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羅傑歷險記之十.智擒大猩猩 線上小說閱讀

十五 火山口



  哈爾和羅傑帶著十五名隊員乘坐一輛吉普和一輛大卡車上了路,去完成他們危險的使命。

  一條陡斜的泥巴路朝麥吉諾山腳下的乞奔巴甘村落而去。為什麼非得走離火山那麼近的路?因為在非洲沒有像歐美那樣的道路系統,你必須走你不得不走的路,而不是走你想走的路,沒有其他通向盧曼嘎布的路可走。

  由於火山的溫度,他們已經熱得流汗,火紅的岩漿使森林著了火。真是一幅令人心驚肉跳的景象:一座三千米高的烈焰騰騰的山,山頂噴出一千多米高的火焰,火紅的岩石,落到已經著了火的森林之中,響著雙重的雷聲,一部分在四、五千米的天上,一部分在地下火山的內部。

  刺眼的火光使他們幾乎看不清道路,突然他們發現自己在橫穿一條熔岩流。幸運的是,熔岩已經涼了很多,已經變成了黑色,不過還在冒著大股大股的蒸氣。

  有隊員在喊:「停車!」但是駕駛著第一輛車的喬羅認為他們唯一的希望是加快速度衝過去,他無法判斷熔岩是軟還是硬,車有可能陷進去被粘死。

  他不能等著發生這種情況,只要多待一會兒,熔岩裡還保留著的高溫就可能使車輪爆胎。他開著車一衝而過,就像一個滑冰者滑過一處冰層很薄的地方。

  他回頭一看,見到另一輛車緊緊地跟著也衝了過來。他正感到高興,突然發現有第三輛車,一輛裝滿了人的卡車,很明顯是奈洛和他的手下,那個白人自己坐在駕駛盤後面,他已經六神無主,他可能想把車停在熔岩流之外,所以狠踩了一下刹車,但卡車的慣性使車一下子衝進了熔岩流,然後才停住。

  車輪陷了進去,隨著熔岩的凝固,它將被死死地陷在那兒,除非有爆破的辦法,否則別想有什麼力量能把它解脫出來。

  哈爾拍著喬羅的背,喊道:「再見囉!這一下讓他們有時間好好想一想他們幹的事兒。」

  喬羅咧著嘴笑了,但他不同意哈爾對他讚揚。他說:「現在的問題是,我們返回的時候他們是否還留在這兒。」

  他們一路下坡來到了非洲最美麗的湖之一──基伏湖的北端。難怪人們把這裡叫做非洲的里維耶拉【註】,湖邊就像一張綴滿鮮花的地毯,上面長著奇樹當中最奇怪的樹──大戟樹或叫做燭臺樹,看上去就像十米高的大燭臺。

  【註】里維耶拉:法國東南部、義大利西北部沿地中海一帶的旅遊勝地。──譯者

  在這兒他們拐向西穿過麥唐巴山,直抵盧曼嘎布,他們受到了頒給他們許可證的那位地方長官的熱烈歡迎:

  「我希望你們的工作進行得很順利。」

  「一開始有點慢,但現在我們已經有了一隻大母猩猩、兩隻小崽猩猩、還有一條白蟒。」

  「一條白蟒?我相信是患白化病吧!」

  「不!是一條天生的白蟒。」

  「了不起。我該說你們真走運,我只聽說過一條白蟒,被當地人殺死了。你們這一條將在動物園裡受到保護。保護問題是我們最大的問題,正是因為如此,我們在批准狩獵方面非常慎重。」

  「我這次來就是為了這件事,」哈爾說,「你給一個叫做奈洛的人發過許可證嗎?」

  長官查看了他的登記簿,「這兒沒這個人。」

  「呃,名字在這兒。」哈爾把那本筆記本翻到有奈洛簽名的一頁遞了過去。

  長官用手指頭翻弄著筆記本,讀著那些有關多少動物被殺、被抓以及裝運的記錄。

  「啊哈!這個傢伙的生意挺興隆的呢!你從哪兒弄來的這個本子?」

  「我們是在六十隻大猩猩的屍體當中發現的,這六十隻大猩猩之所以被殺完全是有人為了得到它們的小崽。」

  「你說六十隻?是六隻吧?」

  「我說六十隻。我們認真地數過一遍。」

  「那是大屠殺!我們立刻派巡邏隊,把奈洛那夥人抓起來。但我們人手不夠,所以我將授權於你,幫幫我們的忙吧!」

  「我們盡力幫忙,」哈爾向他保證道。他正要出去,長官把他叫住了,問道:

