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羅傑歷險記之九.追蹤食人獅 線上小說閱讀

九 心懷鬼胎的鄧根



  他們拖著氣球到達鐵路工人營地時,立刻引起了一陣轟動,所有的人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計,仰望著飄在空中的大圓球。

  「現在我們得找個地方把氣球固定好。」哈爾說。

  「那邊的那根原木可以嗎?」羅傑指著一根躺在地上的有十五米長的大樹幹說,「那根原木的重量足以拉住十幾個這樣的氣球,我們只要把固定繩綁在上面就行了。」

  哈爾笑道:「說起來容易,你怎麼把固定繩從車上解下來,然後綁到原木上去呢?」

  「先從車上解下來,然後你和我把氣球向下拉一點,綁在原木上。」

  「你認為我們兩個人就能把氣球拉下來一點嗎?別忘了──剛才我們三個人站在座艙裡,氣球可是一點都沒向下降。如果你和我來解固定繩,那只要十秒鐘就會發現我們已經上天了。」

  「好吧,」羅傑說,「去叫十個或八個人來拉住氣球,我們把繩子綁到原木上去。」

  「你沒忘了庫首領的命令吧──我們必須單獨幹。」

  兄弟倆坐在原木上,考慮如何把繩子綁到原木上去,兩個人怎麼幹得了十個人的活呢?這是不可能的,庫首領的要求也太過分了。

  羅傑抬起頭,「我來試試看。」

  他在車裡拿出一根繩子,把一頭牢牢地綁在固定繩上,另一頭綁在原木上,然後解開車上的繩結,氣球只上升了不到十厘米就被剛接上的繩子扯住了,羅傑趕緊把固定繩直接綁在原木上。

  他站了起來,「太簡單了,」他得意地說,「根本用不了十個人,只要動一下腦筋就行了。」

  哈爾會意地笑了笑,此時他的感覺是複雜的──一是懊悔自己竟想不出這麼簡單的辦法,二是為弟弟能想出這個辦法感到欣慰。

  兄弟倆都很想馬上爬上去開始他們的工作,但羅傑得先去幹件事──餵小獅子。他們把給養從車上搬進帳篷,撲撲正舒服地躺在羅傑的床上睡覺。

  羅傑感到有點累,就勢躺倒在它的寵物旁邊,立刻他像是被電擊了似地跳下床,他的臉上、頸部都是被爪子抓傷的痕跡。

  原來撲撲被吵醒了。獅子有個習慣,一覺醒來便要伸展四肢活動。撲撲伸出四肢活動,一個爪子抓在羅傑的臉上,另一個爪子抓在他的頸部。

  這時它睜開兩眼,若無其事地看著羅傑,然後搖搖晃晃地站起來,喵喵地大叫,鬧著要吃東西。

  哈爾把魚肝油、葡萄糖、骨粉和少量的鹽拌在牛奶中攪勻,羅傑用竹竿餵這個小傢伙。

  這次羅傑沒用消毒劑處理傷口,小獅子的爪傷不礙事,它還不是食肉動物,趾縫裡沒有腐爛有毒的肉。

  回到固定氣球的地方,哈爾和羅傑爬上晃悠悠的軟梯。

  起風的時候,座艙就像是在波濤翻滾的大海中的小船,不停地晃蕩。船每次蕩到盡頭時,船舷就快挨著水面。座艙更像個吊床,蕩起來的時候就像蕩秋千一樣,高高的。他們就像是站在空中的搖籃裡。

  他們以前經常駕駛和乘坐小飛機,這點顛簸算不了什麼。兩人各拿一個望遠鏡,小心地觀察四周的動靜。

  氣球的固定點正好是在五公里長的鐵路線的中間地帶,兩人在望遠鏡裡能把三公里遠的地看得十分清楚。這裡是個大草原,到處長滿了黃褐色的草,灌木叢和一米高的蟻山四處可見。

  「好極了,」哈爾興奮地說,「我們在這上面能看清那些灌木叢和蟻山後邊的東西。如果我們再發現不了食人獅的動向,就說不過去了。」

  他們用望遠鏡仔細搜索五公里鐵路線兩旁的開闊地。觀察了一個半小時,羅傑用肘輕輕地碰了一下哈爾。

  「看那邊,剛出林子的地方,有五、六頭獅子。」

  「我們趕緊去,」哈爾話還沒說完就翻出座艙,順著固定繩滑了下去,羅傑緊跟在他後面。他們行動得非常快,不到二十秒鐘,就驅車飛奔而去,只一分鐘多一點,他們就匆匆趕到了獅子可能光臨的地方。

