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作家的愛情冒險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七章



  誰都看得出來俊臉嚴肅的羅京鴻心情非常不好!只有黃耘春還好心的以「失意」來作比喻。

  他嘔個半死幾乎吐血!上回原本想偷瞧與原穎人相親男子的長相,後來因為輕敵而作罷的回台北。

  直到五天前大妹羅素丟了一份文件給他看,他才知道秦宴儒居然是原穎人相親的對象!只因他的不小心,居然讓這兩人又走在一起,並且場面失控到令羅京鴻咋舌!他們已論及婚嫁了!因為秦宴儒拒絕羅素的理由是:他已有未婚妻,將在年底成家。

  他們讀數理的人都比較實在,有三分事業就說三分話,不會有任何誇大;而秦宴儒會那麼說,代表百分之百肯定原穎人會是他跑不掉的老婆!怎不叫他氣得跳腳!偏偏五天來完全找不到她的行蹤!從黃耘春那邊也得不到任何消息!公寓電話沒人接,鹿港那邊說沒回去,出版社當他是忠實讀者,以為企圖騷擾作家,死不肯吐露她的行蹤。真的完全找不到她目前的下落!

  她怎麼可以如此對他?!

  羅京鴻的俊男芳心差點碎成一片片!至今依然不肯正視原穎人居然會不喜歡他的事實!

  他是這麼的英俊、有錢、有身分、有學識,充滿了一身的品味,有點壞,又不會太壞的男人,不正是令全天下女子傾迷、又愛又恨又想嫁的第一選擇嗎?

  二十八年來的戰果證明他的自大是應該的,為什麼會有漏網之魚?

  還是當今小說的流行趨勢又變了?花心俊男不再討喜,反倒是平凡乏味的老實男當道橫行?可是趨勢再怎麼變,有錢的英俊男子永遠不會褪流行吧?即使那些企圖反轉軌道的小說作家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但話說回來,原穎人本身就是個小說作家--在不甘心之餘,五日來他看了她寫的十來本小說,不怕引起任何詫異又詭異的注目,只為了瞭解她的想法;由早期、中期,到現在,他各抓了三四本來看。沒有意外的發現她書中男主角清一色是那種溫柔又老實,容易吃虧上當,甚至遭社會生存論淘汰的無競爭能力人類!然後女主角會受男主角一身的樸實無華感動。沒有任何商業功利氣息,安於做社會機器中小小小的一顆螺絲釘,不強求大富大貴--簡直太過份了!她是在誤導女性的觀念!

  如果社會中沒有人具有野心、競爭心,那還求什麼進步?談什麼提高生活水平?國家如何由開發中國家躋身為已開發國家之林?搞不好還會退回未開發之列!而且--還害得他這麼一個一流的好男初嘗追求敗績!

  那女人不但催眠了自己,為了滿足她的讀者,她也身體力行的去找了一個空有一流學識,卻對社會無什大貢獻的隱居男子談戀愛!而視他羅公子為毒蛇猛獸!其實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更氣的是,但凡在書中提到富家公子,一律描寫成大色豬,那種連看到七十歲老婦都會起色心的沒品味人士!到最後遭眾人唾棄而逃到到國外,一輩子不敢回來!

  但願老天保佑她的寫作生涯不會長久,不然也要保佑她的贊者不多!否則再過幾年,像他這類白馬王子就會娶不到妻子了!她簡直是在毀謗真正的青年才俊!

  怎麼會有這種女人?對了!一定是她在二十六年的歲月中從不曾受到青年才俊的青睞,才會將滿腔怨氣發洩在書中,極盡破壞之能事的胡說八道!否則她不會如此偏激!大概也因為詆毀慣了,等到他這位青年才俊來追求她時,她害怕對不起讀者,所以才不敢接受。

  看吧!作繭自縛的後果!不過,他會原諒她的,而且會建議她不要再寫下去,寫那些沒用的東西做什麼?還不如到他公司上班,老了還可以領養老退休金;如果他覺得她還可以的話,甚至可以娶來當老婆,她是不會吃虧的。

  相信她那種平淡又老套的小說能寫也沒幾年了,何不就此算了呢?還為了讀者催眠自己,何必呢?是不是?

