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七十章 寬度



  我顧不上同大金牙和胖子細講其中奧妙,只告訴他們跟著我做就是了,當下按《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中的「遁」字卷所述原理,像模像樣的以糯米擺八卦,用二十三換子午,推算步數,但是這易經八卦何等艱難,我又沒有這方面的天賦,雖然知道一些原理,卻根本算不出來。

  我腦袋都算大了好幾圈,越算越糊塗,看來我真不是這塊料,心中焦躁,根本靜不下心來,這時候也沒人能幫忙,胖子那個傢伙數錢還行,大金牙雖然做生意精明,數術卻非他所長。

  最後我對胖子和大金牙說道:「乾脆咱也別費這腦筋了,既然知道這懸魂梯的原理就是利用高低落差的變化,以特殊的參照物讓咱們繞圈,就容易應付了,我看咱們笨有笨招,還是直接往下滾得了。」

  胖子說:「老胡你剛不是挺有把握能推算出來嗎?怎麼這會兒又改主意了,是不是腦筋不夠用了?我早說要滾下去,不過這萬一要滾不到頭怎麼辦?你能保證滾下去就肯定能行?」

  我對胖子說道:「是啊,你不是剛才也打算滾下去嗎?過了這麼一會兒就又動搖了?滾下去才是勝利,聽我的沒錯。」不過話一脫口,我自己就立刻喪失了信心,這條西周幽靈塚的懸魂梯,角度十分詭異,這條路也不可行。

  這時我們身邊的蠟燭又燃到了頭,在古田買的這種小蠟燭,最多也就能燃燒一個多小時,大金牙怕黑,趕緊又找出一支蠟燭想重新點上,這時卻忽然說道:「哎,胡爺,我又想起一件事來。」

  胖子說道:「老金你怎麼總來這手,有什麼事一次性的說出來,別這麼一驚一乍的行不行?」

  大金牙說:「我今天實在是嚇懵了,現在這腦子才剛緩過來沒多久,我以前聽我們家老爺子說過這種機關,不過不太一樣,那是一種直道,跟迷宮一樣,站在裡邊怎麼看都是一條道,其實七扭八拐的畫圓圈,我還認識一個老頭,他不是倒斗的,不過他有本祖傳的隋代《神工譜》,我想買過來,他沒出手,但是我見過這本書,那上提到過這種地宮迷道,上面還有張圖,畫的就跟那幾個阿拉伯數字的8纏在一起似的,不知道那種迷道跟咱們現在所處的懸魂梯是否一樣?」

  我對大金牙說道:「那種迷道我也知道,與這的原理類似,不過每一個地方都因地制宜,根據地形地貌的不同,大小形式都有變化,必須得會推演卦數才能出去,可是問題是咱們算不清楚。」

  大金牙說道:「懸魂梯我沒聽說過,不過我聽那老頭說,這種勾魂迷道在周朝之後便很少有人用了,因為破解的方法非常簡單,根本困不住人。」

  我和胖子聽他這麼說,都不由得留意傾聽大金牙的話語,這麼複雜的迷道,如何破解?

  大金牙說道:「其實說破了一點都不難,這種地方就是用參照物搞鬼,隔一段距離,總是似有意,似無意地弄個記號出來,一旦留意這些記號,就會被引入偏離正確方向的歧途,台階修得角度又異於平常,橫楞稍微往下傾斜,而且有的地方平,有的地方高,這就分散了對角度變化的注意力,對重量感和平衡感的變化不易察覺,反而閉著眼瞎走倒容易走出去。」

  胖子對大金牙說:「哎喲,真他媽是一語點醒夢中人啊,咱們矇了眼睛往下走,不去數台階數,也不去看記號,說不定就能撞出去。」

  我卻覺得這種辦法絕不可行,大金牙所說的,是個更蠢笨的辦法,雖然這種懸魂梯主要是利用能見度來迷惑人,但是台階的高低落差也極有奧妙,憑感覺走絕對不行,這座「懸魂梯」的規模我們還不清楚,天曉得鬼知道它的長度總共有多長,而且我們在「懸魂梯」上折騰了這麼長的時間,上上下下也不知有多少來回了,閉著眼睛往下走,驢年馬月能走出去?

  但是他娘的怎麼就沒辦法了呢,想到惱火處,忍不住用拳一砸旁邊的石壁,猛然間想到,對了這種懸魂梯只是用來對付單打獨鬥的盜墓賊,我們這有三個人,無法利用長度,可以利用寬度啊。

  我把想到的辦法對大金牙和胖子說了,他二人連連點頭,這倒真是個辦法,由於這台階寬度有十幾米,一個人在中間,只顧著找地上的月牙標記,身處一片漆黑之中,如此一來就看不到兩側的石壁,不知不覺就被那標記引得偏離方向,進入叉路,如果緊貼著一側的牆壁走,也不是事,那樣也會被8字形的路徑捲進去,更加沒有方向感了。

