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皮子墳 線上小說閱讀

第四章 熊的傳說



  我們正夜審「黃仙姑」,突然聽到有人敲門,我急忙起身開門,然而小木屋外一片空寂,悲風怒嚎,像是被打入幽冥的怨魂在慟哭抽泣,被狂風一吹,斷斷續續地飄蕩在空中,徘徊不散。但我明明可以感覺到,絕不是風聲作怪,天空中在傳遞著一種不祥的信號,那是從位於上風口的黃皮子墳附近傳來的哭聲,黑暗深處確實是有黃皮子之類的東西在哭。

  我心中暗自發狠,看來這「黃仙姑」果然不簡單,也許這個夜晚不會太平,黃皮子們一定要來作祟了,也省得讓胡爺我明天再上山下套了,正好就在這林場裡給牠們來個一網打盡,全剝了皮子換成他媽的好煙好酒。

  燕子也跟在我身後出門來看,她一低頭,發現雪地上有東西。我回頭看去,只見門前的地上,不知什麼時候多了隻破瓷碗,碗中裝了幾粒黃豆,那豆子亮汪汪的不同尋常,我們大為奇怪,就把破碗端回屋中。碗中幾粒「黃豆」被油燈的光芒一照,更是金光燦爛奪人二目,這才發現不是黃豆,是五粒金豆子啊。

  我們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半天沒回過神來,難道是黃皮子們想用金豆子贖這隻「黃仙姑」回去?胖子見錢眼開,趕緊把屋門關上,撿起金豆子來就用牙去咬,那時候他根本不懂怎麼鑒別黃金,只不過這金光耀眼的真金放在面前,難免有點手足無措,不知道應該做些什麼好了。

  我連忙把他的手按住,這些金豆子成色不對,小心被黃皮子投了毒。我再仔細一看,碗中金豆子共有六粒,大小相差無幾,但形狀有異,並不規則,可能是從什麼地方硬摳下來的。還有那裝金豆子的破瓷碗,像是有些年代的古物了,邊緣破損處有半個鬼頭的青色花紋,將碗端到鼻端輕輕一聞,有股屍臭令人做嘔。

  連金子帶破瓷碗,八成都是古墓裡的陪葬品,我們開門之後雖然沒見到黃皮子的蹤影,但這情形再明顯不過了。那些小傢伙,想用金豆子換回被我們捉住的「黃仙姑」,這件事想想也有點令人毛骨悚然,深山老林中的黃皮子還真成了精不成?連拿金豆子換命的事都懂。

  燕子有點害怕了,不如拿了金子就把「黃仙姑」放了吧,要不然讓黃皮子纏上了,咱們誰也別想消停。胖子卻大大地不以為然:「這年月連黃皮子都學會這套鬼把戲了,竟然想用糖衣炮彈腐蝕咱們鋼鐵般的意志,做它娘的清秋大夢,想得倒美。金子我看咱們就沒收了,母黃鼠狼子照樣不放,我正打算明天上山把黃皮子墳的老窩端了,順便給牠們來個滿門抄斬,以絕後患,說不定咱們還能找到更多黃金。」

  我點頭同意,套一隻黃皮子沒過夠癮,明天還要接著幹。三人正商議間,屋外又傳來一陣急促的砸門聲,我們頭皮真有點發麻了,但那時候就是不信邪,各抄傢伙準備打黃皮子,但開門一看,來的卻不是旁人,而是跟我一起插隊的另外三個知青,兩男一女,馮建設、陳抗美,王絹。

  這三個知青本來是留守在屯子裡看家的,大半夜來到林場肯定是出事了。我趕緊把他們拉進屋裡,讓他們上火炕取暖,胖子多長了個心眼兒,伸手去摸王娟的屁股,把王娟嚇得從炕上直接跳到地下,我趕緊替胖子解釋:「誤會、誤會,他擔心你們是黃皮子變的,所以才摸摸你們長沒長尾巴。」

  馮建設、王娟等三人都沒聽懂什麼意思,我也顧不上再做解釋,忙問他們為何連夜趕來林場,難道是屯子裡出了事?還是進山圍獵的那些獵戶遇到危險了?馮建設沒再耽擱,立刻把事情原由說了出來。原來看守林場的敲山老頭,他孫女從小有抽羊角風的毛病,最近病情開始加重了,敲山老頭為了給她治病,就想進山獵殺人熊,取活熊的熊膽入藥,據說對治抽風有神效。這老頭平時不僅脾氣倔,主意也很正,悄沒聲的誰也沒告訴,自己偷偷準備就緒,就帶著孫女去捉人熊。結果他歲數太大了,比不得從前,沒等他找著人熊,就先把自己掉進了雪窩子,等他孫女回去找人幫忙,帶著大伙找到他,敲山老頭已經完了。