  「順便問問,梯也格怎麼樣?我希望他沒給你們找麻煩。」哈爾搖了搖頭,但沒說話。

  「你記得嗎?」長官又說,「我可沒推薦他。」

  「是的,你沒推薦,」哈爾說,他想避免說關於那位可憐、蠢笨而又惱人的梯也格的壞話。「是我們挑的他,我們將對他負責。」

  哈爾帶上他的人返回烈焰騰騰的火山。如果能找到奈洛的話,哈爾現在有權逮捕他了。卡車還在那兒,深陷在熔岩裡,而奈洛和他的人已經跑得無影無蹤了。

  「算了,眼下我們還不能去追他們,我們得看看有什麼動物被火困住沒有。」

  他們朝山上爬去。穿過怪模怪樣的石楠樹和六、七米高的蕨、竹林,還有發出嘯聲的刺樹,六十米高的「森林之王」身上吊滿各種各樣的藤,蕁麻的身上則披滿了刺,再厚的衣服它也刺得穿,據說可以刺死馬。另外,還有樣子像傘的樹。

  他們必須避開熔岩流以及由熔岩引起的山火,一隻從火裡逃出來的小動物被羅傑抓住了。

  「這是什麼?」他問哈爾。

  「叫做嬰猴,」哈爾說,「是猴子的親戚,可愛的小東西,很好馴養。」

  它只有一隻小松鼠那麼大,一對大眼睛,一雙大耳朵,渾身披著柔軟的毛,還拖著一條大尾巴。

  「它們生活在樹林裡面,」哈爾說,「喜歡白天睡覺,不過這個小東西今天睡不成了。它很像一隻小袋鼠:用後腿走路,坐的姿勢跟你我一樣。我希望它會感謝它的運氣──在它最需要你的時候碰上了你。」

  很明顯這個小傢伙一點也不想從羅傑的手上跳下來,相反,它一直朝羅傑身上縮。它渾身發抖,眼睛死死地盯著森林裡的火以及那條金色的河。

  羅傑把它放進了衣服口袋裡,只有頭露在外面,慢慢地它不再發抖了,最後頭也縮進了口袋,並且蜷成一團,做它白天最喜歡的事──睡覺。

  「不太活潑,」羅傑不太滿意。

  哈爾笑著說:「天黑以後它就夠活潑了。你今晚要能睡成覺,算你走運,它白天睡不完的覺,可一到晚上就淘不完的氣。它可以從房間這一頭跳到那一頭,那簡直可以叫做飛。它那雙大眼睛在黑暗中什麼都看得見。」

  「它吃什麼?」

  「你吃什麼它吃什麼,你不吃的它也吃──水果、樹葉、昆蟲,甚至蜘蛛網,你吃過蜘蛛網嗎?美味!起碼,叢林嬰兒是這麼認為的。」

  過了一會兒,羅傑給他的叢林嬰兒找了一個小夥伴。如果說叢林嬰兒像隻小袋鼠的話,那麼,這個小夥伴看上去就像隻袖珍大象。它也有一條平常高高豎起的長鼻,長鼻也可以朝任何方向轉動。可它還沒叢林嬰兒的一半大。

  「你抓到的這個小玩意兒很獨特,」哈爾說,「它叫象鼩鼱,是哺乳動物中最小的。」

  「可是看起來它與那個最大的多麼相像啊!」

  「大自然開的玩笑,把陸地上最大的和最小的哺乳動物創造成一個模樣。它跟叢林嬰兒應該會成為好夥伴,它們都喜歡白天睡覺,晚上活動。」

  「可它有一個方面不似大象,」羅傑說,「它不能保護自己。」

  「它當然能。你要輕點兒拿住它,不然你就會知道它怎樣保衛自己。看到它體側那個小疙瘩了嗎?它要是不喜歡你,它會噴出一股液體,那個臭勁,就連一隻臭鼬也會給熏得捂住鼻子。」

