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皮子墳 線上小說閱讀

第二十九章 莫洛托夫雞尾酒



  我見丁思甜雖然吸入的蚺毒有限,現在情況還算穩定,能走能動,神智也還清醒,但這中毒的早期症狀畢竟是出現了。如果從百眼窟北側山口出去,就到了沒有人煙的荒漠邊緣,離牧區更遠,即便不那樣繞路,在沒有馬匹的情況下,也根本來不及把她送進醫院,而且萬一她所中之毒在更短時間內發作,卻又如何是好?再者,誰能保證這一路平安,不出半點岔子?

  我緊鎖眉頭,拿著地圖看了看,立刻打定了主意:「錦鱗蚺是鬼子研究所特意養的,他們是為了治療在太平洋戰場上被蚺毒所傷的士兵而進行研究的,這研究所裡說不定會有解毒的血清,這種可能性是非常大的,不擔三分險,難求一身輕,我看回天之道,唯有賭上這一把,去主研究樓尋找解毒劑。」

  為了不給丁思甜帶來太大的心理壓力,我沒有表現得太匆忙,確認路線之後,仍是按正常速度前進,反正從地圖上看到主研究樓的距離並沒有多遠,速度再慢也來得及,要是研究樓中沒有血清一類的解毒劑,那麼一切也就全都完了,我心中隱隱害怕,總在想萬一沒有解毒劑呢?而且我們這幾個人裡,誰又能認出解毒劑什麼樣?最後乾脆把心一橫不再多想了。他媽的反正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不到黃河不死心。

  沒過多久,就進入了一片非常開闊的地下水道,這裡有許多排比聯絡的水泥管道。走在前邊開道的胖子忽然踩到了什麼,罵罵咧咧地抬腳在黑水中一挑,從污水裡露出幾根爛透了的死人骨頭,有半截腿骨下還掛著隻鞋,我正要看個究竟,卻在黑暗中,發覺我們所處的水泥管道突然旋轉了起來。

  從俄國人繪製的研究所地圖來看,龐大的地下排水設施,實際上是條人工改道的地下河。正是由於在百眼窟的山凹裡挖出了大量地下水,地質環境所限無法修建分水渠,只有利用蛛網般的排水管道將其引出山外,否則地下水就會淹沒我們頭頂這片區域,這座秘密研究設施也就無法修造在現在的位置了。但是現在的地下排水通道中,已經即將乾涸,只剩下些污水淤泥,想來那山中水源早已乾涸了。地下水路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完全封閉的,另外一半屬於半封閉式,在緊急時刻可以作為疏散通道。若想接近主研究樓,最近的路線就是通過半封閉管道區,這裡環境複雜。管網交錯如同迷宮,如果沒有這份地圖,將很難順利找到出口。

  我們舉著火把覓路而行,到了一處溝管交錯開闊的樞紐區域,這裡四壁都是黑漆漆的,污水爛泥極多,水中各種蜉蝣生物滋生,正好是位於地下水路的中心地帶。眼看著就要到達目的地了,卻發現在管道底部的黑水中有許多屍骨,看那些沒有腐爛掉的服飾,很可能是日軍秘密研究所的警衛。胖子捏著鼻子用腳撥了撥那些已經爛了的死人骨頭,我們見狀都忍不住想:「這管道中怎麼會有鬼子的屍骸?」正要看個究竟,卻發現身處的管道猛地抖動了起來,一時間好似天旋地轉。

  但這只是眼睛的錯覺,腳下卻沒有搖動的感覺,我們舉著火把抬頭一者,四人都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身前一米遠的管壁上,黑壓壓的佈滿了蟑螂,這些蟑螂黑色棕色皆有,背生長翅,大得驚人,體形長短都在三四厘米左右,一隻挨著一隻,密密麻麻的間不容髮,成千上萬的數量將整個牆面都蓋住了。這些大蟑螂恐怕是受到了污水中某些成分的刺激,不僅體形比普通的大了一半,牠們還能夠靠著互相啃噬同伴的屍體,以及進入這段下水道的老鼠和潮蟲等生物維持生命。

