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七章 回家



  在沙漠中沒有水,就像活人被抽乾了血,眾人都是一籌莫展,坐在原地發呆。

  忽聽安力滿「嗷」的一聲大叫:「胡大的使者。」只見離我們不遠的沙坡上,出現了一個白色的影子,我以為是又渴又餓,眼睛花了,趕緊揉了揉眼睛仔細去看。

  原來是我們先前到西夜城之前見到過的那頭白駱駝,牠正悠閒地在沙丘上散步,慢慢朝西方走去。

  安力滿老漢激動無比,話都說不利索了,白駱駝出現在受詛咒的黑沙漠,這說明古老的詛咒已經消失了,胡大又收回了這片沙漠,跟著胡大的使者,一定可以找到水。

  我也不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上次還說進沙漠的旅人見到白駱駝,便會一路平安吉祥,現在又說什麼沙漠中的詛咒消失了,不過此時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跟著白駱駝也許真能找到水。

  當下趕緊把群駝整隊,跟在白駱駝的後邊,那峰高大的白駱駝,在烈日下走得不緊不慢,直走了三四個小時,轉過一道長長的沙梁,果然出現了一處極小的水窪。

  水窪四周長著一些沙楠,水不算清澈,可能含有少量礦物質,動物可以直接喝,但是人不直接能飲用。

  駱駝都迫不及待的去喝水,Shirley楊找了些消毒片,先把水裝進過濾器中過濾,再加入消毒片,這才分給眾人飲用。

  這處水窪可能是茲獨暗河的支流,由於夜間沙漠的移動,使得這比較接近地面的河水滲出來一部分。

  安力滿卻說這就是詛咒消失最好的證明,在以前,這片沙漠根本沒有露在地表的水,這個水窪子絕對是胡大的神跡。

  在水窪邊生了堆火,烤了幾個東西吃,我沒把最後爬上山頂時,後背好像讓鬼拉住的事告訴他們,這件事似真似幻,讓他娘的屍香魔芋折騰的,我都分不清真假了,別說最後這件事,包括整個在精絕古城以及鬼洞中的經歷,真實虛幻已經沒有明顯的界限了。

  我和胖子談論起來在札格拉瑪山的遭遇,簡直就像是一場讓人喘不過氣來的噩夢,胖子說:「這狗尾巴花真他媽厲害,說不定咱們根本就沒進過精絕古城,這一切都是那鬼花造出的幻相。」

  始終沒怎麼說話的Shirley楊插口說道:「不是,現在脫離了險境再回過頭去仔細想想,屍香魔芋幻相的特點還是很明顯的,它只能利用已經存在於咱們腦海中的記憶,卻不能夠造出咱們從沒見過的東西,女王的棺槨、鬼洞、先知的墓室、預言,這些都是真實存在的,黑蛇咱們先前也見到過,引誘咱們自相殘殺的預言石畫,第一層石匣上的是真實的,因為咱們看過了第一層的預言,所以屍香魔芋才能在第二層石匣上造出幻相。」

  我對Shirley楊說:「真實英雄所見略同,我也是這麼想的,只是不敢肯定,所以一直都沒說出來,咱們現在是不是商量一下怎麼走出沙漠?」

  Shirley楊說:「這就要勞煩安力滿老爺爺了,他是沙漠中的活地圖,咱們不妨先聽聽他的意見。」

  安力滿見老闆發了話,便用手在沙子上畫了幾下,這一片是咱們現在大致的位置,往南走是尼雅遺蹟,距離很遠,全是沙漠,咱們補充了足夠的水也不一定能走到尼雅,向東是羅布泊,中間是沙漠另一邊是無邊的戈壁灘,向北是咱們來的方向,也就是西夜城的方向,但是咱們深入沙漠腹地,要走回去也不容易。

  現在看來向東南北,三個方向,都不好走,唯一剩下西面,一直向西是塔里木河,那是一條沙漠中最大的內陸河,從咱們現在的位置出發,走得快的話,大約用十天就可以到塔里木河、葉爾羌河、和田河的三河交匯處。到了那裡就好辦了,再補充一次清水,繼續向西再走上六七天,就離阿克蘇不遠了,那附近有部隊,還有油田,可以請求他們的幫助。

