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羅傑歷險記之十一.神祕海底城 線上小說閱讀

五 酒瓶先生和虎鯊



  一位凶殘的來訪者擾亂了這歡樂的情景。一條巨型虎鯊【註】本來一直在遠處百無聊賴地游來游去,對別人的事仿佛熟視無睹,這會兒,它突然對那道打開的艙門發生了興趣。它飛快地游過來,推開酒瓶先生,把頭整個兒鑽進吉普。它也張著嘴,但它的嘴巴跟海豚的嘴是多麼不同啊!這張嘴不是由一排而是由五排能致人於死命的牙齒裝備起來──最大最可怕的牙齒長在前排,後面幾排逐漸變小,最後一排長在口腔深處,不過一厘米長,卻非常尖利,能把人撕成碎片。

  【註】虎鯊:學名鼬鮫,極貪吃,灰或褐色,體格巨大壯實,多為吃人鯊,極富侵略性,分布極廣,尤以暖海為最多。

  人們相信,鯊魚是唯一長有五排半圓形牙齒的動物。這些牙齒全部向後傾斜,這樣,獵物一旦被鯊魚咬住,就休想掙脫了。鯊魚的齒端非常鋒利,原始部落的人把它們當剃刀用來刮臉。據說,鯊魚一口就能把人咬成兩半。

  人們認為,鯊魚是世上第一種長牙齒的生物。後來,多骨魚、兩棲動物、爬行動物、哺乳動物以及人類都先後長出了牙齒,連大象的巨牙都可以追溯到最先長牙齒的鯊魚。

  鯊魚太喜歡它的牙齒了,光嘴裡長滿牙齒還嫌不夠,它的全身都長著牙齒,鯊魚身上的鱗片實際上就是牙齒。每一片鱗甲都像牙齒一樣尖利,由跟牙齒一樣的物質組成,上面布滿牙質,還有一條帶神經的中心牙髓管。

  這些小牙齒使許多鯊魚堅韌的皮粗糙得像砂紙,能擦傷、撕破游泳者的皮肉。發明砂紙以前,木匠就用叫做鯊革的鯊魚皮來打磨堅硬的木頭。這些牙齒巨大而且一隻緊挨著一隻,魚叉難以刺進鯊魚皮,就是子彈也會被這種皮彈飛。不過,最好的牙齒,或者,不如說是最壞的牙齒還是長在嘴裡的那些。

  為什麼長了五排?因為鯊魚的食量大得驚人,一天之內,它使用牙齒的次數會達到一百次。當前排的牙齒被磨損時,緊挨著它的一排牙齒便會向前移動,而新的一排牙齒則在口腔深處形成。這麼一來,無論鯊魚的壽命有多長,它的牙齒永遠是完好無缺的。

  「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牙齒,」羅傑說,「前排的牙準有十厘米長。」

  「鯊魚的牙齒是魚類世界中最巨型的,」哈爾說,「它們經歷了很多歲月才逐漸進化成現在這種樣子。在岩石當中發現的鯊魚牙化石已經有一億三千萬年的歷史,它們和今天的鯊魚齒十分相像。所以,最早開始生長牙齒的鯊魚想必比它們還要早好幾百萬年。」

  「沒看見它有臼齒,」羅傑說,「所有的牙齒好像都是門齒。」

  「說得對,」哈爾說,「它們不咀嚼食物,而像刀子一樣把食物切開。獅子的牙齒很可怕,但卻不能與鯊魚的牙齒相比。獅子得咀嚼,把動物的屍體咬碎後才能吃上一口食物;可在海洋裡,大青鯊、虎鯊和灰鰭鯊卻能猛地向它們的受害者撲去。一口啃下十磅肉,連游速都用不著放慢。它們的牙齒一下子就能把皮和肉一起咬開,像咬鬆軟的冰淇淋一樣。」

  「被這樣的牙齒咬肯定比被魔鬼咬還痛。」

  「怪得很,」哈爾說,「一點兒也不痛。一切都來得這樣迅猛,乾淨俐落,要過好一陣子,人才會感覺到被咬了,因為神經還沒反應過來呢。一位馬來西亞的採珠人游到他的船邊對他的朋友說,『不知道我是不是被鯊魚咬了。』當把他拖上船,只見他心臟以下的軀體已被咬成兩半。」

