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皮子墳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二章 不歸路



  羊二蛋利慾熏心,到東北深山裡當了盜墓鬍匪「泥兒會」的大櫃。老羊皮只有這一個兄弟,對他看得比自己性命還重,一看羊二蛋去意已決,沒別的辦法,只好跟著他一起前往東三省,做了泥兒會的「懂局」,這職業大概相當於現代的一個技術顧問。

  別看老羊皮和羊二蛋是親哥兒倆,但性格卻截然不同。羊二蛋比較有野心,而老羊皮則膽小怕事,只想安分守己地過日子,不僅如此,老羊皮還敬鬼畏神,迷信思想根深蒂固。可是正所謂「怕鬼不盜墓,盜墓不怕鬼」,以他這種性格實在是不適合幹「倒斗」和「凶窶」這類營生。

  所謂的「凶窶」,是指盜墓賊平日裡掩人耳目的一種勾當。盜墓賊在古墓荒墳中得了各種值錢的陪葬品,需要進行交易,尋找買價,舊社會通訊手段比較落後,生活節奏緩慢,為了便於聯繫買主,擴大經營面,便要使用黑道上的「二幌子」。凡是盜墓賊做生意的,沒有開古玩店舖的,而是專門經營各種喪葬用品,比如燒給死人的紙馬香錁,包括紙人、紙馬、紙牛、紙房、紙轎等等,反正全是冥間用得上的事物。

  普通的喪葬用品店舖與之有一字之別,稱為「凶肆」。盜墓賊開的那種店舖,卻不同於一般的紮紙鋪。以前做生意的買賣鋪面都有幌子,掛在門前,讓人一看就知道這店裡具體是經營什麼商品的。盜墓賊開紮紙鋪,都必在幌子上掛一串白紙錢,紙錢一共七十二枚,成地煞之數,紙錢上一律有壓印凶紋。正經的生意人,即使同樣販賣紙馬香錁的買賣鋪戶,也絕不會在幌子上掛那麼不吉利的紙錢。凡是掛七十二枚一串紙錢的,這店在懂行的人稱來,就叫「凶窶」,即便不是盜墓賊開的,最起碼也是用來專門給盜墓賊銷贓的場所。

  「倒斗」的手藝人,每次幹活都是掃穴,俗話說「賊來如剃」,凡是墓裡的東西,無不一掃而空,連死人糞門裡的東西也不放過。那些貴重的明器,都十分容易出手,而一些七零八碎的小玩意兒,或有些明器一時沒找到合適的買家,便一律歸入「凶窶」。隔三差五,便有些倒騰古物的商人,前來收購。洽談之時自有一番黑話暗語的交流,店舖裡明面上經營的紙馬香錁,完全是虛的,不過對大多數不懂這些門道的人,根本看不出來。

  那姓陳的盜魁,便在山陝兩省開設著數家「凶窶」,在私底下倒賣明器,老羊皮為他做過扎櫃,結果差點沒被嚇得落下病根。古墓中的明器,陰晦久積,屍臭難除,而且其中一些明器身上,經常會發生一些莫名其妙的怪事,老羊皮也根本不是幹這行的料,後來跟著同夥去盜墓掘塚,更是遇上很多可怕的經歷,這些都不是他的心理所能承受得住的。

  在那陳姓盜魁下落不明之後,老羊皮便打算用這兩年攢下的積蓄,到鄉下過幾天安分守己的日子,掛了黑虎符,徹底金盆洗手,遠離這整天跟死人明器打交道的行業。但事與願違,為了照顧自己的兄弟羊二蛋,不得不又跟到東北當了鬍匪的「懂局」。

  「泥兒會」拉攏老羊皮兄弟,讓羊二蛋做了大櫃,也並不是出於真心,而是拿他二人當槍使。「泥兒會」裡真正說了算的,是綹子裡的「通算先生」,此人以前做過教書匠,在河裡挖過泥,也做過跑江湖的算命先生,闖蕩得年頭多了,算是見多識廣,為人陰險狡詐,心黑手狠,只要是為了圖財,沒有他不敢做的事情。他手底下的這幫鬍匪也不單盜墓,其它喪盡天良的事情也都沒少做,算得上是惡貫滿盈。

  通算先生和羊二蛋,帶著「泥兒會」的鬍匪在深山老林裡挖掘古墓,把山區裡可能有古墓的地方挖得千瘡百孔,然後把墓中明器轉手賣出,換來了錢財煙土,就大肆揮霍。只要買家出的價錢夠高,哪怕是賣給倭國商人,背上漢奸的罵名,也絲毫都不在乎。綹子裡的人要稍有反對意見,就會遭到通算先生的毒手暗算丟掉性命。

