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皮子墳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一章 趕冬荒



  一九六九年秋天,越南人民反抗美帝國主義侵略的解放戰爭,正進行得如火如荼。而這時候,我做為眾多上山下鄉知識青年中的一員,被知青辦安排在大興安嶺山區插隊,接受最高指示: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戰風雪,煉紅心,鬥天地,鑄鐵骨。

  不知不覺中,時間就過去了幾個月,剛進山時的興奮與新奇感早已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日復一日的枯燥生活。我插隊的那個山溝,總共才巴掌那麼大點的地方,一共只有二三十戶人家,方圓數百里之內幾乎全都是沒有人煙的原始森林。

  屯子裡的人靠山吃山,除了在平整的地方開幾畝荒,種些個日常吃的口糧之外,其餘的吃食主要通過進山打獵得來。山上的獐子、麂子、野兔、山雞,還有林子裡的木耳、菇菌等等,都是好嚼頭,吃飽吃好不是問題。

  可那年冬天,山裡的雪下得好早,西北風驟然加緊,天氣一下子就冷了下來,眼瞅著大雪就要封山了,大伙還沒來得及儲備過冬的食物。因為往年在秋季,山裡的人們,要趁著野豬野兔秋膘正肥的時候大量捕獵,風乾臘製儲存起來,用以渡過大興安嶺殘酷漫長的寒冬。

  這十年不遇的反常氣候說來就來,秋季剛過了一半就開始下起大雪,然後又緊接著吊起了西北風,獵戶們不免有些亂了陣腳,紛紛挎起獵槍,帶上獵犬,爭先恐後地進山「趕冬荒」,同老天爺爭分奪秒搶時間,全力以赴地套狐狸射兔子,否則再晚一些,山裡肯定會刮起只有冬天才刮的白毛風,那可就什麼都打不到了,那樣的話整個屯子都要面臨可怕的冬荒。

  和我一起插隊的夥伴胖子,最近也正閒得抓心撓肝,恨不得平空生出點亂子出來才好,見獵戶們趁群結伙的進山圍獵,頓時來了興致,摩拳擦掌的跟我商量,打算同獵人們一道進山打幾隻人熊。

  我對進山打獵的那份熱情,尤其是「套狐狸」一類鬥智鬥力勾當的熱愛程度,一點都不比胖子少,可平時很少有機會帶槍帶狗去耍個盡興,對於這回的行動我早已心知肚明,支書肯定不會讓我們參加。一是因為我們這幾個知青進山不到半年,已經鬧了不少亂子出來,惹得老支書發了飆,不讓我們再胡作非為,最近他給我們安排的任務,除了看莊稼就是守著林場的木材,全是些個蹲點兒的苦悶差事;二來這次趕冬荒是屯子裡的大事,圍獵是集體行動,需要豐富的經驗,以及獵人之間的配合默契,讓知青這種從城裡來的生瓜蛋子加入,萬一出了岔子,大伙全部要餓著肚皮挨過嚴冬,誰也擔不起這個責任,也絕對不能冒這樣的風險。

  我們眼巴巴看著各家各戶抽調出精壯的獵手,組成了「趕冬荒戰鬥隊」,帶著大批獵狗浩浩蕩蕩地進山,踏雪開赴圍獵的最前線,我心裡真是又著急又上火,即使知道基本上是沒戲,我還是抱著一線希望,又去找支書通融,哪怕給我們知青安排一些後方支援的工作也好,再讓我們在屯子裡待著,非得把人憋壞了不可。

  胖子也對支書強調毛主席的最高指示:「我們都是來自五湖四海,為了同一個目的走到一起來,我代表我們五個知青向您衷心地請求,請無論如何也要讓我們投入到這場趕冬荒的革命鬥爭洪流當中去──」

  老支書不等胖子把話說完,就用另一句最高指示扼殺了我們的請求:「別跟我扯犢子,瞎咧咧個啥?毛主席不是還那個啥來著──,對了──他老人家還強調過要反對自由主義,要服從組織安排,這不咱屯子裡的人都去打獵,剩下的全是些那個啥婦女兒童老弱病殘,你看這雪下的,萬一有沒找夠食貓冬的黑瞎子摸過來也是個麻煩。我看乾脆就這麼辦,你們青年們,留下一半守著屯子,八一和小胖你們倆人,讓燕子帶著你們到林場看場去,正好把敲山老頭替換回來。我可告訴你們倆,我不在這些天可不許整事兒知道不?」

  我一看果然不出所料,在路線問題上沒有調和的餘地,既然話說到這個份上了,我也只好做罷,心中暗地裡盤算著到林場附近也能找機會套狐狸,總好過在屯子裡開展思想工作那麼沒意思。於是跟另外三個知青同伴做別,把鋪蓋卷往身上一背,同胖子一起在燕子的引領下,到團山子下的林場去看守木料。

