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皮子墳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十三章 焚化間中的第五個人



  這煙囪雖大,也只是相對而言,實際上遠比火葬場的那種大煙囪小了許多,頭頂有朦朧的星光,看到天窗般的煙囪口,我又平添了幾分信心,用刀鞘刮著煙道內壁,迅速清理掉了一圈煤灰和油膏,又用腳蹬在上面試了試摩擦力,這煙道內很是狹窄,如果用腰背支撐著逐步蹭上去問題不大。

  可有些事看似容易做起來難,剛刮了一層油泥,煙道裡就已經嗆得睜不開眼了,雖然蒙著鼻子還是有種嚴重缺氧的眩暈感,而且煙道內壁是一蹭一滑,在這裡邊有勁也使不出來,一邊撐著身體防止掉下去,一邊用刀鞘去刮油,實在是太困難了,我剛爬上去不到半步,就已經覺得胳膊腿都打顫了。

  我估計是堅持不下去了,不得不準備放棄,最後抬頭往上看了一眼,就打算下去了。不料一抬眼,正看到煙道口不知在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團暗紅色的亮光,我以為是看花了眼,閉上眼使勁搖了搖頭再睜眼去看,但見有一燈如炬,明暗變幻,形如鬼火,飄飄忽忽的懸在上方。

  見此情形,我猛然想起常聽老人講起,在漆黑的夜晚,如果一點燈火都沒有,卻突然出現孤零零的一處光亮,絕對是鬼火而非燈火,那正是:「明月莫獨行,孤燈不是人。」這個念頭剛一閃現,煙囪頂上的那團鬼火就朝下面飄了過來,我心中一慌,這可真是他媽的天上下刀子手捏兩把血,怎麼什麼邪性事都有?支撐著身體的手腳打了個滑,失去了維持平衡的重心,順著焚屍爐的煙道掉了下去。

  這一眼出乎意料,好似一個霹雷空中過,眼瞅著那鬼火般的光芒從上至下移將過來,我蹬著煙道內壁的雙腳一滑,身體失支撐立時下墜。我心中十分清楚掉進煙道底部的爐膛內定然無倖,就算是不被當場摔死,也會跌得筋斷骨折,可我並沒有料到,焚化爐的煙囪裡氣流久積,煙道又極為狹窄,所以身體下墜的速度竟會極慢,好似身在雲端。

  胖子正好守在二樓煙道口,等著我上去之後的信號,雖然煙道內黑咕隆咚,但他聽聲音就知道我失手了,趕緊把手伸進煙道內亂抓,我的後背對著他,被他揪住衣領扯了回來。

  二樓的煙道疏通口更窄,在鐵蓋子外邊還有磚泥洋灰,我腦袋在牆角上撞了一下,混亂中也沒覺出疼來,我不是胖子那種老虎攆到腳後跟了,還有心思看看是雌是雄的人。心知不妙,一秒鐘也沒多耽擱,加上胖子的拖拽,倒著爬回了煙道疏通口,反手將鐵蓋關上,黑暗中就聽煙道裡有個鐵錘般的東西狠狠撞在了蓋子上,發出嗡嗡的迴響。

  聽上去好像在煙道頂有個什麼東西,被我用刀鞘刮煤灰的聲音驚動了,竟然鑽進煙道內部。那物在煙道疏通口外邊撞了幾撞,便寂然無聲了,我和其餘三人的心都懸到嗓子眼了,剛才要不是胖子見機得快,我一旦掉進焚屍爐裡,就算沒摔傷,現在也被煙道裡那個東西叼去了,那鬼火般的東西究竟是什麼?

