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羅傑歷險記之三.海底尋寶 線上小說閱讀

十四 綁架



  悲傷的送葬者回到了「快樂女士」號。

  但是,他們不能老沉浸在悲哀中,還有工作等著他們做。整個白天,奧莫不停地巡視沉船,現在得安排夜間看守。

  哈爾安排著,「趁還有點亮的時候,羅傑,你先下去。過一個小時我來,再過一小時奧莫下去,然後再從你開始。明天我們就開始把貨往上搬。」

  「你是誰,在這裡發命令?」斯根克冷淡地問。

  哈爾很吃驚,「不是我,還能是誰?你不會覺得你……」

  「你難道忘了除了布雷克我是第二把手嗎?」

  「他可從來沒這樣說過。」

  「也許沒用口頭表達過,但他請我來,難道不是因為我是個有經驗的潛水員而你卻不是嗎?難道不是他讓我負責教你和你那個娃娃弟弟學用水下呼吸器嗎?」

  哈爾氣憤地面對著他,「那是在他發現你是個騙子又是個懦夫之前的事。當他一識破你,他就馬上安排你下一班飛機就離開,這個安排到現在還算數。」

  斯根克傲慢地笑了,「對不起,我的計畫已經改變了,我就留在這兒,你得聽我的命令。」他聽到艾克船長鼻子裡哼了一聲,就窮凶極惡地轉身面對著船長:「你也一樣得聽我的,你這個皮包骨頭的佝僂病佬!」

  這個皮包骨頭的軀體上的一隻長胳膊立即擺了過來,伸開的五指狠狠地打在斯根克的臉上,一下子把他送到甲板對面的船欄底下,堆成了一團肉。

  「反了!反了!」斯根克尖叫著,「我一定要叫你們知道誰是這兒的主人!」

  他跳下底艙,馬上拿著一把左輪手槍來了。

  「聽著,都給我在船欄那裡排好隊。我給你們每人一秒鐘時間說出來誰是老板,到時不說我就送你們回老家。開始了,排隊!」他揮舞著手槍。

  沒有人急忙跑到船舷邊去,相反,哈爾開始向斯根克走去。

  「回去!」斯根克大喊著,像個瘋子一樣跳著,手裡的槍使勁地顫動,「回去,要不我就給你一顆子彈。」

  艾克船長急了,「小心,亨特,他瘋了。他什麼都幹得出來。」

  哈爾回答說:「不,他沒那個膽量開槍,他殺人是用間接的辦法:往口袋裡放條響尾蛇啦,往頭盔裡放隻蠍子啦,或是請石魚代勞啦……」他停住了,盯住了艾克船長。「或者是一隻巨蛤!」

  斯根克用巨蛤殺了布雷克這個想法像閃電一樣在哈爾的腦海閃過。他想像不出來他是怎樣使陰謀得逞的,但斯根克正是慣用這種方法害人,就像他使用過響尾蛇、蠍子、石頭魚去害人一樣。什麼他警告了羅傑關於那條鯊魚但羅傑沒來得及跑了,什麼絞車出了毛病了,這都是一個模子裡出來的把戲。

