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皮子墳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十四章 冥途



  我說:「也許那口招魂箱的事情,他對咱們還有所隱瞞──」說到這,我突然想到,這密室中突然沒有了那鬼氣森森的感覺,很可能是因為那口黃皮子銅箱不在了。也許從一開始我們就在主觀上盲目地作了錯誤的判斷,因為看到這密室中的女屍,又感覺到這裡好像有亡靈在徘徊遊蕩,然而實際上那種令人從心底裡感到不舒服的陰寒之氣,都是來源於刻有黃皮子頭的銅箱,那銅箱被老羊皮取走了,所以這密室中沒有了那股幽冥無形的氣氛。

  到目前為止,我們尚且不能得知那箱子裡裝的究竟是什麼,不過似乎是凶非吉,想不出老羊皮的動機何在,難道這密室裡的屍體根本不是羊二蛋,否則老羊皮怎會丟下他不管?姑且不論老羊皮意欲何為,他現在都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不確定因素。

  我對胖子和丁思甜說:「現在不知老羊皮的去向,百眼窟地形複雜,危機四伏,只憑咱們三人,想找他簡直是大海撈針,先撤出去再商量辦法。」

  胖子說:「臨走前給這來把火,免得留禍患。」他對放火的勾當情有獨鍾,也不等別人同意,說完就去找火頭。這密室中有的是木板木條。他扯了塊蓋東西用的白布,找了些酒精倒上,立時便點起火來。

  我心想燒了也好,塵歸塵,土歸土,留下百年不腐的屍身,未必是死者所願,燒化形骸,免得再讓它們留著出醜了。見到火勢漸增,我們不得不開始退出密室,經過那具女屍近前的時候,我再也控制不住好奇心,心想也不會再有什麼危險,我倒要瞧瞧死人為什麼要戴面具。於是用康熙寶刀挑下了罩在女屍臉上的面具,誰知這屍體竟然沒有臉,面具下的人臉被挖了一個大洞,顯得異常恐怖。

  我只看了一眼便覺得可怕,這時丁思甜見我在後面磨蹭,便回過頭來看我。我趕緊對她說別回頭,可話說完了,她也見到了那女屍臉上的窟窿被駭得愣在當場。

  我心中忽然一動,這沒臉的女屍可能大有蹊蹺,但已不及再去觀看,肆虐的火舌已將那巫女的屍體吞噬。其實說是屍體,卻僅僅是具人皮軀殼,眨眼間便被焚成了灰燼,只有那金屬的面具在火中發著金紅色的奇異光彩。

  想不到火勢蔓延,燒得好生劇烈,地下通道裡濃煙湧動,我和胖子拉住嚇壞了的丁思甜,三人冒煙突火奪路離開,直到返回地面樓門前,這才停住腳步,商量下一步該當何去何從。

  我剛剛跑得太急,肩上已經癒合的傷口又在隱隱作痛,我捂著傷口對胖子等人說:「在東北黃皮子廟底下,埋著兩具用人皮為衣的黃鼠狼,死人被掏空了的軀殼就像是口人皮棺材。我剛剛看見那巫女的屍體裡面也是空的,面具後可能是給老黃皮子待的地方,牠躲在人皮裡面裝神弄鬼蠱惑人心,那所謂的巫女可能就是這麼回事。看來在大興安嶺團山子的黃皮子墳,幾乎就是完全效仿這百眼窟的複製品,只不過規模形勢都小了許多。」

  胖子恍然大悟:「原來團山子那鬼衙門是仿造的贗品,這百眼窟才是那條通往陰間的入口?咱是不是再放一把燒山的火,毀掉那個出口,免得裡面的冤魂餓鬼爬出來企圖奪權變天,再將廣大勞動人民置身於火坑之中。」

  在東北的民間傳說中,有石獸聳立的山上洞窟密佈,其深處便是通往冥府的門戶,人死之後,一縷陰魂不散,都要奔那個去處。那是死人的世界,裡面城池樓閣都與人間無異,只不過是死人的世界,不屬於活人。」

  若說到世上有沒有鬼,我最近的態度有些模糊,因為有些事情確實難以理解,不過說到樓閣宮殿重重的陰曹地府,便絕對不肯相信,聽到胖子如此說,我罵道:「胡說八道,光天化日,乾坤朗朗,哪有什麼通往陰間的大門。所謂的鬼衙門,只不過是個群葬的大墓穴,裡面埋的死人多了,便被越傳越邪,說成了是亡靈聚集的陰世。」