  原穎人坐在他對面已有一分鐘了!這個據說形容憔悴、失意又可憐的男子,此時正眉飛色舞的不知在胡思亂想些什麼,笑得詭異不已。並且完全沒有發現她已經到來。也好,她正好趁這時機仔細研究男人的面部表情;她很好奇--像他這種「色男」與「花花公子」型的男人與老實男人有何不同的神情。

  他的確比其它男人好看很多,又懂得穿著打扮,所以也難怪黃耘春會一路倒戈!可是,太重視外表的男人,通常內在都較虛浮不實。也許他是相當有才華的,更也許他也會有情感專一的時候,但任何的「也許」都是個不確定用詞,她不會將一生投注在「也許」中,以為自己有多少能力扭轉男人不定的天性。

  「呀!你來了?何時的事?」羅京鴻詫異的低叫,終於發現了她。發覺她比以往更美麗。真是的!原本以為她只有一點點的可看性而已,想不到再次看到她會覺得她出上一次更出色。

  「才坐下不久。聽說你急著找我?」原穎人有點不好意思面對他。因為她必須告訴他一個殘酷的消息--他根本追不上蕭諾。可憐的人!不知何時花花公子身價暴跌至此!還要央人代為追求,偏又追不到。

  可是不待他回答,黃耘春就湊了過來,奉上一壺咖啡,坐在一旁,有長聊的打算。

  「對呀!對呀!羅大哥找你找得很急,我都怕他急出病了。」羅京鴻回她迷人的一笑,才道:

  「謝謝你的關心與幫忙,但現在讓我與穎人好好談一談好嗎?不打擾你上班的時間。」

  比原穎人趕一百次還有用!黃耘春非常聽話的努力招呼客人去了。

  「你的忠實祟拜者一號。」原穎人笑了笑,他的確有其獨特的魅力。

  「她比較熱心了點。聽說你預定年底嫁人?」他試探的輕問。

  原穎人微微羞卻的笑。

  「不一定呢!到時再說了。對了,蕭諾的事,我恐怕幫不上忙,她對戀愛與婚姻都沒有任何興趣。」

  對呀!蕭諾!他的新計策!為了能順利進佔到她的公寓所找的藉口--但她居然是不婚的!看吧!寫小說的女人沒一個正常!卻又以其亂七八糟的觀念去蠱惑無知群眾!羅京鴻不明白的問:

  「為什麼沒興趣?莫非她受過愛情的傷害?」小說中都是那麼說的。

  「誰規定非要受過創傷才會拒婚?現代人多得是有自己獨特的想法,各有各的理由。」

  「你的意思是要我放棄?」

  原穎人點頭。

  「那樣你的挫折感會減少一些。」

  「不!我不放棄!我連開始追求都還沒有!也許蕭諾是欠人追才會有這種說法,你不能叫我連試也不試就放棄!」他一副沉痛的表情,癡情堅定得讓遠處的黃耘春為之心折感動不已。

  這頭驢子!

  「蕭諾從不忸怩作態!你並不瞭解,她是直言無諱的人。」她幾乎是苦口婆心了。

  「我要試一試!找一天我去拜訪你們吧!我要自己看到後才會甘心。」

  雖然說現在是休筆時刻,但她與蕭諾一律不怎麼歡迎有人前去侵犯她們的領域。這個男人衽地難纏,一點也不瀟灑,甚至不肯對無望的事死心!

