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皮子墳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一章 禁區



  燕子說我和胖子是屎殼郎打冷戰──臭得瑟,這才剛安份了沒兩天,又想出妖蛾子到克倫左旗的草原上去玩。怎奈我們去意已決,收到信之後根本坐不住了,而且撿日不如撞日,剛好在隔天早晨,林場那條查哈干河的下游,有最後一趟往山外送木材的小火車,想出山只有趕這趟火車了。

  由於是出去玩,而不是辦正經事,所以沒好意思跟支書當面請假,把這件事託付給了燕子去辦,代價是承諾從草原回來的時候,給她帶很多她從沒吃過的好吃的。我和胖子也沒什麼行李需要收拾,因為根本就什麼也沒有,完全是一副無產階級加光棍漢的現狀,扣上狗皮帽子,再挎上個破軍用書包就跑出了屯子。在山裡足足走了一夜,才在清晨趕到專門運木材的小火車站。

  給木料裝車的活,都是屯子裡的人頭天夜裡幫著幹的,我們到的時候火車已經發動了,呼哧呼哧地冒著白氣。趁看車站的老頭不注意,我和胖子爬上了最後一節火車,悄悄趴在堆積捆綁的圓木上,靜靜等候發車。

  按規定這種小火車只往山外的大站運送木料,根本不允許任何人偷著搭車,如果在開車前被看站的老頭發現,我們倆即使說出大天來,也得被攆下來,而且說不定還會被扣上佔公家便宜的帽子開會做檢討,所以這事實際上風險不小,我和胖子只好跟倆特務似的潛伏著,惟恐被人發現。

  雖然我們小心謹慎,可還是暴露了目標,前兩天在山裡套黃皮子,我就開始有點流鼻涕,屯子裡的赤腳醫生人送綽號「拌片子」,是一個比較「二」的鄉下土郎中,人和牲口的病都能治,他給我開了點草藥,喝了之後也沒見好,偏偏在這時候忍無可忍打了個噴嚏,我趕緊用手捂嘴,可還是被看車站的老頭發現了。

  那老頭聽見動靜,一看有人偷著爬到了車上,這還了得,立刻吹鬍子瞪眼一溜小跑地衝了過來,想把我和胖子從小火車上揪下來。可正在此時,隨著一陣搖晃,火車轟轟隆隆地開動了,車頭逐漸加速,由慢轉快,鐵道兩旁的樹木紛紛後退,眼見看車站的老頭再也追不上我們了,我和胖子立刻不再在乎被他發現會怎麼樣了,嘻皮笑臉地同時摘下狗皮帽子,很有風度地對那老頭做出揮動著帽子告別的動作,口中大喊著:「別了,斯徒雷登──」

  我們搭乘的這種小火車,運行速度根本不可能同正規火車相提並論,而且搖晃顛簸得非常劇烈。在車上只覺腳下無根,耳側生風,被折騰得七葷八素,無暇再去欣賞沿途古木參天的原始森林風光,裹緊了大衣和帽子,縮在木頭下背風的地方,即使是這樣,也好過走山路出山,那樣的路程實在過於遙遠。

  一路輾轉,繞了不少彎路,在此按下不表,單說我和胖子兩個非止一日,終於踏上了克倫左旗的草原。如果把中國地圖看成是一隻公雞的形狀,這片大草原正好是處於公雞的後頸,是呼倫貝爾大草原的一部分,屬呼盟管轄,與興安盟相臨近,地域廣闊,林區、牧區、農墾區皆有。

  克倫左旗被幾條上古河床遺留下的乾枯河道隔斷,交通不便,地廣人稀,先到了外圍的農墾區知青點打聽到丁思甜落戶的草場位置,然後搭了一輛順路的「勒勒車」進入草原。「勒勒車」是草原上特有的運輸工具,樺、榆等雜木造的車轂轆很大,直徑有一米多,趕車的牧民吆喝著「勒勒勒勒──」來驅趕牲口。

  這是我們頭一次到蒙古大草原來,身臨其境才發現與想像中的差距很大。所謂的草原,都是稀稀拉拉扎根在沙丘上,分佈得很不平均,草全是一簇一簇的。秋草正長,幾乎每一簇都齊膝深,雖然近處看這些草是又稀又長,可縱目遠眺,無邊無際的草原則變成了黃綠色汪洋,無窮無盡地連綿不絕。

  我們耳中聽著蒙古族牧人蒼涼的歌聲,坐在車轅上的身體,隨著車身顛簸起伏,秋天的草原寒氣凜冽,浮雲野草,冷風撲面,空中雁陣,哀鳴遠去。據當地牧民說,前幾天草原上也開始飄雪了,不過雪沒下起來,估計今年冬天會來得早,和山裡一樣都要提前著手,做應付冬荒的準備工作。