  鐵路工人吃驚地望著他們,他們一心幹活沒注意危險已至。哈爾和羅傑從車裡抓起來福槍,跨過鐵路,跑過草地,朝獅子的方向奔去。

  鐵路工人幫不了他們什麼忙,因為工人們被禁止攜帶武器。他們還得繼續幹活,只是不時地抬頭焦慮地看看那兩個獵手。哈爾他們是唯一能保護工人們免受食人獅襲擊的人。獅群懶洋洋地向這邊走來。

  「也許,它們不一定會傷人。」羅傑說。

  「不知道。」

  哈爾脫下襯杉,並把襯衫丟到前面三十米遠的地上,馬上又跑回到羅傑的旁邊。

  獅群走到襯衫旁邊,好奇地嗅了一下,用爪子拍打了一下,然後又向前走了幾步,躺倒在地上休息。

  「你剛才可能說對了,這群獅子不會傷人的。」哈爾說,「襯衫上人的氣味很濃,如果它們是食人獅的話,早就把那襯衫撕成碎片了。」

  「不見得吧!」身後傳來一個人的聲音。他們扭頭一看,是一直不想和他們見面的那個獵手。

  「我知道你叫鄧根,」哈爾說著把手伸了過去。鄧根握了一下,但相當冷淡。他有張棕檬色的臉,他的眼神不懷好意,還長著一張令人討厭的嘴。

  「我想你們需要幫忙,」鄧根說,「六頭獅子對兩個經驗不足的人來說是多了點。」

  哈爾笑了笑。他不想對鄧根說他同動物打了多年的交道,他要阻止鄧根濫殺無辜的獅子。

  「你在放襯衫這個問題上犯了個錯。」鄧根繼續說道,「獅子相當狡猾,也許它們是假裝對人的氣味不感興趣,目的是讓你們放鬆警惕。然後,趁你不備就襲擊你們或者鐵路工人。」

  「我知道,」哈爾說,「可是我們有令在身,不得傷害無辜的獅子。既然我們不能斷定這群獅子是否吃人,我們就把它們趕回森林裡去吧。在它們的上方開槍,小心些,」他對羅傑說,「千萬別打中它們,否則,庫首領、坦嘎、隊長和其他的人都會責怪我們的。」

  「這是個好主意,」鄧根奸詐地一笑,說著便舉起了槍。三個人同時開了槍。

  獅群跳起來便往林子裡跑去,但其中一頭掉了隊,摔倒在地上。哈爾用責備的眼光看著弟弟。

  「你打中了它?」

  「絕對不是我打中的,我是在它們頭上方快兩米的地方瞄準開的槍。」

  「如果不是你,那麼是誰打中的呢?」哈爾轉身找鄧根。

  但鄧根已經不在他們身後了,他們看見他正順著鐵路直奔車站。

  兄弟倆站了一會兒,想知道那頭獅子是否真的死了;他們小心翼翼地靠近倒在地上的獅子,它倒在那裡一動不動,長滿金色鬃毛的軀體蜷縮著,像是睡著了一樣,但血從左耳後的彈孔裡直往外流,它確實死了。

  哈爾拾回丟在地上的襯衫。他們疲憊不堪地回到車站向坦嘎報告所發生的一切。哈爾剛想開口,坦嘎便截住了他。

  「鄧根已經把發生的一切告訴我了,」坦嘎說,「你們怎麼會出這種事呢?難道你們以前沒有用過槍嗎?」

  哈爾盯著他說,「你的意思是說──鄧根把這事歸罪於我們嗎?」

  「你們給我聽著,」坦嘎不耐煩地說,「我完全相信鄧根說的話。起碼他知道怎麼使用槍支,他是個職業獵手。總之,不應該辭退他而讓你們這兩個愣頭青來幹這事。」

  「你也聽著,」哈爾忍住氣說,「你有一點說對了,鄧根知道如何使用槍支,難道你沒想過是他有意殺死那頭獅子的嗎?」

  「他為什麼要那麼幹?」

  「好讓你認為是我們幹的。顯然,他已經達到目的了。你自己還警告過我們──他想趕走我們。肯定是他有意打死那頭獅子,我們上了他的當。還有一點你也說對了──我們是孩子。我們沒他那麼狡猾,但你,坦嘎先生,是個大人,我可從來都沒想過他竟然能愚弄你這樣有頭腦的人。」

  這些話正說到點子上了,坦嘎很不自在地在椅子裡挪動著。

  「我早就清楚,我以前,」他語無倫次地說,「不管怎樣,我得把這事報告庫首領。」

  「去報告吧,」哈爾說,「這件事正合庫的意思,庫的邪惡之心足以理解鄧根的壞主意。」

哈爾羅傑歷險記之九.追蹤食人獅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