  原穎人不好太直接拒絕,以免傷了人家的心,只好道:

  「我回去知會她一聲,若蕭諾沒意見,我們會答應讓你蒞臨。」

  ※※※

  「呆子,你被騙了!」

  蕭諾從小說堆中抬頭,輕輕的丟給她一句,結束了原穎人的長篇大論--對羅京鴻優點的一切說項。

  「呃?」原穎人一楞一楞的。身為一個言情小說作家,也出了三十幾本書,在故事中當天神,偉大了那麼久,突然被叫呆子,一時之間還真反應不過來!一個呆子寫得了那麼多愛情小說嗎?「什麼意思?」她只不過是盡職的在替他人宣傳以增加蕭諾對他的好印象而已。多令人感動的善心呀!

  「你快引狼入室了!」蕭諾伸了下懶腰,看到天色還不錯,打開陽臺的鋁門讓太陽光源進駐,一室溫暖!踢了塊椅墊到陽光處,坐了下來,吸收日月精華。

  原穎人捧出她的水果茶,倒出兩杯清涼,讓一冷一熱在身體內外綜合一下,也坐在陽光處的地板上。

  「怎麼說?我們有危險了嗎?」

  「你那一點可以證明那傢伙對我神魂顛倒?他在提我的同時眼光放在那裡?他那種牛皮人類,幾時變得如此羞卻來著?別笑死人了!大作家,你大腦思路阻塞了是不是?要不要喝一瓶通樂治療一下?」蕭諾嘲弄的娓娓道來,簡單的推理,一清二楚--唔!她有寫推理小說的本錢。

  他的目標仍是在她身上?不會吧!原穎人相信他沒必要用這種手段,而且他早知道她是死會了。

  「我不以為他會這麼大費周章!也許他當真有心於你,你將如何?」

  「至少不會學你落荒而逃!等著看吧!下星期你的心上人來到台北,咱們等著看會有什麼好戲!」

  「你一定是寫小說寫得不能自拔了,才會將單純的事想得如此複雜!」原穎人摸了摸她的頭。

  「你明知道一旦交稿後超過三天,我會完全忘光我曾寫過什麼,何來入迷之說?不寫稿時,我的腦中不會編排任何故事。」

  「那麼,我們何不約他來做客,看他的表現如何?是你對還是我對,要他來了才知道!」

  蕭諾點頭。

  「好,就明天晚上,請他帶來兩份大披薩、一打可樂,以及時鮮水果。我們會給他跑路費。」

  「這不太好吧?」原穎人不好意思的低問,老是利用他人挺不道德的。

  「順便嘛!他要上來我們這兒,就得順著我們的規矩來,否則不必了!」

  原穎人宅心仁厚,根本不敢這麼對羅京鴻說,遲遲不敢多說什麼;但若要她打電話,是死也不可能的。所以蕭諾向她要了電話,自己打了去。因為羅京鴻正在開會,於是交代秘書記了下來。

  「請問--你是在開玩笑嗎?」小秘書顫抖地低問。

  「不是!反正他看了就會明白,如果不來便算了,若要來,最好帶來我所吩咐的東西,拜!」

  掛上電話,蕭諾才看到原穎人臉都紅了!取笑道:

  「我這個打電話的人都不羞了,你羞什麼?你簡直天生來讓人吃定的!莫怪那傢伙死不放手,糾纏不休!加上你這個性,要不是你心有所屬,早該倒入他懷中去了。」

  「雖然我們可以在小說中寫得很刻薄,但,現實生活中我不會這麼對人的,即使不對他動心也犯不著唆使他--」原穎人心想,一旦羅京鴻知道被當成送貨員看,想必臉會綠了一半不止!不過,回頭想想,這未嘗不是嚇退羅京鴻的方法,即使有些不厚道。

  「有些人,對他心軟不得,也不必逃避,正面交鋒給他顏色看會是個好方法。何況我們只是在測試他!」突然,蕭諾盯住她身後一點,低叫:「壁虎!」

  原穎人立即跳了起來,逃到蕭諾那一邊!一同看著附著在玻璃鋁門上那隻與蜥蜴同類、卻無害且呈半透明的壁虎。

  「你怕嗎?」原穎人奇怪她的大驚小怪!這種小小寄居房客並不常見,只是她們很少去特別關注,任其生長與消失;幫忙吃蚊子也算是益蟲的一種。反正還不算太嗯心,偶爾見到一、兩隻也不必太訝異。