  羅傑小心翼翼地把這隻兩寸長的「大象」放進了另外一側的口袋裡。

  「小心別讓那隻口袋撞到樹上,」哈爾警告說,「不然你就會像梯也格惹了麝貓之後一樣臭。但如果你輕柔地對待它的話,它還是很守規矩的。」

  羅傑把手伸進口袋撫摸這個小東西,那麼小,那麼柔軟,真像隻剛生下不久的小貓。

  「我估計,它們倆都不值幾個錢。」羅傑說。

  「那你估計錯了,你現在每隻口袋裡裝有一百美元。誰都可能得到一隻小狗或者小貓,但想得到這樣的寵物就不尋常了,所以很值錢。爸爸一定會讓它們去到好人家的。」

  他們走出了森林,爬過一個鋪滿了火山餘燼的斜坡,來到了火山口。火山已經安靜下來了,但隨時有可能爆發。火山口的深處還在翻滾著一池橘紅色的岩漿,這是世界上幾個看得見沸騰的岩漿的活火山之一。像一間房子那麼大的一個一個的泡鼓了起來,爆開,放出一股蒸氣。有一些還軟的岩石,像鵝卵石一樣在岩漿中翻騰、顛簸,不斷地發出嘎嘎的聲響,「我感到前邊熱後邊冷。」羅傑說。從沸騰的岩漿池裡噴出的熱氣烤著臉。而在這麼高的山上,涼嗖嗖的山風吹打著背,所以是前熱後冷。

  從這麼高的山上看下去,眼前展現出一幅宏偉壯麗的景象:北邊是兩座一般大小的火山,平常很活躍,現在沒有爆發,只是豎起了兩股煙柱。除了南邊外,周圍全是休眠的火山,南邊則是明鏡般的可愛的基伏湖。

  喬羅來到他們中間,他對風景不感興趣,而被一池沸騰的岩漿吸引住了:「真是可怕的地方,人們說,死鬼就住在那下面,他們攪動火,火就送出死神,誰也看不見,感覺不到,甚至也聞不到。但它叫人打瞌睡,人就閉上了眼睛、停止了呼吸,他的靈魂就下到那下面死鬼當中去了。就連巫師也說不清這是怎麼回事。這是一種魔法。」

  「聽起來像是一氧化碳搞的鬼。」哈爾說。

  「什麼是一氧化碳?」

  「一種毒氣,跟汽車排氣管排出的是同一種氣體。在路上風吹淡了它,吹跑了它,但在一個深坑裡,就像這個火山口,它會變得很濃。一個呼吸這種氣體的人還沒意識到就可能死了。」

  「快看!」羅傑喊了起來,「下邊那是什麼東西在動,像是想站起來,但卻起不來。」

  「我們下去看看,」哈爾說。

  「毒氣怎麼辦?」

  「如果快去快上來問題不大。」

  他們順著火山口內側的斜坡往下爬,其他隊員跟在後面,來到離那個在掙扎的東西不到一百米的地方,現在可以看清楚了:那是一頭母猩猩,但它臂彎裡還抱著什麼?一隻崽猩猩,已經閉上了眼睛。

  「它肯定已經死了,」哈爾估計,「母猩猩掙扎著想爬上去,但又不願意丟棄它的小崽。」

  羅傑感到奇怪:「你們說,它們為什麼跑到這下面來?」

  「不會是無緣無故來的,」哈爾說,「它們一定是為了躲避什麼人或東西才逃到這兒來的。」

  當人們走攏來,正要把這位忠實的母親和它死去的孩子往上面抬的時候,它卻倒下了,閉上了眼睛。哈爾摸了一下它的脈搏,它已經死了。

  「我們在這兒沒事可幹了,」哈爾說。他感覺到自己開始變得虛弱,死亡之氣正在起作用,「快離開這兒,快!」

  正在這時,頭上「轟隆」一聲。他抬頭一看,原來岩石邊上一塊大約有一輛十噸卡車那麼大的岩石正轟隆隆地朝他們滾下來。隊員們拼命躲閃,但還是有一名隊員給砸傷了,而且傷得很厲害。他們抬著受傷的隊員,慢慢地爬到了坑口。

  喬羅仔細地查看了那塊石頭原來所在的地方,「看到那些灰上的腳印沒有?有人來過這兒。那塊石頭不是掉下去的,是被推下去的。」

  「我們要追上去,」哈爾說,「不過,首先得把傷員處理一下。」

  他已經被砸得暈了過去,身上流著血,有骨頭斷了,在沒有急救箱的情況下,哈爾只能盡其所能了。半小時之後,他醒了,想站起來自己走,但倒下了,只好讓人抬著走。

  「現在,讓我們找找,看這些腳印走向什麼地方。」哈爾說,「喬羅,這是你的事了。真遺憾,他們也不等著會見一下我們。也許他們正藏在什麼地方,等我們下山的時候襲擊我們。」

哈爾羅傑歷險記之十.智擒大猩猩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