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皮子墳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十章 精變



  從地道裡鑽出來是在建築設施之外,這一點實是出人意料。按逃生地圖所繪,這個出口處,應當有一處規模龐大的植物園,去往主研究樓必先繞過這裡,所以當初我們為了不想繞路而行,才決定從下水道走直線通過,難道那俄國人的情報是假?

  此時天已微明,拂曉的晨霧籠罩四野,輕煙薄霧中,隱隱可見隔著一片密林,對面有座矮山。對著我們的那面山體,已經被挖去了一半,殘破的山體截面上佈滿了大大小小的山洞,好似一塊生滿了蟲子眼的蘋果被從當中切開,看上去這些洞穴皆是天然生成,我不及細數,但目測估計,至少有不下百個洞口。

  被挖開的山腰中部,有極高大的巨形石獸露出土中,我們四人對望了一眼,總算知道這地方為什麼叫「百眼窟」了,原來是有座生了上百個天然窟窿的石山,看來以前的猜測全然不對。讓我感到吃驚的不止於此,那石山洞窟的佈局與那猙獰的石獸,讓我想起了不久前聽燕子說起的「鬼衙門」,傳說那地方是通往冥府的大門,誤入之人,絕無生還之望,可只知「鬼衙門」的傳說,也知道是在山裡的某個地方,卻從沒有人能夠道出此中詳情。

  那俄國人的遺書中也曾提到,說日本鬼子挖出了通往地獄的大門,事實與傳說相印證,原來是著落在此處。這百眼窟就是通往陰間的鬼門關,我本不信世上有鬼,可在這秘密研究設施中一連串的異常事件,也不得不讓人對自己的世界觀產生懷疑。

  胖子也覺得那邊的山坡非常眼熟,盯著看了半天才想起來:「這不就是大號的鬼衙門嗎?咱們在團山子見的比這小多了,估計這裡是貨真價實的,你們說那裡邊真能通著陰曹地府嗎?我看這事挺懸的──」

  丁思甜所中的蚺毒屬於深神經性感染,而非血液性感染,發作得不快,她雖然發著低燒,但精神倒還健旺,看著那大窟窿小眼的山坡對我和胖子說:「陰曹地府?那些密密麻麻的山洞讓人看了就覺得不舒服,難道你們以前在別的地方見過嗎?那裡面是什麼地方?」

  我覺得事到如今,已經沒有必要隱瞞了,就讓胖子把以前的事情簡單對她講了。丁思甜和老羊皮聽罷,臉上均有驚異之情,望山生畏,那大鮮卑女屍埋的藏屍洞,竟然還有是陰間入口的這種傳說?日本鬼子肯定是從藏屍洞裡挖出了太多的惡鬼,才會弄那樣一座滿是符咒的焚屍爐不斷焚燒。

  我心想又得我找點藉口穩定軍心了,最好的辦法也不外乎是「階級鬥爭,一抓就靈」,於是對大伙說:「咱們在這遇到的一些事情,確實可驚可怖,難以用常理揣測,不過我看世上未必有什麼陰曹地府。有的話那也是帝王將相才子佳人的歸宿,跟咱們無產階級沒半點關係,沒必要對那山洞過分擔心。再說有這康熙寶刀鎮著,諒那些魑魅魍魎也不敢造次。我看這事絕對靠譜,倒不是因為這刀是皇帝老兒用過的,凡是指揮過三軍或是在戰場上使用過的兵器,本身就帶著三分煞氣,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也都能給擋了。」

  這番話倒是將老羊皮說得連連點頭,他很是相信這種說法,可丁思甜突然問我:「那咱們──咱們死後會去哪?天國?地獄?抑或是永恆的虛無?」

  我被問得張口結舌,這件事真是從來都沒想過,只好告訴她說:「什麼永恆的虛無,那屬於典型的階級鬥爭熄滅論,咱們都得好好活著,將革命進行到底,即便是死也不能毫無價值地死在這種鬼地方。」

