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皮子墳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三十二章 讀心術



  老羊皮戳在樹根上的長刀,切住我的肩膀向下壓來,我半坐在地上後背倚住樹洞,身前被丁思甜擋住,倉促之餘,只好一隻手攥住刀鋒,一隻手隔著丁思甜去托老羊皮握刀的雙手,但這根本就是徒勞之舉,康熙寶刀一點點壓了下來。

  丁思甜也想幫我托住刀鋒,以求二人能從刀下逃出,可一來她力氣不夠,二來這狹窄的樹洞間沒有半點周旋的餘地,我的腿也被丁思甜壓住,想抬腳將老羊皮蹬開都辦不到。

  樹洞裡只剩下因為緊張與用力過度而咬緊牙齒的磨擦聲,這時被黃皮子把臉都熏綠了的胖子,掙扎著從地上爬了起來,他看見我和老羊皮等人渾身是血地扭打在一起,兩眼頓時充了血,生出一片殺人之心,他的南部十四式手槍不知掉哪去了,從地下爬起來的時候,手邊剛好碰到老羊皮那桿獵銃,順手抄將起來,對準那失了心的老羊皮就要打。

  丁思甜見胖子要下殺手,大概是想要出聲阻止,但此時身處鋒利的刀刃之下,一身都是鮮血,緊張得喉嚨都僵了,空自張著嘴發不出半點聲音,巨大的精神壓力終於超出了她所能承受的範圍,眼前一黑暈倒在地。

  而我此時心中也極是焦急,明知胖子只要撲倒老羊皮緩解我們的困境便可,想要出言制止,但我和丁思甜的處境差不多,使出全身的力量擋著壓在肩頭那柄長刀,身體已經完全感覺不出疼痛,整個人處於一種一觸即潰的狀態,神經繃到了極限,想說話嘴不聽使喚,除了咬牙什麼也吐不出來。

  老羊皮完全變成了一具沒有心智的行屍走肉,但那倆成了精的老黃皮子見到胖子的舉動,目中精光大盛。老羊皮好像受到某種感應,就在胖子剛剛舉起獵銃之際,突然抽刀回削,「喀察」一聲,寒光閃動,胖子手中的獵銃銃口,被齊唰唰斬斷。

  胖子見獵銃斷了,發一聲喊撲到老羊皮身上。老羊皮以康熙寶刀切斷獵銃,也是傾盡全力,長刀順勢砍在了側面的樹根裡,急切間難以拔出,被胖子一撲倒地,他張口咬住了胖子的側頸,頓時連皮帶肉扯去一塊。胖子仗著肉厚脖子粗,而且他越是見血手底下也就越狠,按住老羊皮,二人扭做了一團。

  胖子往常同人滾架,一向罕逢對手,因為基本上很少能有人跟他處於同一量級。我記得在小時候胖子沒有現在這麼胖的一身橫肉,也從來沒人稱他為「胖子」或「小胖」。在小學一年紀的時候,他得了腎炎,我們那時候,醫院腎炎的治療手段,完全靠吃藥,連針都不打,他在吃了那種治療腎炎的藥物後,病是好了,可身體隨即就胖了起來。不過那個年代「胖」絕對是好現象,從來沒聽說過那時候有人要減肥,胖是富態,是健康,那時候的姑娘們也都想嫁給胖人,不像現在的趨勢是「窮胖富瘦」。而且胖子自從身體胖起來之後,得到了很大實惠,以前光是人狠嘴狠,跟年紀大的孩子碴架就要吃虧,可自打胖了之後,提升了量級,更是逮誰欺負誰,看誰不順眼就揍誰。他的那手絕招人體加壓器,把對方撞倒了,然後他自上而下伸開四肢舒展著砸下去,更是令周圍各個學校各個年級的孩子們談虎色變。

  可胖子雖然仗著身強力壯和一股血勇的渾勁,卻一時制不住老羊皮。老羊皮已是心神全失,目光呆滯,就像條瘋狗似的,張口亂咬,兩手跟鐵鉗一般,只要被他揪住了就死死不放,指甲深陷入肉裡。

  我剛才險些做了刀下鬼,肩膀上的刀傷不輕,但還有知覺,應該不至於傷了骨頭,老羊皮這一抽刀,算是稍稍得以喘息,趕緊扯塊衣襟紮住血流不止的肩膀。這時見胖子和老羊皮糾纏在一處,實以性命相拼,照這麼死磕下去非出人命不可,而且老羊皮神智不清,要是一旦出了什麼意外,被胖子誤傷了他的性命,回去須是不得交代。

