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八十四章 神父



  「鷓鴣哨」所指是船上的幾個洋人。他偷眼看了多時,覺得這幾個洋人行跡可疑,而且身上都藏著槍,行李中有幾把洋鏟和鐵釬繩索,聚在一起嘀嘀咕咕。

  最奇怪的是這些外國人不像「鷓鴣哨」平時接觸過的那些。他認識一些外國人,也懂得他們的部分語言,但是船上的這幾個洋人既不像古板拘謹的英國人,不像嚴肅的德國人,也不像散漫的美國人。這些大鼻子亞麻色頭髮的洋人全身透著一股流氓氣,很奇怪,究竟是哪國人?「鷓鴣哨」又看了兩眼,終於想明白了,原來是大鼻子老俄。

  「鷓鴣哨」覺得這些俄國人有可能是去黑水城挖古董的。俄國國內發生革命之後,很多人從國內流亡出來,其後代就一直混跡於中國,不承認自己是蘇聯人,而以俄流索人自居,淨是做些不法的買賣。

  了塵長老也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之人,自然是懂得「鷓鴣哨」言下之意,示意「鷓鴣哨」不可輕舉妄動:「咱們做的都是機密之事,須避人耳目,儘量不要多生事端。」

  「鷓鴣哨」對了塵長老說道:「待弟子過去打探明白,這些洋鬼子倘若也是去黑水城盜寶,那離咱們的目標很近,未免礙手礙腳,找個沒人地方順手把他們做掉,省得留下後患。」

  不等了塵長老勸阻,「鷓鴣哨」就擠進人群到那些俄國人附近偷聽他們的談話。原來這批人一共有六個,五個俄國人,一個美國人。

  五個俄國人都是流亡在中國的沙俄後裔,做倒賣軍火的生意,聽說黑水城曾經出土過大批文物,覺得有利可圖,準備去碰碰運氣,偷偷挖幾箱回來。

  美國人是個三四十歲的神父,前幾年曾經到寧青等地傳教,旅途中到過黑水城的遺址。神父在中國轉了一圈,準備再次去銀川等地宣傳信上帝得永生,這件事無意中對路上遇到的這五個俄國人提起,那些俄國人就趁機說想去那裏做生意,讓神父順便帶他們也去黑水城看看。

  很少有人會騙神職人員,所以神父也不知是計。他們六人之間語言不通,俄國人不會說英語,美國人不會講俄語,好在雙方在中國待的時間長了都能講中文,互相之間就用中文溝通。

  「鷓鴣哨」聽了幾句,只聽那些人十句話有三句是在說黑水城。那美國神父不知道這些人是想去挖文物,把自己在黑水城所見所聞事無大小都說了出來,說那裏的佛塔半截埋在地下,裏面有大批的佛像,個個鑲金嵌銀,造型精美;還有些佛像是用象牙和古玉雕刻的,美侖美奐,那種神奇的工藝簡直只有上帝的雙手才可以製作出來。

  五個俄國人聽得直流口水,掏出伏特加灌了幾口,恨不得插上翅膀立刻飛到黑水城,把那些珍貴的文物都挖到手,換成大批煙土、女人、槍支彈藥,還有伏特加。

  「鷓鴣哨」聽了之後心中冷笑,他也曾去過黑水城找過通天大佛寺,所以對那裏的遺址十分熟悉。其實這些大鼻子們不知道,早在十九世紀初歐洲就興起了一次中國探險熱潮,黑水城的文物大多在那時候被盜掘光了。現在城池的遺址中只剩下一些泥塑的造像和瓦當,而且多半殘破不堪,那美國神父又不懂文物鑒賞,看到一些彩色的泥像便信口開河地說是象牙古玉製成的,這幫俄國人還就信以為真了。

  但是轉念一想,不對,把泥石的造像看做是鑲金嵌玉的珍寶那得是什麼眼神?那美國神父再沒眼光也不可能看出這麼大的誤差來,難道他誤打誤撞找到了通天大佛寺不成?聽美國神父言語中的描述,還真有幾分像是處埋在地下的寺院。