  這話讓丁思甜稍覺安心,我說完後,讓眾人在原地休息片刻,重新對照地圖,發現並非是俄國人的地圖存在錯誤,而是環境的巨大反差給我們造成了一種錯覺。畢竟平面圖以地下水路為主,地表建築只有個符號標記,我們從排水設施中鑽出來的這個出口,確是曾經那座封閉的植物區,可頂棚早已徹底塌了,四周還能有些殘破牆壁鐵網,掩映在枯樹叢中。穿過這片枯樹叢,在那佈滿洞窟的山坡下,有一片低矮的青灰色建築,那裡應該就是主研究樓了,裡面有配電室、醫務室、儲藏室、通訊室等等單位,但看上去地面規模要比想像中的小很多。

  那棟樓房裡情況不明,想在裡面尋找解毒劑談何容易,距離目標越近,我心裡的把握反而越小了,眼看著丁思甜眉目間青氣漸重,我知道現在也只有死馬當成活馬醫了。這時丘陵草木間雲霧氣加重,能見度漸漸低了下來,我看準了方向,對眾人把手一招,架上丁思甜,匆匆鑽入了枯木荒草之間。

  枯樹葉子和雜草非常密集,被人的衣服一蹭沙沙作響,驚得林中鳥雀驚飛,發出幾聲淒厲的鳴叫,我拔出長刀在前開道,將過於茂密的亂草枯枝砍斷,從中開出一條路來。草叢裡的霧越來越大,加上樹叢的荒草格外密集,走到深處時,能看到的範圍不過數步,我不得不慢了下來,以免和其他人在林中走散了。

  正當我擔心因為起了霧,會失去正確的方向,這時眼前出現了一條倒塌的古籐,擋住了去路,我們只好停住不前。這就是生滿荊棘倒刺的觀音籐,是錦鱗蚺棲身之所,我們離開焚化間時那蚺被關在了焚屍爐中,卻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只見這觀音籐生得十分巨大,粗壯處可數人合抱,百眼窟的泥土罕見異常,可滋養屍物,否則這南方的巨籐也無法生長於此,這大概也是日軍防疫給水部隊在此設立研究設施的原因之一。

  倒掉的觀音籐斷得支離破碎,但這籐實在太大,又生滿了倒刺,想攀爬過去可不容易,我們看了幾眼,望籐興歎,只好準備從兩側草木更為密集的地方繞過去。這時胖子想出一個辦法。我們順了幾件俄國人的衣服,用來鋪在籐上,蓋住那些硬刺,就可以直接地爬過去了。

  我們本就不想從兩側繞路,因為那些區域的古木狼林,犬牙交錯,幾無落足之地,用長刀開路極是艱難,要費許多力氣。一聽胖子這主意還不錯,也難得他有不餿的主意,當即採納。我依法施為,果然很輕易就爬上了橫倒的籐身,由於衣物有限,眾人都必須集中通過,我和胖子先爬上去,然後把丁思甜和老羊皮也拽了上來。

  正準備從對面下籐,老羊皮腳底下突然踩了一空,當場摔個馬趴,將膝蓋露到了墊腳的衣服外邊,立時被觀音籐的堅硬的豎刺扎得血肉模糊。膝蓋上全是骨縫,被籐刺扎到其感覺可想而知,頓時疼得他「啊呀」一聲,倒吸涼氣。就在老羊皮失足滑倒之時,我想伸手去拽他,可就在那一瞬間,我幾乎不能相信我自己的眼睛了。

  老羊皮背了個包袱皮,裡面裹著我們從那俄國研究員房中順出來的雜貨,本來一直是由胖子背負,可由於胖子和我先要為眾人開道攀上籐身,就暫時背在了他的身上。我去拽他的時候,見他背上的包袱中,竟然伸出兩隻白毛蒙茸的手臂,被我的目光剛一掃過去,那手臂「嗖」的一下縮進了包袱。

  當時霧氣朦朧,天光暗淡,絕不是因為有光線照射使得我的眼睛看花了。那雙長滿了毛的白手,同我們在焚化間樓門處所見一模一樣,那次只見玻璃上白影一晃,根本就沒敢仔細去看,但確確實實是見到了這麼一雙人手,雖然下著霧,可眼下畢竟是在白天,而且那一個包袱才有多大的空間,怎麼會伸出兩條胳膊,難道真有幽靈一直跟著我們到此?