  老支書怕去林場換班的人沒見著敲山老頭,會進山到處亂找遇到危險。屯子裡已經沒有能趕夜路的青壯年了,好在從屯子到林場這段路還算太平,路途也熟,便連夜讓三個知青帶了條獵狗來林場通知情況,順便叮囑我們絕不能進山。敲山老頭死於非命,大隊獵人還在深山裡「趕冬荒」,現在屯子裡已經夠亂的了,林場這邊可不能再出事了。

  敲山老漢是屯子裡元老輩的人物,從年輕時他就在深山裡打獵,我在山裡插隊有幾個月的時間了,時常受他照顧,聽聞噩訊傳來,心裡很不是滋味,隨便跟馮建設等人聊了幾句。因為看天氣變化,可能很快還會有場大雪,他們便沒多停留,通了訊息,這三個人就立刻返回屯子去了。

  送走三個知青同伴後,我就開始在心裡盤算,東北人熊的熊膽被稱為「東膽」,與「雲膽」並列為雙璧,而且只有人熊的「東膽」才能醫治抽風,「黑瞎子」的熊膽則是下品不頂用。敲山老漢為了找東膽把命搭了進去,如果沒有「東膽」,他孫女畫眉的抽風怕是沒治了,我現在一窮二白幫不上他們別的忙,唯一能為他們做的就是去團山子捉人熊取膽。不僅是我有這個念頭,胖子和燕子也都動了心,三人一拍即合,十八九歲,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時候,更沒什麼顧慮,當下便合計著怎麼行動。

  實際上人熊的學名,稱作「羆」,與熊不同。「羆」遍體毛色黃白,不僅脖子長,後肢也比普通的黑瞎子較高,力大無窮,一人粗細的老樹說拔起來就能給拔起來,遇到人便人立而起窮追猛撲,而且姿態五官似人,性猛力強,可以掠取牛馬而食,所以叫做「人熊」。山裡的獵人輕易不敢招惹人熊,更別說打主意去獵熊了,但人熊並非捉不得,只是要冒的風險極大,一個環節出了岔子就會把命搭上,因為人熊這種猛獸膘肥體壯,皮糙肉厚,即使彈丸洞胸穿腹,血流腸出,牠尚且能夠掘出泥土松脂塞住傷口,繼而奮力傷人致命,所以即使槍法精湛,火器犀利,也絕難以力取之。

  有言道:「逢強智取,遇弱活擒」。自古以來,有許多獵人們獵殺人熊的傳說,大多是以智取勝。其中流傳最廣的一則,約略是說那人熊喜歡以千年大樹的樹洞為穴,空樹洞裡氣熱熏蒸,冰雪消融,人熊吃飽了就坐在其中。獵人們找到熊洞,就從樹洞處投入木塊,人熊性蠢,見有木塊落下,就會伸手接住,墊坐在屁股底下。隨著木塊越投越多,人熊便隨撿隨墊,越坐越高,待到人熊坐的位置與樹洞口平行的時候,獵人們瞅準機會,以開山大斧猛斬其頭,或從古樹的縫隙中以矛攢刺斃之。

  以前屯子裡有個經驗豐富的獵手,他在山中遇到人熊渡河,便潛伏起來窺視。過河的是一隻巨大的母人熊,帶著兩隻小人熊,母人熊先把一隻崽子頂在頭上赴水渡河,游上岸後牠怕小人熊亂跑,就用大石頭把熊崽子壓住,然後掉回去接另外一隻熊崽子。潛伏著的獵人趁此機會把被石頭壓住的小人熊捉走了,母人熊暴怒如雷,在河對岸把另一隻小熊崽子拉住兩條腿一撕兩半,其生性之既猛且蠢,由此可見一斑。

  這些傳說我們進山後都沒少聽說,但傳說終歸是傳說,若是當真按此施為,未必管用,況且團山子上的人熊都有固定的習性,牠們絕不會下山過河來林場附近出沒,只是在嶺深林密處活動。我們商量了幾套辦法,似乎都行不通,正焦躁間,燕子一拍裝著黃米麵黏豆包的大缸:「我說怎麼敲山老頭整了這好些豆包,原來他是想用黏豆包捉人熊,這種辦法好多年沒人用了,也不知還好不好使。」

