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皮子墳 線上小說閱讀

第十五章 蚰蜒鉤



  草原的天空,彷彿存在著一個無影無形的幽靈,雖然我們的眼睛無法去辨認它,但那些被天空吞噬的野雁和牧牛,以及驚慌不安的坐騎,都表明了冥冥中,真真切切的有種不為人知的可怕事物。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我們被迫選擇迴避。

  剛開始誰也沒有注意到,「老羊皮」所騎乘的那匹退役軍馬,竟然帶我們逃進了那個草原牧民的噩夢「百眼窟」。這片稱為「百眼窟」的丘陵地帶,是位於草原與荒漠交界之處,我們所來的東面是茫茫草海,再向西則是一望無際的蒙古大漠,中間被一片丘陵般起伏的山地隔斷,形成了典型的荒漠化草原植被地帶。

  眼前的這片山坳中野草叢生,古樹交錯,如果從高處望下來,這地方也許會像一個黑綠色的巨大陷阱。當時天氣雖然晴朗,可地勢低窪,風吹不進來,只見齊腰深的亂草間飄蕩著一縷縷霧氣,裡面還散發出陣陣腐臭。老羊皮指著山坳深處告訴我們,「百眼窟」的確切位置,實際上是在山坳的灌木叢裡,當年他兄弟就是被土匪脅迫著走進了這條不歸路。

  我問老羊皮幾十年前他在這親眼看到的妖龍在哪裡?是在這片山坳的上空嗎?老羊皮說那時候可沒見到有這麼多霧,山坳裡就是一片密林,可現在不知道怎麼有這麼大水霧,看草木密集的深處,霧濃得幾乎都要化不開了,上次看見龍的地方現在都給霧遮住了。

  我們在馬上向林子裡張望了幾眼,越向深處霧氣越是濃重,這種情況下,如果那裡面真藏了什麼,不摸到跟前根本就看不到。老羊皮催促著我們趁現在能走趕緊離開,在這鬼地方停留太久,要是真出點什麼意外,恐怕想走就來不及了。眼下牧牛是找不回來了,回去後是要打還是要罰也都認了,總別留在這送了性命好些。

  雖然我和胖子忍不住想進林子裡看看裡面究竟有什麼,可考慮到丁思甜和老羊皮的人身安全,只得打消了這個念頭,當下撥轉馬頭便要離開,老羊皮更是不想在此多耽半刻,想撿近路打馬翻過一個草丘,不料這坡底下有許多隱蔽的鼠洞,平時洞口都被荒草覆蓋,根本看不出來。牧民們最怕的事,便是將馬腿陷進鼠洞,那樣很容易導致馬的腿骨折斷。

  丁思甜的坐騎棗紅馬剛好踏到這麼一個鼠洞,洞口都是草根沙土,加之又是陡坡,馬匹自重本就不輕,踩塌了鼠洞後馬足陷落,棗紅馬載著丁思甜當即向側面栽歪了一下,只聽那馬一聲悲嘶,前腿脛骨頓時折了。

  所幸丁思甜身子輕,被失去重心的棗紅馬一甩,滾落到了長草上並未受傷,饒是如此,也驚得花容失色。她身子單薄,如果被栽倒的馬匹壓住至少會受重傷。

  我們見同伴落馬,都吃了一驚,立刻帶馬止步,見丁思甜只是摔了一身的黃土草屑,這才把心放下。我剛想翻身下馬,卻一眼瞥見被棗紅馬踩塌的老鼠洞中,有隻受了驚的灰白色野鼠躥了出來,野鼠三角腦袋上的兩隻小眼睛閃著恐懼的光芒,牠大概正在洞裡閉目養神,被突如其來的馬蹄驚得不輕,慌亂中逃躥起來也完全顧不得方向,「嗖」的一下從丁思甜身邊躥了過去。

  從馬上落地的丁思甜,仍是驚魂未定,見突然有隻毛茸茸的大老鼠從眼前跑過,這野鼠又肥又大,都快趕上小一號的貓了,而且離得這麼近,鼠毛都快蹭到臉上了,嚇得她喊了一聲,急忙縮頭躲避。

  據我對她的瞭解,丁思甜膽子不小,在女知青裡算是出類拔萃的人物了,但剛才事出突然,她的這一聲驚呼也算是出類拔萃了,連那隻野鼠都被她嚇了一跳,全身一哆嗦原地蹦起多高。野鼠身在空中還沒落下,丁思甜身後的草叢中亂草一分,從中探出一條長得見首不見尾的「黑斑蚰蜒」,那蚰蜒形似大蜈蚣,全身暗黃泛綠,由於活得年頭久了,遍體皆是黑瘢,口邊的腮腳鉤爪極銳,一口將躍在半空的野鼠銜住。腮腳鉤爪上的小孔內通毒腺,一旦捕住活物隨即就會注入毒液,那野鼠連掙扎都沒來得及就送了性命。