  屯子裡有幾戶人家作為知青點,插隊的知青都固定住在這幾戶家裡,而吃飯則是到各家輪流搭伙,趕上什麼吃什麼,燕子這姑娘就是我和胖子的「房東」,她也是個出色的獵手,支書安排她帶我們照管林場,也是擔心林場遭到野獸的襲擊。

  燕子失去了進山打獵的機會,倒也沒抱怨,因為知青遠比山裡人有知識,尤其是我和胖子這樣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侃能吹的,跟知青在一起的時候,她能瞭解到她從來沒離開過的這片大山以外的世界,於是她挎上獵槍,另外又攜帶了一些必備的物品,便同我和胖子出發了。從屯子到林場要翻一道嶺子,轉兩道山坳,路程很遠,一路上西北風刮得嗷嗷直叫,捲得地面樹梢的雪沫飄飄灑灑地漫天亂舞,加上天空即使在白天也是灰濛濛的,使人分不出是不是始終都在降雪,我用狗皮帽子把腦袋裹得嚴嚴實實,可風還是把腦袋抽得漸漸麻木。

  不過聽燕子講這種天氣根本不算什麼,山裡邊到了深冬臘月,林子裡的積雪會有齊腰深,人在雪地中蹚著積雪走很吃力氣,走不了多遠就會出一身的熱汗,但卻絕對不能停下來,一旦停步喘息,被透骨的寒風一溜,全身的汗水都會立刻變成一層層冰霜。

  而且沒在深山裡過過冬的人根本不會想像得到,最恐怖的要數山裡人談之色變的「白毛風」。所謂「白毛風」,也就是風裡加著雪,銀白色的旋風,比冰刀子還厲害,吹到人身上沒有能受得住的,所以山裡的獵戶都要提前儲備食物,到了天寒地凍之時,就開始在家裡的熱炕頭上貓冬。

  走了快一天才到林場,這片林場緊挨著人熊出沒的「團山子」,有條河從這片林海雪源中穿過,剛好將山區與森林分割開來。團山子上植被茂密,並不缺乏食物,山上的人熊,輕易不會過河到林子裡來,獵戶們也不敢隨意去招惹凶殘成性的山林之王──人熊。

  林場中伐下來的木頭,在春水生長之時,就會利用河水把木料紮成筏子沖到下游,河的下游有條鐵路,還有個小火車頭,是專門用來運木頭的。這裡的情形十分像是著名小說《林海雪原》中描寫的「夾皮溝」,「夾皮溝」在東北是確有其地,團山子的林場也有個差不多的地名,叫做「黃皮子墳」,這地名聽上去顯得很神秘,但就連燕子她爹那種老獵戶,都說不出這個地名的來龍去脈,只是都說這附近黃皮子很多,很早以前黃大仙鬧得挺凶,現在也沒人提了,黃皮子是當地人對黃鼠狼的一種俗稱。

  團山子林場雖然簡陋荒僻,但社會主義建設離不開它,所以我們才要頂風冒雪來這裡值勤,不過說實話冬天的林場也沒什麼正經事要做,唯一需要料理的,只是過些時候到河流下游去幫忙發送最後一趟運木頭的小火車而已。

  這林場有一排白樺木搭建的木屋,在春夏兩季,都有伐木工人在這裡幹活居住,由於運輸能力有限,砍多了樹也運不完,所以他們每當完成生產任務,差不多到了中秋節前後,就會離開林場回家過年,這時林場就歸距離最近的崗崗營子派人照料。

  在我們到來之前,林場是由敲山老漢和他的孫女,一個叫做「畫眉」的姑娘負責看管,本來按照村支書的安排,我們應該把他們替換回去,但當我們到達的時候,就發現林場中十分不對勁,守林人的小木屋中空空蕩蕩,爐膛中灰燼冷冷的沒有一絲熱氣,也沒有見到這爺孫二人。

  我不禁替他們擔心起來,急忙與我的兩個同伴分頭在林場中找了一圈,卻仍沒見蹤跡,我心中越發不安,對胖子和燕子說:「今年天氣冷得太快,事先又沒有半點徵兆,怕是山裡的野獸也要趕冬荒,敲山老爺子和他孫女會不會被猞猁之類的惡獸給叼去了?」