  「鷓鴣哨」想到此處頓覺事情不對,想要再繼續偷聽他們談話,忽然之間船身一晃,整艘巨大的渡船在河中打了個橫,船上的百餘名乘客都是站立不穩,隨著船身東倒西歪,一時間哭爹叫娘的呼痛之聲亂成一片。

  「鷓鴣哨」擔心了塵長老,顧不得那些洋人,在混亂的人群中快步搶到了塵長老身邊。了塵長老對他說道:「不好,怕是遇上水裏的東西了。」

  這時候只見原本平靜的河水像突然間開了鍋一樣翻滾起來,船身在河中心打起了轉,船上的船夫乘客都亂做一團,船老大跟變戲法似的取出一顆豬頭扔進河中,又擺出一盤燒雞,點上幾炷香,跪在甲板上對著河中連連磕頭。

  但是船老大的舉動沒有起任何作用,這船就橫在河裏打轉,說什麼也開不動了。船老大忽然靈機一動,給船上的乘客跪下,一邊磕頭一邊說:「老少爺們兒們,太太夫人,大娘大姐們,是不是哪位說了舟子上犯忌諱的話了,龍王爺這回可當了真了,要不應了龍王爺,咱們誰也別想活啊──到底是哪位說了什麼話了?別拉上大夥一塊死行不行?我這給您磕頭了。」說完在甲板上把頭磕得咚咚山響。

  眾人見船四周的河水都立起了巨大的水牆,人人驚得臉上變色,即便是有人在船上說了什麼說不得的話,這當口也沒處找去啊。

  正在不知所措之時,有個商人指著一個懷抱小孩的女人喊道:「是她──是她──就是她說的,我聽見了。」

  「鷓鴣哨」與了塵長老也隨著眾人一同看去,只見那商人一把扯住一個抱著個三四歲孩子的婦女說:「她這娃一個勁兒的哭,這女子被娃哭得煩了,說娃要再哭就把娃扔進河裏去。」

  商人這麼一說,周圍的幾個人也紛紛表示確有此事,果然是這個女人,她的孩子自上船之後就哇哇大哭,女人哄了半天,越哄哭得越響,周圍的人都覺得煩躁,女人一生氣就嚇唬小孩:再哭就給你扔河裏餵魚。嚇唬完了也不管用,那孩子還是大哭大鬧。也就在這時候,船開始在河中打轉,開不動了,那女子沒見過什麼世面,哪裏知道這些厲害。此時見船上眾人都盯著她懷中的孩子,也嚇得坐在甲板上大哭起來。

  船老大給那女人跪下:「大妹子啊,你怎麼敢在船上說這種沒有高低的言語!現在再說什麼也晚了,你這話讓龍王爺聽見了,龍王爺等著你把娃扔下河裏呢,你要不扔,咱們這船人可就全完了,你就行行好吧。」說完就動手去搶那女人抱在懷裏的孩子。

  那孩子是那女人的親生骨肉,她如何捨得,一邊哭著一邊拼命護住小孩,抵死不肯撒手。但是船老大是常年跑船的粗壯漢子,一個女人哪裏搶得過他,只好求助周圍的乘客。

  船上的乘客人人面如死灰,都對此無動於衷,大夥心裏都明鏡似的,這孩子要不扔到河裏,誰也甭想活,還是自己的性命要緊。這孩子雖然可憐,但是要怪也只能怪他娘,誰讓她在船上胡言亂語,當真是咎由自取。一時間,眾人紛紛迴避,沒人過去阻攔。

  了塵長老見那船老大要把三四歲的孩子扔進河中,心中不忍,就想同「鷓鴣哨」出面阻止,這時從人群中搶出一人攔住船老大,「鷓鴣哨」仔細一看原來是那個美國神父。

  美國神父舉著聖經說:「船長,以上帝的名義,我必須阻止你。」

  若是旁人伸手阻攔,早被船老大一拳打倒,船老大見是個洋人,也不敢輕易得罪,但是船身在河中打轉,隨時可能會翻,便瞪著眼對美國神父說:「你別管,這娃不扔進河裏,龍王爺就得把咱們連人帶船都收了,到時候你那個黑本本也救不了你的命。」

