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三章 沉默的啟示



  我正欲瞧瞧羊皮冊中有些什麼,卻想起來Shirley楊還被綁著撂在地上,便把羊皮冊先放下,準備給她解開,雖然她夢中反覆夢見鬼洞這件事蹊蹺異常,但是她應該不會是被惡靈付體,或者妖怪女王轉世,這麼對待她實在是有點太過分了。

  Shirley楊被綁翻在地,臉上蹭了不少灰土,再加上她的眼淚,跟唱京劇的大花臉差不多了,她見我靠近便生氣的說:「死老胡,快把我解開。」

  我把事情的經過對她說了一遍,一咬牙,打了Shirley楊一個耳光,然後把捆住她雙手的皮帶解開。

  我說:「我也是沒辦法,才出此下策,你打還我就是了,打幾個隨便。」說完側過頭去,等著Shirley楊動手抽我耳光,我已經做好了準備,估計她不打掉我兩顆門牙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沒想到Shirley楊擦了擦臉上的灰塵,卻沒動手打我,只說:「現在我不想和你計較,這筆帳以後再算,先想辦法脫身要緊。」

  Shirley楊取出隨身便攜袋裡的一個小盒,裡面是個小小藥丸,打開後在自己鼻子前吸了一下,又遞給我兩片,讓我和胖子也分別聞一聞。

  Shirley楊說:「這是一種高濃提煉的酒精臭耆,氣味強烈,能夠通過鼻黏膜刺激大腦神經前葉,使人頭腦保持清醒,可以用來輔助戒毒,抵消毒癮,國外探險家去野外都會帶上幾粒,以防萬一,在飢餓疲勞的極限,可以刺激腦神經,不至於昏迷,但是短時間內不宜多用,否則會產生強烈的副作用,至於對魔花的幻覺管不管用,就不得而知了。」

  我想屍香魔芋是通過五感來使人產生幻覺,而這些幻象都來自於大腦中樞,Shirley楊的這種刺激性藥物,應該多少能起到一些克制幻覺的作用。

  我給了胖子一粒,自己也打開,馬上對準鼻孔一吸,一股奇臭難聞的氣息衝進了鼻腔,嗆得我連聲咳嗽,不過隨即覺得原本發沉的頭腦,輕鬆了許多,十分舒服。

  我說:「有這種好東西,為何不早些拿出來用,在石梁上給我們幾粒,早就把那株妖花連根拔了,也不至於現在被埋在這裡,進退兩難。」

  Shirley楊道:「當時你從石梁上跑回來,說出原由,我們才知道屍香魔芋會使上了石梁的人產生幻覺,隨後就遭到了無數黑蛇的襲擊,只不過那麼短短的幾分鐘,更不知道那些蛇也是魔花製造出的幻象,另外我看那屍香魔芋不會這麼簡單,它有一種直指人心的魔力,若是離得太近,我想這種藥物也不會起太大作用。」

  進入先聖墓穴的五個人,只有陳葉二人神智不清,一個是受了刺激,另一個是昏迷不醒,現在葉亦心已經死了,陳教授瘋瘋顛顛的,他不會被屍香魔芋所迷惑了,他的樣子讓我們聯想到之前曾進入過精絕古城遺蹟的英國探險隊,那支探險隊唯一的倖存者是個瘋子,他肯定也是見到了同伴們自相殘殺的慘狀,受到了過度的刺激導致。

  而陳教授則是由於在一天之內,心情大起大落,先是傷心助手郝愛國之死,又在精絕遺蹟中找到一個又一個驚喜的重大發現,突然又見到他自己的兩個學生慘死,這麼大喜大悲對人的神經打擊是非常大的,更何況他年事已高,最後終於神經崩潰,徹底瘋了。

  想到這些,我表情沉重的點點頭,對Shirley楊說道:「那死人花當真了得,還好咱們之間親密團結,才不至中了它的離間之計,沒有出現自相殘殺的慘劇,現在想想,也真後怕,不過總算胡大和先聖保佑,沒有釀成大錯。」

  Shirley楊忽然把臉一沉,道:「胡八一,你也太奸滑了,把自己的過錯推得一乾二淨,你知道我有多信任你,你不僅騙我,不同我講實話,還懷疑我是──是什麼妖怪,你有沒有想過我是什麼感受?你知道被你們兩個壞蛋像綁牲口一樣綁住,等著你們審問宰殺是什麼感受嗎?」

  我捂著腦袋說:「唉呦,不好,我頭又疼了,我得先坐下休息一會兒,胖子你快拿那本先聖的羊皮冊子給楊大小姐看看,有沒有什麼脫困的良策。」說完藉機溜到陳教授旁邊,不敢再和Shirley楊說話。

