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八十七章 黑佛



  「鷓鴣哨」見到那具死人白骨,便有種不祥的預感,聽了了塵長老語氣沉重,知道非同小可,便問了塵長老什麼是菩薩閉眼?

  了塵長老說道:「月有七十二破,今夜適值大破,出凶償邪,傳說這種天時,地面上陽氣微弱,太陰星當頭,最是容易有怪事發生,倒斗的哪有人敢在這種時候入墓摸金,老衲初時以為這是座無主的空墓,想不到裏面竟然有具屍骨,更邪的是白骨後面的千眼黑佛,這尊黑佛不是尋常之物,墓中若有陰藏的邪靈,咱們的黑驢蹄子和糯米等物,在今晚都派不上用場,咱們快退。」

  「鷓鴣哨」雖然不捨,但是也知其中厲害,當下便不多言,同了塵長老與美國神父一起,轉身要從玉門下的地道回去。

  三人轉身向後撤退,後隊變做了前隊,美國神父托馬斯就走在了最前邊,托馬斯神父見那二人要出去,實在是求之不得,立馬找到地道口,點亮了「鷓鴣哨」先前給他的一支蠟燭照明,要跑進去跑路。

  走在第二位的了塵長老大叫一聲:「不好。」伸手拉住托馬斯神父的衣領,把他扯了回來,只見地道中忽然噴出一團濃黑的黑霧,要是了塵長老動作稍微慢上半拍,托馬斯神父必然被那黑霧碰到,只要晚一步,大概現在虔誠的神父,已經去見他的上帝了。

  「鷓鴣哨」與了塵長老都知道這是古墓中的毒煙。唯一的通道都設置有如此歹毒的機關,可見西夏人之陰狠狡詐,不知道三人中是誰碰到了機括,這才啟動了毒煙機關,多虧得了塵長老雖然老邁,但經驗極其豐富,這才救了托馬斯神父的命。

  這種黑色毒煙可能是用千足蟲的毒汁熬製,濃而不散,就像凝固的黑色液體。黑霧從地道中越噴越多。「鷓鴣哨」等三人都服了剋毒的秘藥,「摸金校尉」的秘藥多半是用來對付屍毒所製,對付這麼濃的毒煙,能不能有什麼效用,殊不可知。

  眼見濃烈的黑色毒煙來得迅猛,三人不敢大意,只好退向墓室中有人骨的角落,但是這裏無遮無攔,退了幾步就到了盡頭,如何才能想辦法擋住毒煙,不讓其進入古墓後室。

  「鷓鴣哨」與了塵長老對於沒有退路並不擔心,身上帶著旋風鏟,大不了可以反打盜洞出去,但是擋不住毒煙。一時片刻便會橫屍就地。

  縱然是以「鷓鴣哨」的機智與了塵長老的經驗,也束手無策,若是普通的毒煙只需要閉住呼吸,藉著「紅奩妙心丸」的藥力,硬衝出去即可,然而這黑色毒煙之濃前所未見。三人自從進了墓道便小心謹慎,不可能觸發什麼機關,誰也想不通這些黑煙究竟是怎麼冒出來的。

  身後就是墓室的石壁,「鷓鴣哨」等三人後背貼住牆壁,任你有多大的本領,在這裏也無路可退,只好眼睜睜地看著黑色濃煙慢慢迫了過來。

  托馬斯神父見了這等駭人的毒霧,驚得臉如死灰,一時間也忘了祈求上帝保佑,「鷓鴣哨」在旁邊推了推托馬斯神父的肩膀問道:「喂,拜上帝教的洋和尚,現在火燒眉毛,你主子怎麼不來救你?」

  托馬斯神父這時候才想起來自己是個神職人員,強做鎮定的說道:「全能的天父大概正在忙其他的事情,顧不上來救我,不過我相信我死後必定會上天堂,活著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死後能上天堂,信上帝得永生。」

  「鷓鴣哨」冷笑道:「哼哼,原來你家主子這麼忙,我看既然他忙不過來,說明他不太稱職,那還不如讓一隻猴子來做上帝,猴子的精力是很充沛的。」

  托馬斯神父聽「鷓鴣哨」說上帝還不如猴子,立即勃然大怒,剛要出言相向,卻聽「鷓鴣哨」接著說道:「洋和尚,你要是現在肯皈依我佛,不再去信那狗屁上帝,我就有辦法讓你不死,如果你不答應,最多一分鐘,毒霧就會蔓延到這裏,除非你不是血肉之軀,否則最多一分鐘左右,你就會被毒煙熏得七竅流血而死。」

  托馬斯神父說道:「現在死到臨頭,你還能如此鎮定,我對你表示敬佩,不過也請你尊重我的信仰──不過不過,信菩薩真的可以活下去嗎?你該不是在騙我?」

  了塵長老也已經發現了毒煙的關鍵所在,聽「鷓鴣哨」言下之意,他應該也想出脫身之策了,了塵長老見在這種千鈞一髮的緊要關頭,「鷓鴣哨」還有心思和那美國神父開玩笑,也不由得佩服他的膽色。

  原來「鷓鴣哨」眼見前邊已經完全被黑霧覆蓋,下意識地貼住牆壁,感覺身邊一涼,碰到一物,側頭一看,卻是墓室壁上的一個燈盞,這位置應該是在棺槨頂上,懸著的長明燈。

  如今墓裏沒有棺槨,只是在壁上嵌著一盞空燈,「鷓鴣哨」和了塵長老的眼是幹什麼使的,一眼就看出來這燈的位置有問題,依照常規,長明燈都是在三尺三寸三的位置,而這盞燈的高度顯然低了一塊,也就是低了那麼半寸,燈台的角度稍稍向下傾斜,這肯定是個暗牆的機關,只要把燈台向上推動,整座墓牆就會翻轉,打開藏在後室中的密室,密室修的極為隱蔽,這地方又名「插閣」,那裏是用來放墓主最重要的陪葬品,即使古墓遭到盜墓賊盜竊,這密室中的明器也不容易被盜墓賊發現。