  這條蚰蜒可能平時伏在草中掠食,丁思甜落馬滾到牠身前,正打算出來咬人,可那倒霉的大老鼠先撞上了槍口,這倒救了丁思甜的性命,否則牠早已悄然無聲地咬住了丁思甜。這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我和胖子、老羊皮三人到了這會兒才反應過來,剛開始看這怪物這麼多腳,以為是條大蜈蚣,可定睛一看,對足比起蜈蚣要少很多,只有十來對。對足的長度驚人,比牠的身體還要寬許多,最後一對尤長,這才知道是蚰蜒,齊聲喊叫著催馬去救丁思甜。

  蚰蜒一口吞了碩鼠,那野鼠雖大卻哪裡填得滿牠的胃口,鬚爪撓動,轉頭又去咬丁思甜。丁思甜畢竟當過紅衛兵,大串聯風暴和廣闊天地中歷練過幾年,此時面臨危機,雖然心裡十分驚慌,但手腳還能活動,見那蚰蜒伸開顎足咬來,趕緊用手撐地,把身體向外滾開躲閃。

  這時我們其餘的三人已經趕到近前接應,那蚰蜒完全從草叢中爬了出來。牠身體有一米多長,亂爪攢動,仗著毒性猛惡行走迅速,面對人和馬匹毫無懼色,貼在草面上發出「沙沙沙沙──」的響聲,再次撲向丁思甜。

  胖子在馬上舉起獵銃想打,可這把老掉牙的武器竟然在關鍵時刻啞了火,槍雖沒響,但馬已經躥過了頭,帶起一陣黃土奔到了坡底,胖子方才把馬帶住。我看那條蚰蜒行動迅速,在草面上飛速滑動,乾脆讓馬踩死牠方為上策,於是驅馬上前,猛地提拉韁繩,想讓馬蹄子將這條蚰蜒踩成爛泥。

  可是我救人心切,忘了身處斜坡之上,胯下馬前腿高高抬起,蹬地的兩條後腿失去了重心,馬蹄落下時沒能按欲期踏中蚰蜒,反而是向坡下的方向打了個踉蹌。這一下沒勒住馬,那馬順勢帶著我衝下了草坡。

  我回頭看時,只見經驗老到的「老羊皮」並沒在坡上縱馬快跑,他深知這草丘上可能還有別的鼠洞,而且這種地形,一旦一擊不中救不到丁思甜,等到再撥馬回身便已遲了,所以他比我和胖子慢了半步。此時老羊皮已將「康熙寶刀」從鞘中拽出,火紅的夕陽映得刀鋒泛著寒光。

  說時遲,那時快,眼看蚰蜒便要撲住丁思甜,就見老羊皮手中刀光一閃,一刀斬在蚰蜒身側的對足上。那蚰蜒中有大的花蜒種類,一旦生得老了,外殼會逐漸變得堅硬,但是只有對足細得與身體極不搭調,經常會斷,斷了還可以再生。老羊皮這一刀揮下去,齊刷刷削去了這隻大蚰蜒三條長足。

  蚰蜒疼得在長草中翻了幾翻,終於沒能咬住丁思甜,但牠緊接著一扭身體,在草叢中遊走如風,接著一衝之力凌空躍起,直朝老羊皮撲了過來。老羊皮見剛剛一刀沒能將這蚰蜒揮作兩段,對方又捲土重來,好在他雖然年老,但常年的遊牧生活使得身手依然靈活,急忙俯身趴在馬鞍橋上,蚰蜒帶著一陣腥風從他背上撲過,落了一空。

  蚰蜒習性奇特,晝不能見,黃昏後則出,聞腥而動,草原上的黑斑花蜒毒性最大,咬死馬匹牛羊也不足為奇。只見那撲空了的蚰蜒落在老羊皮身後,也不回身,逕直爬到那匹折了腿的棗紅馬身上。棗紅馬正動彈不得,見有條粗大的蚰蜒爬到了身上,知道若被牠咬中定是在劫難逃,想翻轉馬身以自身的重量壓死這條毒蟲。但沒等牠行動,就被蚰蜒的腮腳扎入神經,頃刻間雙眼發青,僵硬地死在了草叢中。

