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皮子墳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十二章 孤燈



  大家聚在牆前,見兩層磚牆後不是通道,不免都有些失望,但大伙都想看看牆裡埋著的到底是什麼東西,於是用康熙寶刀挑起煤油燈去照,這才看清原來牆裡埋著個大鐵塊,冷冰冰黑沉沉的,四人心中說不出的驚奇,難道兩層磚頭後面還有一層鐵牆?

  我伸出手在上面一摸,指尖立即觸到一陣冷冰冰的厚重感,一種不祥的預感使我全身都打了個激凌,我連忙定了定神,再仔細一摸,發現這層鐵牆上還有幾行凸起的文字,要挑著燈將雙眼湊到近處才看得清。我們四人輪流看了一眼,那不是咱們的中國字,不是數字,也絕對不是日文那種鬼畫符或是日文漢字。

  我們滿頭霧水,這鑄鐵般的牆壁好像是層鐵殼,而且埋在樓裡,不知道究竟有多大多厚,鐵塊上的字是什麼?也許能讀出來便能揭開其中的秘密,可就在這個時候,手中的煤油燈閃了兩閃,隨即便油盡燈滅了。

  煤油燈一滅,完全封閉的樓房內部,立刻變得伸手不見五指,我和其餘三個同伴,只有呼吸相聞。黑暗中丁思甜摸到我的手,我感到她手指冰冷,知道她怕得很了,想安慰她幾句,讓她不要擔心。

  可一想起眾人進了這座古怪的樓房之後,那道突然落下的鐵閘,窗戶上白色的人手,以及面前這深埋在磚牆裡的大鐵塊,實在是想不出有什麼令人安心的理由可以對她講,這些不合常理的現象還能說明什麼呢?顯然這是一座「鬼樓」。事到如今想不信都不行了,不過這句話不僅我不想說,估計在這種情況下,也不會有人願意聽。

  我摸出口袋裡的半盒火柴劃亮了一根,在絕對黑暗的環境中。哪怕只有些許的光亮,都會有人感到希望的存在。我藉著火柴的光亮看了看其餘三人,大伙還算鎮定,火柴只有二十幾根,一旦用完就再也沒有光源了。所以不到必要的時候不能使用。

  老羊皮想起剛才見那鐵壁上有些字跡,他是大字不識一個的文盲,就問我們道:「那鐵磚磚上都印了些甚呀?你們這些娃都是主席派來的知識青年。可認得準?」

  火柴燒到了根,四周又再一次陷入了無邊的黑暗。我把化為灰燼的火柴扔掉,絞盡腦汁地把剛才看到的字體在腦海中重現,好像是洋字碼。對於外文,我們只學過些俄語,不過也都是半調子水平,後來蘇聯修了,更是完全荒廢了,不過丁思甜的父母曾在蘇聯留學,她的俄語水平不錯,但那鐵牆上的外文要是英語之類的,我們就徹底沒人認識了。六四年開始有的學校也教英文,但所授內容並不系統,而是直接學一些短句。例如萬壽無疆、萬歲萬萬歲之類,當時我們幾個人所在的學校都沒開設這門課程。

  但丁思甜卻很肯定的說,那些絕對不是俄文,俄文有些字母和英文字母區別比較大,這點還是能看出來的。當時正值中蘇關係緊張,大伙戰備意識都很強,一提到外文,甚至懷疑這鐵牆裡裝的是炸彈,但仔細一想,又覺得這種事不大可能。

  不是蘇修那就有可能是美帝了,以前我家裡有些在抗美援朝戰場上繳獲來的美軍戰利品,有洋酒瓶、煙盒、不銹鋼的勺子一類,都是些雜七雜八的物件,所以我對英文的認識僅僅停留在「USA」的程度。

  胖子突發奇想:「二戰那會兒,倭國和德國是盟國,我覺得這會不會是德文?也可能是日軍在太平洋戰場上繳獲的美軍物資?」

  我對胖子說:「德文什麼樣你認識嗎?」胖子說:「那美國文咱也不認識啊,所以我覺得只要不是俄文和日文,它是哪國的文都不重要了,反正咱們全不認識。」

  胖子的話給了我一些啟發,可倭國人蓋的樓裡面封埋著印有洋字碼的鐵塊,這鐵塊是用來做什麼的?為何埋在磚牆裡面?完全沒有任何頭緒,越想越是頭大。

  這時丁思甜對我說:「再用一根火柴好嗎?咱們再看一眼。」我也正有此意,當下湊到磚牆的窟窿處,抽出一根火柴劃亮了,用手攏著火苗,以防這微弱的火苗被眾人的氣息吹滅了,光亮一現,漆黑的鐵壁立刻映入眼簾。

