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十一章 十萬古墓



  以當時的行市來看,這種明代包括清代早期的小腳繡花鞋,在很多民俗愛好者以及搞收藏的玩家眼中,是件不錯的玩意兒,而且市面上保存完好的雖然不少,但幾乎都是民國晚清時期的。

  我問李春來能不能把另一隻也搞來,這一隻顯得有點單,古玩行講的就是個全,東西越是成套的完整的越值錢,有時一件兩件的不起眼,要是能湊齊全套,價錢就能折著跟頭往上漲。

  李春來面露難色,另一隻繡鞋早不知道哪去了,就這一隻還掖著藏著才拿到北京來的。

  我說:「這麼著吧,我呢,跟您交個實底,我對農民兄弟特別有好感,當年我爹就是為了中國農民翻身得解放,才毅然放棄學業投入革命事業的,他老人家幹了一輩子革命工作,咳咳,咱就不提他了,就連中國革命都是走農村包圍城市的路線,才取得了最後的勝利,所以我可以拍著胸口說,絕不會看你是農村來的就矇你,這隻鞋在市面上賣好了,能賣六七百,再多就不容易了,老哥您要是願意,這隻鞋六百我收了,就算咱交個朋友,以後您還有什麼好玩意兒,就直接拿我這來,怎麼樣?」

  李春來吃驚的說:「啥?六百?沒聽錯吧。」

  我說:「怎麼?嫌少?再給你加五十。」

  李春來連連搖手:「不少,不少,當初我以為最多也就值三百。」

  我當時就付給了他六百五,李春來把錢數了十多遍,嚴嚴實實地藏在身上,我讓他小心點,喝了這麼多酒,別再不小心把錢丟了。

  隨後我又跟李春來聊了不少他們老家的事,李春來的老家在陝西省黃河以北的甘源溝,是那一帶最窮的一個縣,他們那個附近有個龍翔縣,多山多嶺,據說在以前是一片國葬區,那古墓多得數都數不清。

  龍翔縣的古墓多到什麼程度呢?一畝地大的地方,就有六七座墓,這還都是明面上的,深處還有更多。

  從裡邊挖出來的唐代粉彩製品,一件就能賣到上萬元,當地好多農民家裡都有幾件,就是靠從田裡挖出來的東西發家致富了,從民國那會兒,就有好多文物販子都去收購,像模像樣的都已經被收的差不多了。

  過了黃河往南是秦嶺,聽說那邊大墓更多,就是不好找,好找的都給扒沒了,有一座最出名的漢墓,墓上光盜洞就讓人打了二百八十多個,這些盜洞從古到今的都有。

  那邊也流出來很多價值連城的好東西,不過具體是什麼,李春來就說不清楚了,這些事他也只是聽來的。

  看看天色不早,李春來的酒勁兒也過去了,就起身告辭,臨走是千叮嚀萬囑咐,讓我將來有機會一定要去他家做客,我又跟他客套了半天,這才把他送走。

  回到古玩市場,胖子和大金牙已經等得不耐煩了,見我回來,便忙問收著什麼好東西了?

  我把繡鞋拿給他們看,胖子大罵:「這老冒兒跟抱著狗頭金似的,合著鬧了半天,就拿來這麼隻鞋啊?」

  大金牙說:「哎,這鞋做得多講究,胡爺多少銀子收的?」

  我把價錢說了,大金牙連聲稱好:「胡爺這段時間眼力真見長,這隻繡鞋賣兩千塊錢一點問題沒有。」

  我挺後悔:「這怎麼話說的,要知道能賣這麼多,我就多給那老哥點錢了,我還以為就值個六七百塊,還是看走眼了。」

  大金牙說:「今兒個是星期一,星期一買賣稀,我看咱們倆也別跟這耗著了,好久沒吃涮羊肉了,怎麼著我說二位,咱收拾收拾奔東四吧。」

  胖子說:「偉大的頭腦總是不謀而合,我這兩天正好也饞這個,您說怎麼就吃不膩呢?」

  還是以前常去的東四那間館子,剛剛下午四點,仍然是沒有半個食客,我們就牆角靠窗的桌子坐了,服務員點了鍋子,把東西擺好,菜上來,便都回櫃台那邊紮堆兒侃大山去了。

  我掏出煙來給大金牙和胖子點上,問大金牙道:「金爺,您給我們哥兒倆說說,這鞋值錢值在什麼地方了?」

  大金牙把那隻繡鞋拿過來說:「這鞋可不是一般人的,您瞧見沒有,這是牡丹花,自唐代以來,世人皆以牡丹為貴,一般的普通百姓雖然也有在鞋上繡牡丹的,但肯定不像這樣,鑲得起金線,另外您再瞧,這花芯上還嵌有六顆小珠子,雖然不是太名貴,但是這整體的藝術價值就上去了,最主要的是這隻鞋的主人,那老哥是陝西過來的,陝西民風樸實,自古民間不尚裹腳的習俗,我估計這鞋子的主人,極有可能是外省調去的官員家眷,或者是大戶豪門嫁過去的貴婦,總之非富即貴啊,所以這鞋很有收藏價值,我在市場上說兩千,是沒敢聲張,依我看最少值六千,要是有一對,那價格就能再翻四五翻。」

  我和胖子吐了吐舌頭,真沒想到能這麼值錢,我心裡打定了主意,回頭一定要去一趟陝西,再給李春來補一部分錢,要不然他太吃虧了。

  邊吃邊談,不經意間,話題就說到了陝西一帶的古墓上去了。

  大金牙說:「我雖然沒親自去過陝西,但是聽一些去那邊收過玩意兒的同行講起過,八百里秦川文武盛地,三秦之地水土深厚,地下埋的好東西,數都數不清,僅僅龍翔一縣,就將近有不下十萬座古墓,有些地方,土下一座古墓壓著一座古墓,文化層多達數層,秦嶺大巴山一帶,傳說也有不少大墓。我就想著,有機會一定得去一趟,收點好東西,就算收不著,開開眼也是好的,可是身體不太好,一直沒機會去。」

  我說:「我剛才還想著什麼時候得空去一趟,要不咱們一起去玩一次,順便收點玩意兒,你跟我們倆去,咱們一路上也好有個照應。」

  三人一拍即合,便商量著幾時動身啟程,我早聽說秦嶺龍脈眾多,想去實地勘察一番,最好能找個大斗倒了,也好還了那美國妮子的高利貸,背著債的日子真不好受。

  不過並沒有明確的目標,只是準備到那邊之後看看再說,所以也沒打算帶什麼裝備,只隨身帶工兵鏟,狼眼手電,簡易防毒口罩等幾樣東西,便足夠了,再多帶些現金,希望能收幾件寶貝回來。

  大金牙說:「那邊挖出來的東西,都是地下交易,已經形成一定的程序了,外人很難插手,咱們要想收著值錢的東西,就得去最偏遠的地方,沒有也就罷了,若有便定能大賺一筆。」

  胖子突然想起一事,對我們說道:「咱是不是得多帶黑驢蹄子,聽說那邊殭屍最多。」

  我說:「隨身戴上幾個也好,有備無患,不過咱們不是去那邊倒斗,主要是出去玩一玩,收些玩意兒回來,不用擔心遇上大粽子。」

  大金牙說道:「胡爺,您是瞧風水的大行家,您說那裡多出黑凶白凶,這一現象,在風水學的角度上做何解釋?」

  我說:「凶也可以說是指殭屍,黑白則分別指不同的屍變,自古有養屍地之說,不過那些我就不懂了,既然咱們聊到這了,我就從風水的角度侃一道。」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