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皮子墳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章 來自草原的一封信



  我從沒聽過「泥兒會」這種盜墓賊的傳說,長這麼大還是頭一次聽說,但是她提及的「衣冠道」我和胖子倒略有耳聞。這道門裡的人為了煉丹,專割男童生殖器做藥引子,解放後就被鎮壓不復存在了,我聽四嬸子說得有板有眼,就知道她不是講來作耍的。

  這深山老林中放眼所見儘是寂寞的群山,有機會聽老人們前三皇、後五帝地講古,對我們來說絕對是一項重大娛樂活動,何況我和胖子等人在黃大仙廟中的地窨子裡,還親眼見過類似於「泥兒會」這一鬍匪綹子裝束打扮的屍首,更增添了幾分好奇心,當下就央求四嬸子詳細講講「泥兒會」的事。

  可四嬸子對「泥兒會」的瞭解也並不多,她只揀她知道的給我們講了一些,那都是解放前的舊事了。當時東北很亂,山裡的鬍匪多如牛毛,像「遮了天」之類的大綹子就不說了,還有許多鬍匪都是散匪,仨一群倆一夥的打家劫舍,還有綁快票的,就是專綁那些快過門,出嫁在即的大姑娘,因為綁了後不能過夜,一過夜婆家肯定就不應這門親事了,所以肉票家屬必須盡快湊錢當天贖人,故稱「綁快票」。「泥兒會」當家的大櫃以前就是這麼個綁快票的散匪,不單如此,他還在道門裡學過妖術,傳說有遁地的本事,即使犯了案子,官面上也根本拿不住他,可能實際上只是做過「掘子軍」一類的工兵,擅長挖掘地道,不過具體是怎麼一回事,外人根本不知道,都是亂猜的,後來他發現發掘古塚能發橫財,於是就做起了折騰死人的買賣。

  他挖的墳多了,名頭也與日俱增,收了不少徒弟,形成了鬍匪中的一股綹子,就開始報了字號。因為做的都挖土掏泥的勾當,他和他的徒弟們也大多是在河道中挖淤泥的窮泥娃子出身,幹這行憑的是手藝,為圖綵頭,要突出一個「會」字,所以字號便報的是「泥兒會」。

  「泥兒會」從清末興起,名義上以師徒門戶為體,實際上同鬍匪綹子中「四樑八柱」的那種組織結構完全一樣,一貫為非作歹,心狠手辣,別說死人了,就連不少山裡的老百姓都被他們禍害過,但官府屢剿無功,幾十年間著實盜了不少古墓。到後來更是明目張膽,因為老墳裡邊多有屍變,或者墓主身體中灌有水銀防腐,他們為了取古屍口中所含珠玉,便從墳墓中以麻繩拖拽出墓主屍骸,把屍骨倒吊在歪脖樹上流淨水銀,然後再動手掰嘴摳腸。有時候古墓離有人居住的屯子很近,照樣明火執仗,或是光天化日地那麼折騰,毫不避諱,幹這行沒有不發橫財的,所以這幫人個個手中都有真傢伙,根本也沒人敢管他們。

  他們挖開了墳墓把裡面值錢的東西倒騰一空後,留下滿目狼藉的破棺殘屍,老百姓們看見後無不嗟嘆,那些古屍也算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死後讓人這麼折騰,這幅情形實在是慘不忍睹。

  「泥兒會」這股綹子,都是在以大小興安嶺的深山老林中出沒。這山裡面的三山五嶺中,凡是有殘碑封土能被找到的古墓墳塋,他們都要想方設法給挖開盜取塚內秘器,由於常年幹這種買賣,做賊心虛,所以迷信的門道也就很多,他們穿成一身黑,是為了幹活時減少活人身上的陽氣,古墓都是久積陰晦之地,歷來都很忌諱把活人的陽氣留在裡面,另外也都講辟邪,帽刺、襪子、腰帶都使大紅的,全用豬血染過。

  關於他們的事蹟,現在還能說得上來的人已經不多了,畢竟那都是幾十年前的舊事了,四嬸子之所以知道得這麼清楚,是因為解放前,她親哥哥曾被「泥兒會」的鬍匪們抓去做苦力,在掏墳掘塚的時候篩過泥淘過土,最後好不容易死裡逃生脫出匪巢,給她講過一些在裡面的經歷。

