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皮子墳 線上小說閱讀

第八章 絞繩



  在胖子和燕子夾纏不清的話語聲中,我急忙將垂在胸前的死人腳推開,身體向後挪了一些,沒想到後背也吊著一具死屍,被我一撞之下登時搖晃了起來,頭頂上隨即發出粗麻繩磨擦木頭的聲音。黑暗中也不知周圍還有多少吊死鬼,我只好趴回地面,但仍能感覺到一雙雙穿著棉鞋的腳像鐘擺一般,懸在我身體上方來回晃動。

  我已經出了一頭虛汗,剛才從石階上摔下來,不知道把挎包丟在哪了,黑燈瞎火的也沒法找,只好趕緊對燕子說:「燕子快上亮子!看看咱們掉到什麼地方來了。」在林場附近絕不能提「火」字,甚至連帶有「火」字旁的字也不能提,比如「點燈」、「蠟燭」都不能說,如果非要說「點燈」一類的話只可以用「上亮子」代替,這倒並非迷信,而是出於忌諱,就如同應對火警的消防部門一樣,字號從來都要用「消防」,而不用「滅火」。

  燕子剛才從石階上滾下來,撞得七葷八素,腦子有點發懵,聽我一招呼她「上亮子」,終於回過神來,取出一支松燭點了起來。這地窨子深處雖然空氣能夠流通,當時仍然充滿了辣得人眼睛流淚的渾濁氣體,松燭能點燃已經不錯了,微弱的亮光綠油油的又冷又清,加上空氣中雜質太多,阻隔了光線的傳導,使得松燭的光亮比鬼火也強不了多少,連一米見方的區域都照不到。

  恍惚閃爍的燭光下,我急於想看看頭頂是不是有吊死鬼,但不知是松燭的光線太暗,還是剛連滾帶摔頭暈眼花,我眼前就像是突然被糊了一層紗布,任憑怎麼使勁睜眼,也看不清任何東西,依稀可以辨認的也只有蠟燭的光亮了,可那燭光在我眼中看來,變成了綠盈盈的一抹朦朧亮光,在我面前飄飄忽忽地,一會兒遠,一會兒近。

  我使勁揉了揉眼睛,還是看不太清楚,但我聽到光亮背後有個人輕聲細語,似是在對我說著什麼,我不禁納起悶來,誰在說話?胖子和燕子倆人都是大炮筒子,說話嗓門大底氣足,可如果不是他們,又是誰在蠟燭背後嘟嘟囔囔?我既看不清也聽不真,但人的本身有種潛意識,越是聽不清越想聽聽說的是什麼,我伸著脖子想靠得更近一些。

  身體移動的同時,我心中忽然生出一片寒意,隱隱覺出這事不太對,雖然還沒想出是哪出了問題,但眼前朦朦朧朧的燈影,卻好像在哪裡見過,再靠近那支松燭就有危險了,腦中一再警告著自己,可意識到蠟燭危險的那個念頭,卻完全壓不倒內心想要接近蠟燭的慾望,仍然不由自主的繼續往前挪動,已經距離松燭發出的綠光越來越近了。

  剛剛明明是摸到吊死鬼穿著棉鞋的雙腳,而且在點亮蠟燭之後,上吊而亡的屍體,還有燕子和胖子就好像全部突然失蹤了,只剩下蠟燭那飄飄忽忽的一點光亮。我猛然間想到吊死鬼找替身的事情,就是引人往繩套裡鑽,眼看那綠盈盈的光芒近在咫尺了,我想趕緊縮身退開,但身體就如同中了夢魘,根本不停使喚。這時只有腦袋和脖子能動,都是這該死的鬼火,我完全是出於求生的本能,想也沒想,用盡力氣對準那松燭的綠光一口氣吹了出去。

  松燭鬼火般的綠光,被我一口氣吹滅了,整個地窨子裡反而一下子亮了起來,也沒有了那股嗆人的惡臭,我低頭一看,自己正站在一個土炕的炕沿上,雙手正扒著條粗麻繩套,往自己脖子上套著,我暗罵一聲晦氣,趕緊把麻繩推在一旁。

  我還沒來得及細看自己身處何方,就發現胖子和燕子同樣站在我身邊,連眼直勾勾地扯著屋頂墜下的麻繩套打算上吊自殺。燕子手中還舉著一隻點燃的松燭,可那火苗卻不再是綠的,我連忙伸手接過燕子手中的松燭,順便把他們面前的麻繩扯落,二人一聲咳嗽從精神恍惚的狀態中再次清醒了過來。