  但是如果三個人都點了蠟燭,橫向一字排開,其中兩個人貼這兩側的石壁中間保持一定的可視安全距離,每走下一階就互相聯絡一下,這麼慢慢走下去,見到岔路就把整條台階都做上記號,用上幾個小時,哪裏還有走不出去之理。

  於是我們三人依計而行,用紙筆畫了張草圖,把每一層台階都標在圖中,如果遇到岔路,就做明標記,先用糯米,沒了糯米就用香煙,果然向下走了沒有多遠,就發現了一個隱蔽的叉路,我們便在整條台階上,用糯米和煙頭做下明顯的記號,在圖中記錄清楚,然後繼續前行,如此不斷走走停停,記錄的地圖越來越大,果然縱橫交錯,最厲害的一段地方,是兩漩渦的交會在一起。

  這道:「懸魂梯」是利用了天然的山洞巧妙設計,其實並不算大,如果是大隊人馬,「懸魂梯」根本起不了什麼作用,但是只有一兩個人,無法顧及「懸魂梯」的寬度,就很容易的深陷其中,除非身上帶有足夠的照明設備,每隔一層石階,都滿滿當當地點一排蠟燭,否則只想著找台階上的月牙形標記,那就是有死無生越陷越深了,另外石階的用料十分堅硬,沒有鋒利的工具,很難在上面另行製作記號。

  石階雖然是灰色的,但是明顯被塗抹了一種秘料,竟然可以起到吸收光亮的效果,想到中國古代人的聰慧才智,實在教人歎為觀止,不服不行。

  其實這種秘方,秘料之類的東西,在中國古代有很多,只不過都被皇室貴族所壟斷,不是用在修橋鋪路這種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事情上,而是都用在鞏固自己的統治地位,或者用來設計拱衛皇室的陵墓,在那個時候,這些秘密從來就都是少數人的特權。

  從規模上推斷,我們把地圖繪製了五分之二左右,這時候腳下終於再也沒有台階了,我們已經回到了冥殿之中,那具人面石槨仍然靜靜的立在冥殿的東南角落。

  我看了看錶,我們足足在「懸魂梯」上折騰了四個半小時,現在已經是下午三點左右了,從早上九點吃了最後一頓飯,就再也沒吃什麼東西,肚子餓得溜癟,本以為進了盜洞,在冥殿中摸了明器便走,誰能想到起了這許多波折,還遇到了一座西周時期的「幽靈塚」。

  這件事充分暴露了我們的盲目樂觀主義情緒,我痛下決心,以後萬萬不能再做這種沒有萬全準備的事了,雖說善打無準備之仗,是我軍的優良傳統,但是在倒斗這行當裏,明顯不太適合用這一套,打仗憑藉的是勇氣與智慧,而倒斗發丘,更重要的是清醒的頭腦,豐富的經驗,完美的技術,精良的裝備,充分的準備,這些條件缺一不可。

  冥殿的地面正中的墓磚被起開堆在一旁,那裏正是我們進來的盜洞,先前發現盜洞下邊,已經變成了西周幽靈塚古墓底層,是通往殉葬溝的墓道。

  冥殿四周盡是一片漆黑,我出於習慣,在冥殿東南角點燃了一支蠟燭,不過這已經是我們帶進古墓的最後一支了,蠟燭細小的火苗筆直的在燃燒,給鬼氣森森的古墓地下宮殿中帶來了一片細小的光亮,光亮雖小,卻能讓人覺得心中踏實了許多。

  三人望著地上的蠟燭,長出了一口氣,劫後餘生,心中得意已極,不由得相對大笑,我跟大金牙胖子說道:「怎麼樣,到最後還得看俺老胡的本事吧,這種小地方,哪裏困得住咱們。」

  胖子說道:「我和老金的功勞那也是大大的,沒我們倆你自己一個人,走得下來嗎你,這才哪到哪,你就開始自我膨脹了。」

  我哈哈大笑,然而笑著笑著,卻突然感覺到少了點什麼,笑不下去了。

  一直牽著的兩隻大白鵝跑哪去了?我剛才急著離開「懸魂梯」,匆忙中沒有留意,我問胖子:「不是讓你牽著牠們倆嗎,怎麼沒了?是不是忘在懸魂梯上了?」

  胖子指天發誓:「絕對絕對牽回到冥殿這裏來了,剛才一高興,就鬆手了,他媽的這一轉眼的功夫,跑哪去了?應該不會跑太遠,咱們快分頭找找,跑遠了可就不好捉了。」

  兩隻跑沒了的大白鵝,如果是在冥殿中,就已經極不好找了,要是跑到規模宏大樓閣壯麗的前殿,那就更沒處找了,關鍵是我們人少,而且沒有大型照明設備,摸著黑上哪找去。

  沒有鵝就無法擺脫幽靈塚的圍困,這冥殿那麼大,能跑到哪去呢?我們剛要四下裏尋找,忽聽人面石槨中傳來一陣古怪的聲響,這聲音在空蕩寂靜的地宮中突然出現,刺得人耳骨疼痛。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