  這次雖然光亮微弱,但眾人看得極是仔細,終於又有了一個發現,適才只顧著看鐵板上奇怪的字符,並沒有留意到藏在磚後的這堵鐵牆,並非是整體的巨大鐵塊,而是一個可以拉開的鐵蓋,像是一道低矮的活動鐵門。剛剛由於胖子扒塌了磚牆,有些磚頭還沒被拆除,鐵蓋邊緣的縫隙沒有完全顯露出來,與蓋子鑄成一體的把手也被一些磚頭擋住了。

  這個發現使眾人呼吸加速,火柴也在這個時候滅掉了,胖子摸著黑去拆剩餘的磚頭,丁思甜問我:「八一,原來這是個可以開合的蓋子,好像鐵門一樣,但若說是門,未必太小了一些,人要趴著才能進去,如果不是鐵門又會是做什麼用的?」

  老羊皮插口道:「思甜你這女娃,怎就對這些事這麼好奇?我老漢活了大半輩子,也沒碰上過這麼希奇的東西,我看這鐵牆後邊一定不是善地,否則怎麼藏得這麼嚴實,打開它怕會放出厲鬼來?造孽嘛,不知上輩子得罪了哪路神神──」

  我勸老羊皮說,世上本無鬼,庸人自擾之,這座樓中發生的事情雖然奇怪,但我相信萬事都根源,只是咱們僅窺一隅,沒能得見全局,所以當事者迷,咱不能閻羅殿上充好漢──閉著眼等死,也別光披著馬列主義的外衣,幹那種大開廟門不燒香,事到臨頭許牛羊的傻事,我看求菩薩求佛爺都不頂用,等會兒要是能打開這鐵蓋子,一旦出了什麼事有我和胖子先頂著。

  老羊皮說:「我都一大把年紀了,我怕甚球啊,我是擔心這女娃,唉──我這輩子安分守己淨吃素了,雖說一輩子沒剃頭,也不過是個連毛僧,怎麼倒霉事都讓咱趕上了──」他的話說了一半就說不下去了,我知道他大概想到就算回了牧區,對牛羊馬匹的重大損失也沒法交代,老羊皮這老漢肚子裡全是苦水,我怎麼才能想個法子幫他和丁思甜推托責任呢?

  我們說話的功夫,胖子已經把磚牆徹底拆開,剩下的牆壁都是磚頭水泥砌死的部分了。我問胖子:「這鐵蓋子能拉開嗎?」胖子伸手摸了摸:「八成能拉開,有個鐵栓卻沒鎖緊,也沒焊死。」

  我把刀拽了出來,讓丁思甜準備用火柴照亮,以便看清楚這鐵蓋子後面究竟有什麼名堂,見一切就緒,我伸手拍了拍胖子的肩膀。胖子得到信號,便抬腳蹬著磚牆借力,用兩隻手去拉動那沉重的鐵門邊緣的把手,黑暗中隨即傳來「喀哧哧」的沉重之聲,只聞到一股嗆人的氣息從鐵蓋子後邊冒了出來。這味道中人欲嘔,要多難聞有多難聞,像是一股噁心刺鼻的煤煙和油脂混合在一起,我們趕緊把鼻子堵上。

  我聽著動靜,低聲對丁思甜說:「上亮子。」丁思甜立刻劃了根火柴,火光亮了起來,敞開的鐵蓋子後邊,是一層一米多厚的漆黑石磚,再往裡是一個圓柱形向上的豎井,上不著天,下不著地,井壁內側都是厚厚的黑色碳化物,好像常年煙燻火燎而形成的。我用丁思甜的圍巾包住鼻子鑽進去探了探,下邊黑漆漆的看不到底,上面則有一小片朦朧的星光,好像在樓頂有個圓形天窗,豎井狹窄,如果用手腳撐著井壁,也許能夠一點點爬到天窗的位置。

