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皮子墳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三章 牛虻



  不需細說,丁思甜的神色已經告訴我了,受驚的牛群正朝著我們奔來。草原上的牧牛一向溫和,但牠們一旦驚了群,形成集體衝擊,比脫韁的野馬勢頭還猛,幾百頭牛發起性子衝過來根本攔不住,連汽車都能給踩成鐵皮。

  我顧不上去打聽牧牛為什麼炸了群,從地上一躍而起,一腳踢醒了胖子,但「首長」老倪昨天喝過了量,怎麼踢也踢不醒。情急之下,我只好和胖子把他抬了,幸虧是穿著衣服睡的覺,全部家當就剩這一身行頭了,只抓起軍用挎包便隨同丁思甜搶出帳房。

  外邊天已大亮,只見東邊塵埃漫天而起,亂蹄奔踏聲與牛群中牧牛的悲鳴慘叫混為一體,撲天蓋地的就朝我們這邊湧了過來。有幾條忠實的牧羊狗衝過去對著狂亂的牛群猛吠,想協助主人攔住牧牛,可這時候牧牛已經紅了眼,狂奔的勢頭絲毫不停,頃刻間便把那幾條狗踏在草地上,踩成了肉泥。

  我哪裡會想到有這種陣勢,眼看牛群橫衝直撞,想迂迴到側面躲避牛群的衝撞踩踏已經來不及了,可等在原地,馬上就會被牛蹄子踩扁。我們駭然失色,稍微一愣神的這麼點功夫,就連說話聲也都被淹沒掉了,混亂之中,丁思甜拽著我的胳膊,拚命向蒙古包後邊跑去。

  我完全清楚憑兩條肉腿根本跑不過驚牛,也沒辦法問丁思甜為什麼往那邊跑,雖然擔心她被嚇得失去了神智亂逃,但還是同胖子橫搬著老倪跟著她跑了過去。不用回頭,單從聲音上就能聽出來,身後的牛群已經越來越近,剛才停留的蒙古包已經被踩癟了,十幾步之內,必定會被亂蹄踏死。

  正在絕望,我發現前邊幾步遠處是條乾河溝。這溝風化已久,已經乾涸了不知幾百年了,河溝也日漸被沙土荒草侵蝕,如今只剩下一米多深,半米多寬的溝壑遺跡,如同綠絨絨的草毯上生出一道裂縫,它也是草原上若干條天然防火帶之一。我這才明丁思甜的意圖,她引我們往這邊跑,是想讓大伙跳進溝中,避過受驚牛群的衝撞。

  我和胖子搬著「倪首長」,同丁思甜用盡全力衝刺,四人幾乎是滾進了乾土溝。剛進土溝,頭頂便一片漆黑,泥沙草屑紛紛落下,震耳欲聾的蹄聲震得人心發顫,我們緊緊摀住耳朵,也不知過了多久,哀嚎慘叫的牛群才完全越溝而過。

  「首長」老倪終於被折騰醒了,坐在溝中,望著我們三人,茫然不知所措,剛剛究竟發生了什麼?這時「老羊皮」和他的兒子兒媳趕了過來。他們顧不得追趕牛群,先看到老倪沒事才鬆了口氣,分別將我們從溝中拽出。眾人說起剛才的事情,原來昨天晚上幾乎所有人都喝多了,不知是誰臨走時牽馬帶倒了牛圈的圍欄,巴倫左旗最大的牛群都在這了,幸好有忠心的牧羊犬,圍著牧牛使牠們沒有走失,牧牛們就在圈外的草地上啃草,到了早上還沒任何事發生。

  早晨「老羊皮」一醒,發現牛都出了圈,這事經常發生,也犯不上大驚小怪,於是他招呼兒子、兒媳出來幫忙趕牛。他們剛轉到牛群後面,就突然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不知從哪冒出一隻大牛虻,狠狠咬了一頭牧牛。

  牧牛的尾巴平時搖來擺去,主要是用來擊打草叢中的牛虻或蚊蠅。牛虻是種蟲子,牠其實也分吃葷的和吃素的兩類,雄的只吸草汁,雌的牛虻則是專吸牲畜血液,身體灰黑色,有透明的翅膀,相比起蚊蠅來,牛虻尤其讓牧牛感到懼怕。這隻大牛虻大概躲過了牛尾鞭的擊打,一口死死咬住了牧牛的敏感部位,疼得那頭牧牛當時就躥出多高,把其餘的牛都嚇炸了群,跟沒頭蒼蠅似地撞了出去,衝著蒙古包就過來了。丁思甜發現牛炸了群之後,沒有自己逃命,冒險救出了還在睡覺的三個人,否則現在連人帶帳篷全成草皮了。

