過,不知這城中有沒有。

  我們七個人在廢墟中覓路前行,遇到崩塌陷落的地方就繞道而行,走了很久才來到古城的中部,這裡的街道相當寬闊,雖然黃沙遍佈,街道的格局脈絡仍然可以瞧得出來。

  然而這附近除了那座傾斜的黑塔,卻並沒有其他的大型建築,別說王宮了,連間像樣的民房都不存在,一道道儘是風化了的土牆。

  陳教授說這裡的王宮可能建在地下,城中沙子太多,咱們到黑塔上,從高處觀看,看能不能發現地宮的入口。

  那塔下的基座和多半個拱形石門都被埋在沙中,這黑塔全是用札格拉瑪山的大石頭雕成,共有六層之高,稍微有些傾斜,依然十分堅固。除了建築材料十分罕見,塔頂的最高處有一個黑色橄欖形石球。

  陳教授戴上老花鏡,仰起頭來看了半天,又用望遠鏡看,邊看邊自言自語:「對呀,以前我怎麼就沒想到。」

  我想問他沒想到什麼,陳教授卻一矮身,鑽進了塔門,他似乎是急於想去證實什麼,我們連忙在後邊跟上。

  塔中的牆壁上密密麻麻地刻著奇特的鬼洞文,每一層都有一個黑色石像,第一層是一頭石羊,那倒並無特別之處。

  第二層,是個石人像,於常人大小一般,高鼻深目,半跪在塔中。第三層竟然是我們躲避沙暴時,在無名小城中所見到的「巨瞳石人像」。

  陳教授在黑塔的第三層停下腳步對我們說:「看來我推測的沒錯,各地出土的那些巨瞳石人像的源頭,就是精絕國,材料就是那札格拉瑪的黑色石頭。」

  薩帝鵬問道:「教授,那這塔是用來做什麼的?怎麼每一層都有個雕像?」

  陳教授說:「我推測這黑塔是用來顯示鬼洞族地位的,每層的石像代表了不同的等級,第一層是牲畜,如果沒猜錯,地下應該還有一層,擺放著地獄中的餓鬼。第二層是普通人,包括西域的所有胡人,他們的地位僅高於牛羊,相當於奴隸。第三層就是這巨瞳的人像,剛才我看了,塔頂的石球,是個眼睛的造型,巨瞳石人和眼睛造型的圖騰,代表著這個民族對眼睛的崇拜,咱們快上去瞧瞧,在精絕國地位更高的是什麼。」

  胖子說:「這連我這水平的都能猜出來,我敢打賭,上面肯定是女王的雕像。」說著搶先上了第四層。

  我緊跟在後,上去一看,卻出乎意料之外,這層中的石像,蛇身人頭,長有粗壯的四肢,後肢是獸形,前肢呈人形,手持利劍盾牌,頭是個男性的面孔,面目猙獰,瞪著雙眼,好像是內地寺廟中的怒目金鋼,石像後腦也有個黑球,與札格拉瑪山中的怪蛇一樣。

  這功夫陳教授等人也陸續上來,見了這怪異造型的石像,嘖嘖稱奇:「這似乎是王國的守護神啊,頭上也有個眼睛形狀的黑球,看來鬼洞人真的相信眼睛是一切力量的來源,守護神的地位還在女王之下,看來精絕女王確實被神化了,走,咱們再去第五層看看是不是那女王的雕像。」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