  丁思甜想看看我有沒有受傷,又劃亮了一根火柴,我見火光一亮,趕緊一口氣將火柴吹滅:「我蹭了一身煤灰油膏,妳想把我點了天燈啊?」說著話覺得臉上黏膩膩的,大概是腦袋被刮破了流出血來,用手胡亂抹了一把,讓丁思甜找塊手帕先給我包紮起來。

  老羊皮對我說:「不叫你娃把那黑洞洞來爬,你娃偏要把那黑洞洞來爬,多虧了你娃命大,你娃這是有造化啊。」胖子對老羊皮說:「有什麼造化?剛才要不是我眼疾手快把他拽回來,從此以後革命隊伍裡,就沒他胡八一這麼一號人物了。」

  我說同志們現在都什麼時候了?咱們就別倒老帳吃老本了,雖然說死亡不屬於工人階級,但是這煙道裡的東西,我估計不是善主兒,從煙道出去肯定是沒指望了,但是咱們堅決不能灰心沮喪,照我看一計不成,咱就再施一計,只有摸黑進地下室了。下面情況不明,只能走一步說一步,以不變應萬變了,接下來不管發生什麼事,咱們都要提前做好車馬炮臨門、瘸子爬山步步難的思想準備。

  樓道裡漆黑一片,沒有燈燭真是寸步難行,但我們無論如何都捨不得再使用剩下的火柴了,那時候人人都窮,不到萬不得已也不會燒衣服照明,因為誰也不知道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再見到外邊的光亮,好在是在樓房內部,摸著牆壁和樓梯的欄杆往地下室走還算行得通。

  四人一步步蹭到了樓梯的盡頭,再也沒有向下的樓梯口了,我這才讓丁思甜劃根火柴看看地形。這幢摟房的地下,果然是焚屍間,我們身前就有幾輛推死屍的滑車,幾個用來擺放消毒除屍臭用品的櫃子,櫃邊白森森的牆壁上,掛著兩套類似防化服的裝備,可能是這裡的燒屍工所穿,牆邊是巨大的爐櫃,兩道冰冷的鑄鐵膛門緊緊關著,底層的空間極大。剛到焚屍爐邊,一根火柴便已經燃成了灰燼,我們甚至沒來得及看焚屍間中有沒有什麼未被銷毀的遇難者遺體。

  焚化間中既靜且冷,空氣彷彿都結冰了,身處於這種陰森冰冷的環境,我們心裡都是七上八下,丁思甜扯著我的衣袖問:「聽我舅舅講以前在山西打鬼子的事,鬼子殺了老百姓要麼不埋,要麼埋進土坑裡,可你想過沒有,為什麼這裡的日本鬼子,殺了人之後還要用爐子把屍體燒成灰燼?」

  我被她一問,心想女的就是好奇心強,甭管什麼都要刨根問底兒,就隨口答道:「這還用問嗎,鬼子肯定是想毀屍滅跡,你舅在山西當過八路啊?這件事倒沒聽你提起過。」但轉念一想,不對,始終沒想到這一層,聽說小鬼子最是摳門,吃飯都捨不得用大碗。耗費人力物力在這荒郊野嶺造個秘密焚屍爐似乎沒有任何必要,如果不需要毀屍滅跡,為什麼要焚化屍體呢?除非是有些屍體──

  我想很可能這「百眼窟」發生過什麼要命的事情,是鼠疫嗎?不太像。那召喚千年亡魂的壁畫,從興安嶺運來的古老銅箱,還有日軍什麼給水部隊建造的秘密焚屍爐,這些不可思議的事件背後存在著什麼聯繫嗎?另外這裡的人都哪去了?是戰敗時投降了?被蘇軍消滅了?還是像那群牧牛和野雁一樣都失蹤了?那個無形無影能夠吞噬生靈的東西究竟是什麼?與地穴壁畫中的龍形黑影是一回事嗎?地穴中埋的石頭又有何用?壁畫中的女屍被日本人挖走了嗎?又是誰在外邊把樓門的鐵閘關閉,想要把我們困死在這裡?用磚頭封閉的房間,那道只能從外面開啟的閘門?疑問實在太多了,可這些事情單憑想像是完全猜測不出來的。

  我深知聞聲不如親見、觀景不如察形之理,也許這地下焚屍間裡會有一些線索,不過現在要做的頭等大事,就是先把大伙從這座樓裡帶出去。這些同伴有兩個是我最重要的戰友,還有一位是我們應該去結合的貧下中農,他們對我無條件地信任,我一定盡力不讓他們出現任何意外。

