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羅傑歷險記之十三.智鬥猛獸 線上小說閱讀

二十七 雪崩



  兩個孩子還記得父親曾要他們捉一隻大角野山羊。

  「大角野山羊是什麼樣子?」羅傑從未聽說過這種動物,「是不是像傳說中的獨角獸?」

  「不,」哈爾說,「獨角獸只不過是神話中的動物,而大角野山羊是確有其物。就在這座山上,在怪石峭壁橫生的地方,很容易發現它們的蹤跡。

  「那是一種真正引人注目的動物,它屬於羚羊類,卻長著山羊的角。它的眼睛好極了,能在幾英哩外發現你;嗅覺也很靈敏,在很遠的地方就能嗅到你的氣味。比起人來,可以說有天壤之別。人只有把鼻子湊上去才能嗅到氣味。」

  他們已經爬到海拔一萬七千英呎的高度,謝爾巴人對此毫不在意,但幾個孩子可受不了。他們從未爬到過一萬英呎以上,現在卻突然置身於一萬七千英呎高的山上,個個頭疼難忍,腦袋昏昏沉沉,幾乎連站在自己面前的同伴都像隔著一層薄紗一樣看不清楚,更不用說能發現幾英哩以外的大角野山羊了。儘管大口地喘著氣,但因空氣太稀薄,他們仍然感到憋悶。本來可以使用氧氣瓶,但他們個個都很自負,誰也不肯吸一口氧氣。

  「如果謝爾巴人能經受得住考驗,我們也能。」哈爾說。

  坦巴鑽進他們的帳篷,「你們不是想要一隻大角野山羊嗎?我們上面不遠處的岩石上就站著一隻。」

  孩子們立刻把所有不舒服的感覺都拋到腦後,爭先恐後地跑出帳篷觀看大角野山羊。它頭上長著兩隻巨大的角,每隻都有五英呎長。孩子們被那兩隻巨角吸引住了。

  「它怎麼利用它的角呢?」羅傑感到迷惑不解,「兩隻角都彎向後面,朝後長的犄角怎麼能對付其他動物呢?」

  「你說得對,」哈爾說,「但大角野山羊對其他動物沒有絲毫興趣。它們只以青草、樹木、花和樹皮為食。」

  「那麼它根本就不需要那麼大的犄角了。」羅傑說,「看上去那麼粗大沉重,幹嘛還要長呢?」

  「我們只能說這是大自然犯的一個錯誤,也許是大自然為了創造出一種漂亮的動物才讓它長的。那兩隻彎曲的大犄角多漂亮啊!」

  「漂亮倒是漂亮,」羅傑說,「但我寧可不漂亮,也不願長那麼沉重的角。你覺得那兩隻犄角有多重?」

  哈爾想了一下說,「我估計那隻動物有二百磅重,其中一百磅是犄角的重量。」

  「它好像並不怕我們。」維克說。

  哈爾說:「也許它還不知道人類有多麼危險,很可能它還從未見過人呢。」

  「快瞧,它跳起來了。」羅傑驚奇地喊道,「我敢肯定它一下能從一塊岩石跳到另一塊岩石上,中間相隔十五英呎,而且那塊岩石僅夠它立足。看,它的四隻腳穩穩地立住了。嘿,它一定能走鋼絲,我從未見過平衡能力這樣出色的動物。」

  「要想捉住它,」哈爾說,「最好還是用套索。」

  他們與大角野山羊之間距離較遠,但哈爾技高一籌,把套索準確無誤地套在了兩隻大犄角上。由於犄角沒有感覺,那隻大角野山羊並未意識到自己已經落入別人的圈套之中。但等哈爾開始回收繩子時,它立刻又蹦又跳,拼命向後拽。哈爾使勁把它拉到離自己只有十英呎的地方,然後把繩子綁在一根深深釘入冰裡的鋼錐上。

  哈爾對坦巴說:「你和你的手下能不能把它裝上雪橇送回營地?」

  「可以,」坦巴說,「但現在不行。你感到地震了嗎?儘管很小,卻預示著幾分鐘後就會有一場大地震,那可能會引起雪崩。」

  「雪崩?」維克嚇得聲音都顫抖了。他不太清楚雪崩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感到情況不太妙。

  坦巴說:「雪崩時,山上的一切都會鋪天蓋地地滾下來。」

  大地震來了。山像打擺子一樣顫抖著。上面的積雪順著山坡轟轟隆隆地滑下來。哈爾和羅傑恰好被一塊巨大的岩石擋住,而維克卻被捲走了。

  維克的前後左右都是雪,被雪裹得嚴嚴實實,一點兒氣都透不過來。他手忙腳亂地想爬出去,但雪球越滾越大,似乎永遠也出不去了,石塊飛過來,發出駭人的呼嘯聲。他時不時地碰到石塊上,或者被飛來的石塊狠狠地砸一下,或者自己撞到沒有滾動的岩石上,使他本來已經很微弱的呼吸幾乎要中斷了。