  牛群驚了就沒人攔得住,因為聲勢太猛,連馬匹都被嚇得四腿發軟,不敢在後邊追趕,只有任憑牠們在草原上發性狂奔,最後直到精疲力竭之時才會停下來,那時候牧人才能趕上去把牛追回來。

  老倪聽明白事情來龍去脈之後,嚇得幾乎沒了魂,要是沒有知青們捨命相救,可能在睡夢中死了還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感激得連連同我們握手。我和胖子什麼樣的首長沒見過?當然不像普通牧民般拿老倪這屁大的小幹部當回事,可是覺得他這人比較隨和可親,而且救人的事是理所當然,也就沒怎麼居功自恃。

  「倪首長」又對眾人說:「連毛主席都說──小小寰球,有幾隻蒼蠅碰壁。我看草原上有幾隻牛虻搗亂也不是什麼大事,只是要盡快追回跑散的牧牛才好。我回去就要報告你們牧區的模範事蹟了,上級還要號召所有牧區林區都像你們學習,所以這當口可千萬別出什麼岔子。」說完看了看兩眼發直的「老羊皮」,問他為什麼還不快去追那些牧牛?

  「老羊皮」滿是皺摺的老臉上面無人色,一副失魂落魄的表情。牧牛過溝之後,分作幾群跑散了,其中一群狂奔向了草原深處「百眼窟」的方向。跑到別處倒還好說,一提起那個地方,「老羊皮」心裡就一陣陣發怵,當然這個原因他不敢對老倪直接講。

  我在旁看得明白,知道「老羊皮」的苦衷,我不相信草原深處會有什麼「妖龍」,立刻站出來對老倪說,往西邊跑的牛,我負責去追回來,盟裡出個模範牧區也不容易,這件事能不能先別聲張,否則「老羊皮」的先進典型,就該成落後典型了。

  老倪點頭道:「知青們去那邊追趕牛群也好,不過你們要小心點,過了漠北就是國境線了,牛群要是跑到了外蒙,想討回來就麻煩了,那屬於國際事件,會讓國家財產蒙受巨大損失。眼下我就盡我最大能力,暫時先把這件事壓下來,在這等著你們回來。點清了損失數量之後再回去向上級匯報,牛群奔逃的時候已經踩死了不少小牛犢子,我看咱們務必要想辦法把損失減到最低。」

  丁思甜已經牽了三匹馬出來,聽到老倪的話就對他說:「您太多慮了,牛群不會跑進荒漠,最多是在草原上兜圈子。而且牧牛不管怎麼跑都是成群結隊,巴倫左旗的狼不多,少數的草原狼不敢打牠們的主意,應該不會有別的意外。我們一定能完成任務,把牧牛一隻不少地追回來。」

  我看她牽了三匹馬,便問丁思甜怎麼你也要跟我們一道去西邊追趕牛群?據說那裡很危險,妳還是別去了。丁思甜倔強地說:「你們雖然號稱敢上九天攬月,可下五洋捉鱉,但你們連馬都沒騎過,不會騎馬又怎麼去追牛?再說我是這個牧區插隊的知青,牧區裡出了事也有我的責任,所以我當然要去。」說完她又去搬來幾副馬鞍馬蹬,我和胖子根本不會騎馬,只好認可,由她帶領。

  這時「老羊皮」躊躇著走了過來,連三個知青都能為了牧區冒險接近「百眼窟」,都到這時候了,這把老骨頭還有什麼豁不出去的呢?而且最主要的是,萬一不僅牛沒找回來,知青再出了意外,那就更沒法交代了。他終於下定決心,讓兒子、兒媳去找另外幾群跑散的牧牛,然後留下來照顧好「倪首長」,並且修補牛圈羊圈,他自己也同我們三人去「百眼窟」方向追牛。

  我們不敢怠慢,在另外一座沒被牛群踩塌的蒙古包裡,找出些應急之物攜帶了,眾人便匆匆忙忙的分頭出發。生手騎馬確實需要一個熟悉的過程,不過我和胖子天生就對這種事適應能力強,加上有丁思甜和「老羊皮」的指點,沒走出幾里,我們已經基本上掌握了要領。

  騎馬關鍵是不能跟馬較勁,馬匹快走和快跑的時候,小腿膝蓋和大腿內側用力夾馬,身體前傾,與馬鞍保持一種似觸非觸的感覺,並且跟隨著馬的跑動節奏起伏,千萬不能讓自己的身體發硬。四個人催動駿馬在草原上疾馳,如同在草海上御風滑行,我和胖子心中大樂,心想這回可真他媽過足了馬癮,就衝這個,也不算枉費辛苦去追趕牧牛了。