  我一邊胡思亂想,一邊摸到推屍體用的滑車前。上面有些白布單子,也許是焚化前包裹屍體用的,剛好可以用它「上亮子」。我先把頭臉蹭到的油膏著實擦了擦,換了一套帶面罩的防化服穿在身上,然後帶著其餘三人把裹屍布扯成一條一條,又用刀將消毒櫃劈成若干木條。一番忙碌之後,終於製作了十幾隻簡易火把,並將其中一支點燃,算是暫時緩解了我們盲人騎瞎馬的艱難處境。

  火把的照明範圍可比火柴大多了,眾人都覺眼前一亮,只見牆壁上有應急燈以及各種管線一應俱全,不似樓上除了磚頭就是鋼筋水泥,不過這些設施早已失去電力不能使用了,地下室雖然陰森冰冷,但空氣暢通甚至好過地上建築,想來是有過濾通風的特殊構造。

  我們剛剛點了火把,正想仔細察看地形,以便謀求脫身之策,身後巨大的焚化爐中突然猛地一震,裡面似乎有一巨物要破爐而出。我知道可能是在煙道中所見的東西,但不知它究竟是個什麼,好在爐膛都上了栓,任它再大的力量也撞不開,雖然是只聞其聲,未見其形,也覺得聲勢駭人,實是非同小可,不免擔心堅固的爐門會被撞壞。

  我舉著火把四下裡一看,焚屍間裡沒有多餘的門戶,僅有一條直直的通道,便招呼眾人:「雖然咱們東山打過熊,西山宰過驢,可敵進我退,好漢不吃眼前虧,先撤。」說罷帶頭進了那條通道。通道的地面是水泥斜坡,可能是為了便於用滑車推送屍體而設計的,盡頭處又是一道完全閉鎖的厚重鐵閘,內部沒有能夠開啟的開關。

  我們用力推了推攔在通道處的鐵閘,如同蜻蜓撼柱,紋絲不動,我和胖子氣急敗壞地罵道:「這該死的地方是誰設計的?竟把所有開啟門戶的開關都設在外面!」

  這座地下一層,地上三層的建築物,簡直就是一個鋼筋水泥和鐵板組成的悶罐,唯一沒有阻攔的煙囪口還不能出去,再找不到出口可就眼睜睜要被困死在這裡了。眾人無奈之餘,只好退回焚屍間繼續尋找出口,可四壁堅固異常,拿炮轟都不見得能把這座樓的牆壁打透,更別說我們手裡只有一隻老掉牙的獵銃了。

  這時焚屍爐裡的聲音已經沒有了,我輕手輕腳地走到爐邊,附耳貼在爐門上偵聽,裡面似有巨物蠕動摩擦爐壁之聲,我對其餘的人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帶領眾人來到牆角小聲商議。

  眼下處境雖然堪憂,但並沒有直接的危險,我們還有足夠的時間商量如何離開這座鬼樓,我告訴三個同伴等人:「爐膛裡確實有東西,好像是什麼野獸,我估計可能是隻獨眼巨蟒,可能在我往煙道外爬的時候,被我驚動了,打算下來傷人,結果也困在爐內回不去了,爐壁上都是煤灰油膏,不一點點刮淨了就算有三頭六臂也甭想上去。」

  丁思甜父母從部隊退伍後,都分配到了自然博物館工作,她知道許多生物習性,聽我說關在焚屍爐中的可能是巨蟒,便搖頭道:「應該不會,環境所限。在位於草原與大漠之間的荒野不會棲有大蟒。」

  老羊皮插嘴說:「我早說過,可你們就是不把我來信,那是龍王爺啊,咱們這回闖下天大的禍端了,不單吃了水裡的龍子龍孫,竟然還把龍王爺被困在裡面了,怕這鐵殼殼也難把牠來擋──」

  我心想對老羊皮這號覺悟過低的貧下中農,說什麼全不頂用,那簡直是對牛彈琴給驢唱曲,純屬瞎耽誤工夫,他太認死理,我也實在懶得再跟他解釋了。眼下的情況可以說是坐困愁城,不得不做最壞地打算了。再樓上樓下的折騰,也未必能尋到出路,可總不能眼睜睜在這乾等著,能熬到什麼時候算一站呢?