  蕭諾笑了笑。

  「好多人來信問我『守宮砂』的由來,只因我寫古代小說時常提到。」

  「為何不建議他們去看『唐人傳奇』?」原穎人也笑了,她也接過一些信件,表明了對相同問題的好奇。

  「不諱言,它的古名好聽多了!也許它們之所以改名為壁虎而不叫守宮,是怕現代人再拿它們去製造『守宮砂』。」她的笑容有些邪惡!

  原穎人惡心低叫:

  「你不會是正在轉這個念頭吧?」

  「那個地方有在賣硃砂?」蕭諾興致勃勃的低問,悄悄爬近那只可憐的壁虎。

  「蕭諾!」原穎人大叫一聲,把椅墊丟過去,嚇跑了那只在鬼門關轉了一圈的壁虎。

  「真善良!」蕭諾沒好氣的瞄她。

  原穎人搖頭。

  「我不是善良,我是怕你以硃砂養大了壁虎後,搗碎成泥汁時也要我陪你一同做實驗!太嘔心了!我不幹!」

  「你不覺得現代人點守宮砂很特別嗎?多方便呀!如果真的點在處女身上洗不掉的話,男人要娶妻時就不必擔心有人是假處女,卻做過處女膜整型了。當今世上處女多缺貨呀!我們點上了之後將會非常神氣!」

  「那根本是在方便男人!我不要!像烙印一樣,還保證原封貨咧!而你,在三十歲以前可以神氣,到了五十歲以後就等著被笑老處女吧!」在婦女解放時代被摒棄的東西,代表那對女人有害而無益,如今倒要走回頭路,標明自己是完封的印記!而且還是來自一個大女人之口,真是讓人詫異!但原穎人早知道蕭諾這人不能以常理來推斷,她一切突如其來的怪點子全因為好玩且新鮮。

  「找一天我非試試不可。」蕭諾猶不死心。

  原穎人連忙申明:

  「到時只要不拖著我,一切好說。」蕭諾不置可否,突然又問了一句:「不知守宮砂點在男人身上有沒有效?」「如果你的魅力夠強的話,也許會有人願意讓你點點看。」原穎人只是在說笑。

  但蕭諾卻當了真--

  「那麼,你的秦宴儒借我點一下好不好?我認為他有可能是處男--」

  「蕭諾!」原穎人尖叫!要不是她忙著臉紅,說不定會跳起來掐她脖子。

  「我直接問他,也替你的未來幸福確定一下保障的程度。如果他兩年內沒有上床行為,代表他健康情形不錯,不必檢查了。如果他從來沒有,那更好!恭禧你得到一個乾淨的男人。」蕭諾眼神閃亮,分不清是戲謔是認真。

  但已惹得原穎人咬牙切齒了!

  「我會先殺了你再自殺!如果你當真敢問的話!告訴我你不會做這種丟死人的事!」這是原穎人有生以來唯一可以稱之為威脅的話。她不想嚇走秦宴儒,不想讓成為「秦太太」的美夢成空!可是這女人正在摧殘她的幸福--

  「還是你決定在新婚之夜問他?多可怕!要是他什麼都不懂,連動作也不會,那你怎麼辦?看來你也不怎麼明白其中過程--」

  「你又知道了!」原穎人努力喘氣。

  「因為你的小說每寫到親熱鏡頭時,一律以『過後』或『床帳中有情人兒正纏綿』來蒙混過去!真正過程完全沒談到,因為你不知道正確的步驟!」

  「我--我--我--」原穎人口吃了起來,放大了聲音:「你又好到那裡去?總比你交代『他們於是上床了』美麗多了!還有,你第十七本小說更好笑,上床的鏡頭竟是男女主角互毆,由陽臺打回臥室,然後兩人身體站不穩,倒在地上,哈!鼻青臉腫的兩個人居然就交代那麼三個字--做愛了!」