  這一路上除了許多驚異莫名之事,例如在焚屍間裡被人反鎖住;焚化爐的爐門在黑暗中又被打開了,放出的錦鱗蚺險些要了眾人的命去,還導致丁思甜中了蚺毒命懸一線;走在排水溝的時候,我明明見到背後跟著個模糊的黑影;在那俄國人居住的房間裡,被燒掉的殭屍殘骸莫名其妙的出現在了桌子上,眾人也差一點在夢中被勾了魂去,這一切的一切,無不表明了有個打算置我們於死地的亡靈,緊緊跟著在我們身後,但我始終沒能找到它,從最初開始就是我明敵暗,十分的被動。

  我萬萬沒有料到,那個想害死我們的東西,不是跟在我們身後,而是更近,他就藏在我們當中的某個人身上,要不是老羊皮無意中滑了一跤,我恐怕還發現不了這個秘密。

  說時遲,那時卻快,我瞅見老羊皮背著的包袱中白影閃動,立刻拽住他的胳膊對老羊皮叫道:「快把包袱扔了!」老羊皮可能是膝蓋疼痛難忍,竟沒聽明白我的意思,只是疼得齜牙咧嘴,連話都說不出來。

  我心想這事一句兩句也說不明白,而且老羊皮被刺傷了膝蓋,不知傷勢如何,只好先把人拖上來再作理會。但我自己根本拉不動老羊皮,用力一蹬,腳下墊著的衣服脫了扣,加上剛剛眼中所見的那一幕對我觸動極大,用當時流行的話來說:「已經觸及靈魂了」,竟然也從籐上滑落。

  這時胖子和丁思甜也伸出手來,想幫我把老羊皮拽回籐上,但四人都集中到了一側,導致腳下所踩的衣服重心偏移,掛斷了籐上硬刺,四人翻著跟頭一齊從籐上跌落。幸虧橫倒著的觀音籐不算太高,底下又有樹枝和厚厚的雜草接著,這才沒直接摔冒了泡。

  縱然是這樣也摔得不輕,而且掉下來的時候,下墜力道不小,恰好籐下有個倒掉的枯樹,那樹根很大,都是又枯又爛,根莖交錯間形成了一個樹洞,裡面是空的,胖子滾落草叢中又砸穿了樹洞上的朽木,我們的身體也跟著又是一沉,重重摔在了樹洞底部。

  樹洞地下都是爛木疙瘩,要不是間接落地,腰可能都要被摔斷了,我好像全身骨頭節都散了架,就聽胖子也哼著叫疼。我正想掙扎著起身看看他們的情況如何,這時頭頂轟然有聲,乾枯脆裂的觀音籐被我們連蹬帶踏,承受不住,也隨即裂了開來,把頭頂堵得嚴嚴實實,頃刻間樹洞中就沒了光亮。

  我在黑暗中叫著同伴們的名字,胖子和丁思甜先後有了回應,雖然摔得不輕,但仗著年輕身子骨結實,也沒什麼大事,就是疼得直冒冷汗。

  我見這二人沒事,把心稍稍放下,讓他們打開身上的工兵照明筒,看看老羊皮是不是也掉進這樹洞裡了?怎麼半天都不見他的動靜?樹洞四周沒有任何間隙,底部大約有七八平米大小,面積非常有限,我急於想找到老羊皮,不得不上了亮子,就忍著全身疼痛,在樹窟底下摸索起來。

  忽然手上摸到些黏乎乎的事物,好像是鮮血,我心中更是著急,催促胖子和丁思甜快開照明筒,可那兩隻工兵照明筒大概給摔得接觸不良了,怎麼拍打也亮不起來。胖子摸到口袋裡有半根蠟燭,只好拿出來暫時應急。

  胖子剛劃亮了一根火柴,忽然有陣陰風一閃,好像有人吹了口寒氣,立刻把火柴吹滅了。我們剛才已經感覺出來,這樹洞已被四下裡堵得嚴絲合縫,裡面空氣不流通,哪來的風把火柴熄滅了?胖子手忙腳亂的又劃著了一根,可還沒等那火光亮起來,便又有一陣陰風把它吹滅了。

黃皮子墳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