  據四嬸子她哥回憶,「泥兒會」的匪首曾經帶著全伙鬍匪,在「團山子」一帶挖了許多洞,最後從黃皮子墳後邊挖出一座黃大仙的窨子廟來,他們想從廟中的暗道裡找一件寶貝,結果惹惱了大仙爺,搭上好幾條人命,不過「泥兒會」也不是吃素的,一計不成再施一計,結果還是讓他們得了手,從廟下的暗道中,挖出一口描金嵌玉的箱子來。

  「泥兒會」的鬍匪們得手後,那些被抓來幫忙挖洞的山民,便都被拖到山溝裡殺人滅口。四嬸子她哥中了一槍,槍子兒在他身上打了個對穿,撿了條命從死人堆裡爬出來。回到屯子後槍傷就一直沒能痊癒,加之又受了極大的驚嚇,沒撐幾年,便一命嗚呼了。至於「泥兒會」從黃大仙廟中掘出那口大箱子的下落,以及其中究竟裝著什麼寶貝,都沒人知道了,而且從那以後,「泥兒會」也隨即在深山老林中銷聲匿跡,再沒人見過這股綹子了,肯定是遭了報應,都死無葬身之地了。

  我和胖子聽得全神貫注,黃大仙廟裡究竟藏著什麼東西,犯得上讓「泥兒會」這麼不惜血本地折騰?那口箱子又被他們弄到哪裡去了?「泥兒會」那些鬍匪最後的下場又是怎樣?我們好奇心都很強,恨不得把這件事刨根問底,要不然晚上睡覺都睡不踏實,可四嬸子也只知道這麼多了,而且就連這點內容的真實性也無法保證。當年他哥中了槍爬回屯子,就剩下一口氣了,說出來的話也都是顛三倒四,誰知道他說的靠不靠譜。

  我見實在沒什麼可再打聽的了,只好和胖子一起接著去削墳磚。那時候提倡移風易俗,平荒墳開良田,因為在許多邊遠地區火葬還不現實,仍然要實行土葬,但和舊社會也已大為不同,第一是薄葬,其次是深埋不墳,穴地二十尺下葬,不起封土墳丘,墓穴上面照樣可以種植莊稼。

  不過我們這的深山老林中,人煙稀少,也犯不上為墳地和莊稼地的面積發愁,只是平些荒墳古墓,用墓磚代替建築材料而已,但這墳磚極不好削,這些青磚都被古墓中屍臭所侵,臭不可近,雖是年久,仍不消散,削割平整之後,還要用燒酒調和石灰才能除掉異味。

  我又削了幾塊,聞了聞自己的手指,頓時熏得我直皺眉頭,我捶了捶自己酸疼的脖子,望著屯子外沉默的群山,突然感到一陣莫名其妙的失落,難道我這輩子都要待在山裡削墳磚看林場了嗎?毛主席揮手改航向,百萬學子換戰場,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雖然這確實鍛煉人,可畢竟和我的理想差距太大。當時還太過年輕,面對自己的前途心浮氣躁,一想到一輩子窩在山溝裡,不能參軍打仗實現自己的抱負,內心深處立時產生陣陣恐慌,鼻子發酸,眼淚差點沒掉下來。

  胖子看我神色古怪,就問我想什麼呢?怎麼整天愁眉苦臉的?我嘆了口氣答道:「媽了個逼的,還不就是為亞、非、拉美各洲人民的解放事業發愁。」胖子勸我道:「別發愁了,人家亞、非、拉美各洲人民的日子過得怎麼樣,咱們是顧不上了,可能人家也用不著咱替他們操心,眼瞅著快下工了,晚上我請你們吃驢下水,到時候敞開了吃,拿他們東北話講就是別外道,可勁兒造。」

  我抹了抹淌下來的鼻涕,正要和胖子商量怎麼收拾驢下水,這時候老支書回來了。他到大隊去辦事,順便給知青們取回了幾個郵包,這山裡交通不便,我們來插隊好幾個月了,幾乎都和外界失去了聯繫,頭一次看見有郵包信件,如何不喜出望外。當下把一切事情都拋在了腦後,我和胖子最記掛的,當然是家裡的情形,可支書翻了半天,告知沒有我們的郵包,這都是另外幾個知青的。