  我想到這心中有些焦躁,就不耐煩地對老羊皮說:「哪裡會有什麼龍王爺馬王爺?扁擔橫在地上,你都不知道念個一,怎麼就偏信這些捕風捉影的傳說?」

  丁思甜勸我說:「八一你別總說老羊皮爺爺不好了,他這不是迷信而是是樸素的階級感情。咱們知青插隊都是來向貧下中農再教育的,不是來教育貧下中農的。我爸爸曾經說過中國歷史上,最苦的就是農民了,他們一輩子受剝削,面朝黃土背朝天,老牛力盡刀下死,可在中國最偉大最有承受力和最具有忍耐力的也是農民,沒有農民也就沒有中國的歷史了。」

  我被丁思甜一說,頓時冷靜了下來,也覺得雖然沒說什麼過頭的話,但確實不該對老羊皮這種態度,俗話說好言一句三冬暖,惡語半句透骨寒,可是當著丁思甜的面不太好意思認錯,只好個打個馬虎眼,對眾人說道:「這兩天沒進行批評和自我批評,回去一定補上。」

  胖子在旁邊藉機挖苦我說:「回去後你還要帶頭做自我檢查,認真學習檔案,跟緊形勢,批判你自己內心深處的右派思想,自覺地改造你那套資產階級世界觀,並且要交代清楚你的歷史問題,出身問題,以及是怎樣產生名利思想脫離革命隊伍,從而走上白專道路的。你不要以為你不交代組織上就不清楚了,組織上對你的情況那是完全掌握了的,現在是給你個機會讓你自己交代出來,是為了挽救你對你寬大處理,你最好懸崖勒馬,千萬不要自絕於人民,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說──」

  我打斷他的話說:「你個胖子要不去當反動組織的黑筆桿子,真是浪費了你這身胖肉,咱們給關在這不見天日的水泥棺材裡,你竟然還有心情扯蛋?我他媽說什麼了我就自絕於人民?」

  胖子說:「能快活時先快活,得便宜時且便宜,發愁著急有什麼用,不是照樣出不去嗎?依我看咱們就準備打持久戰吧,估計過兩天那個老倪看咱們還不回牧區,他總該派人來找咱們吧?等他們找到這的時候咱們就能出去了。」

  丁思甜說:「怕就怕他想替老羊皮隱瞞責任,想盡可能多給咱們爭取幾天時間。那樣的話咱們沒吃沒喝,能在這裡支援多久?他們又要花多少時間才能找到這裡?」

  我聽到丁思甜說到沒吃沒喝,突然靈機一動,想出一個主意,對胖子和丁思甜說:「我倒有一損招,你還記不記得咱們在磚窯烤小豬解饞的事,不如咱們從二樓扔下火頭,把這焚屍爐來個再點火,不管裡面關著什麼東西,也一把火給它化成油煙了。」

  此言一出,眾人齊聲稱善,可見當事者迷,就一直沒想到這個辦法。只要設法把焚屍爐再次點火,不僅能燒死爐中的東西,還能利用火焰清除煙道中的油膏,那樣就能從煙道裡爬出去了,只要能爬出去一個人,便可從樓外打開封閉的鐵閘。

  大伙剛要展開行動,胖子手中的火把就燃盡了,為了盡可能地節約光源,我們雖然準備了十幾根火把,但只是一根快燒光了才點下一根,想到脫身的辦法過於興奮,竟然忘了接續火把。丁思甜趕忙取出火柴盒想要點火,可就在這個時候,忽聽黑暗中窸窣有聲,好像有人走動,發出聲音的地方似乎是在焚屍爐的爐門處。

  這樓中除了我們四個活人之外,哪裡還有別人?這裡甚至連老鼠都沒見到一隻,我以為是老羊皮摸黑去到那邊,趕緊用手四處一拍,老羊皮、胖子、丁思甜,一個不少都在身邊,黑暗之中怎麼突然多了一個人?或者是多出來了一個──鬼?

黃皮子墳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