  除了鬼鬼祟祟,他一事無成。他沒有在光天化日之下做事的勇氣,他不會開槍。

  哈爾離他更近了。

  「再走一步,你就完蛋!」斯根克嚎叫著,臉氣得發黑,眼珠都要突出來了。

  哈爾不只前進了一步,他迅速搶上幾步,一下子把斯根克的手槍打飛,它越過上緣落入水中。哈爾卡住斯根克的脖子把他按倒在甲板上。

  斯根克像鰻魚一樣,肌肉發達而又光滑。他從底下翻起來,跳起身,對著哈爾的臉就是一腳。要不是哈爾在那一瞬間躲得快,他還真的就要踢中了。

  可哈爾這一躲不要緊,他的對手一腳踢到一個鐵柱子上斯根克痛得大聲嚎叫起來。

  大家的哄笑聲更激怒了他。他揮舞起一根重力腰帶,那上面有六個各重一磅的鉛盤。他用盡全身力氣對著哈爾抽過來,哈爾忙退到一個桅杆後面。

  腰帶一下子纏在桅杆上,腰帶的一頭對著斯根克甩了回來,重兩磅的金屬正好甩在他頭的側邊,差一點把他打倒。

  先是鐵柱子,再是桅杆,在旁觀者們看來就像是船在和斯根克打架。「快樂女士」號全副武裝來對付他。

  他扯來了吊杆下面的支架。這是個用很重的木頭做的剪刀形的架子,是用來防止吊杆擺動的。斯根克跳上船欄想把支架作為棍子去打哈爾的頭。

  當時正在刮風,恰好這一會兒吊杆順風向擺動,猛地擊中斯根克,一下子把他從船欄上打入水中。

  「快樂女士」做了判決,她似乎說:「滾開吧,別玷汙了我的甲板。」

  斯根克的手抓著了舷梯,這時他聽到了哈爾的警告:「假如你回到船上來,就將戴上手銬,作為謀害布雷克博士的凶手被抓起來。」

  「可笑……」斯根克說。

  但當他抬頭看見一排探到船欄外邊低頭怒視他的面孔之後,知道狡辯下去也沒用了。他的船友們,連同這條船都不想要他。他愚弄他們只能是最後一次了。

  好吧,差不多是最後一次了吧。他向島嶼望去。距離一英哩,對一個游泳能手來說,不是難事。他一轉身背向「快樂女士」,衝了出去。

  哈爾覺得心裡不痛快,他轉向艾克船長商量道:「我們是不是應該把他抓起來?我們可以乘小艇追上他,把他帶回來。」

  艾克船長搖了搖頭,「讓他走吧,孩子,擺脫了他是好事。在法庭上對他不利的東西你什麼也證明不了。沒有證據,誰也證明不了他動了布雷克一個手指頭。我們把對他懲罰的權力留給天空和大海吧,如果我沒弄錯的話……」他凝視著西方那一團翻滾的白雲和黑雲,又繼續說:「天和海準備懲罰什麼人了。」

  意料中的天氣變化並沒有馬上就來。當天晚上,大海平靜,天空晴朗。

  羅傑第一個下水值班,幸虧海底深處還不是十分黑暗,由於布雷克出了事,所以每次當一條大魚游過來,或是一個奇怪的聲音傳到耳膜,都會使他的神經末梢直豎起來,就像豪豬身上的刺一樣。

  他就像一架直升飛機一樣在「聖誕老人」號甲板上方盤旋了一會兒。然後,想幹點什麼,他游下底艙,打開手電筒。

  他立即發現有情況。有幾隻珍寶箱不見了。

  這不可能是斯根克幹的,因為他已到島上去了,而沒走以前,他參加了送葬的行列。

  任何不了解奧莫的人都會懷疑是他幹的,因為白天是他留下來守護的。

  但羅傑是寧肯懷疑他的親哥哥,也不會去懷疑他們的這位玻里尼西亞朋友。

  肯定是趁奧莫沒有監視的空隙,那個看不見的人又盜走了一些東西。

  這也不能怪奧莫。他不時地到沉船來查看,他能做到的也不過如此了。

  由於水壓對人體的損害,誰也不能長時間地在水下停留。那個竊賊是看準了時機,在沒有人看守的時候溜到沉船上來的。

  他肯定還要來偷,也許他這會兒就來了,因為外邊沒有人,似乎現在無人守船。

  在一陣恐慌之中,羅傑箭一般衝到外面,竭力裝出一副嚇人的樣子。他並非真的感到危險,只是受了驚嚇。光線越來越暗淡,海裡移動的東西都是模模糊糊的一團,這些東西可能是魚,也可能是竊賊。不管他再怎麼睜大眼睛,也無濟於事。他這一小時簡直有五小時那麼長。終於哈爾來了,他解脫了。出水之前,他把哈爾帶到了底艙,讓他看到又丟失了貨物。

  哈爾很驚訝,跟羅傑一起游出了水,上了「快樂女士」號甲板。

  哈爾扯下嘴上的呼吸管,好發洩一下憋在肚裡的怒氣。

  「奧莫,快從床上爬起來!艾克船長,今晚不能睡了!我們得馬上搶救貨物,現在就開始。」

  奧莫和船長鑽了出來,眨著眼睛。船長說:「夜裡不合適吧……」

  「他們正在偷貨,我們連讓他們再多拿一個達布侖【註】的機會也不能給了。小東西我們用籃子和桶提上來,大傢伙鐵人可以幫忙。快把鐵人裝起來。」

  【註】達布侖:一種西班牙古貨幣。

  大家齊心合力幹了起來。艾克船長負責甲板上的事,其餘的人準備下水。

  鐵人從底艙弄了上來,哈爾鑽進去後,它就下水了。它胸前的兩個探照燈也打開了。哈爾通過電話發指令,艾克船長控制著貨物吊杆,把鐵人送到沉船底艙的艙口,讓它沉下去。它一下去,就抱住了一口大箱子,然後發出出水信號。

  同時羅傑和奧莫從船上的各種各樣的籃子、桶、網帶裡挑出合適的,帶著下到沉船,裝滿小東西。他們上上下下忙著,一點點地把「聖誕老人」號的財寶運到「快樂女士」號的船艙裡去。

  他們一小時一小時不停地工作著。中間偶爾停下休息一會兒,給氣罐充氣。

  將近午夜時分,羅傑發現只有他一個人在底艙裡。哈爾和鐵人送一個青銅缸上去了,奧莫也隨後上去給氣罐充氣。

  羅傑正忙著往一個密眼網帶裡裝金條時,忽然感到有人拍他的肩膀。是奧莫回來了,還是一條魚,或是章魚的觸手?

