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七十四章 百寶囊



  胖子邊說邊從乾屍懷中掏出一個錦製的袋子,把裏面的東西一樣樣抖在地上,想看看還有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

  大金牙倒在地上,雙眼直勾勾的,明顯是驚嚇過度,還沒回過魂來,我全身又痠又疼都快散了架,雖然擔心附近還有其餘的人面巨蛛,卻沒辦法立刻離開,見胖子突然從附近的一具乾屍身上找到一枚摸金符,便讓他扔過來給我瞧一瞧。

  胖子忙著翻看乾屍懷中的事物,隨手把那枚「摸金符」扔到我面前,我撿起來拿在手中細看,「摸金符」漆黑透明,在火光映照下閃著潤澤的光芒,前端鋒利尖銳,錐圍形的下端,鑲嵌著數匝金線,製成「透地紋」的樣式,符身攜刻有「摸金」兩個古篆字,拿在手中,感覺到一絲絲的涼意,極具質感。

  這絕對是一枚貨真價實的「摸金符」,用穿山甲最鋒利的爪子,先要浸泡在巂臘中七七四十九日,還要埋在龍樓百米深的地下,借取地脈靈氣八百天,是正牌摸金校尉的資格證件,這種真正的「摸金符」我只見過Shirley楊有一枚,大金牙曾經給過我和胖子兩枚偽造的,和真貨一比,真假立辨。

  這枚「摸金符」是那具乾屍身上所戴,難道說他便是修魚骨廟打盜洞的前輩,想必他也被困在幽靈塚裏,進退無路,最後也發現了活禽的秘密,想從盜洞退回去,半路上卻和我們一樣,被那隻「黑腄蠁」伏擊,而他孤身一人,一旦中了招,便沒有迴旋的餘地了,最後不明不白的慘死在這裏,想到此處,心中甚覺難過。

  做倒斗摸金這行當,雖然容易暴富,但是財富與風險是並存的,古墓中危險實在太多,除了那些人為設置的機關埋伏,更有些無法預料到的險惡之處,很多被發掘的大墓中,都伴有盜墓賊的屍骨,其中不乏一些毛賊自相殘殺,但是也有不少摸金校尉慘死其中,那些死法,都十足的古怪詭異,有的竟然是在開棺摸金時,被墓頂掉落的石塊砸死,有些死在古墓中的盜墓賊身上,沒有一絲外傷的跡象,也不是中毒身亡,他們究竟遇到了什麼,怎麼死的,恐怕只有死者自己才清楚。

  胖子捧著一包東西走到我跟前,對我說道:「老胡,想他媽什麼呢,你快看看這些都是什麼玩意兒,都是那乾屍身上的。」

  我接過胖子遞來的事物,一件一件的查看,這隻布袋像是個百寶囊,盡是些零碎的東西,有七八支蠟燭,兩個壓成一疊的紙燈,這幾支蠟燭對我們來說可抵萬金,我們現在除了個打火機,再沒有任何多餘的照明工具了,我讓胖子把蠟燭紙燈收好,等會兒從山洞往外走,全指望這點東西了。

  百寶囊中還有幾節德國老式乾電池,但是沒有手電筒,另外有三粒紅色的小小藥丸,我見了這幾粒藥丸,心中吃了一驚,這莫非是古代摸金校尉調配的秘藥,古墓中有屍毒,從前的摸金校尉們代代相傳有一整套秘方,研製赤丹,進古墓倒斗之前服用一粒,可以中和古墓中的屍毒,但是對常年不流通的空氣不起作用,只有在開棺摸金,和屍體近距離接觸的時候,用來防止屍毒侵體,因為古代不像現代,現代的防毒面具可以連眼睛也一併保護了,但是古代的防護措施比較落後,蒙得再嚴實,兩隻眼睛是必須露出來的,如果棺槨密封得比較好,墓主在棺中屍解,屍氣就留在棺中,這種屍毒走五官通七竅,對人體傷害極大。

  但是僅限於化解屍毒,對屍毒之外的其他有害氣體,還是要另用其他方法解決,比如開喇叭(給墓中通風),探氣(讓活動物先進古墓)等等。

  但是這種藥的原理是以毒化毒,自身也有一定的毒性,如果長期服用,會導致自身骨質密度降低,雖然對人體影響並不十分大,但也是有損無益,不到非用不可,則儘量不用。

  這種紅色的丸藥,名為「赤丹」,又稱為「紅奩妙心丸」,具體是用什麼原料調配的,早已失傳,這主要是和防毒面具的產生有關係,有些摸金老手還是習慣開棺時先在口中含上一粒「紅奩妙心丸」,然後再動手摸金。