  當然這一切皆是那兩隻老黃皮子從中搗鬼,老羊皮不過是因為摔暈了過去,從而成為牠們借刀殺人的工具而已,但一時半會兒很難想出辦法對付能讀取人心的黃皮子,於是我就準備動手,協助胖子按住老羊皮。

  我爬前一步,剛對著老羊皮伸出胳膊,就覺得臉側太陽穴上的頭皮一緊,被人從身後扯住了頭髮。人的頭髮都是按頭頂旋生長,頭頂後腦和兩側的頭髮,各有其生長流向,要順著頭髮生長的流向揪扯還好說,可我當時正趴在地上探身向前,被身後伸過來地那隻手扯住頭髮向上提拉,差點把頭皮給扯掉了,這一把頭髮揪得我疼徹心肺。

  我不用回頭也知道是誰扯住了我的頭髮,肯定是剛才昏倒在地的丁思甜,她也被黃皮子制住了心神,已經變得敵我不分了。我並不知道老黃皮子這邪術的底細,不過以理度之,牠僅能控制住昏迷狀態下的人,似乎與民間控屍術相似,那是一種給屍體催眠的異術。聽我祖父講在我們老家鄉下,解放前就有類似的巫邪行為,人處在睡眠狀態下反倒不會為其控,而是直接能被其攝去魂魄,大概是出於昏厥狀態下人身三昧真火俱滅,而睡夢中頭頂肩膀三盞真火微弱之故,我們在黃大仙廟碰到的「黃仙姑」,跟這對全身雪白的老黃皮子完全不可同日而語,這倆黃皮子道行太大了,根本沒有弱點可尋。

  現在我們的一舉一動,無不被那黃皮子事先料到,根本傷不得牠們半根毫毛,而且我們四人中已有兩個迷失了心智,幾乎人人帶傷,有人死亡只是遲早的事情,不管怎麼掙扎惡鬥,流血的也都是己方同伴,根本毫無勝算。想到這些不免使我整個人都陷入了深深的絕望恐懼之中,甚至有些喪失繼續抵抗的信心了。

  但這念頭很快就被疼痛打消了,身上越疼心中越恨,狠勁發作決定拼到底了。我只覺頭上被丁思甜扯得火燒火燎一陣巨疼,來不及去掰她的手,只好順勢把頭側起,以求減緩頭皮的疼痛。剛把頭部側過來,太陽穴上突然傳來一陣冰冷的金屬觸感,丁思甜不知在什麼時候,把掉在地上的「南部十四式」手槍撿了起來,我頭向側面一偏,太陽穴剛好被她壓下來的槍口頂個正著。

  我心頭一緊,想不到我的父輩們八年抗戰,好不容易取得了勝利。都到今天了,眼看著世界革命都要成功了,我卻被日本人造的南部十四式打死,而且還是我的親密戰友丁思甜開的槍,這種死法真是既窩囊又悲慘,總是在不經意間殺你個冷不防,總是往你最不希望的方向發展,在那一瞬間我問自己難道這就是命運嗎?

  從那冰冷堅硬的槍口戳在太陽穴上,到聽得扣動板機的動靜,這一刻實際上僅僅一兩秒鐘,可在我感受起來,卻是異樣的煎熬漫長,時間和腦海中的混亂思緒彷彿都被無形得放慢了,變作了一副一副的紅色慢鏡頭畫面。

  四周的聲音也彷彿都在聽覺中靜止了,耳中只剩下那王八盒子板機的聲響,死一般漫長的等待過後,就連這聲音也突然消失了。板機沒有扣到底,那支模仿魯格手槍設計,但構造上存在先天不足的「南部十四式」,加上剛剛又被胖子重重摔了一下,竟在這性命攸關的一瞬間卡殼了。

  王八盒子是公認的自殺槍,因為在戰場上槍械卡殼就等於自殺,可頂住我太陽穴的這把槍卡殼,則相當於救了我的性命。剛才沒來得及害怕,這時候也顧不上後怕和慶幸了,我抬手抓住槍口,想把丁思甜從身後扯倒。