  我回身出來,胖子也鑽進去看了看,老羊皮和丁思甜問我鐵蓋後究竟是什麼所在,我不太確定的說:「我看像是──是個大煙囪的煙道。」老羊皮沒見過這麼大的煙囪。有點不大相信,我給他解釋道:「當年我和胖子思甜串聯的時候,有一回光顧著參觀革命老區體驗革命精神了,一天沒吃東西,晚上回去的時候過了飯點了,但是我們隔天還得幹革命呢,晚上也不能餓著呀,於是胖子去偷了老鄉豬圈裡的一頭小豬。我負責抱著小豬,把牠裝進燒著的磚窯裡,想烤熟了吃烤乳豬,結果沒掌握好火候,裡面溫度實在太高了,愣把挺胖的一小豬給烤沒了。後來老鄉帶著人來抓我們,我們就敵進我退,撤進了磚窯廠的廢磚窯煙囪裡躲到天亮,才得以逃過被革命群眾追究偷社會主義小豬的罪名。」

  就是那次的經歷,讓我們對煙囪有了一個極其深刻的直觀體會,一輩子都忘不了。我剛才用手在鐵蓋子後面的煙道裡抹了一把,都是煙灰,再一捻,黏膩膩的竟像是油煙,這煙道下肯定是火窯或是爐膛,這麼久沒使用過了,為什麼還會如此油膩?另外還有那令人作嘔的氣味──

  一個不祥的念頭在我腦中浮現出來,這是火化用的焚屍爐。就算不是燒死人,至少也焚燒過大量動物,是被高溫和濃煙帶到煙道裡的油脂,冷卻凝固後留下的,所以歷時雖久,這厚厚的油脂依然沒有消失。二樓磚牆後的鐵蓋子也不像是爐膛,而是用來清理煙道防止堵塞的疏通作業用通道,只有火葬場的老式焚化爐才需要這種設施,因為煙道中的油膏必須以人工才能清除。聽說德國納粹用毒氣室對猶太人進行屠殺之後,會用焚屍爐來處理屍體,倭國人是不是也引進了這種德國裝備來毀屍滅跡?最主要的是我們搞不請楚,如果這真是個大煙囪,為什麼需要如此嚴密偽裝和封閉?恐怕這其中絕不僅是掩人耳目這麼簡單。

  一想到可能是燒過無數屍體的焚屍爐,我差點把前半夜吃的烤大眼賊全吐出來,趕緊把手上的黑色油膩在衣服上擦掉,可要想脫困逃出生天,就必須有人從焚屍爐的煙道裡爬上去,但這個過程中不能使用火柴照亮,以免將煙道中殘存的可燃物點著引火燒身。還有一個辦法是摸黑去地下室,不過那裡應該是個大鐵爐子,未必會有出口,只靠剩餘的幾根火柴去地下室也不太現實。

  我把這個打算跟同伴們一了兌,胖子立刻反對:「不成,這絕對是盲動主義,我說老胡你這可是要整高難度啊,雖說咱們早晚有一天得從這煙囪出去,可燒成了煙跟活著往上爬的感覺太不一樣了,這根本就不是給活人用的。再說煙道上糊著這麼厚的一層油膏,爬起來肯定得打滑,你們可能覺得無所謂,大不了掉下去摔到爐子裡,摔死摔殘也不會覺得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可萬一上邊尺寸窄把我卡到當中,上不去下不來活活憋死豈不難受?這種窩窩囊囊的死法我可接受不了,恐怕世界上從古到今都沒有這種先例,我也不想破這種世界記錄。」

  我說:「咱們近視眼配鏡子──必須解決目前問題。現在也沒別的輒了,不是我個人英雄主義,我看這事到如今唯有冒險一試,你們就在這等著我。我單槍匹馬爬出去,然後設法從外邊打開鐵閘放你們出去,要是掉下來──那就算我先走一步,咱們下輩子再見吧。」

  丁思甜抓著我的胳膊苦勸:「千萬別去,火化爐的煙囪是爬著玩的嗎?就算不摔死,被裡面的煤灰油煙嗆也能把人嗆死,咱們還是另想辦法吧。」

  我也是仗著一時血勇的狠勁,害怕稍一猶豫就不敢再冒險爬那煙道了,人強需添九分狠,馬壯要加十八鞭,不能耳根子一軟在關鍵時刻掉了鏈子,於是我不顧丁思甜的勸阻,再一次鑽進了鐵蓋後的煙道裡,用圍巾把口鼻都蒙了。往上瞧了瞧煙囪口,從我這到出口,只隔了一層半樓的距離,並沒有多遠,加上我對自己登梯爬高的手段還是比較有信心的,咬了咬牙就把身子探進了煙道。

黃皮子墳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