  羅傑害怕地緊挨著吉普壁縮成一團,手渾身上下摸索著。

  「我只想肯定,它還沒把我咬成兩半兒,」他說,「嗨,那妖怪的一口沒準能啃十多人。」

  「啃二十多人也綽綽有餘,」哈爾說,「一條虎鯊大約有七百二十隻牙齒,而人只有三十二隻。當然,並不是所有鯊魚都這樣,這點不用我說你也知道。有些鯊魚的牙齒很鈍,在搏鬥中很少用牙。長尾鯊搏鬥時用的是尾巴和它那狹長扁平的嘴巴,不用牙。鯨鯊不長牙齒,它不能咬人,只能把人吸進去。姥鯊身子長達十二米,體型是鯊魚當中最大的,但它卻不傷人,它只吃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小東西。」

  「這傢伙最好走開,」羅傑帶著怒氣說,「跟它在一塊兒我簡直煩死了。」

  虎鯊絲毫沒有要走的意思,相反,它使勁兒伸了伸尾巴,把身子又往玻璃吉普裡擠了擠。現在,不管兩個孩子怎麼縮著身子緊貼在船的玻璃上,它都咬得到他們了。

  鯊魚扭動著身子湊近羅傑。可是,正當它張開大口想咬羅傑的肩膀時,卻突然驚跳起來,掉到艙口外面。

  「怎麼回事兒?」羅傑喘著粗氣問。

  「你的海豚救我們來了,它用它的硬頭撞鯊魚的肚皮。」

  「鯊魚怕它撞嗎?」

  「要是撞在它那些盔甲上,它一點兒也不在乎。但是,海豚知道,它的肚皮底下很軟。海豚常常只消往鯊魚的要害處猛撞一下,就能叫它一命嗚呼。」

  但是,儘管海豚這一下撞得比騾子踢的還重,眼下這條鯊魚離死還遠著呢。它翻滾著,直朝酒瓶先生衝去。這隻令人望而生畏的龐然大物使孩子們不禁為海豚的性命擔憂。大堡礁所有的海洋動物體型幾乎都比它們其他地區的遠親大。這條虎鯊足有九米多長,體重至少有七噸,那條只有一百八十公斤的海豚在它身邊活像一個玩偶。

  虎鯊以驚人的速度衝上去,維護了它作為魚類中的速度冠軍的榮譽。短時間猛衝時,鯊魚的游速可達每小時八十公里。

  鯊魚不但是魚類中速度最快、體型最大的,而且是最危險的。在鯊魚衝向海豚的瞬間,哈爾想起雪梨的一位著名外科大夫說過的話。他處理過數以百計被鯊魚咬傷的人。

  「在世界別的地區,」科普爾遜大夫說,「可能會有不傷人的鯊魚,但在我們的海域,卻絕不會有這樣的鯊魚。我這兒搜集了一百多份報導,講的都是遭到鯊魚襲擊的人。正如你所看到的,這些人當中的百分之八十受了致命傷。我們澳大利亞這兒有五種會傷害人的鯊魚:大白鯊(又名噬人鯊)、虎鯊、雙髻鯊、沙錐齒鯊和灰鯖鯊。作為澳大利亞人,我們只能慚愧地宣稱,在鯊魚傷人事件的次數和被鯊魚咬死的人數方面,澳大利亞居世界首位。」

  孩子們永遠也忘不了虎鯊盯著他們的那一瞬間。虎鯊的眼睛漆黑、鎮定、凶殘、令人震顫。難怪十六世紀英國的那位船長在倫敦展覽這些怪物時,用德語「舒克」來給它們命名。「舒克」的意思是惡棍,「舒克」變成鯊魚以後,仍然是海裡的惡棍。

  鯊魚張著巨口,它竟能把嘴巴張得這麼大,這使兩個孩子震驚。一篇來自澳大利亞的報導曾經寫到,人們剖開一條大白鯊,在它的肚子裡發現一匹完整的馬。兄弟倆現在才明白怎麼會有那樣的事兒──鯊魚的上下顎之間長著富有彈性的肌肉,它們能像橡皮筋似地拉長,這使那惡棍能夠吞下比自己的頭大得多的食物。

  現在,他們看到這樣的事就發生在自己的眼前。酒瓶先生還沒來得及發出一聲哨聲或卡嗒聲,那個長著七百二十隻牙齒的大洞就把它的頭和肩膀吞了進去,而且,眼看就要把它整個兒吞掉。