  我顧不上仔細回想剛剛那噩夢般驚心的遭遇,先看看周圍的情形,舉目一看,地窨子深處是個帶土炕的小屋,我們從石階落下來,作一堆滾倒在地,不知什麼時候迷迷糊糊地爬上了土炕,踩著炕沿差點吊死在房中。這個地窨子內部的大小與普通民居相似,內部十分乾燥,有土灶、土台和火炕,一如山中尋常人家,上頭也有幾道樑櫞,木頭上掛著無數粗麻繩拴的繩套,麻繩中都加了生絲銅線,時間久了也不會像普通麻繩般朽爛斷裂。

  不計其數的絞索中,懸吊著四具男屍,屍體已經被地窨子裡的冷風抽乾了。四位「老吊爺」個個吐著舌頭瞪著眼,乾屍醬紫色的皮膚使死亡後的表情更加駭人,由於絞繩吊頸的時間太久了,死者的脖頸已經被抻長了一大截。

  燕子太怕鬼了,不管是山鬼、水鬼還是吊死鬼,在松燭如豆的亮光中看到四位驚心動魄的「老吊爺」,嚇得趕緊把自己的眼睛捂上了,我和胖子也半天沒說出話來,碰上吊客當頭,可當真算是晦氣到家了。

  我見炕頭有盞銅製油燈,裡面還有殘餘的松油,便用松燭接過火去點了,這一來屋中亮堂得多了。舉著油燈藉著光亮一照,發現四具吊死的男屍,裝束都是相同,一水兒的黑衣、黑鞋、黑褲,連頭上的帽子也都是黑的,唯獨紮在腰間的腰帶和襪子、帽刺是大紅的,其實同樣是紅也分好多種,它們這是艷紅艷紅的那種豬血紅,我看不出這身行頭有什麼講究,但應該不會年代太久,似乎是二三十年前的舊式服飾。我估計埋在土中的黃大仙廟,大概就是這夥人挖出來的,想不到他們進來後就沒能出去,我們一進這地窨子,就跟發臆症似的自己往繩套裡鑽,要不是我把那鬼火吹熄了,現在這地窨子裡此時早已多出了三個上吊的死人。民間都說上吊的死人,必須騙個活人上吊,才能轉世投胎,難道我們剛剛就是被「老吊爺」上了身,中了魔障嗎?

  胖子這時候緩過勁來了,指著四具「老吊爺」破口大罵。差點就讓這些吊死鬼給套進去了,想起來就恨得牙根兒癢癢,地窨子裡有口放燈油的缸,胖子一面罵不絕口,一面張羅著要給上吊的死人潑上燈油點了它們的天燈。

  我心想燒了也好,免得它們日後做祟害人性命,但剛一起身,我發現側面的牆壁上有條牆縫,那牆縫不是年久房坯開裂,而是特意留出來的。地窨子後面還有空間,只是打了土牆隔斷,昏暗中沒能發覺,就在土隔斷上的牆縫中,有兩盞綠盈盈的小燈在牆縫後窺探著我們。

  地窨子裡光線太暗,那兩盞綠色小燈一閃就不見了,我腦袋一熱,也沒多想就趕緊跳下土炕,撥開懸在面前的吊客,衝到牆側的夾空裡,只見從我們手中溜走的「黃仙姑」,正用兩個前抓扒在牆上,偷過縫隙往屋裡瞅著。

  隔牆後也是一間建在地下的大屋,不過這間屋裡沒有吊死的人,反倒是吊了一排已經死挺了的黃皮子。黃皮子跟人換命的傳說由來已久,據說黃皮子是仙家,善能禍害人,使人倒霉,或是迷人心竅,但牠道行有限,即使是修練幾百年的老黃皮子成了精,山裡的精靈修煉成精十分不易,但這所謂的「成精」也不過就是日久通靈,例如能聽懂人言,或是模仿人的形態舉止一類。但人是生而為人,所以即使成了精的老黃皮子,仍然是比萬物之靈的人類低等很多,牠再怎麼厲害,也不能輕易要人性命。牠倘若想要了誰的性命,就必須找隻族中的小黃皮子跟這個人一起吊死,這類事好多人都聽說過,但誰也說不清其中的究竟,也許黃皮子迷惑人心就是通過自身分泌的特殊氣味,給人產生一種催眠作用。

  這些事在山裡長大的燕子最清楚,其次是胖子。胖子的老子在解放前,曾經在東北參加過剿匪工作,對東北深山老林裡的傳說瞭解很多,也給他講過一些,三人中只有我最不懂行。當時我對黃皮子所知並不太多,不過我看見「黃仙姑」趴在牆後鬼鬼祟祟,就知道多半是牠在搗鬼,搶步過去將牠捉了,拎住後腿倒提起來一看,只見牠後腿上的鐵絲還沒弄斷,嘴裡依然被堵著「麻瓜」,「麻瓜」就是山裡產的一種野生植物,對舌頭有麻醉作用,捉了野獸給牠嘴裡塞個「麻瓜」,牠就叫喚不出來了,而且口舌麻痺,也張不開嘴咬人。