  胖子沒來過東北,覺得山裡和草原上都這麼早下雪很不可思議,叨咕著不知道為什麼氣候會反常?冬天來得早,大概說明春天也不遠了。我對胖子說:「古人說胡地十月便飛雪,胡地是指塞外胡人的地盤,我看咱們算是進了胡地了──」

  我們坐在勒勒車上閒聊幾句這天高地遠的景致,說著說著話題就轉移到即將重逢的戰友丁思甜身上。當年她紮著兩個麻花辮,戴著軍帽在火車上跳忠字舞,並教旅客們唱革命歌曲的形象,曾一度讓我和胖子驚為天人,覺得她長得實在太漂亮太有才華了。那時候大概已經有了點初戀的意識了,不過社會風氣在那擺著,當時也沒直接說出來,或許也完全沒有想到那一層,很久之後,隨著歲月的流逝,才體會到可能是有這種意識了。

  現在重逢在即,我覺得心跳都有點加速了,能不能讓我們親密戰友之間的革命友誼再進一步呢?那我就留在草原上不回大興安嶺了。我隨即就跟胖子商量,想讓他幫我問問丁思甜,在她心目中我的位置究竟是什麼?

  胖子立刻搖頭:「我說老胡咱別這麼不純潔行不行?我剛還想讓你幫我問問她,我在她心目中的份量呢,你怎麼倒讓我先替你去了。」

  我心想敢情你小子也有這賊心啊,便對胖子說:「我他媽平時對你怎麼樣?你摸著良心說說,列寧同志說忘記過去可意味著背叛啊。」

  胖子拿出他那副二皮臉的表情,答道:「你平時對我當然好了,對待我簡直就跟對待親兄弟一樣,所以我想──一旦到了關鍵時刻,你一定會先替我著想的,是這樣嗎?難道不是這樣嗎?」我們倆爭了半天,僵持不下,最後只好妥協了,決定分別替對方去問丁思甜一遍,看看誰有戲。

  剛商量完這件事,「勒勒車」就停到了草原上的兩座蒙古包前,只見丁思甜身穿一身蒙古族長袍,頭上紮了塊頭巾,正在擠羊奶。看見她我差點沒認出來,裝束改變實在太大了,要不仔細看還以為是個蒙族姑娘,丁思甜也沒想到我和胖子回突然來探望她,怔了半天才回過神來,衝過來同我們擁抱在一起,激動得哽咽難言。戰友們久別重逢,都有說不完的話想說,可心中的往事千頭萬緒,又不知該從何說起。

  這片草場位於巴倫左旗最北邊的區域,只有三四戶牧民,包括來插隊的知青,整片草場的人加起來不超過十五六個。丁思甜是落戶到牧人「老羊皮」的家裡,平時除了「老羊皮」一家三口,連個能說話的人都沒有了,突然見到當年大串聯時的戰友,不禁喜極而泣。

  我安慰了丁思甜幾句,把我和胖子沒能當兵,也到興安盟插隊落戶的事情對她簡略講了,丁思甜輕歎一聲,似乎極為我們惋惜,但她隨即就打起精神說:「現在咱們也挺好的,你看我們草原的景色有多壯麗,藍天做被地當床,黃沙拌飯可口香,草原上的生活最鍛煉人。你們來了就多玩幾天,明天我帶你們去騎馬。」

  草原上的牧民對馬極其看重,絕不會讓外人騎乘自己的坐騎,如果馬被外人騎了,或是馬丟了,對牧民來講都是天大的不吉利,而且這裡的馬匹也不多,所以我以為根本沒有騎馬的機會,也不抱這份念想了,想不到丁思甜卻告訴我們,這裡的牧民「老羊皮」不是蒙族,他是解放前從口外逃難來的,在草原上過了半輩子,解放後乾脆就當起了牧民,對草原上那些忌諱也並不怎麼看重,跟他混熟了,騎他的馬他也不生氣。

  我知道丁思甜樂觀態度的背後,更多的是一種對命運的無奈,黃沙拌飯怎麼會香呢?不過我還是不提那些掃興的話才是,於是讓她給我們引見了牧民「老羊皮」一家。「老羊皮」在草原上生活了半輩子,可鄉音難改,還有很濃重的西北口音,他說你們來得真是時候,今天晚上正好要宰牛殺羊,招待遠道而來的客人,黃昏時分附近的牧民和知青們都會趕來。

  我和胖子一聽這消息,當時就樂得連嘴都闔不上了,草原上的牧民真是太好客了,以前是聽說過沒見過,這回見識了算是真服了。我們剛一來就宰牛,還要殺羊,這怎麼好意思呢?太過意不去了,更何況我們還是空著手來的,早知道帶點土特產做禮物了,不過我們久聞手把羊肉的大名,那今天可就厚著臉皮不見外了,平時咱這都是幾點開飯?