  還好Shirley楊畢竟不是那種得理不饒人的女人,見我溜開,也就不再追究,端起先聖的羊皮古冊一頁頁的觀看。

  我暗暗叫苦,以她的個性,以後須饒我不過,今天的事做絕了,又死了那麼多人,我和胖子那筆辛苦錢算是又泡湯了,他奶奶的,俺老胡怎麼如此命苦,喝口涼水都塞牙。

  我又好奇那本古冊中有什麼內容,見Shirley楊的神色一臉鄭重,瞧不出是喜是憂,先聖既然能預見到我們會來他的墓穴,並且打開石匣,那麼他一定給我們留下了一些東西,那究竟是什麼呢?我再也按捺不住,出聲相詢:「小孩子先聖的書中是什麼內容?」

  Shirley楊手捧羊皮古冊,邊看邊說:「都是先聖畫的圖畫,似乎有很多關於鬼洞的內容。」

  我這輩子都不想再回什麼鬼洞,最重要的是有沒有出路,但是又不好催促Shirley楊,只能耐著性子聽她說話。

  Shirley楊說:「從頭看才能搞清楚來龍去脈,否則最後的圖畫未必能夠解讀出來,這開頭的部分是講古西域有座神山,也就是咱們現在所處的札格拉瑪山,這座山四周河道密佈,動植物繁多,這裡居住著四個部落──」

  我跟胖子對望了一眼,心想這美國妮子還要從頭講開始,真夠急人的,我們倆心急如焚,想趕緊知道如何才能離開這窄小壓抑的墓室,卻都不敢開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急得坐立不安。

  只聽Shirley楊繼續說:「好景不長,人們在札格拉瑪山中發現了一個深不見底的洞穴,沒有人能下到洞底,所有的人都想搞清楚洞中是個什麼世界,四個部落中有一位大祭司,他命人造了一顆玉石眼球,希望能通過真神的力量,來看清這個無底洞是吉祥的還是邪惡的,隨著一次大型的祭典,不但沒有看清楚無底洞下有什麼東西,反而招惹得災難開始降臨,首先是大祭司雙眼暴盲,死於非命,隨後附近出現了一種威脅人畜安全的怪蛇,這種蛇的數量很多,牠們頭上的長著一隻怪眼,毒性猛烈,害死了無數人畜。四個部落推舉出兩位被真神眷顧的聖者,帶著部族中的勇士,殺死了母蛇,這是一隻長著人首蛇身,並有四肢的怪物,牠會孵出眼球一樣的卵,每隻卵可以產生數百條怪蛇,如果任其繁衍下去,後果不堪設想。」

  我和胖子聽到這裡,都驚奇不已:「乖乖,古代還真有這麼種長人頭的怪蛇啊,還好咱們沒遇到,不然還真不好對付。」

  Shirley楊說:「想必先聖除蛇是確有其事,不過人首蛇身的蛇獸卻未必便真有,古代人通常都會對重要事件進行過度的神化渲染,就像中國的炎帝黃帝與蚩尤之間的戰爭,也許只不過是部族之間數百人的械鬥,但是在古代的記載中,就被描畫成了波瀾壯闊,甚至連眾神百獸都加入進去的超級大戰。」

  我豎起大姆指讚道:「果然是高見,不知後事如何?可否盡快分解?」

  Shirley楊白了我一眼,接著說道:「蛇獸被掃蕩乾淨,先聖把群蛇的屍體扔進札格拉瑪山下的無底洞,聖者通過神喻得知,這個洞窟是一個災禍之洞,而玉石眼球已經開啟了災禍的大門。在這之後,其中一個部落裡誕生了先知,也就是這位擁有預言能力的小孩。嗯──再接下來就是先知對札格拉瑪山以後的預言了,部族中的先聖死後,就被埋葬在了札格拉瑪山,先知通過儀式能預言幾千年之後的重大事件,但是其範圍僅限於札格拉瑪山附近,這可能是由於部族中被視為神一樣的先聖埋葬在這裡,先知的能力都是被兩位先聖和真神賜與的。」

  總算是到正題了,我仔細聽著Shirley楊的話,能不能從這鬼地方出去,就看先知是怎樣預言的了,生存與死亡的答案即將揭曉,我的心跳稍微有些加快了。

  Shirley楊道:「別這麼緊張,剛才我翻了一遍,後邊好像有啟示可以讓咱們離開札格拉瑪,不過需要結合前面的內容參詳,你們別急,咱們一步一步的來。」

  就在全神貫注之時,忽見陳教授瞪起雙眼指著Shirley楊手中的羊皮古冊說:「千萬不要看後邊的內容。」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