  炸了群的牧牛跑起來就不會停,而且剛才一陣耽擱,一時半會兒也追不上了,好在沿途蹤跡明顯,倒不必擔心追丟了。「老羊皮」擔心我和胖子耍過了頭,又沒穿馬靴,一旦從馬上掉下來,墜了蹬可不是鬧著玩的,只讓我們縱馬跑了一程,就逐漸減緩了速度。

  我藉這機會問「老羊皮」,那「百眼窟」的地名好生奇怪,卻是為何得名?「老羊皮」說他也不太清楚,只聽說那附近的草原上有許多窟窿,洞口大得出奇,都是乾涸的水眼,地窟窿一個接著一個,可能就是因為窟窿多,所以才叫「百眼窟」。因為那邊失蹤的人畜太多了,所以好多年沒人再接近了,並不清楚是否真的如此。

  「老羊皮」始終對「百眼窟」附近出沒的黑龍感到恐懼,我覺得大概是由於當年他兄弟的失蹤,在他心頭蒙上了一層陰影,心裡有個解不開的疙瘩。我不知道如何勸他,只好安慰他世上並沒有「龍」那種生物,那只是一種古人創造出來的圖騰。

  說到這裡,我突然想起我家傳的那本殘書《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那上面好像有許多提到相關「龍」的章節。這本破書是我家裡留下的唯一財產,我一向隨身攜帶,當時還沒怎麼仔細看過,於是掏將出來,在馬背上胡亂翻了幾翻,果然是有「尋龍訣」,這上邊說:「山川行止起伏為龍,地勢綿延凝結為龍。」看來龍也是山的象徵,這書上可沒說龍是活的。

  胖子對我那本破書一直看不順眼,見我又拿它說事兒,立刻挖苦我說:「你怎麼還沒把這本四舊讀物給扔了?這種胡說八道的書是有毒性的啊,你長期看是要中毒的,我的同志,而且你竟然還敢拿出來給別人看,想把低級趣味灌輸給貧下中農和革命戰友?」

  我反駁道:「你懂個蛋啊你,胡說八道有理,低級趣味無罪,何況我始終是帶著批判的眼光來看的──」正說話間,「老羊皮」忽然勒住馬韁,告訴我們三個知青,草甸子盡頭就是百眼窟了,他敢向長生天起誓,他就是在那裡看到的妖龍,那恐怖的情形到死都忘不了。

  其時紅日在天,我們騎在馬上,手搭涼棚向西眺望。沉寂的大草原黃草連天,一片蒼茫,波濤般起伏的草海盡頭,有一片隆起的丘陵,看似草海上的幾座孤島,那就是讓「老羊皮」談虎色變的百眼窟了,看來牛群是奔著那邊過去了,不找到牛群大伙回去沒法交代,看來不管是龍潭虎穴,都得過去探上一探了。

  「老羊皮」帶了一把蒙古刀出來,那是口名副其實的康熙寶刀,是當年御賜給一位蒙古王爺的。後來破四舊的時候,王爺的後人讓老羊皮幫忙把刀給偷偷扔了,老羊皮知道這口刀是寶刀,當時覺悟一時沒提高上去,覺得扔了太可惜了,於是就在自己家藏了。他家的成分低,根本沒人注意他,所以就保留了下來。

  他覺得康熙寶刀能辟邪驅魔,便隨身帶了出來,可能這次對他來說已經是不打算活著回去了,顯得非常悲壯。這時候眼看即將接近「百眼窟」了,「老羊皮」刷的一聲拔刀出鞘,嘴裡吼上了秦腔給自己和知青們壯膽,邊吼邊催馬前行。只聽他那破鑼般的嗓子怒吼般唱道:「趙子龍哎──」這一句秦腔脫口而出,吼得高亢激昂,悲憤莫名。

  我們被「老羊皮」這感天動地的一嗓子,吼得頭皮一陣發麻,雖然沒聽過真正的秦腔什麼味兒,但都覺得他這把破嗓子實在是太地道了。這時候確實需要唱唱那位一身是膽的趙子龍給大伙鼓鼓勁了,剛想為他喝采,他卻突然住口不吼了,眼睛牢牢盯著地面上被牛群踩踏的痕跡。原來牛群跑到這裡之後,奔竄的角度微微偏離,不再是直指「百眼窟」的方向了。

  「老羊皮」頓時大喜,感謝長生天,這些牛祖宗們沒進「百眼窟」。可是我們並沒有高興太久,順著蹤跡又一路追了下去,行不數里,百餘頭牛在草原上的足跡,竟然憑空消失了,紛亂的牛蹄印在一個地方戛然而止,難道這一大群牧牛全都在草原上蒸發了?眾人目瞪口呆,該不會是被龍捲風刮走了?可四周完全沒有任何起風的跡象,牛群失蹤的地方到底發生了什麼?

黃皮子墳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