  他想喘口氣,但撲過來的只有雪。他不停地掙扎著想多吸一點空氣。

  忽然,他被一大塊冰壓得死死的。這時他想起一個故事,有個人也是被困在這樣的大冰塊下,他用水果刀在冰上刻開一條路逃了出去。但維克沒帶刀,而且他已經精疲力盡,剩下的一點兒力氣根本就不足以用來在冰上打通一條路。

  過了一會兒,大冰塊從他身上滾了下去,他又開始手忙腳亂地掙扎,但力氣已經用完了。他漸漸停止了掙扎,感到死期就要到了。

  他從沒想到雪會發出那麼大的聲響。積雪從山上奔騰而下,發出雷鳴般的轟隆聲,仿佛是一個龐大的牛群從山上衝下來。大多數時間維克是腳朝上、頭朝下,身子不是被壓在冰下,就是被裹在積雪裡一起順著山坡向下滾。雪飛進了他的眼睛,他什麼也看不見,只覺得一片天昏地暗。

  他滾到一個懸崖邊上,躺在那裡一點兒也不敢動。只要稍微動一下身子,就會滾下峭壁。其實即使是滑到深溝裡有什麼關係呢?反正都是死,死在峭壁上和深澗裡都一樣。

  雪崩漸漸平息下來,哈爾和羅傑開始尋找維克。他們腳下只有雪,白茫茫的雪,一眼望不到邊,其他任何東西都沒有,根本就看不到人的蹤影。坦巴和他的手下人活了下來,他們都幫著尋找維克。

  哈爾的口袋裡裝著「電子探測儀」,是專門用在雪崩後探測被埋在下面的人的,現在用上它了。

  哈爾拿著探測儀慢慢向山下走去。如果他的腳下有人,儀器就會發出「嘟嘟」的叫聲。雪很鬆,從山上衝下來時已經碎成粉末狀,哈爾在上面深一腳淺一腳艱難地走著。

  羅傑緊跟在哈爾身後,坦巴領著一個扛著鐵鍬的謝爾巴人也跟了上來。

  他們順著山坡走了一百英呎、二百英呎、三百英呎,探測儀仍然一言不發。向山下走了一千英呎後,他們不抱什麼希望了。但哈爾堅持要繼續找,他們又向山下走去,到了一萬四千英呎高的山坡,站在一個峭壁邊上,距澗底有一千英呎。

  「恐怕他活不成了。」哈爾說,「如果從一千英呎高的峭壁上滾下去,他必死無疑。」

  就在這時,探測儀「嘟嘟」地叫起來。

  「他就在這兒。」羅傑喊到。哈爾抓過鐵鍬挖了起來。探測儀不停地叫著,他越挖越起勁。

  終於,鐵鍬碰到了什麼東西,那不是雪,也不是石塊。哈爾急切地鏟開那個軟綿綿的東西周圍的雪,直到看清楚是維克.斯通本人,但也許是維克.斯通的遺體。

  他的身子一半懸在懸崖外邊,緊閉著雙眼,臉上沒有一點兒血色,被岩石劃得幾乎認不出來了。

  哈爾摸了摸維克的脈搏,他感到極其微弱的心臟的跳動,但這就足以告訴他:維克還活著。

  他們把失去知覺的維克從雪裡抬出來,幾個人用手聯成一個擔架,抬著他向上爬了三千英呎,來到原來支帳篷的地方。帳篷還在,但已經倒了。

  幾個謝爾巴人很快就把帳篷支了起來,他們把維克抬進帳篷,放進他的睡袋裡。

  他暖和過來後,睜開了眼睛。他沒有進天堂,也沒有下地獄,而是在帳篷裡。他似乎感到很驚訝。哈爾端著一碗冒熱氣的肉湯靠在他身邊,一勺一勺地餵他,因為這時維克的胳膊還沒有恢復知覺。

  「是誰把我帶到這兒來的?」他問。

  坦巴說:「你的命是哈爾和那個小探測儀救的。如果不是他,你現在還在三千英呎下的山坡上。被埋在二十英呎深的雪下面,你肯定會死的。」

  哈爾以為維克會像往常一樣罵人,但維克眼裡含著淚水,說:「你真是個好人。」

  哈爾大吃一驚,把剩下的湯都灑了。

  對這場災難,最能泰然處之的就是那隻大角野山羊。它中了麻醉槍,靜靜地躺在那裡。兩個謝爾巴人把它裝上雪橇運回了阿里格爾村。

  其他人向更高的山上爬去,希望能夠找到那兩種罕見的異獸,雪豹和白虎。

哈爾羅傑歷險記之十三.智鬥猛獸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