  我雖然知道家裡人現在都被隔離了,當然沒機會寄來東西,但心裡仍然很不是滋味,正要轉身離去,老支書又把我們倆叫了回來,他手裡舉著一封信,說只有這封信是寄給你們倆的。

  我和胖子微微一怔,趕緊衝過去把信搶了過來,心裡還十分納悶,怎麼我們兩個人一封信?燕子也十分好奇,湊過來跟我們一同看信。我按捺著激動的心情,迫不及待地看了看信封,信是我們老家軍區傳達室轉寄來的,所以裡面還有個信封才是原件,顯然發信人並不知道我和胖子插隊落戶的地址,才把信寄到了軍區,隨後又被轉寄過來。

  我拆開信件,一個字一個字認真的讀了起來,原來發信人是我和胖子在全國大串聯的時候,在火車上結識的一位紅衛兵戰友丁思甜,她年紀和我們相仿,是文藝尖子,我們一見如故,曾結伴串聯了大半個中國。在毛主席的故鄉,我們每人抓了一把當地的泥土,整整一天一夜沒有放手,結果後來手都腫了。在革命聖地延安,我們在窯洞裡分吃過一塊乾糧,我們還在天安門接受了最高規格的檢閱,串聯結束分手的時候,我們互相留了通信地址,這事已經過去好一段時間了,萬萬沒想到今時今日,會在山裡收到她的來信。

  丁思甜的父母都是博物館的工作人員,丁家總共四個孩子,分別以「抗美援朝,憶苦思甜」為名,這也是當年給孩子取名的主流。她在給我們的信中提到:寫給我最親密的革命戰友胡八一和王凱旋,自從咱們在偉大的首都北京分別以來,我無時無刻不在懷念著咱們一起大串聯的日日夜夜,早就想給你們寫信,可是家裡發生了很多事──,我想你們一定如願以償地入伍參軍了吧,光榮地加入中國人民解放軍。成為一名革命戰士也是我的夢想,希望你們能把穿上軍裝的照片寄給我,讓我分享你們的喜悅──最後請不要忘記咱們之間的革命友誼,祝願它比山高,比路遠,萬古常青,永不褪色。

  從信中得知,想參軍的丁思甜由於家庭成分等諸多原因,只好到內蒙克倫左旗插隊,而且她顯然是不知道,我和胖子的遭遇同她差不多,也沒當上兵,被發到大興安嶺插隊來了。讀完了信,我和胖子半天都沒說話,實在是沒臉給丁思甜回信,又哪有穿軍裝的照片寄給她。

  我從丁思甜的來信中感覺到她很孤單,也許克倫左旗的生活比山裡還要單調。克倫左旗雖然同我所在的崗崗營子同樣是屬於內蒙,但不屬同一個盟,克倫左旗是草原上的牧區,環境惡劣,人煙更加稀少,離興安盟路很遠,丁思甜唱唱歌跳跳舞還成,讓她在草原上放牧真是難以想像,怎麼能讓人放心得下?我正思量間,發現胖子翻箱倒櫃地想找紙寫回信,便對他說:「別找了,連擦屁股紙都沒有,到哪去找信紙,我看咱們在山裡都快待傻了,不如到草原上去玩一圈,順路去看看咱們的親密戰友。」

  燕子聽我說要去草原,吃驚地問道:「啥?去克倫左旗大草原?那十天半月都打不了半個來回,這麼多天不幹活,你們的工分不要了?回來之後吃啥呀?」我對燕子點了點頭,這個問題我當然不能不考慮,工分是知青的命根子。上山下鄉插隊的知青,不同於參加生產建設兵團。北大荒等地的兵團,採取準軍事化管理,都是以師為單位的,以下有團、營、連、排、班等標準軍事建制。兵團成員包吃包住每月有六元錢的津帖,兵團的優點是有固定收入,缺點是缺乏自由,不能想來就來,想走就走,而知青施行的是工分制,缺點是收入不可靠,優點是來去自由,請假很方便。

  也許會有人覺得奇怪,既然知青那麼自由,為什麼不回城呢?這主要是因為當時回去就沒口糧了。而且所謂插隊,即是戶口已經落到了農村,算是農村戶口,回去也是黑戶,城市裡已經沒你這一號了,不可能找到工作。畢竟民以食為天,人活著不能不吃飯,沒工分就沒口糧了,所以就把人拴住了。前幾天我們在團山子林場撿了不少金豆子,這東西當然是不敢自己私留下來。交公之後,支書心眼好,雖然那時候沒有獎金這麼一說,還是答應給我們多打出兩個月的工分來,留著過年回去探親的時候放個長假。也就是說我和胖子可以兩個月不用幹活,在山裡待得煩了,又掛念丁思甜,當下便決定去草原上走一趟。

黃皮子墳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