  我和胖子茫然不解,待得燕子對我們解釋清楚,我們都覺得用黏豆包獵殺人熊這辦法不錯,不過雖然可行,可這畢竟是一個很古老也很危險的辦法,最後我們終於決定冒險一試。夜間套黃皮子的時候,曾聽到團山子裡有人熊的吼聲,這樣就免去了許多麻煩,已經能夠大致上判斷出熊洞的方位。捉人熊取東膽,這勾當絕對夠刺激,而且東膽能治敲山老漢孫女的病,兩隻熊掌一身熊肉拿到供銷社,能頂我和胖子大半年的工分。那時候我們一天才賺五工分,折合成人民幣大約是一角五分錢,累死累活幹幾個月下來,連一張回家探親的車票都買不起,無論從何方考慮,都是絕對值得冒險幹一票的。

  我和胖子這伙在深山老林中插隊的知青,每天的生活簡單概況起來就是:「抬頭看木頭,低頭看石頭,啃著冷窩頭,想著熱炕頭。」巴不得找些新鮮刺激的事情來做。這回有藉口名正言順地去山上獵人熊,都興奮得睡不著了,反正天也快亮了,便在屋裡簡單地休息了一會兒。

  天一放亮,我們就帶上一口袋敲山老漢用剩下的黃米麵黏豆包,還找了幾根樺木套筒,這東西就是一段段掏空的圓木筒子,外加一把伐木的長柄斧頭,這些都是獵殺人熊的必備工具。相比之下,獵槍倒顯得有些多餘了,不過為了提防團山子還有別的猛獸,獵槍獵叉還是不能離身。

  到天亮為止,沒見黃皮子再來鬧騰,但把「黃仙姑」鎖在小木屋裡,說不定就讓牠逃了,於是胖子找了個筏木工人曾經用來裝松鼠的木籠子,把「黃仙姑」用鐵絲捆紮,麻瓜堵嘴、黃臘灌肛,裝到籠子裡面負在背後帶了。等割了熊掌,掏了「東膽」,一起拎到合作社結算,換成好吃的好喝的。

  夜裡一夜沒下雪,但地面林梢殘雪未消,被早上的陽光一照,山上山下一派銀妝素裹。人熊最是嗜吃黏豆包,我們既然帶了許多黏豆包,也就不必再同昨夜那般擔心在林中直接撞上人熊。三人過河後仍然是走上「黃皮子墳」,去尋找山上的熊洞。

  一路上攀巖過溝,越走林子越密,逐漸遮遍了日色,打後半晌開始,天色變得灰濛濛的,看樣子很快就要下雪了。燕子天生心熱如火,既然東膽能治病救人,那還有啥好說的,整唄,可是她畢竟是在山裡長大的,歷來知道人熊的厲害,見我和胖子二人渾不在乎,不免有些奇怪地問我難道不怕人熊嗎?我趁機胡吹,人熊有什麼可怕?聽說美帝喜歡用巨熊來比喻蘇修,難道咱們怕蘇修嗎?這他媽蘇修那幫王八犢子,竟然亡我之心不死,想把咱們也一起給整修了,從我這來講也不能讓他得逞,咱們這麼老多人,咱就鐵了心跟他幹上了,看最後誰把誰練爬下。聽說蘇修那邊什麼脖日列夫,天天吃奶油麵包,可勞動人民呢?連黑麵包都啃不上啊,這能不修嗎?為了讓普天下受苦人都從水深火熱中得到解放,咱們一定要多套黃皮子,多挖熊膽,為支援世界革命出把子力氣。

  胖子聽我在前面對燕子掄開了吹,就趁機挖苦我,他對燕子說:「甭聽他胡掰,昨天套了隻黃皮子,他就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都整到支援世界革命的高度上去了。燕子我告訴你吧,偉大的革命導師列寧同志曾經教導我們說──有些孫子不自覺,扯了大旗當被面,蒙著自己還去唬弄別人。燕子你知道咱們這誰是那號人嗎?」

  我正待反唇相稽,可這時候我們已經走到了一株參天大樹腳下,這株老樹怕有不下千年的樹齡了,亭亭如蓋,大可蔽牛,但樹已經枯死了,樹身上露出好大一個窟窿,裡面冒出陣陣黑氣,木籠中的「黃仙姑」也在這時變得異常不安焦躁,好像受了極大的驚嚇。我心想這窟窿能裝進頭大牯牛了,十有八九便是熊洞,我們昨天半夜套黃皮子時,聽的人熊的咆哮聲,似乎就是從這傳出來的。我們三人立刻停下腳步,抖擻精神準備獵熊,但停步細觀,只見那石壑樹隙間,堆滿了肥嫩厚大的松茸,遍佈著叫不出名目的各方奇花異果,顯得十分古怪,並且沒有熊洞那股騷哄哄的氣味,如果不是熊洞,那樹洞下究竟底是什麼洞?

黃皮子墳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