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線上小說閱讀

第九十七章 細孔



  眾人一起抬頭望向吊在半空中的怪缸,心裏都有一個念頭:「活見鬼了。」

  我對Shirley楊說道:「別擔心,我再上去一趟瞧瞧,倘若我再掉進水裏,你記得趕緊給我做人工呼吸,晚了可就來不及了。」

  她白了我一眼,指著民兵排長對我說:「想什麼呢,要做人工呼吸,我也會請那些民兵給你做。」

  我對她說:「你怎麼這麼見外呢?換做是你掉到水裏閉住了氣,需要給你做人工呼吸,那我絕對義不容辭啊我──」

  Shirley楊打斷我的話,對我說道:「我發現一個是你,還有一個是那個死胖子,從來不拿死活當回事,什麼場合了還有心情開玩笑。對了,我問你,你在上邊看到什麼東西了,能把你嚇得掉進水裏?孫教授在裏面嗎?」

  我一向以胡大膽自居,這一問可揭到我的短處,怎麼說才能不丟面子呢?我看著懸在半空的怪缸告訴Shirley楊等人:「這個──我剛一揭開缸蓋,裏面就嗖嗖嗖射出一串無形的連環奪命金針,真是好厲害的暗器。這也就是我的身手,一不慌二不忙,氣定神閒,一個鷂子翻身就避了過去,換做旁人,此刻哪裏還有命在。」

  Shirley楊無奈地說:「算了,我不聽你說了,你就吹吧你,我還是自己上去看好了。」說罷將自己濕漉漉的長髮擰了幾擰,隨手盤住;也同樣讓兩個民兵搭了手梯,把她托上缸頂。

  怪缸中還在發出聲響,民兵們又開始變得緊張起來,懼怕缸中突然鑽出什麼怪物。我告誡他們千萬別隨便開槍,接著在下面將手電筒給Shirley楊扔了上去,告訴她那口怪缸裏有個死人的骨頭架子,讓她也好有個心理準備,別跟我似的從上邊掉下來。

  Shirley楊在上面看了半天,伸手拿了樣東西,便從怪缸上跳了下來,舉起一個手鐲讓我們看。我和民兵排長接過玉鐲看了看,更是迷惑不解。

  我在潘家園做了一段時間生意,眼力長了不少。我一眼就能看出這隻玉鐲是假的,兩塊錢一個的地攤貨,根本不值錢,而且是近代的東西。難道那口怪缸中的白骨是個女子?而且還是沒死多久,那她究竟是怎麼給裝進這口怪缸的?是死後被裝進去的,還是活著裝進去淹死的?以缸棺安葬這一點可以排除。中國人講究入土為安,絕不會把死者泡在水裏,眼前這一團亂麻般複雜的情況果然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Shirley楊對我說:「老胡,你猜猜那口缸裏是什麼東西發出的響聲?」

  我說:「遮莫是骨頭架子成精?中國古代倒是有白骨精這麼一說。不過那白骨精在很多年前已被孫悟空消滅了呀,難道這裏又有個新出道的?想讓咱老百姓重吃二遍苦,再受二茬兒罪?」

  她笑道:「你真會聯想,不是什麼白骨精。剛才我看得清楚,缸中共有三具人骨,都是成年人;底下還有二十多條圓形怪魚,雖只有兩三尺長,但是這種魚力氣大得超乎尋常,缸中的潭水被放光了,那些怪魚就在裏面撲騰個不停,所以才有響聲傳來。沒把這口怪缸吊起來之前,咱們看見鐵鏈在水潭中抖動,可能也是這些魚在缸中打架游動造成的。」

  我對她說:「這就怪了,那些魚是什麼魚?牠們是怎麼跑進封閉的缸裏的?牠們吃死人嗎?」

  Shirley楊搖頭道:「這我就不知道了,我從來都沒有見過這樣的怪魚。我想這種魚不是事先裝進去的,有可能──有可能這些魚本身就生長在這地下洞穴的水潭裏,有人故意把死屍裝進全是細孔的缸中沉入水潭,沒長成的小魚可以從缸身的細孔游進去──」

  我聽了她的話,吃驚不小:「你的意思我懂了。你是說這是用死人肉養魚?等人肉被啃光了,魚也養肥了,大魚不可能再從缸壁的孔洞中游出去。不過這樣養魚有什麼用呢?這也太──太他媽噁心了。」

  民兵排長突然插口道:「一號二號兩位首長,我看了半天,這隻鐲鐲我好像在哪裏見過,頗像是村裏的一個女子戴的。她嫁出去好多年了,也從不同家裏來往,前幾個月才第一次回娘家。當時她戴著這隻鐲讓我們看,還跟我們說這是她在廣東買的,值個上千塊,村裏的婆姨們個個看著眼紅,回去都抱怨自家的漢子沒本事,買不起上千塊的首飾。」