  老羊皮算看出來了,再跟著「泥兒會」折騰下去,絕對得不了好下場,以頭撞牆要勸羊二蛋回頭,可羊二蛋鬼迷心竅,根本不把此事放在心上,算是鐵了心要一條道走到黑。當了鬍匪,吃香的、喝辣的、殺男人、玩女人、抽大煙、耍老錢,老天要是王大,鬍匪就是王二,不比當那安分守己窩窩囊囊的良民痛快,人到世上走一遭,這得麼活一輩子才算夠本。

  那年冬天,有個倭國人來找「泥兒會」的通算先生,倆人關起門來秘密商議一件重大的計劃。原來這通算先生通過倒賣古物,跟倭國黑龍會搭上了關係,取得了鬼子的信任。當時倭國關東軍正在尋找失落在中國民間的一件東西,根據情報,有可能埋在哪個墳墓,或是寺廟碑塔的底下。

  老羊皮無意中聽到了這件機密,原來在中國古代,大興安嶺一帶,相當的一部分人,都有偷偷摸摸地崇拜黃皮子的風俗,認為黃大仙能掌管死人的魂魄,是個勾魂引。勾魂引是一種索命鬼仙的俗稱,專門接送死者亡魂。凡是被勾去的魂魄,都被送進了鬼衙門,也就是陰曹地府。老百姓大多聽說過鬼衙門的傳說,那是個進去就回不來的地方,但只知道鬼衙門藏在深山裡,具體的位置沒人清楚,因為進去的人都不可能活著出來。

  不光是死人,時常還有活人被勾了去,一個好端端的活人,突然失心變傻變瘋,大伙就認為這是陰曹地府裡派黃皮子來勾了。被黃大仙勾走了魂的人,即使當時沒死,也都會變成活死人,雖然還有生命跡象,但魂沒了,剩下的軀殼雖然還帶口活氣兒,也僅僅只是一具等死的行屍走肉。

  自古以來,中國少數民族眾多,各種風俗相互融合演化,到後來已經沒人能找出拿黃皮子當勾魂引的習俗,究竟是從什麼時候什麼地區流傳過來的了。

  有可能這種風俗,跟一些有道行的老黃皮子能通人心、使迷魂法有關。有些黃皮子是非常特殊的。例如牠們吃過一種特殊的黑鼠之後,體內的分泌物就會起變化,再放出來的臭屁如果熏到活人,那人就會失去心智,變得神智不清,說哭就哭,說笑就笑,好像中了魔。迷信的愚民無知,更難以理解其中緣故,在口耳相傳的過程中,越傳越是神乎其神。

  這些黃皮子和鬼衙門的傳說,到了宋代就逐漸少了,知道的人也越來越少,不過在民間傳說中還保留了不少相關的內容。傳說黃大仙有口銅箱,裡面就裝著黃皮子勾魂引的秘密,有許多黃皮子廟的壁畫和泥塑,都同這個民間傳說相吻合,但年代久遠,黃大仙的銅箱落到何處,已無從查起了。

  直到日軍在大興安嶺餘脈的盡頭,也就是草原與大漠之間的百眼窟,發現了古鮮卑人的一個藏屍洞,裡面有數不清的死人,還有好多在當時根本無法解釋的奇怪現象。百眼窟有兩個山口,中間的丘陵中有陰河與「鬼門關」,所有的一切都符合鬼衙門的那個傳說,這通往冥府的入口是個被古人掩埋了千年的秘密。

  前山口與草原相連,偶爾有可怕的「焚風」出現吞噬人畜,佛經中提到的「焚風」就是從阿鼻地獄裡吹出來的惡鬼之風;後山口則通向蒙古大漠,都是人跡難至的地方。百眼窟的藏屍洞裡泥土岩石中含有許多特殊物質,能保屍體歷久不腐,通過對這個藏屍洞的調查,才知道這裡原來是大鮮卑巫者的墓穴。百眼窟被視為死者的歸宿,與傳說中鮮卑人的起源地嘎仙洞,並列為兩大聖地,常年享受供奉和祭祀,通過生者埋玉,死者埋石的方式以祭之。