  我們現在最缺乏的水補充足了,差不多可以維持十天,食品還有一些,在沙漠裡水比吃的重要,實在沒東西吃了還可以吃駱駝。

  把沙窩裡的水一點點過濾儲備起來,就足足用了一天的時間,然後才按計劃動身出發,一路上免不了饑餐渴飲,少不了風吹日曬、曉宿夜行,終於在第十二天走到了塔里木河,隨後繼續西行,在第三天遇到了進沙漠打黃羊的油田工人,當時陳教授僅剩一口氣了。

  ※※※

  從沙漠深處死裡逃生一步步走出來的心情,不是生活在正常環境中的人,所能輕易理解的,從那以後我養成了一個習慣,在家喝水,不管多大的杯,總是一口氣喝得一滴不剩。


  後來回到北京之後,我有一段時間沒見到Shirley楊,她也許是忙著找醫生為陳教授治病,也許是在料理那些遇難者的後事,這次考古隊又死了不少人,有關部門當然是要調查的,我怕被人查出來是摸金校尉,就儘量避重就輕,說的不盡不實,進入沙漠去考古,本身就有很大的危險係數,但是一下子死了四個人,一個老師三個學生,還瘋了一個教授,在當時也算是一次重大事件了。

  說話休繁,且說有一天胖子找了倆甜妞兒去跳舞,讓我也一起去,我前些天整晚整晚的做噩夢,頭很疼,就沒跟他們一起去,獨自躺在床上,忽然一陣敲門聲,我答應一聲從床上起來,心中暗罵,姥姥的,大概又有人來調查情況。

  開門一看,卻原來是多日不見的Shirley楊,我趕緊把她請進屋裡,問她怎麼找來這的,Shirley楊說是大金牙給的地址。

  我奇道:「你認識大金牙?」

  Shirley楊說:「就算是認識吧,不是很熟,以前我父親很喜歡收藏古董,和他做過一些生意,陳教授和他也是熟人,今天來找你是為了把你和胖子的錢給你們,過兩天我準備接陳教授出國治病,這期間我還要查一些事,咱們暫時應該不會再見面了。」

  我原本都不指望了,現在一聽她說要給錢,實是意外之喜,表面上還得假裝客氣:「要回國了?陳老爺子病好些了嗎?我正想去瞧瞧他。您看您還提錢的事,這多不合適,我們也沒幫上什麼忙,淨給您添亂來著,你們美國人也不富裕啊,真是的,是給現金嗎?」

  Shirley楊把錢放在桌上:「錢是要付的,事先已經說好了,不過──我希望你能答應我一件事。」

  我心想不好,這妮子怕是要報復我吧,也許又要掏我的老底,心中尋思對策,順口敷衍:「您能有什麼事求我?看來有錢人也有煩惱啊,總不會是想讓我幫著你花錢吧?」

  Shirley楊說:「你我家中的長輩,算得上是同行了,當初我外公金盆洗手,不再做倒斗的營生,是因為摸金校尉這一行極損陰德,命再硬的人也難免會出意外,我希望你今後也就此停手,不要再做倒斗的事了,將來有機會你們可以來美國,我安排你們──」

  我聽到此處,就覺得心氣兒不太順,美國妞兒想讓我投到她門下,以後跟她混,好歹俺老胡也是當過連長的,寄人籬下能有什麼出息,更何況是求著女人,那往後豈不更是要處處順著她,那樣做人還有什麼意思,於是打斷了她的話:「好意,心領了,但是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摸金校尉這行當是不太好,但是毛主席教導我們說,任何事物都有它的兩面性,好事可以變壞事,壞事也可以變好事,這就叫辯證唯物主義。既然你知道了我是做倒斗的,有些事我也就不瞞你了,我是有原則有立場的,被保護起來以及被發現了的古墓,我絕不碰,深山老林中有得是無人發現的大墓和遺蹟,裡面埋著數不盡的珍寶,這些東西只有懂風水秘術的人才能找到,倘若不去倒這些斗,它們可能就會一直沉睡在地下,永遠也不會有重見天日的機會了,另外自然環境的變化侵蝕,也對那些無人發現的古墓構成了極大威脅,我看在眼裡,疼在心裡──」

  Shirley楊見我振振有詞,無奈的說:「好了,我一番好意勸你回頭是岸,想不到你還挺有理,倒斗倒得理直氣壯,天下恐怕再沒第二個你這麼能狡辯的人了,你既然如此有骨氣,我倒真不免對你刮目相看,剛才的話算我沒說,這筆錢想必你是不肯要了──」

  我連忙把手按到裝錢的紙袋上:「且慢,這筆錢算是你借給我的──就按中國人民銀行的利率計算利息。」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