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五十三章 激流



  大金牙暈船,早已吐得一塌糊塗,抱著船上的纜繩動彈不得,船好像被河中的什麼事物擋住,河水雖然湍急,這船卻硬是開出不去。

  在一陣陣劇烈的撞擊之下,這條船可能隨時會翻,我想到船頭看看河裡究竟有什麼東西,但是我和胖子倆人先前在河邊喝得有點多,此時酒意上湧,也覺不出害怕來,就是腳底下跟踩了棉花套似的,加上船體傾斜,邁了半天腿,一步也沒走出去。

  這時船在大河中被水流沖擊,船身打了個橫,胖子被甩到了甲板對面,身體撐在船弦上,這一下把胖子的酒意嚇醒了一半,剛轉頭向河中望去,那船體又是一震,又把胖子甩了回來,好在是機械船,倘若是條木船,只這般撞得兩次便要散架了。

  我緊緊拉住纜繩和大金牙,百忙之中問胖子,河裡是什麼東西?瞧清楚了沒有?

  胖子大罵著說:「操他奶奶,沒看太清楚,黑呼呼的跟卡車那麼大,像是隻大老鱉。」

  不管河裡是什麼鬼東西,再他娘的讓它撞幾下,船非翻了不可,我對胖子叫道:「抄傢伙,幹他娘的!」

  胖子喊道:「你還沒醒酒呢?哪有傢伙可使啊。」

  我確實有點喝懵了,還一直想找衝鋒槍,被胖子一說才反應過來,這回在內地,什麼武器都沒帶。

  天上大雨如注,身上都淋得濕透了,順手摸到了掛在腰上的折疊工兵鏟,便對胖子大叫:「拿工兵鏟,管它是王八還是魚,剁狗日的。」

  胖子不像我還沒醒過酒來,頭腦還算清醒,知道必須得採取點保護措施,抓住纜繩在我腰上纏了兩圈,我的酒勁兒也消了八成,趁著此時船身稍穩,兩步躥到被撞擊的左舷,探出腦袋往河裡看。

  這時天色已黑,又下著大雨,河中一片漆黑,藉著烏雲中閃電的光亮,隱隱約約就瞧見混濁的河水中,有一個跟一座小山似的東西,一半露出水面,大部分都隱在河中,能見度有限,也瞧不出是個什麼,就看見那東西,只覺得像是個水裡的動物,究竟是魚還是鱉之類的,分辨不清。

  河中那個巨大的東西,正逆著水流,飛速朝我們的船身撞來,我緊緊扒住船上的纜繩,瞅那東西游近,便掄著工兵鏟切了下去,但是工兵鏟太短,根本打不到。

  隨著船身再一次被撞,把我從船上彈了出去,工兵鏟脫手而飛,落入河中,多虧胖子扯住繩子,我才沒和工兵鏟一起掉進河中。

  這回我的酒全醒了,身上冒了一身冷汗,頭腦清醒了許多,船身晃動,我站立不住,撞到原本縮成一團的船老大身上,我趁機對船老大說:「現在船身打橫,快想辦法讓船繞過去,要不你兒子也活不了。」

  船老大是個極迷信的人,硬說河裡的那個「東西」,是河神爺爺的真身,本打算閉眼等死,我一提他的兒子,船老大這才想起來,自己的兒子還在艙中,反正都是一死,為了兒子,就拼上這條命了,當下掙扎著爬起來,想衝回船艙掌舵。

  船老大搖搖晃晃的剛站起身來,忽然指著河中大叫:「不好,又過來了!」

  我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這下正趕上船上的射燈照著,瞧得真切,一隻暗青色的東西,在河中忽隱忽現,有時露出來的部分跟一輛解放卡車大小,正圍著船打轉,想要一下把船撞翻。

  這時也來不及細看,我一推船老大,把他推進操舵室,門一開,剛好看見船艙內裝的機器零件中,有一捆細鋼管。

  當時也不知道哪來的那麼大勁,招呼胖子一起抽了幾根鋼管出來,當做標槍使用,對著河中的那物,接二連三地投了出去。

  黑暗之中,也不可能分辨命中率和殺傷效果如何,然而投出十幾根鋼管之後,再也尋不見那怪物的蹤跡了,想是被驅走了。

  天上的雨又逐漸小了,一時風平浪靜,船上眾人死裡逃生,一個個臉色刷白,大金牙用纜繩把自己纏在甲板上,被船身的起伏搖擺,折騰得死去活來,幸好沒犯哮喘病,呲著那顆大金牙連呼菩薩保佑。