  「鷓鴣哨」膽大包天,間不容髮之時,仍然出言嚇了嚇那洋神父,見他寧死不屈,不肯捨棄上帝改信佛祖,倒也佩服他的虔誠,心中頗有些過意不去,前邊墓室中的黑霧越來越濃,「鷓鴣哨」也不敢過於托大,抬手抓住長明燈,向上一推,那盞嵌在牆壁上的長明燈果然應手而動,耳中只聽咯登一串悶響,三人背後貼住的牆壁向後轉了過去。石壁上的塵土飛揚,落得眾人頭上全是灰土。

  牆後是一間僅有兩丈寬高的古墓「插閣子」,帶有機關的活動牆一轉,把那千手黑佛,與倒在牆邊的白骨都一併帶了進來,這間「插閣子」不像外邊墓室中有那麼多珍奇珠寶,只有一個上了鎖的箱子。

  「鷓鴣哨」顧不上細看,便把墓室地磚起掉兩塊,把下面的泥土抹到機關牆的縫隙上,以防外邊的黑色毒煙從牆縫進來,而且發現這道「插閣子」地下的土質相對來講比較鬆軟,有把握一個時辰之內反打盜洞出去,這裏的空氣維持這麼短的時間應該不成問題。

  了塵長老倒了一輩子斗,對於這種狹窄的墓室一點都不陌生,見「鷓鴣哨」一刻不停,馬上用旋風鏟開始反打盜洞,於是手撚佛珠,便盤膝坐下靜思。

  托馬斯神父見「鷓鴣哨」與了塵長老一靜一動正各行其事,誰也不說話,便忍不住問了塵長老:「你有沒有發現,外邊的黑色霧氣裏有東西。我看好像不太像毒氣。」

  了塵長老閉目不語,過了片刻才緩緩睜開眼睛,對托馬斯神父說道:「怎麼,你也看見了?」

  托馬斯神父點頭道:「我最後被翻板門轉進來的那一刻,離黑煙很近了,看那黑煙裏面好像是有一個人形,特別像是尊佛像,那究竟是──」

  「鷓鴣哨」正在埋頭反打盜洞,聽了托馬斯神父和了塵長老的話,也忍不住抬起頭來,在牆壁轉進插閣子的一瞬間,他也看到了黑霧中的那種異象。

  了塵長老想了想,指著靠牆的那尊多手黑佛造像,說道:「那黑佛傳說是古㛅伖供奉的邪神,專司操控支配黑暗,信奉暗黑佛的邪教早在唐末,就已經被官府剿滅,想不到西夏宮廷中還藏了一尊暗黑佛造像,這尊黑佛的原料有可能是古波斯的腐玉,傳說這種腐玉是很罕見的一種怪石,有個玉名,卻不是玉,任何人畜一旦觸碰到腐玉,頃刻間就會全身皮肉內臟都化為膿水,只剩下一幅骨架,死者的亡靈就會附到暗黑佛上,從而陰魂不散。

  「鷓鴣哨」看了看那幅白森森的人骨,對了塵長老說道:「看來這具白骨,生前可能是個忠心的侍衛,自己選擇留在藏寶洞中,觸摸腐玉而死,守護著洞中的寶物,咱們三人遇到突如其來的黑色濃煙,也許根本不是毒煙,而是──」不說下去,大夥也都明白什麼意思。

  了塵長老讓「鷓鴣哨」與托馬斯神父前往不可讓自己的皮膚接觸到黑佛造像,趕緊打穿盜洞離開,若真有黑佛邪靈作祟,這區區一間插閣須擋它不住。了塵長老想起來那具人骨手中抓著一串鑰匙,便順手取下,插閣子裏有個箱子,說不定裏面就是「毣塵珠」,這串鑰匙是不是有一把是開這口箱子的?不妨開個試試。

  了塵長老點亮了蠟燭,在這「插閣子」裏也用不著尋什麼東南角落了,只要能有些許光亮便好,拿起鑰匙一試之下果不其然,其中一把鑰匙剛好可以打開箱子上的鎖頭,「鷓鴣哨」的盜洞已經反打出去一丈有餘,上來散土的時候見了塵長老把箱子打開了,也忍不住要看看裏面是否有「毣塵珠」,便停下手中的旋風鏟,與了塵長老一起揭開箱子,然而箱中只有一塊刻滿異文的龜甲。

  「鷓鴣哨」滿心熱望,雖然心理上有所準備,仍然禁不住失落已極,似乎是被三九天當頭淋了一盆冰水,從頭到腳都寒透了,楞在當場,覺得嗓子眼一甜,哇地吐出一口鮮血,全噴在龜甲之上。

  了塵長老大驚!知道:「鷓鴣哨」這個人心太熱,事太繁,越是這樣的人越是對事物格外執著,心情大起大落就容易嘔血,擔心「鷓鴣哨」會暈倒在地,連忙與托馬斯神父一同伸手把他扶住。

  卻在此時,了塵長老發現,牆邊上那尊黑佛,全身的眼睛不知什麼時候,竟然全都張了開來,黑佛身上的數百隻眼睛,在黑暗中注視著三個闖入藏寶洞的盜墓者,散發出邪惡怨毒的氣息。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