  羅傑再也受不了啦,酒瓶先生救過他的命,現在該輪到他救它了。他從玻璃吉普跳進水裡,直向那海中霸王衝去,忘掉了自己的危險,也聽不見哥哥在大喊大叫地警告他。

  他還沒想好該怎麼辦。他的加重皮帶裡頭有把刀子,但他很清楚,用這把刀子無異於用一支牙簽去對付那妖怪。他希望手裡有支鏢槍,但那很可能也無濟於事,他實際上赤手空拳,什麼武器也沒有。

  他想試一試海豚愛用的辦法。他游到鯊魚的肚皮下,用他那結實的頭,以最快的速度往那海霸的肚皮猛力撞去。鯊魚的肚皮像橡皮似地陷進去,但是,一轉眼又像橡皮似地彈起來了。鯊魚根本不在乎。

  魚鰓那兒怎麼樣?它們應該是很敏感的。羅傑游到右鰓那邊,揮動拳頭,用盡力氣往鯊魚鰓擂去。

  看樣子,鯊魚對這一拳毫無知覺,它正全神貫注地對付它的那個一百八十公斤重的食物,一心要把它嚥下去。吞嚥過程很緩慢,但卻持續不停,羅傑那位朋友的身體又有幾厘米被吞了進去。

  羅傑至少應該慶幸,鯊魚還沒有把酒瓶先生咬成兩半,它可能覺得能囫圇吞下就不必咬開了。但是,要是鯊魚改變主意了呢?如果它合上牙齒一咬,羅傑的海豚可就完了。他得趕快,可又能怎麼辦呢?

  他忽然想起魚類都不喜歡讓別的東西騎在背上,不管是章魚、大王烏賊、大海鰻、海蛇還是人。

  他游到鯊魚背上,叉開腿挨著魚頭騎上去。

  這麼一騎,鯊魚倒不覺得怎麼樣,羅傑可就遭殃了。熱帶水域的水很暖,羅傑沒穿橡皮衣,只穿著游泳褲,虎鯊背上的齒鱗狀扎破了他的腿,滴滴鮮血把海水染紅了。

  虎鯊拚命擺著尾巴,它嗅到血腥氣,因此,更堅定不移地要把這個活物盡快吞下去。

  在淡紅的水中,羅傑朦朧看見哈爾正游過來搭救他們。哥哥又能怎麼樣?

  他不會比羅傑更高明,羅傑一心想完全靠自己去戰勝這海中霸王。

  他用頭撞過鯊魚的肚皮,用拳頭使勁兒擂過它的鰓,還試圖騎在它背上,分散那傢伙的注意力。但是,還有一個辦法他還沒試過。

  那雙烏黑的巨眼怎麼樣?它們肯定比肚皮、鰓和背都脆弱。羅傑趴在魚頭上,雙手拇指用力住那兩個烏黑的洞裡摳。

  直到這時,鯊魚才發現他。它拼命撲騰,攪得海水滾滾,嚇跑了礁石上的魚兒。它不斷地轉圈兒,尾巴瘋狂地拍打,那條備受折磨的海豚也在鯊魚嘴裡拼命擺尾巴。這可是博物學上的新發現──一隻兩頭長尾巴的怪物。

  這發了狂的怪物翻騰著,滾動著,羅傑幾乎從他的坐騎上摔下來。不,他絕不能鬆手。他忍著劇痛,雙腿把那些無情的利齒夾得更緊,拇指往鯊魚的眼睛裡摳得更深。他的坐騎越轉越快,哈爾只能束手無策地待在一邊兒。

  羅傑看到他的戰術已經奏效:鯊魚鬆開了海豚,因為羅傑敗了它的胃口。

  現在,它必須想辦法掙脫那兩隻無情的拇指。

  酒瓶先生顯然知道它已經有逃生的希望,它使勁兒扭動著身體想掙脫鯊魚的嘴巴。鯊魚的牙齒沒有咬住它,但它還是逃不出來,因為巨鯊喉頭的肌肉把它緊緊夾住,就像一把橡皮巨鉗夾在它頭上,羅傑怎麼樣才能幫它掙脫這把巨鉗呢?