  不料丁思甜在身後照我肩膀的傷口狠狠搗了幾拳,我的傷口剛才匆忙中隨便用衣服包紮住了,但根本就沒能止血,被她從身後打中,頓時疼入骨髓,鮮血透出衣襟,將整個肩膀都染紅了。

  那邊的胖子也正好把老羊皮壓住,老羊皮嘴裡還死死咬著胖子的一塊皮肉,瞪目欲裂,拚命地在掙扎著,不過他一聲不吭,而且這時,我們四人已是全身鮮血,都跟剛宰過豬似的,誰也看不清誰的臉了,這情狀顯得極是恐怖。

  樹洞角落中的兩隻黃皮子,都伸開四肢順著樹根爬到洞頂,顯然是擔心洞中這場血淋淋的惡鬥會波及到牠們,於是儘量躲在稍遠處,貼在老樹乾枯的樹皮上,扭過頭來幸災樂禍地盯著這邊看,眼中妖異惡毒的綠光盈動流轉。我一邊忍痛按住丁思甜,一邊抬頭望了那對黃皮子一眼,被那綠光一懾,那種身心俱廢的感覺再次傳遍了每一根神經。

  我不敢再去看那黃皮子的眼睛,心中卻早已經把黃皮子祖宗八輩罵了個遍,現在血流不止,已經漸漸感到力不從心了,如果再不盡快解決這場危機,就絕無生還的希望了。我一直認為黃皮子的懾魂與讀心之術,都是通過牠們的眼睛干擾人心,只要設法使牠們的眼睛喪失視力,我們便可擺脫目前的窘境。

  我瞅個空檔,抓了一把地上的泥沙,對著那對黃皮子撒將出去。樹洞上白影閃動,黃皮子早已躲開,可我原本也沒指望一把沙子便能奏效,只是希望藉機擾亂牠們的行動,使我和胖子能騰出手來對付牠們。雖然這倆老黃皮子能預先對人的行動作出判斷,這樹洞內地形狹窄,如果我和胖子同時動手,利用地勢也許會有機會擒住牠們。

  兩隻狡詐的黃皮子似是識破了我的念頭,帶有幾分嘲弄的向我靠攏過來,我心裡罵著:「扁毛畜牲,欺人太甚了。」但明知就算伸手過去捉牠們,不管動作如何隱蔽,也只會撲空,只好視做不見。

  這時胖子已用褲腰帶反紮了老羊皮的雙手,見我按住了丁思甜,便想過來相助。可他剛一起身,被反綁住的老羊皮也跟著猛然站起,一個頭錘撞在胖子的腹部,胖子猝不及防,而且別看老羊皮乾乾巴巴一個瘦老頭,但喪失了心神,也不知哪來的那麼大勁,現在即使有兩三個大小伙子也未必能按得住他。

  這一頭撞得結結實實,胖子被他撞得四仰八叉向後仰倒,後背隨即重重撞在了樹幹內壁上,好像是倒了一面牆似的,震得樹洞裡一陣晃動,卡在洞口的觀音籐也跟著又掉下來一塊。這僅剩半截的空心老樹樹洞邊緣,與古籐間的縫隙再次加大,洞底的能見度也提高了許多。那縫隙雖大,但是由於籐身上有許多硬刺,就算是體形如貓的黃皮子也爬不出去,牠們和我們仍然是處於一個幾近封閉的狹窄空間之內。

  在這一片混亂中,我突然發現隨著樹洞內光線變得越來越亮,那兩隻黃皮子卻像是受到了極大的驚嚇,嗖的一下快速溜到仍然漆黑的角落中,但牠們那鬼火般的眼睛,卻已經暗得多了,不再那般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我心中頓時一片雪亮,原來這對老黃皮子怕光,光線越強,牠眼中的鬼火就越暗,被我按住的丁思甜漸漸安靜了下來,極可能是因為光線的變化,使黃皮子控人心魂的力量減弱了。我手腳越來越軟,但知道這良機天賜如同絕境逢生,若不趁這機會宰了這對扁毛畜牲,怕是永世都不得安生。

  我想到此處,顧不上血流不止,抬手抓住斬在樹根上的長刀,正要用力拔出刀來,去乾淨利落地宰了那對老黃皮子,可就這麼一眨眼的工夫,面前的兩隻黃皮子竟然全都不見了蹤影。頭頂的觀音籐再次下墜,這次倒將漏下光線的縫隙擋了個嚴實,樹洞裡黑得伸手不見五指了。

黃皮子墳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