  有些事不能認死理兒,得儘量往開處想,身上的衣服雖然都濕透了,幸好由於一直在下雨,把錢和證件之類的東西都提前放在了防水旅行袋裡。

  剛才的情況雖然緊急突然,大金牙把旅行袋一直抓在手中,沒落到河裡去,做生意的人,就這一點好,捨命不捨財,天塌下來,也把錢包看得牢牢的。

  我跟大金牙說,一會兒到了地方,趕緊找家旅店洗個熱水澡,要不然非生病不可。

  船老大的兒子在船艙裡撞破了頭,血流不止,必須趕緊送去醫院,前邊不遠便是古田縣城,準備在那裡靠岸,我抬頭一望,黑暗陰晦的遠處,果然是有些零星的燈光,那裡便是我們要去的古田小縣城了。

  然而船上的情況剛剛穩定下來,突然船體又被巨大的力量撞擊了一下,這回的力量比前幾次都大,又是突如其來,我們猝不及防,都摔在地上。

  船身傾斜,胖子伸手拽住了纜繩,我和大金牙分別抱住了他的腰帶和大腿,胖子大叫:「別──別他媽拽我褲子──」

  話未說完,船體又傾向另一邊,我想去取船艙中的鋼管,奈何船身晃動得非常厲害,根本爬不起來,別說看清楚周圍的情況了,現在腦袋沒被撞破都已經是奇蹟了。

  船身在滾滾濁流中起起伏伏,甲板船艙中到處都是水,眾人的衣服都濕得透了,一個個都成了落湯雞。

  船老大為了把兒子送進醫院搶救,已經顧不得那是什麼河神老爺、還是龍王祖宗了,拼了命的把船開向古田縣的碼頭。

  黃河九曲十八彎,過了龍門之後,一個彎接著一個彎,這古田附近是相對比較平穩的一個河彎,船一轉到河彎中,在河中追擊著我們不放的東西,便停止不前了。

  前邊的幾處燈火越來越亮,船老大把船停泊在碼頭邊上,我們把腳踏在地上才驚魂稍定,胖子取出錢來,按先前談好的價錢,又多付了一些給船老大,船老大與碼頭上的工人相熟,找了幾個人幫忙,急匆匆地把他兒子送進縣城裡的醫院。

  古田歷史可以追述到殷商時期,保留至今的城牆是明代的產物,這地方歷史雖然悠久,但是名氣不大,縣城的規模也小,很少有外來人。

  我和大金牙、胖子三人如同三隻落湯雞一般,找人打聽了一下路徑,就近找了家招待所,去的時候還真巧了,這招待所每天只供應一個小時的熱水淋浴,這功夫還剩下半個小時。

  胡亂沖了個熱水澡,三個人這才算是還陽,問招待所的服務員,有什麼吃的東西賣麼?服務員說只有麵條,於是我們要了幾碗麵條,多放辣椒,吃得出了一身大汗。

  正吃著半截,招待所食堂中負責煮麵的老頭,過來跟我搭話,問我們是不是北京來的?

  我一聽這老頭的口音,不像是西北人,於是跟他隨便談了幾句,這老頭姓劉,老家在北京通縣,在古田已經生活了好幾十年了。

  老劉問我們怎麼搞成這副狼狽的樣子,跟從鍋裡剛撈上來的似的。

  我把我們在黃河中的遭遇說了一遍,這河裡究竟有什麼東西?怎麼這麼厲害,是魚還是鱉也沒瞧清楚,或者還是個什麼別的動物,從來沒聽說過黃河裡有這麼大的東西,多虧這小船結實,要是木船,我們現在恐怕都得掉到水裡灌黃湯去了。

  劉老頭說:「這個我也曾經見過,跑船的就說這是河神,今年這不是水大嗎,水勢一漲這河裡的怪東西就多,我在這黃河邊上生活了半輩子,那時候還沒解放,我才不到十五歲,當時親眼瞧見過這東西,曾經有人抓過活的,你們要真想看,我告訴你們個地方,你們有機會可以去瞧瞧。」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