  後來隨著時間的消磨,藏屍洞的傳說和地點逐漸失傳,被「鬼衙門」一類的野聞所替代。藏屍洞中的大量石刻與壁畫,記載著巫者掌握著一口能控制死者亡靈的銅箱,巫者可以利用它從陰間召回死去的亡靈,進行一些巫卜活動,但裡面究竟有什麼樣的秘密,卻沒有找到相關的記載。

  日本人對這個傳說很感興趣,認為「焚風」與藏屍洞底那個通往陰間的入口有關係,是來自黃泉的死亡陰風,而那口銅箱很可能就是掌握它的關鍵。要對其進行某種秘密研究,便必須找到這口箱子,於是收買泥兒會的鬍匪頭子,讓他們幫著在民間尋找黃大仙的招魂箱。通算先生和羊二蛋這兩個漢奸見錢眼開,便開始著手尋訪,並逐漸有了眉目。

  老羊皮得知後苦勸羊二蛋,挖墳掘墓也就罷了,現在又聽小鬼子的話,想去挖陰曹地府,那不是找死嗎?勸來勸去,兄弟兩人終於反目成仇了。羊二蛋覺得老羊皮總是從中作梗,留著他早晚是個禍患,便假意要聽兄長的話,發誓洗手不幹了,把老羊皮騙到一處斷崖上,從背後一腳把老羊皮踹了下去。

  老羊皮卻也是命大之人,墜崖掛在松樹上竟然沒死,肋骨斷了好幾根,險些讓松枝開膛破肚,多虧被獵人所救撿回一條性命,足足養了半年的傷,方才痊癒。他還惦記著羊二蛋,非但不恨他,還埋怨自己沒能把他勸得迷途知返,又再次進山去找羊二蛋,才知道泥兒會終於在一個叫黃皮子墳的地方挖出了那口招魂箱,為此搭上了好幾條人命,連那通算先生也被黃大仙逼得上吊自殺了。而羊二蛋僥倖不死,竟然把箱子弄了出來,帶了幾個手下和聯絡他們的那個日本商人,一行人奔赴草原深處的百眼窟了。

  老羊皮尾隨其後,想把羊二蛋追回來,但一直跟到百眼窟跟前,被焚屍爐中燒死人的黑煙嚇住了。加上當時雲氣變幻,他竟以為那是草原牧民們所說的妖龍作祟,他對這套東西信得不能再信,猶豫徘徊著,最終也沒敢再接近百眼窟。其實就算他跟上去了,多半也會被日本關東軍抓獲,不是做了活體試驗,就是被直接殺了滅口。他在百眼窟周圍轉了十幾天,就沒見裡面再有半個活人出來,他心裡明白這是出事了,百眼窟是什麼地方?那是通往陰間的鬼衙門啊,走進那條不歸路,再也別想回來。

  老羊皮天生懦弱,鼓不起勇氣去百眼窟給羊二蛋收屍,他也不敢想像面對自己親兄弟的屍體會是什麼感覺,這些年就在草原上遊蕩,給牧民們幫工幹零活為生。解放後由於生活貧困,在政府的幫助下做了牧民,整天沉默寡言,把一肚子往事埋在心裡,只是偶爾通過馬頭琴和秦腔宣洩自己心中的苦水。

  我和胖子聽到這裡,明白了一多半,後來的事情我們差不多都跟著一起經歷了。老羊皮為了追趕牧牛,跟我們一起誤入百眼窟,受環境所迫,他對以前的事情實在是不敢說實話,所以吞吞吐吐的不肯明言。直到近在咫尺見到了羊二蛋的屍體,老羊皮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二十幾年積壓在心底的往事突然都爆發了出來,瘋子似的想打開招魂銅箱,把羊二蛋的魂從陰間帶回來,好好問問他,為什麼不聽親兄長苦口婆心的良言相勸,最後落得這種下場,可有半分後悔了嗎。

  老羊皮斷斷續續的給我和胖子把事情交代了一遍,胖子對他表現得十分同情:「天上掛滿星,月牙兒亮晶晶,生產隊裡開大會,憶苦把冤伸,不忘階級苦,要牢記血淚仇。您的過去雖然讓我們知青感到無比同情,但您兄弟羊二蛋甘心為鬼子賣命,屬於自絕於人民,路線問題沒有可調和的餘地,您得下定決心跟他劃清界線啊。」

  我可不像胖子那麼容易被人唬住,始終注意聽老羊皮的講述,見他終於說完了,心中突然一動,不禁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瞅冷子用皮帶把老羊皮雙手反捆了:「羊二蛋,事到如今,還不肯說實話嗎?」

黃皮子墳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