  這些蟑螂原本潛伏不動,慢慢的互相咬噬,此時有一小部分受到火光和腳步聲的驚動,牠們立刻快速竄動起來。一瞬間就產生了連鎖反應,整條管道中的蟑螂好像沸騰的開水,沒頭沒腦的到處衝撞逃竄,管壁變成了流轉的黑潮,有不少從管壁上掉了下來,我們的頭頂肩膀上立刻落了一層。

  我想招呼眾人往回跑,但這功夫不光誰也顧不上誰了,而且沒人敢張嘴說話。擠掉下來的大大小小蟑螂把火把都快壓滅了,掉在人身上到處亂爬,一張嘴說不定就鑽嘴裡幾隻,而且體形小的蟑螂見縫就鑽,鑽進耳朵鼻子也受不了,牠能順著耳朵一直爬進人腦,只好各自拚命把掉在頭頂肩膀上的蟑螂撣落。

  蟑螂竄得極快,我們跑是沒處可跑了,只好掄著手中火把將牠們趕開,盼著這些蟑螂趕快散盡。眾人心神略定,從剛剛面對大群蟑螂形成的黑潮中回過了神來,竭盡全力把能用的傢伙全都用上了,總算是利用火把使潮水般的蟑螂從身邊散開。

  沒過多一會兒,管道裡的蟑螂就漸漸少了下來,我騰出手來,替丁思甜和老羊皮撥掉身上的蟑螂,四人臉色都變了,寧可讓惡鬼索了魂去,也不想被蟑螂給活埋了慢慢咬死,胖子對我們說:「趁著蟑螂散了,咱們趕快衝過去──」

  胖子話音未落,只聽老羊皮大叫一聲,他的身子忽地往下一沉,被污水裡的一個東西拖倒在地。我和丁思甜發覺不對,伸手想去拽他,可拖住老羊皮的那股力量極大,我雖然抓住了老羊皮的胳膊,但被那巨力牽動,腳底被帶了一個踉蹌,險些摔倒在淤泥之中。

  丁思甜就沒我那麼走運了,她抓住老羊皮的衣襟,想阻住老羊皮被向後拉扯的勢頭,但臂力有限,加上腳底濕滑站立不穩,一下子滑倒在地,但她仍未撒手,跟老羊皮一起被拖向了下水道的黑暗之中。這時胖子已經掏出了那支南部十四式手槍,我見黑暗中看不清楚目標容易誤傷。而且看這勁頭這傢伙也小不了,心中想明瞭這些屍體骨的來歷,很可能是有些人在出事的時候想從這逃跑,但遇到了要命的東西,都被結果在了臭水溝裡。要想救人一點也不能猶豫,否則就等著給那倆人收屍了,於是拔出康熙寶刀,對胖子叫了聲:「別開槍,往前扔火把。」說著話就一個箭步衝了上去。

  老羊皮和丁思甜的火把在倒地時就落在泥中滅了,我們為了節約鬧革命,都沒捨得用那俄國人的工兵照明筒,只是用他房中的傢俱衣服又做了數支簡易火把。這火把有利有弊,若是地道中有蟲蠍蜈蚣之屬,打著火把遠遠地就可以驅散牠們,而且可以判斷空氣質量是否對人無害,但缺點是照明範圍非常有限,只不過眼前數步,稍遠一些就看不到了。

  我一手拎刀一手舉著火把追了過去,只好讓胖子在身後將他的火把當做短時照明彈往前拋出去,利用火把落地熄滅前看清前方十幾米的情況。我剛一起步,身後的火把就從肩上飛了出去,在漆黑的空間裡劃出一道低低的拋物線,隨即掉進管道前方的污泥中熄滅了。

  但藉著火光一閃之際,我已經瞧見就在我前邊幾步遠之處。地面有個管道間破裂的大缺口,直徑將近一米,裡面深不見底,從裡面探出幾條粗大的黑色節肢類勾爪,生滿了黑色的硬毛,正把丁思甜和老羊皮往管道的大裂縫裡拖拽。