  我一聽這裏可就蹊蹺了,忙問民兵排長後來怎麼樣。

  他說:「後來就沒後來了,那女子就不聲不響地走了,村裏人還以為她又和家裏鬧了彆扭跑回外地去了。現在看這隻鐲鐲,莫不是那女子被歹人給弄死了。」

  我們商議著,忽聽地穴的坡道上腳步聲響起。我以為是外邊守候的兩個民兵見我們半天也沒回去,不太放心,就下來找我們,誰想到回頭一看,下來的幾個人中,為首的正是孫教授。

  我又驚又喜,忙走過去對孫教授說:「教授,您可把我嚇壞了,我為了一件大事千里迢迢來找您,還以為您讓食人魚給啃了,您去哪玩了?怎麼突然從後邊冒出來?」

  孫教授看見我也是一楞,沒想到我又來找他,而且會在此相見。聽我把前因後果簡略地說了一遍,才明白是怎麼回事。

  孫教授仔細看了看這洞穴中的情景,對我們說道:「這缸是害人的邪術啊,我以前在雲南見到過。看來這件事已經不屬於考古工作的範疇了,得找公安局了。此地非是講話之所,大夥不要破壞現場了,咱們有什麼話都上去再詳細的說。」

  於是一眾人等都按原路返回,村長等人看所有的人都安然無恙自是十分歡喜。我把事先許給民兵們的勞務費付了,民兵們雖然沒吃到仙丹,但是得了酬勞,也是個個高興。

  孫教授請村委會的人通知員警,然後帶著我與Shirley楊到村長家吃晚飯。我心中很多疑問,便問孫教授這地穴究竟是怎麼回事。

  孫教授對我與Shirley楊講了事情的經過。原來他先前帶著助手下到地穴裏,也看到了沉入潭中的鐵鏈,當時他們沒有動絞盤,上來的時候,在第一層地道的盡頭,又發現了一條暗道,裏面有不少石碑。

  地道的構造是「H(左邊一豎為雙線,一橫為雙線,右邊一豎為單線)」這種地形,一共有兩條道。一條明道配一條暗道,高低落差為兩米,雙線是明道,單線是暗道,中間有一條橫向的明道相連。石碑都在暗道中。所謂的暗道就是比明道低一截,有個落差,不走到跟前看不太容易發現。明道與暗道的盡頭各有一間石屋。

  孫教授帶著助手進了單線標注的下面一層暗道,查看裏面的古代石碑保存程度。沒想到由於這裏地勢更低,滲水比上面還要嚴重許多,連接兩條地道中間的部分突然出現了坍方,他們二人被困在了裏面。

  下去救援的人們沒發現這兩條平行的地道,好在塌方的面積不大,孫教授二人費了不少力氣才搬開塌落封住通道的石頭出來。一出來便剛好遇到留守的民兵,知道有人下到石屋地穴裏去救他們,半天沒回來,便跟著兩個留守的民兵一起下去查看。

  經過勘察,石碑店地下的地道屬於秦代的遺址,這種地方在附近還有幾處,都是秦始皇當年派方士煉藥引的地方,後來大概廢棄了,除了裏面還殘存著一些石碑外,再沒有其餘的收獲了。不過這些石碑還是有很重大的研究價值的。

  我問孫教授:「那個石匣中的六尊玉獸,以及地穴水潭中懸吊的怪缸,又是用來做什麼的?難道也是秦代的遺物?」

  孫教授搖頭道:「不是,石匣玉獸,還有石屋下的地洞,包括鐵鏈吊缸,與先秦的地道遺址是兩回事,都是後來的人放進去的。我在古田縣就聽說這些年隔三差五的就有人口失蹤,很可能與這件事就有關係。我不是做刑偵的,但是我可以根據我看到現場這些東西作出的推斷給你們講講;當然這也不是什麼國家機密了,所以對你們說說也沒關係。」

  孫教授是這麼分析的:這套石匣玉獸價值連城,極有可能是出自雲南古滇國。古滇國是一個神秘的王國,史學家稱之為失落的國度。史書上的記載不多,據傳國中人多會邪術,《橐歑飲異考》有過對獻王六妖玉獸的記載,這是一種古代祭祀儀式用的器物。石碑店村棺材鋪的老掌櫃是村中少數的外來戶之一,是從哪一代搬來的已經查不出來了,他現在已經去世了,所以這套寶貝他是如何得到的,我們也無法得知了。

鬼吹燈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