  丁思甜在旁笑道:「你們別拿自己不當外人,今天宰羊是因為今年這片草場接連出了幾次自然災害,但由於牧民們捨生忘死地保護集體財產,沒有使集體財產蒙受任何損失。盟裡說咱們這是支援農業學大寨的典型,因為內蒙草原靠近邊境,採取的是軍管,所以上邊革委會派了個幹部來咱們這拍照,報導牧民的模範英雄事蹟。宰羊是招待他的,你們是恰好趕上了,要不然我可沒辦法請你們吃新鮮羊肉。」

  我這才聽明白是怎麼回事,白高興了半天,原來這麼隆重是為了招待別人,而且說什麼牧區是支援農業學大寨的典型,大寨跟牧區能比嗎?不過人家既然要抓典型,我們也沒資格去過問,天底下有我沒我無所謂,跟著蹭頓羊肉吃就應該挺知足了。

  天還沒黑,附近的幾戶牧民與知青們就陸續到了,加上我們和老羊皮,也總共才有二十幾個人,知識青年就佔了一半,其餘的知青我們雖然不認識,但各自一提起知青的身分,便都是插兄插妹,跟舊社會拜了把子那種感覺差不多,共同的命運使彼此之間根本不存在距離,沒用多一會兒就廝混熟了。黃昏的草原夕照晚霞,一望千里,正是景色最美的時光,有知青去找那位幹部借了照相機,大伙在一起合了個影,高高興興的等著晚上開飯大吃一頓。

  我同丁思甜幫「老羊皮」把要宰的那頭羊從圈裡捉了出來。我覺得今天玩得十分盡興,又看到血紅的夕陽下,西邊群山起伏,便生出遠行之意,就跟「老羊皮」說,明天想借幾匹馬,讓思甜帶我們騎著馬去草原深處玩玩。

  「老羊皮」一聽此言,臉色大變,他告訴我說,那邊是去不得的,草原的盡頭是蒙古黃土高原,也就是蒙古大漠連接的區域,草原深處有個地方叫「百眼窟」,現在破四舊,有些話本來不敢說,不過因為你們都是思甜這姑娘的朋友,才敢跟你們明說,「百眼窟」裡藏著條渾身漆黑的妖龍,接近那裡的牧民或者是牲口,都被龍王爺給吞了,一律有去無回。要不是今年鬧冬荒,牧民們擔心牲口沒抓夠秋膘,要不然絕對不會在如此接近「百眼窟」這片草甸子上放牧。你也不問問,誰還敢再往草原深處走半步啊,倘若驚動了妖龍,恐怕長生天都保佑不了咱們了。

  看「老羊皮」說得煞有介事,我不免覺得好笑,這也太扯蛋了,草原上怎麼會有龍?而且還是會吞吃人和牲口的妖龍,這種事唬弄小孩可能好使,我胡八一能信嗎?

  「老羊皮」見我不信,又說起一件親身經歷的事。幾十年前,他給草原上的「巴彥」牧羊〔註:巴彥──蒙古語有錢人〕,就聽說了關於漠北妖龍的傳說,說的邪乎極了,以至於「百眼窟」附近的草原成了一個被當地牧民們預設的禁區,牲口丟在了那邊,也沒人敢去找,反正不管是人是馬,去了就回不來。有一次從東北山區來了一夥人,抬著一口古舊的大箱子,看著跟口棺材似的,也不知道裡面裝的是什麼。這夥人抓了「老羊皮」的兄弟,拿槍頂著硬要他帶路要去「百眼窟」,「老羊皮」悄悄跟在後邊想把他兄弟救下來,但跟到百眼窟附近就沒敢再往裡面走,眼睜睜看著他親弟弟帶著那夥人進入其中,從那以後再也沒出來過。

  「老羊皮」信誓旦旦地說,他那次親眼看見了那條黑色的妖龍,嚇得幾乎尿了褲子,實在是不敢再靠近了。從那以後天天晚上做噩夢,也恨自己膽小懦弱,眼看著親兄弟走上了黃泉路,卻沒勇氣把他救回來。

  我見他言之鑿鑿,神色間非是做偽,自然是很同情他兄弟的遭遇,但要說世上有龍,我又哪裡會信,搖著頭對「老羊皮」說:「您見到的那條什麼──龍,怕不是看走了眼,我猜也許是條黑色的巨蟒?有些大蟒像水桶般粗細,確實容易被看做是龍。」

  「老羊皮」望著我的目光突然變得凝重起來,伸手指了指天空:「這後生,你以為我老漢這麼大一把歲數都活在狗身上,連蛇和龍都分不清?甚蟒蛇能上天?我親眼看見那神神──那神神是在天上的龍,在天上。」

黃皮子墳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