  老羊皮失去重心倒在地上,也不知受沒受傷,他竭力掙扎著想要擺脫,但根本使不上勁,獵銃被他壓在了身下,想放銃也辦不到。丁思甜趴在地上拽住老羊皮的衣服,咬緊牙關奮力往後拖著,但根本無濟於事,連她都被快速拽了進去。

  我踩著遍地的死蟑螂,一踏就嘎吱一聲,三步併作兩步趕到近前,這才看清楚拽住老羊皮的是條大錢串子。錢串子比蜈蚣和蚰蜒體形要寬許多,而且對足較少,但是勾爪更寬更長,身體最大能長到兩米長,排水管道中的這又深又闊的縫隙,就被這錢串子當成了巢穴,由於畏懼火焰,才想將老羊皮拖到排水管道的下層。

  我趕到跟前,藉著手中火光,發現那深淵般的裂縫邊上都是人骨,深處還有幾隻大得嚇人的蟑螂來回亂爬。救人心切,也沒顧得上細看,揮起長刀就砍了下去,想將這條半截縮在洞裡的大錢串子一揮兩段,把老羊皮和丁思甜救下來。

  不料那錢串子動作也是極快,我刀在空中,牠早將老羊皮拽至洞口,這刀如果砍得實了,不僅斬不到牠,反而將老羊皮剁了。我見大事不妙,趕緊將火把朝洞中扔了進去,但洞中陰潮之氣太威,火把一晃就被濕氣打滅了。我在黑暗中撲倒在地,伸手抱著老羊皮,想用力撐住洞口,但那裂縫有一米多寬,也沒想到錢串子力大,長著黑毛的勾爪一扯,連同我和老羊皮丁思甜都有半個身體陷入洞中。

  丁思甜在混亂中打開了掛在胸前的工兵照明筒,晃動動的光柱中,老羊皮用手撐住了一副死人骨架,那爛骨頭死死卡在管壁側面的狹小裂縫裡,他拼了老命撐住,稍稍減緩了我們三人身體繼續被扯進洞內的勢頭。我見眼前都是攢動的蟲足,想用長刀去砍,奈何地形狹窄難以施展,只好向洞中伸刀亂扎,每扎一刀就冒出一股黃水飛濺,我怕這蟲液有毒,把臉埋在老羊皮背上,手中卻絲毫不停。

  亂刀攢刺雖然大部分都扎中了那錢串子,可都不夠深沒能致命,而且這東西生命力很強,即使被砍掉幾截,一時半會都死不了。丁思甜被拖在最後,此時已經爬起身來,抓住了我和老羊皮出死力往後拉拽,我和老羊皮的肩膀胳膊都被蟲足勾住,又在狹窄的縫隙間受到制約,手腳都不能做大幅度的動作,雖然一時半刻之間,尚能僵持住不被拽到洞中,卻絕不是長久之計,憑著一已之力想脫身根本就不可能。我突然感覺到有一條腿被丁思甜抱住往後拽,但她力量單薄難以濟事,我心中急躁起來,大罵那個王胖子怎麼還不過來幫忙。

  正這進退兩難之時,就聽身後有人大叫:「貧下中農們別急,我給你們送雞尾酒來了!」我跟老羊皮一面勉力支撐,一面用長刀格住洞中探出的勾爪,聽到身後的叫喊聲就知道是胖子上來了,但他喊什麼送雞尾酒什麼的,完全是不知所云,偏偏在這要命的節骨眼兒上,不知他又要出什麼妖蛾子。

  原來胖子也知道刀槍之類很難立刻將那條錢串子殺死,打開綁在胸前的工兵照明筒,從後邊趕上來的同時,把從俄國人那順出來的一瓶烈酒從包裡掏了出來,往裡面胡亂塞了一把藥片,又用順出來的棉布襪子堵住瓶口,點著了遞給丁思甜,然後拎著我和老羊皮的腰帶,一把將我們的前半截身子從洞中扯了出來。