  這孩子決定使出最後一招。他弓身向前想撬動魚嘴幫助海豚脫身,但夠不著。他知道,他已經不必再用拇指去摳鯊魚的眼睛,他已經使鯊魚痛得夠嗆,痛得忘掉了它的佳肴。不過,光這樣還不能把海豚救出來。

  要是他能抓住海豚的尾巴把它拽出來呢?他忽然想到了這個主意,也許,能想辦法做到。

  他從鯊魚背上溜下來,這麼一溜,腿擦傷得更厲害。他轉過身來準備在鯊魚繞回來時迎上去。他發現哈爾也正在這麼幹。

  那條露在鯊魚嘴巴外面的黑尾巴活像巨蛇的舌頭,它正在痛苦地抽搐。

  兄弟倆齊心合力,也許能把它抓住。

  過來了,這古怪的雙尾動物!鯊魚的視力很弱,直到兩個攔路的人離它只有三四米遠,它才發現他們。一個攔路人身材高大,另一個人的身量只有第一個人的一半。鯊魚使勁兒一甩尾巴,躲開大塊頭,向小個子逼去。

  羅傑一把抓住海豚扭動著的尾巴。

  正在這時,鯊魚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它模糊地看見一隻怪物擋在它的路上,就往旁邊猛地一扭,想躲開那怪物。這一扭給羅傑幫了大忙。他正緊緊抓住海豚尾巴,鯊魚往另一邊猛一扭,正好把夾在它那有力的喉頭肌裡的海豚甩了出來。

  酒瓶先生得救了。剛剛死裡逃生,它頭昏眼花,一動不動地躺著,像死了一樣。羅傑真怕它死了。被夾在鯊魚喉嚨裡時,它不能浮到水面上去呼吸,也許,它窒息了。

  羅傑必須馬上把它的鼻孔送到有空氣的地方,送到玻璃吉普的混合氣體裡就行。哈爾游過去,兄弟倆一人一邊,用胳膊摟住他們虛弱的朋友,把它往吉普那兒推。推動這一百八十多公斤的毫無生氣的東西得費很大的勁兒,他們大口大口地從呼吸器的氣瓶裡吸氣,好不容易爬進吉普,把海豚的頭拖離水面。

  哈爾用手挨了挨海豚的鼻孔,臉色馬上嚴峻起來。

  「怎麼樣?」羅傑焦慮地問,「它還在呼吸嗎?」

  「沒有,」哈爾說,「我來給它做人工呼吸試試。」

  但是,怎麼用口對口人工呼吸的辦法使海豚蘇醒呢?在這種情況下,只能做口對鼻的人工呼吸。

  哈爾把嘴對準海豚的鼻孔,開始呼氣,吸氣,再呼氣,再吸氣。

  要把海豚的肺裝滿,然後再吸空,必須大口大口地呼氣吸氣。哈爾不停地呼呀吸呀,臉都憋青了。

  羅傑把他推開,接替了他的位置。

  哈爾把耳朵貼在海豚的胸口,「它的心臟還在跳動,堅持下去,它肯定能活過來。」

  羅傑堅持著,直累得完全喘不過氣兒來。

  他停下來歇一歇,臉仍然挨著海豚的鼻孔。忽然,他感到一陣微風拂過他的臉頰,這風吹過來又吹過去,他恍然大悟:這不是風!

  「它在呼吸!」他喊起來。

  海豚用褐色的眼睛溫柔地望著他,嘴角微微翹著,仿佛在虛弱地微笑。

  看樣子,酒瓶先生知道誰是它的救命恩人,它發出輕微的卡嗒聲,像一隻小鳥在啾啾地叫。

  羅傑和哈爾還在扶著它,羅傑撫摸著它的脖子。

  海豚很快就恢復了體力,它發出歡快熱情的哨聲和卡嗒聲,用它的兩種語言說出成百個「謝謝你們」。

  它開始輕輕地掙扎,兩個孩子把它放開。

  它從艙口溜進水裡,在吉普周圍快活地游來游去。

  無線電報話機裡傳來一個聲音,「墨菲船長呼叫哈爾.亨特。」

  哈爾回答:「我是亨特。船長,你在哪兒?」

  「在你的頭頂上。」船長回答。

  「準是飛雲號。」羅傑高興地喊道。

  在尚未到大堡礁之前,他們先到雪梨,並租了這艘船,把它留在船塢裡安裝貨箱,準備將來把他們捕捉的魚和別的海洋生物裝運往雪梨,然後,在雪梨裝上貨輪運往美國長島他們父親的水族館。

  這條船上的帆篷雪白耀眼,像天上的雲彩,因此,給它起了「飛雲號」這個名字。

哈爾羅傑歷險記之十一.神祕海底城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