  蚰蜒雖然能毒死牛馬,但牛馬皮厚,所以平時牠只食小獸,有的大蚰蜒偶爾也吃人。牧民對馬匹看得如同性命,老羊皮見棗紅馬死了,自然十分悲痛。除了心疼馬,更擔心這次連牛帶馬死了不少,回去沒法向牧區交代,但他隨即發現那條黃綠黑斑相間的大蚰蜒咬死馬匹後,又朝他和丁思甜撲了過來。

  緊急關頭也顧不上為棗紅馬難過了,趕緊把手伸給丁思甜,將她拉上坐騎,二人同騎了那匹退役的老軍馬,雙足一磕馬鐙,老軍馬載著老羊皮和丁思甜,從草丘的斜坡上虎躍下來。

  我和胖子掉轉馬頭正要再次趕回去,卻見老羊皮帶著丁思甜已經跑到了我們身邊,他們身後的草叢中沙沙作響,那條一米多長的大蚰蜒也緊隨其後追至。我看那蚰蜒來勢洶洶,一瞬間就能毒死一匹蒙古馬,也不敢再縱馬去踩牠,打了個手勢,與胖子再次撥轉馬頭,眾人催馬遁入林中,想藉馬速將緊追不捨的蚰蜒甩掉。

  可剛一進樹林我就後悔了,越往山坳深處樹木越是茂密,在寬廣的草原上跑馬,無遮無礙確是一樁快事,但有樹的地方騎馬實在是讓人眼暈。馬匹在樹叢中飛奔,眼看著一棵棵奇形怪狀的古木從身邊飛也似地掠過,感覺好像隨時都會撞在樹上。

  跑不多遠,我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樹枝帶了好幾道口子,狗皮帽子也不知道掉到哪裡去了,眼看林中樹木橫生倒長,參天蔽日,再跑下去眾人非得跑散了不可。我趕緊拉住韁繩,但專門受過訓練的馬才能說停就停,我這馬並不太聽話,不但沒停反而斜刺裡衝了出去,把騎馬跑在旁邊的胖子也給擠得偏離了路線。

  胖子的坐騎帶著他奔向一株老樹,老樹有條粗枝生得極低,剛好橫在胖子的行進路線上,胖子見狀,趕緊來了個蹬裡藏身,這招他只看草原上的牧民使過,根本沒實踐過。他把腿從蹬裡抽出,身體笨拙地在馬背上打了個斜,蜷縮著墜在坐騎一側,雖然動作難看,卻正好避過了那條橫枝。

  胖子對自己的表現頗為得意,惟恐其餘的人沒看見他這一手,大呼著叫大伙注意他這邊的動作,可是他這蹬裡藏身只會照貓畫虎地模仿一半,他身胖體重,再想翻回馬背可就難了。這時他的坐騎即將奔到兩株大樹之間,兩樹的寬度能過一匹馬沒問題,可馬的側面加上胖子無論如何也過不去。胖子眼看自己要撞樹上了,躲無可躲,又根本不可能讓馬匹停下,乾脆閉上眼棄馬滾落在地,摔入了一團亂草之中,那匹馬頭也不回地躥進了密林深處。

  我光顧著看胖子蹬裡藏身,也被一根粗硬的樹枝從馬上撞了下來,仗著衣服穿得厚實,肋骨才沒被撞斷,而且雙手抱住了樹枝懸在半空,胯下馬奔得性起,同胖子的坐騎一前一後奔進了林密濃霧之中,都在片刻間跑沒了影蹤,只留下一串馬蹄聲碎。

  我抱著樹杈懸在半空,上不著天,下不著地,肋條被撞得隱隱生疼,剛想放手讓自己下來,可就聽腳下的荒草中「沙沙」幾聲響,那條被削去了三條對足的大蚰蜒從草間冒出了頭,張牙舞爪地昂首而起,奔著我的腳就是一躥。我一看不好,趕緊腰腿用力,翻身爬上了樹杈。

  老羊皮馬術嫻熟,雖然他和丁思甜並騎,又騎的是匹老馬,跑起來仍然在林中比我們快出許多,進樹林後就把我和胖子甩在了後邊。丁思甜回頭看見我和胖子落馬,便立刻告訴老羊皮,二人打馬回身,正撞見我在樹杈上躲避蚰蜒的攻擊。

  蚰蜒在古樹長草之見進退如電,不等老羊皮的馬到近前,牠便從草叢中轉到了他們身後,人立起來張開顎足咬在了老軍馬後臀上。我趴在樹杈上看得真切,一聲驚呼,心想可惜了這匹能解人意的退役軍馬,最後卻慘死在蚰蜒口下。

黃皮子墳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