  總而言之,兩個「青春」出版社當紅作家,最大的敗筆都在於她們對床戲的鏡頭只會混,完全不明白個中滋味,所以不敢亂寫。

  蕭諾理直氣壯的反駁:

  「我又不是在寫色情小說,還要肉欲橫陳交纏才滿足得了讀者口味!要看明白,不會去租翻譯小說呀!描寫之深刻足以讓你欲火焚身!」

  兩人對看著,然後笑了出來。

  「老天,我們在討論什麼?居然研究起床戲來了!」原穎人低呼。

  「要是那天我們開始將做愛過程一一寫明白,恐怕我們會被罩上一層黃色暈輪,當黃後去了!什麼時候摸胸部,什麼時候脫衣褲,什麼時候--嘔!」騙稿費也不是那種騙法!著墨在那種地方,反而忽略主角個性、情事的發展起伏。而且,說真的,挺嘔心的!

  原穎人托著尖尖的小下巴,深思道:

  「我看過許多小說,常是男女主角才相識,立即發生一夜激情的事,往後發展不是懷孕就是男方『深深地』愛上了女方,千里追尋。巧得很,男的一定又帥又有錢,女的大多為灰姑娘。整本書只要是男女主角碰面,立即會乾柴烈火--無需言語--然後會發現,一本書裡有半本描寫上床過程,另半本在各過各的痛苦生活!完全沒有真正認識對方。沒有瞭解、沒有感動與動心。動情原因完全建立在雙方的好容貌上。好薄弱的理由!事實上我就不相信真正的感情可以在第一次見面時立即燃燒的!還有吻!被一個不認得的英俊男人吻了能有什麼反應?應該沒有人會感到虛軟觸電,而是該覺得被侵犯而打回去!沒道理!真的沒道理!」

  蕭諾笑著嘲弄:

  「喲!沒有那些作品的烘托,那能使我們鶴立雞群?我們是多麼感謝呵!可是--小姐,閣下似乎也寫過一吻定情的故事哦!」

  「所以被笑『陳腔爛調』有理!」原穎人不介意的回想自己初期摸索階段的作品,有點人云亦云,人寫亦寫的缺失。後來才深深明白,只有站穩自己的腳步,找出自己的信念,不要隨眾人潮流遊走,寫出個人特色,才有出頭天的一天--只要凸出的理念恰好合了大眾的胃口,並且是他人所學不來的。

  「為什麼寫小說?蕭諾。」

  「因為一直沒有人寫出我想看的小說,沒有找到與我有共嗚的作者來延伸我的理念!太多了!太多的作者瀋浸在前人的巢臼中爬不出來,寫著男尊女卑的故事,卻強調自己是大女人!而故事中總是女人在為情受苦,崇拜著男人的自大狂傲,可以任意欺負女主角,極盡能事的誤會、欺凌,以金錢控制女方,而女主角卻是苦得半死、為愛受盡折磨。可怕的是,她還從頭受到底,死也不變!甚至被打去半條命也無妨;到最後,男主角只要流下後悔的眼淚,藉酒消愁以表示後悔與頹廢,歸咎一切失常全是因為『愛』,然後兩人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如果作家再添一筆『尾聲』的敗筆,強調男女主角生了幾個兒女,取了什麼名字,原本狂暴近似惡魔的男人居然提成了有點怕老婆的妻奴,任女人撒嬌呼來喚去,而甘之如飴,然後事業多麼輝煌、愛情多麼偉大--老天!我看了就想昏倒!我不介意『幸福快樂』的日子,但我介意作者湊字數的做法,沒有必要的『尾聲』看得很惱人。我一直以為『尾聲』是用來貫穿全劇的伏筆以收畫龍點睛之效;可是,有人這麼爛用,實在教人看了生氣。我高中時對小說有這種批評,想不到我的同學反諷我只會動口不會動手,寫不出小說的人就不要批評人家;至少人家可以出書,代表某部份受到肯定。當時我心想也對!便決定要往小說界發展,並且扭轉那種老掉牙的模式。即使我寫的東西不受時下人歡迎,我依然要寫下我真正的感想,為求一個平等!沒理由在以女性消費市場為主的小說,盡寫一些欺負女性的東西!我被批評為大女人,但她們並不明白,我只要求對等與公平,至少我不像有些『大女人』作家專寫一些女主角整死男主角的故事。那根本不叫替女人出氣,反而更詆毀女人!想不到,我會有這麼多共鳴者,封筆也甘心了!至少我讓某些人重新修正了對小說的觀感與對愛情的想法。」