  美國神父卻待分說,被一個紅鼻子矮胖的俄國人把他拉開:「托馬斯神父你別多閒事,這些古老東方的神秘規矩很古怪,他們要做什麼就讓他們做好了,反正只是個中國小孩,否則這條船真有可能翻掉。」

  美國神父怒道:「安德列先生,我真不敢相信你竟然會說出這種話,在上帝眼中人人平等,只有魔鬼才會認為把兒童扔進河裏餵魚是正確的。」

  船老大趁著美國神父和那個叫做安德列的俄國人互相爭執不下的機會,抬腳踹倒女人,把那個小孩拋到船下,女人慘叫一聲暈了過去。

  了塵長老大驚,想出言讓「鷓鴣哨」救人卻已經晚了,「鷓鴣哨」雖然不想多管閒事,但是事到臨頭終究是不能見死不救,還沒等別人看清是怎麼回事,「鷓鴣哨」已經取出飛虎爪擲了出去。

  飛虎爪是精鋼打造,前邊如同虎爪,關節可鬆可緊,後邊墜著長索,可以遠距離抓取東西。「鷓鴣哨」用飛虎爪抓住掉落到半截的小孩,一抖手又把他提了上來。

  船上的人們看得目瞪口呆,「鷓鴣哨」剛把小孩抱起來,那些俄國人用五把黑洞洞的左輪手槍一齊對準了「鷓鴣哨」的頭。

  河裏的波濤更急,船上的人都被轉得頭暈眼花,看來這船隨時會翻。一眾俄國人長期生活在中國,都知道船老大所言不虛,要不把孩子扔進河裏餵王八,這船就別想動地方,這時見「鷓鴣哨」把已經扔下去的小孩又拉了回來,都忍不住掏出槍想解決掉這個橫生枝節的傢伙。

  五個俄國人剛要開槍,忽聽一陣機槍聲傳來,眾人嚇得一縮脖子,四處張望,心想是誰開槍?

  「鷓鴣哨」用口技引開他們的注意力,把小孩拋向了身後的了塵長老,同時從衣服裏抽出兩把德國鏡面匣子,在大腿上蹭開機頭,「啪啪啪啪啪」,子彈旋風般地橫掃過去,五個俄國人紛紛中彈,倒在血泊之中。

  船上的人們都看得呆了,一個個面如土色,一瞬間殺了五個人,速度快槍法準也還罷了,那一身的殺氣,殺這麼多人連眼都不眨,真跟羅剎惡鬼一樣。「鷓鴣哨」也不管別人怎麼看,自己動手把那五個俄國人的屍體都扔進了河裏。

  不是有這麼句話嗎,神鬼怕惡人,五個俄國人的屍體一落入河中,那船竟然不再打轉,又可以動了,原本開了鍋似的河水也慢慢平息下來。「鷓鴣哨」讓船老大立刻靠北岸停船。

  船老大驚魂未定,哪裏敢不依從,帶著眾船夫在河流平緩處停泊,放下跳板。

  了塵長老已經把小孩還給了那女子,叮囑她再不可胡言亂語,否則下次就沒那麼好運氣了。「鷓鴣哨」知道在眾目睽睽之下殺了五個人這事大發了,非同小可,必須離開大道趕快往人煙稀少處走。臨下船的時候把那美國神父也帶了下去,萬一碰上軍警,這個美國人可以當做人質;而且美國神父和那五個俄國人是同夥,五個俄國人被扔進黃河裏毀屍滅跡了,官面上的人找不到他們的同夥,也不好著手追查。

  「鷓鴣哨」同了塵長老脅持著美國神父落荒而走,好在這裏已經離賀蘭山不遠,陸路走三四天便到,而且地廣人稀,不容易撞到什麼人。

  美國神父托馬斯開始以為自己被兩個殺人犯綁架了,不住口的對他們宣揚上帝的仁慈,勸他們改邪歸正,尤其是那老和尚,長得慈眉善目,想不到這麼大歲數了還做綁票的勾當,不如改信上帝,信上帝得永生。

  走了整整三天,托馬斯發現這倆傢伙不像是綁架自己,他們不停的往北走好像要趕去什麼地方,動機不明,便出口詢問,要把自己帶到哪去?