  身後的胖子也跟了進來,我把「黃仙姑」交到他手中,這回可再不能讓著小黃皮子逃了。我看了看吊在後屋的黃皮子,剛好是七隻,其中三隻的屍體還帶住餘溫,剛死沒多久,肯定是想跟我們換命的三隻,另外四隻的屍身都乾癟枯硬了。

  我忽然想什麼,回頭瞧了瞧胖子手中「黃仙姑」那雙靈動的小眼睛,又看了一眼剛剛我們上吊的方位,心想那時候被黃皮子迷了心智,伸著腦袋往繩套裡鑽,當時對著面前那盞綠色的鬼火一吹,將其吹滅,才倖免於難,現在想來,那根本不是什麼鬼火,而是黃皮子的眼睛。牠被我吹得一眨眼,才破了攝魂術,不能讓牠這對賊眼再睜著了,於是我掏了個剩下的黏豆包,摳下一塊來,把「黃仙姑」的眼睛給粘上了,這才覺得心裡踏實了。

  後面這間屋中,所有的東西都與前屋對稱,也砌了土炕,炕頭有張古畫,畫紙已經變做暗黃,畫上顏色模糊不清,但還能辨認出上面畫著一個身穿女子古裝,卻生了副黃皮子臉的人形,與廟中供桌泥塑完全相同,看來這就是黃大仙的肖像,但在那畫中仙姑的腳邊,還畫了一口造型奇特的箱子,那部分畫面格外模糊,怎麼看也看不清楚。當地傳說黃大仙有口裝寶貝的匣子,難道就是這畫中畫的箱子?

  我和胖子當時一點都沒猶豫,立刻在屋中翻箱倒櫃地找了起來,黃大仙廟下的地窨子暗室,有意模仿人類的居室,但形制十分詭異,處處透著邪氣,例如整間屋一分為二,卻又用完全對稱的擺設,一半吊著死人,一半吊著死黃鼠狼的木樑,此間種種匪夷所思,都與尋常殊絕,我們實在想看看箱子裡裝的究竟是什麼東西,只好硬著頭皮不去理會那些。

  可裡地窨子下裡外屋,就那麼大的地方,進退之間已經翻了個遍,又哪有什麼箱子匣子一類的事物,我和胖子不免有些沮喪。聽到頭頂上的房樑間時不時有窸窣之聲發出,我們舉著油燈往上照了照,地窨子的吊頂有縱橫交錯的幾道木樑,再高處的穹頂上都是一個接一個的大窟窿,我恍然大悟,這從黃大仙廟中斜通下來的地窨子,從方向和距離上來判斷,已經到了黃皮子墳那個大土丘的下方了,上面鑽來鑽去鬧騰的,都是些小黃皮子,地窨子中的冷風,也都是從上面的窟窿裡灌進來的。

  我對胖子說:「看來那箱子裡肯定有好東西,外屋那四位吊著的,八成都是想進來挖寶的,結果中了黃皮子的套,成了枉死鬼,可能他們到死都沒搞明白是怎麼回事兒,好在咱們事先既然捉住了會妖法的黃仙姑,將牠折騰的只剩下半條小命,才不至於被牠害死,我想若不趁此良機找到那箱子打開來瞧瞧,豈不是平白浪費了這大好機會?不過還有種最壞的可能性,那就是那夥人還有別的同黨,讓死個吊死鬼先蹚了地雷,然後已經收漁人之利,挖走了那口箱子,那咱們可就空歡喜一場了。」

  胖子氣餒地對我說:「大小黃皮子們守著的箱子裡能有什麼好東西,該不會只是一堆雞毛雞骨頭?咱們犯得上這麼折騰嗎?依我看一把火燒了這鬼地方,咱就抓緊回去吃飯。」燕子早就想盡快離開這是非之地,也勸我說:「聽說那箱子裡藏著山神爺的東西,凡人看了就要招災,這不是連黃大仙廟都被山崩埋了嗎,你們還找啥啊,趕緊回林場吧。」

  我耳朵裡聽著他們倆人嘮叨,但心思卻在不停地轉動,等他們倆差不多說完了我才對他們說:「你們倆不要動搖軍心,我記得燕子剛才說過,山裡的金脈都是黃大仙老黃家的,我想那箱子裡裝的事物,最有可能的就是黃金,而且──」說到這裡,我環視四壁,頓了一頓接著說道:「而且這屋中四壁空空,也就只有火炕裡面能藏箱子匣子一類的東西。」

黃皮子墳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