  百寶囊中還有幾件我叫不出名字的東西,此外還有一個簡易羅盤,這是定位用的,還有一塊硝石,這種東西在中藥裏又名「地霜」或為「北地玄珠」,其性為「辛、苦、大溫、無毒。」這是為了預防古墓內空氣質量差,導致頭疼昏迷,這種情況下用硝石碎沫,吸入鼻腔一點,即可緩解,與Shirley楊的酒精臭鰭作用相似,

  我看到最後,發現百寶囊中尚裝有一段細長的鋼絲,一柄三寸多長的小刀,一小瓶雲南白藥,一瓶片腦,還有一樣我最熟悉的,是百寶囊中的黑驢蹄子,再就是一捲墨線,墨線和黑驢蹄子都是用來對付屍變的。

  胖子問我道:「怎麼樣老胡,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兒有值錢的嗎?」

  我搖頭道:「沒有值錢的東西,不過有幾樣東西用處不小,從這隻百寶囊中,可以遙想到當年一位摸金校尉的風采,這位肯定是打魚骨廟盜洞的那位前輩,跟咱們行事相同,算得上是同門,可惜慘死在此,算來怕不下三十餘載了,既然被咱們碰上了,就別再讓他暴屍於此,你把他的遺骨抬進火堆焚化了吧,希望他在天有靈,保佑咱們能順利離開此地,他這些東西,也給一起燒了。」

  胖子說道:「也好,我這就給他火化了,不過咱們今天燒死了這幾隻人面巨蛛,算是給他報仇雪恨了,所以這兜子裏的物件,算是給咱們的答謝好了,說不定拿回北京,在古玩市場還能賣個好價錢。」

  我對胖子說:「這麼做也不是行,反正也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尤其是這枚摸金符,水火不侵,燒也燒不化,正好咱也需要這東西,就不客氣了,剩下的確實沒有值錢的東西,有幾粒紅奩妙心丸,大概也都是過期的,咱們根本用不上,還是讓這隻百寶囊跟它的主人一起去吧。」

  胖子一聽沒什麼值錢的東西,便覺得興味索然,那乾屍本就沒剩多少分量,胖子拿過摸金校尉的百寶囊,用另一隻胳膊夾住乾屍便走,到了那座燃燒的神廟附近,遠遠將摸金校尉的乾屍扔進了火場邊緣。

  我轉了轉脖子,感覺身上的擦傷撞傷依舊疼痛,但是手足已經能夠活動自如了,便推了推身旁的大金牙,問他傷勢如何?還能不能走動。

  大金牙身上的傷和我差不多,主要是擦傷,頭上撞的也不輕,半清醒半迷糊地點了點頭,稍微活動活動頜骨,便疼得直吸涼氣。

  我把胖子招呼回來,三人商議如何離開這座洞穴,被那「黑腄蠁」拖出很遠,而且憑感覺不是直線,七扭八拐,完全失去了方向,現在只知道我們是在龍嶺眾多丘陵中某一處的地下,搞不清具體在什麼位置,聽當地人說這龍嶺之下,全是溶洞,然而我觀察四周,發現我們所在的地方,並非那種咯斯特地貌,而是黃土積岩結構的山體空洞,比較乾燥,如此看來,這裏屬於多種地質結構混雜的複合型地貌。

  民間傳說多半是捕風捉影,這裏附近經常有人畜失蹤,有可能和有個「黑腄蠁」的老巢有關,失蹤的人和羊都被拖進這裏吃了,而不是什麼陷在迷宮般的洞窟中活活困死。

  我們現在一無糧草,二無衣服,更沒有任何器械,多耽擱一分鐘,就會增加一分出去的難度,這地下神廟中供著一尊巨大的人面青銅鼎,鼎是西周時期用來祭祀祖先,或者記錄重大事件昭示後人的,看來這座地下神祇和西周古墓有著某種聯繫,有可能西周古墓的墓主人,生前崇拜「黑腄蠁」,故此在自己的陵墓附近,設置一座神廟,貢養著一窩人面巨蛛,後來他的墳墓被毀,就沒有人用奴隸來餵這窩「黑腄蠁」了,牠們自行捕食,繁衍至今,不知道除了神廟中的這幾隻,還有沒有其餘的,倘若再出來一兩隻,就足以要了我們三個的小命。

  這時火勢已弱,藉著火光,可以隱約見到四周上下有十幾個山洞,肯定是要選一條路走,但是究竟從哪個山洞出去,我們沒商量出什麼結果,但是我想既然「黑腄蠁」要外出覓食,那麼附近一定有條出口。

  我讓胖子點了一支蠟燭,三人走到距離最近的一個山洞,把蠟燭放在洞口,我看了看蠟燭的火苗,筆直上升,我對胖子和大金牙說道:「這個洞是死路,沒有氣流在流動,咱們再看看下一個洞口。」

  說完我和大金牙轉身離開,胖子卻在原地不肯動,我回頭問胖子:「你走不走?」

  胖子指著洞穴的入口對我們說:「老胡,你拿鼻子聞聞,這裏是什麼味道?很奇怪。」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