  真的是心有戚戚焉!說到小說,即使她們筆法各有不同,至少寫小說的理念是相同的:為了想給讀者不同的東西,以更多的角度去看待事情!

  她們尚在用力的努力當中,即使影響力微乎其微,可是,這份理想,矢志不變!

  「你知道嗎?你讓某些作家變得很難生存!大罪人一個!」原穎人想到新一代作家早已取代了更早幾年以前作家的位置。要不是她夠穩固,早也被淘汰掉了!讀者多現實呵!可是讀者的現實正表示他們變聰明瞭,不再盲目的來多少接多少,不抗議也不選擇。對小說市場也是件可喜的事;這麼一來,每個作家都兢兢業業的努力,不敢混水摸魚,努力創造自己的風格,如今誰還敢說言情小說是女工看的書?也許在不久的將來,小說也能列入排行榜中,被正式承認為文學的一種。至少,至少不要再讓『大人』以為小說對青少年有百害而無一益。」

  蕭諾豁達的看向藍天,吁道:

  「如今我這『後浪』已快消褪為『前浪』了!總有一天,我也會在另一波新潮流中變得很難生存,然後出新一代接替了我們一直努力的,永遠生生不息!我多盼望呵!希望咱們的後輩更加出類拔萃。一旦我褪去作家身分,只是一個讀者時,能是個幸運的讀者。」

  原穎人點頭。

  「是啊!就像每位好讀者,天天跑書局,期待發現好作家又出書了!如獲至寶的買回去,邊走邊拆邊看邊笑,那種對書的狂熱,是身為讀者的幸福!」也是身為作家的驕傲!在生命的過程中,知道有人曾對自己這麼狂熱過也就夠了。該退開時,更要有歐陽修的精神--提拔出大文豪蘇東坡,而不擋其路。

  「當我們不再寫作時,結伴去養老如何?我買間屋子住你家隔壁!」蕭諾問「好呀!當我們走不動時,還可以差我的子子孫孫去替咱們買小說來看!」原穎人幾乎已能看到彼此白髮蒼蒼卻仍瀋迷小說的模樣。忍不住大笑出來!

  ※※※

  在二十八年的歲月中,羅京鴻從不相信幸運的自己也會有哀鳴不幸的一天!

  近一星期以來,他殷勤的跑兩位大作家的香閨,很體貼的、很認命的自動買來一些民生必需品,並且很不甘願的收下她們塞來的銀兩與小費,降格為送貨生!但那是不打緊的,至少還可以進屋去!倘若他事先沒打過電話,沒有經過她們同意而前來的話,存心給她們一個意外的驚喜,其下場是「意外的被轟出來」!即使買了再多好吃的東西也沒用!她們拒絕任何意外的訪客,如果他硬闖,必然會受到意外的傷害--雖不一定,但還是別冒險得好!免得意外的死於非命。他耶!大帥哥耶!

  可是,也許「有效期限」已經過了,大帥哥已不吃香了--羅京鴻開始悲慘的自憐!