  屯子裡的獵狗都被獵人們帶進山圍獵了,所以我們沒有帶獵狗,現在風雪交加,團山子附近嶺高林密,地形複雜,飛雪掩蓋了人獸的蹤跡,就算我們有百十號人去找,也未必能尋得到他們,更何況眼下我們只有三個人。我和胖子當即便尋思著要回屯子搬救兵,可又突然想到屯子裡已經沒人可找了,那時候我們年紀尚輕,一時竟然束手無策。

  還是燕子心細,她又在小木屋中仔細看了看,屋內的糧食和乾肉還剩下一些,敲山老漢的獵槍和裝火藥鐵砂的牛角壺卻都不在。獵戶最善觀查蛛絲馬跡,小木屋中沒有獸跡,東西擺放得也很整齊,他們好像還打了大量黏糕,應該不會發生了什麼不測,也許敲山老頭帶著她孫女去打兔子了,又或許他是擔心大雪封山,沒等我們來替換,便提前回屯子去了。敲山老漢打了幾十年的獵,經驗非常豐富,雖然一把年紀,身手不如昔日靈便了,但既然他帶著獵槍,只要在半路不碰上剛生崽的母人熊,就不會有什麼意外。

  見林場中並無異狀,我們三人才稍覺心安。一路上飢寒交迫,正是苦不堪言,這時候什麼要緊事也都要扔到一邊去了,最緊迫的任務是取暖和填飽肚子,於是我們便匆匆忙忙地燒了火炕,把凍得梆硬的貼餅子在爐壁上隨便烤烤,吃了充飢。三人吃飽了天也黑透了,就開始像往常那樣胡亂閒聊解悶,按慣例輪流開吹,胖子先侃了段解放前在東北剿匪的佚事,他這些都是聽他爹說的,我已經聽他講了不下十遍,而燕子還是第一次聽這個故事,所以聽得十分著迷。

  只見胖子口沫橫飛,連比劃帶說:聚眾掠奪民財的土匪,在東北地區又叫做「鬍匪」或「鬍子」,據說鬍匪們不同與內地響馬賊寇,他們自成體系,拜的祖師爺是明末皮島總兵「毛文龍」。明右副督御使袁崇煥設計殺了毛文龍之後,毛文龍手下的大批官兵,分別流落東北沿海諸島或深山。最開始的時候這些人還以大明官兵自居,不做打家劫舍的勾當,但歷經百年,隨著人員結構的日趨複雜化,逐漸演變成為害一方無惡不作的鬍匪,不過直到解放前,鬍匪們仍然尊毛文龍為祖師爺。

  這些一夥一夥的「鬍匪」,到後來被稱做「綹子」,按各股匪首所報「字號」的不同,每股綹子的名稱也不一樣,例如「一鐵鞭」、「草上飛」、「桑大刀」、「鳳雙俠」等等等等。

  解放前東北頭號鬍匪,魁首是個綽號叫「遮了天」的光頭,此人年輕時是廟裡的武僧,學得一身銅練鐵布衫的硬功夫,但他還俗後也始終沒長出頭髮,「遮了天」為人心狠手辣,兩手沾滿了幹部群眾的鮮血。

  日本投降後東北進行土改,為了保衛勝利果實不被土匪破壞,東總成立了專門的剿匪分隊,經過一系列艱苦卓絕的殘酷戰鬥,終於把「遮了天」這股鬍匪的「四樑八柱」都給剷除了。「四樑八柱」是鬍匪內部的一種組織名稱,除了大當家的稱做「大櫃」之外,其餘的所謂「四樑」,分別有「頂天樑」、「轉角樑」、「迎門樑」、「狠心樑」,「八柱」則是「稽奇」、「掛線」、「懂局」、「傳號」、「總催」、「水相」、「馬號」、「帳房」的總稱,這些人一完,整個綹子就算徹底倒了。

  而這「四樑八柱」中最關鍵的人物是「轉角樑」,東北俗稱為「通算先生」,他是整個綹子的軍師,專門利用一些迷信的方術來「推八門」,決定整伙土匪的進退動向。軍師一完,「遮了天」就失去了和他狼狽為奸的主心鼓,成了名副其實的光桿司令,但這人也當真狡猾至極,小分隊始終抓不住他,好幾次都被他從眼皮子底下溜走了。有些迷信的當地人就傳言說這個土匪頭子,年輕的時候救過黃大仙的性命,這輩子都有黃大仙保著他,能借土遁,就算是派來天兵天將也甭想抓住他。

  可世事有奇巧,鬍匪最忌諱提「死」字,但是這個字不提也躲不了,做土匪到最後多無善終,常言道「自做孽,不可活。」也許「遮了天」惡貫滿盈,該著他氣數已盡,那年深山裡剛好也發生了罕見的「趕冬荒」,老百姓管這樣的年分叫「死歲」,黃大仙終於罩不住他了。

黃皮子墳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