  洞裡的錢串子也被帶出來一截,牠見到嘴的食物又出去了,哪肯善罷甘休,正想再給拽回去。這時胖子手中的王八盒子連開兩槍,打得牠身子一縮,丁思甜瞅準機會,把瓶口燃燒著的烈酒砸進洞中。那俄國人喝的酒喝到嘴裡跟刀子似的,酒精濃度極高,加上裡面放了些化學藥片,可能還起到了助燃劑的作用,頓時烈焰升騰。排水管的裂縫下成了火海,燒得其中蟑螂和錢串子等物亂作一團,不知有多少隻扭動掙扎著死在火舌之下。

  胖子所做的燃燒瓶,是我們當造反派武鬥以及紅衛兵搞衝擊時曾經用過的。不過那時候烈酒不好找,多數都用汽油或工業酒精,再添加助燃物代替,配方也因地制宜,趕上什麼用什麼。這種多種燃燒物混合組成的燃燒瓶,最早是蘇芬戰爭以及二次世界大戰中曾廣泛使用,被稱為莫洛托夫雞尾酒。我看看自己和老羊皮雖然擦破了些皮肉,身上青了幾塊淤痕,但都沒什麼大礙,這時候腦袋裡都是一片空白,也沒有後怕的念頭了。

  我看了看裂縫下燒著的洞穴,火光漸暗,沒被燒死的蟑螂又開始在那縫隙中爬進爬出,看得人心中發麻,誰也不想再此多耽,於是四人互相攙扶著繼續往深處前進。這片地下水路中危機四伏,我們擔心地下水路中還有其它的危險,看地圖上的標識附近有個出口,能夠通到地上,已經離研究樓很近了,於是加快腳步走向那裡,就算是稍稍繞點遠,也不打算在這潮蟲蟑螂越來越多的排水管中抄近路了。

  排水管道的拐角處,便有嵌入水泥牆中的一節節鐵梯,胖子當先爬了上去,推開水泥蓋子,外邊的天已是濛濛亮了,隨後丁思甜也順著鐵梯爬了上去。老羊皮神不守舍的準備第三個上去,我見他神色黯然,卻不像是因為剛剛受了一番驚嚇。他這個人平時沉默寡言,總是一副飽經滄桑心事重重的模樣,閒下來的時候不是猛抽煙袋鍋就是唱老家的酸曲。進了這百眼窟後更是時常唉聲嘆氣,有時候好不容易打起精神,過不多久便有豁然失神,我心想他這很可能是得知當年他兄弟羊二蛋的遭遇真相,原來是被日本人在這裡害了,而且當初他由於迷信思想束縛,沒敢出去把人救下來,所以至個念念不忘,將心比心也能體會到他的心情,尤其是那焚屍爐可能還燒過他親兄弟的屍體,觸景生情,怎能不讓人心憂?

  於是我為了表示同情,在老羊皮爬上鐵梯的時候,拍了拍老羊皮的肩膀,安慰他道:「我理解您的心情,我看你兄弟的事就別多想了,畢竟都是過去的事了,人還是得想開點,咱們要一切向前看。」

  老羊皮大概見我年輕,說出這種話來讓他很是吃驚,他邊往上爬邊問我:「你娃知道我心裡想個啥?我可就這一個兄弟啊,你娃家裡有幾個兄弟?」

  我心想我家就我一個孩子,不像當時流行的社會主義大家庭,沒其餘的親生兄弟姐妹了,不過這話可不能這麼說,就對老羊皮說:「您得這麼想,全世界受苦人,都是咱的階級兄弟。」

  說著話我也爬上了豎井,外邊已是天色微明,胖子和丁思甜都關掉了工兵照明筒,但他倆和老羊皮打量著周圍,個個神色有異,我也順著他們的目光看去,不由得猛然一怔,這地方怎麼那麼眼熟?

黃皮子墳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