  以前只應付一個原穎人絕對是綽綽有餘的,可是誰叫他多事的扯入一個蕭諾?!讓那怪女人也站在同一陣線的對付他,讓他挫折到幾乎對自我人格懷疑了起來!

  只有在公司女職員的愛慕眼光中,在酒會眾多秋波中才找回一點點自信!否則,他真的快在胸前掛一面鏡子,隨時看看自己是不是變成了豬八戒?否則那兩個平凡女子為何會視他如垃圾?他耶!有錢有貌的名公子耶!唉!

  今天的宴會是一些大學教授的聚會,他會前來是因為主辦人是父親,而且他要當大妹的男伴。

  羅素是個大美人,完全承襲了其父的數理頭腦,居四兄妹中的翹楚,非常的實事求是。二十七歲了!研讀完碩士後打算到德國進修;一生如果有七十年,她早已規劃完畢,每一步每一步,她都已仔細算過。他不能說她是冰山啦!只是她也有些怪就是了,大概有某方面天才的人都會有某方面的嚴重缺乏。

  讀數理的人都偏重理智與實際,所以她沒有任何浪漫細胞,不過外表的美麗讓人看不出來她沒有任何女人味的?象。

  「你沒穿高跟鞋!」羅京鴻直直看向大妹禮服下的馬靴。不必說別人了,自己家人中就出了一個不正常的。

  「如果穿高跟鞋會讓我站得更穩,我會。」羅素奇怪的橫他一眼。

  「那你又何必穿高統的?」

  「因為即使被人踩到也不會掉鞋子。」

  瞧!多麼實際!若不是因為有很多佳麗正在偷偷對他傳送愛的電波,他真的會向天花板翻白眼。

  「明天我與秦宴儒有約。」羅素突然這麼說。

  「然後呢?」羅京鴻不感興趣的問。

  「我要你帶原穎人來捉姦,不然拍下照片,造成他們誤會分手也好!」

  「人家是寫小說的,才不會那麼好騙!天才美人,你這個不看小說的人恐怕不知道,這招式是破壞感情技法一百招中的最爛招,電影裡已演過一百遍,電視中演過一千遍,小說裡寫過一萬遍的超級爛招!沒有人會那麼好騙了。」他嘆了口氣,感情智障!不知這一招打那學來的。

  羅素以看笨蛋的眼光看他。

  「用招式也是要看人的。以秦宴儒那種忠厚的男人而言,很少會在有女友的情況下再與他人約會。明著說要討論內容,實則讓你拍下照片,這就是證物。只要他們感情一有不合,我就可以帶他去喝酒,然後讓他失身,到時不娶我都不行了,那個老實頭,不會再敢有二心。」

  天呀地呀!那一出肥皂劇呀!

  「也就是說,你要當小說中的壞女人就是了?」

  「演一齣戲,卻創造出台灣首位數理天才兒童,造福全人類,我的犧牲是值得的!」

  天才的反面是白癡,天才與白痴只有一線之隔!天才與白癡根本是同義名詞!

  羅京鴻覺得自己沒力了!好吧!好吧!他也來做一次壞人吧!也許到時有千分之一的機會可以得到美人投懷的好事!即使微乎其微!

  看了十來本小說之後,他才知道這招式有多爛!他覺得自己也快被白癡同化了!還是果真計窮了,什麼都好?

  其實他並沒有愛上原穎人,可就是不甘心放下。而且執著了數月之久,看到她愈來愈美,但那光影卻不是因為他,不禁備感不甘。不甘心她會看上平凡沒錢的秦宴儒,而不是他!

  也許--他當真有些喜歡她?不不!急急甩掉那想法,見到一個名媛向他走來,他連忙迎了上去,展現翩翩的風度;見到她的狂喜與羞卻,是他身為俊男一生的驕傲!他何必喜歡那個會踐踏他自尊的平凡女人--即使身材非常好。唉--看不到的骨頭總是最好的!

女作家的愛情冒險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