  丁思甜說:「我小時候聽外婆講過許多水陸圖裡的故事。在陰曹地府裡有很多酷刑,印象最深的是有個小媳婦,被小鬼們將下半身塞進石磨的磨眼裡,碾成了肉漿和血沫,有條黑狗在磨邊舔血,沒被舔淨的碎肉淌進一個瓦盆裡,在來世都要變成蛆蟲蚊蠅讓世人拍打,而被磨了一半的那個小媳婦上半身竟然還活著。聽我外婆說,對長輩不孝順的女人在死後就會落得這種下場,當時真把我嚇得全身都起雞皮疙瘩了。那種陰曹地府簡直太可怕了,但願老羊皮爺爺沒跑進後山的鬼衙門。」

  胖子說:「思甜你怎麼越變越膽小了,就算世上真有陰曹地府,咱們革命唯物主義者去到那也是旌旗十萬斬閻羅,給他牛頭馬面挨個貼大字報,揪鬥閻王老子。」

  我看看四周霧氣不聚,天色發暗,眼看天又些黑了,我們離開牧場已經整整兩天一夜了,也不知倪首長是否派人出來找尋我們。還是得想辦法找到老羊皮,要不然都沒法跟牧區的人交代,便打斷胖子的話說:「行了行了,你還沒貼夠大字報?我看什麼鬼衙門或是什麼鬼門關,都跟咱沒什麼直接的利益關係。不過眼下咱們不得不到後山的洞窟裡去一趟,因為老羊皮已經進了後山了,如果說那鬼衙門真是通往陰間的入口,老羊皮現在怕是已經踏入這條冥途了。」

  在樓門前地面的泥土上,有一道延伸向後山的痕跡,是有人拖拽東西留下的。百眼窟有著風水一道中罕見的自然環境,本來草原荒漠上晝夜溫差極大,但這裡卻並不明顯,氣溫和濕度都較高,另外土壤中的特殊成分,對屍體有種天然的保存作用,大部分死者屍身上都化出鳥羽般的屍毛,全世界未必能再找出第二個這樣的地方了。

  正是由於土壤獨特,土粒的間隙較大,所以土質較為鬆散綿軟,使得地面上那條拖痕十分明顯。我們第一次到研究所主樓的時候,還沒有見到這條痕跡,不用問,肯定是老羊皮把黃皮子銅箱拖進了山裡。雖然那口銅箱不大,但要長時間抱著走還是會很吃力,他是連拖帶拽,拖著鋼箱進了藏屍洞了,天知道他接下來會做出什麼。

  丁思甜凡事都往好處想,她認為也許老羊皮是想找地方毀掉那危險的招魂箱,免得留在世上為患。我在看到老羊皮之前,難作定論,只說但願如此吧,隨後三人便尋著那條痕跡追蹤上山。

  我和胖子手上麻癢的感覺漸漸難忍,但又不敢去撓,一碰就流清水,疼得連連吸氣。我怕丁思甜擔心或是怪她自己連累了我們,所以也沒敢把身上中了毒的這件事對她說,只好強行忍耐,但實在說不好以這種狀況,還能堅持到幾時。

  不過最讓我欣慰的是總算把丁思甜的命救回來了,看她身體和精神都好了許多,我心頭的壓力也減去了不少,抖擻精神走進了研究樓後的那道山丘。這山坡不知是塌方還是人工爆破作業的原因,呈現出山體一個截面,山腹中大大小小的窟窿全都暴露無疑,有巨大石人石獸拱持著的洞口,在眾多洞窟中最是碩大,像一張黑洞洞的大口,想進到深處,這巨口般的洞窟便是唯一的通道。

  我們互相攙扶著摸去洞內,裡面鬼火磷光閃爍,景物依稀可見,倒也並非一片漆黑。這洞內沒有岔路,極高極闊,石壁陰涼,洞內最深處惡風盈鼓,使人發毛。在大約兩百步開外,是一片有四五個足球場大小的階梯形深窟,四周方形的土台層層向下,呈倒金字塔形。以裡面殘留的各種工具和照明設施來判斷,這是一處規模龐大的挖掘作業現場,不過這區域實在太大了。我正發愁怎麼才能追蹤老羊皮留下的蹤跡,忽然跟在旁邊的丁思甜身子一晃,嘔出一口黑血,癱倒在了地上。

黃皮子墳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