  「鷓鴣哨」告訴美國神父托馬斯:「你被那些俄國人騙了,看他們攜帶的大批工具就知道是想去黑水城盜掘文物,他們聽你曾去過黑水城,而且見過那裏的財寶,就想讓你引路,到了目的地之後肯定會殺你滅口,我這是救了你,你盡可寬心,我並非濫殺無辜之人,等我們到黑水城辦一件事,然後就放你走路,現在不能放你是為了防止走漏風聲。」

  美國神父對「鷓鴣哨」說道:「快槍手先生,你拔槍的速度快得像閃電,真是超級瀟灑,我也發現那些俄國人有些不對勁,他們說是去開礦做生意,原來是想去挖中國的文物,不過現在上帝已經懲罰他們了。」

  「鷓鴣哨」問那美國神父,讓他把在黑水城遺蹟見到佛寺的情形說一遍。

  美國神父托馬斯反問道:「怎麼?你們也想挖文物?」

  「鷓鴣哨」對這位神父並不太反感,於是對他說:「我需要找一件重要的東西,他關係到我族中很多人的生死,這些事十分機密,我就不能再多對你講了。」

  美國神父說道:「OK,我相信你的話。前幾年我到黑水城遺址,走在附近的時候踩到了流沙,當時我以為受到主的召喚要去見上帝了,沒想到掉進了一間佛堂裏,那裏有好多珍貴鮮豔的佛像,因為要趕著去傳教,沒有多看就爬出來走了;現在再去也找不到了,不過那個地方離黑水城的遺址很近,大約有六七公里左右。」

  美國神父的話印證了「鷓鴣哨」的情報準確,而且看來黑水城通天大佛寺被埋藏得並不太深,只要找準位置,很容易就可以挖條盜洞進去。

  傳說黑水城通天大佛寺供著一尊巨大的臥佛,佛下的墓穴修了一座玄殿,準備用來葬人,後來被用做秘藏西夏宮廷的奇珍異寶,「鷓鴣哨」這次的目標就在那裏。

  黑水城的遺址並不難找,地面上有明顯的殘破建築,一座座佛塔都在默默無聞地記錄著這裏當年的輝煌壯觀。「鷓鴣哨」與了塵長老再加上美國神父托馬斯三個人抵達黑水城的時候已將近黃昏,遠處賀蘭山灰色的輪廓依稀可辨。

  矗立在暮色蒼茫中的黑水城遺址顯得死一般寂靜,似乎死神扼殺了這裏所有生物的呼吸,荒涼寂靜的氣氛讓人無法想像這裏曾經是西夏一代重鎮。

  了塵長老是個和尚,「鷓鴣哨」曾經一直扮做在道門的道人,美國人托馬斯是個神父,這一僧一道加一個神父要去黑水城附近尋找西夏人的藏寶洞,連他們自己都覺得這實在是一隊奇怪的組合。

  在黑水城附近,三個人靜靜等候著清冷的月光撒向大地,這裏是西北高原,空氣稀薄,天上繁星閃爍,數量和亮度都比平原高出許多倍。

  了塵長老抬頭觀看天星,取出羅盤,分金定穴。天空中巨門、貪狼、祿鐮三星劫穴,均以端正無破,輔星正穴如真,吉中帶貴,惟獨缺少纏護,地上的穴像為蜻蜓點水穴,片刻之間便已找準方位。

  了塵長老測罷方位,帶同「鷓鴣哨」與美國神父藉著如水的月光前往該處,指著地上一處說道:「通天大睡佛寺中的大堆寶殿就在此處,不過──這裏好像埋了隻獨眼龍。」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