  他把手電筒轉回來一照,正好和兩個戴面罩的人打了個照面。他立即站起身把手伸到腰上,這才知道刀已被從鞘裡抽出去了。

  他一拳打出去,很滿意地把一個人的水下呼吸器的接口管從他嘴中打落,這一來他至少要噎一下,嗆幾口水才能重新接好。但他馬上便感到兩臂被緊緊抓住,正在被推上去。出了底艙口,兩個綁架者一邊一個,使勁蹬著鴨腳板,急速地架著他走。

  他們周圍閃爍著星星點點的光,是夜間從深水到淺水覓食的深水動物發出的。在這微弱的光下,珊瑚園和科學家墳前那個孤獨的十字架依稀可見,接著他們又飄過岩石迷宮。

  過了迷宮他們下降到海底,好像停在一塊巨石旁邊。但手電筒一照,羅傑知道了這是一隻他在特魯克潟湖看到過的日本潛艇,與在那兒演習的一模一樣。

  潛艇的左邊是太平艙。一個傢伙推開了活板門,羅傑被推了進去,門隨後就關上了。

  他聽到了水被空氣排走的呼呼聲,接著腳下的活板門開了,他跌下了潛艇的內艙。

  活板門又自動關上了,他又一次聽到呼呼聲,這次是水壓走空氣的聲音。

  然後這個程序倒著來了一遍,馬上裡邊的活板門開了,捉拿他的人之一跌下來,另一個也很快下來了。

  他們吐出接口管,脫掉面具,露出了羅傑不願看到的面孔。現在他落在這些惡棍手裡,是決不會有好下場的,他們的臉永遠都是扭得那麼醜陋,他們的眼睛就像海鰻的眼一樣凶惡。

  很顯然他們對潛水艇很熟悉。他們現在已開始推拉十幾個裝置,好像很內行似的。他們急於要離開,所以根本沒注意羅傑。壓艙槽的水嘩嘩地排出,潛水艇增加浮力,從海底浮上去,電動機撲撲地起動螺旋槳。一個人坐在舵輪旁邊,眼盯著羅盤,另一個盯著回音測深儀。這個儀器可顯示出潛水艇和海底之間的空間。

  隨即羅傑腳下的甲板往上傾斜得更陡了,似乎潛水艇要到水面上去。開船的那個人緊盯著潛望鏡。過一會兒,發動機停了,頭上的艙口打開,夜晚的新鮮空氣飄了進來。其中的一個人,左眼上長疤的那個,粗聲粗氣地說:「好了,小傢伙,航程結束了。」

  羅傑從艙口爬了上來。那兩個人跟著,吃力地提著一口顯然是從沉船上偷來的箱子。

  疤瘌臉發指示說:「跳下去,游上岸吧。接待委員會在沙灘上等著你呢」

  羅傑游了一會兒,又蹚了一段水,上了岸。一個黑糊糊的影子站在沙灘上。羅傑聽到了一聲低低的笑聲,是斯根克在笑。

  斯根克說:「很高興你來入夥。我們沒什麼好招待,但有一點你儘管放心:我們會盡力使你不好過。」

  疤瘌臉也蹚水上岸了。

  「你把我的條子留在那兒了嗎?」斯根克問。

  「當然了,老板。就像你吩咐的那樣把它捆在桅杆上了。」

  羅傑腦袋裡塞滿了問號,但他閉口不問,問他們也不會說實話的。

  「喂,請你跟著我,」斯根克保持著他的假斯文,「並請原諒我走在你前面,因為我碰巧知道路。」

  他帶路進入了灌木叢,亮著手電筒。兩個惡棍一邊一個緊挾著羅傑,想跑進灌木叢那是妄想。

  他們小心地在樹叢中走了二十到三十分鐘,然後來到一個小塊林間空地上的帳篷前。

  「見笑,見笑,」斯根克說:「這就是家了,可愛的家。生火吧,查勃。在你回沉船之前,我們來頓宵夜。」

  像一般男孩子對吃的東西感興趣一樣,一聽到宵夜,羅傑的耳朵就豎起來了。

  「不過,我們的客人可是什麼也不需要的。」斯根克又說,「當你神經緊張時,吃東西不好。」他把手電筒的光直對著羅傑,「你很緊張,是不是?」

  羅傑再也不能忍耐了。

  「就是這樣的緊張,」他說著一拳打出去,由於這一拳太突然,斯根克一下子被打得東倒西歪。羅傑迅速撲上去,狠揍他那張沾沾自喜的臉。

  那兩個傢伙立刻上來把他拖開,在一棵樹樁子上使勁撞他的頭,一直到他昏死過去,然後,丟下昏過去的羅傑,去吃他們的夜餐了。

哈爾羅傑歷險記之三.海底尋寶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