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家女 線上小說閱讀

第七章



  自己的男友遭人垂涎可不可以算是無上光榮的事?

  富蕷努力思考這個問題。發現自己的虛榮心並不旺盛,所以決定不把這種事列為自己的光榮象徵。抵達了男友的租屋處,她也明白了康恕餘輝煌的「被倒追史」,百思不得其解:

  「真奇怪。這種事不是只會發生在類似我家老闆那種帥又多金的男人身上嗎?怎麼你桃花運也這麼猖獗?」世間的男人有缺貨至此嗎?

  康恕餘只能苦笑:

  「女人追求多金男子為的是錢,追求俊帥男子為的是色與虛榮心約滿足,而這兩類的女人條件往往也上佳;至於再不濟一些,或條件劣些的女人,便在同等層次中尋找浮木般的依靠,也挑著同層中較為出色的人,能看、能負責、能養之終生不必愁;條件不好的女人也有一套擇偶的標準。我相信纏我的這些女人是萬般不敢著想妳上司那樣的男子為夫婿的。」

  分析得很好,心態也可以原諒。女人向來只會口頭喊女權,骨子裡絲毫不見長進,富蕷點點頭,問:

  「那你想怎麼做呢?要嚴拒房東之友,以及斷絕趙太太的癡想,以及酒家小姐的包養意願,恐怕要先搬走才行哪!」

  「我確實決定搬走了。今天來這裡,是要你做個見證,我不希望我的任何決定會因隱瞞而令妳不快。今天約了趙太太來,是要跟她談明白。由於趙城生前是工地裡的好夥伴,也幫助了我不少,我學工程,但只限於知識領域,真正的經驗並沒有,是他教我,才讓我有今天的。因此他突然病故,我希望能對他們一家子有幫助,直到趙太太嫁人或穩定收入,但這僅止於這樣,我不會讓她有其它的想法。妳覺得如何?」

  富蕷驚笑:

  「你的錢如何運用是你的事,何必問我?你尚不是我丈夫,我沒有多事的習慣。」不會吧,現在就當起老夫老妻了?

  康恕餘握住她的手:

  「說『幫忙』很容易,但真正做下去恐怕會好幾年,我希望妳一開始就參與,那麼我們成夫妻之後,妳才不會有怨言。」

  「為什麼?」

  「因為我會把所有錢交給妳打理。」

  好偉大的責任。全天下的男人都這麼懶嗎?都當女人是理財專家?

  「我不要──」

  敲門聲突然傳來,終止了他們的討論。富蕷看著康恕餘,他起身去開門。

  門外,站的是顯然刻意打扮過的趙太太,她手上抱著兩歲的小兒子,裙邊站著六歲大女兒;一身紅白相摻雜的洋裝因有小孩抓握而顯得幾分狼狽。

  「阿康,我沒有遲到吧?我沒有想到今天你會約我來,害我都沒有什麼準備,只抹了粉、搽了口紅而已,我──」她略為高揚的聲音倏然停止,只因看到了他的套房內早已端坐了一名女性──並且是為康恕餘所承認的女朋友的那一位!

  「進來坐。」康恕餘抱過小女孩,率先進入房內。

  「你好,敝姓富,妳可以叫我富小姐。」

  不舒服的感覺又湧上來了,這種感覺一如她每個月要交管理費、水電費,種種「不人道」的必要支出前所浮現的抗拒十分相同。而通常,這情緒湧現時會令她尖銳不已,並且萬分捍衛自己的「所有物」。

  捍衛金錢與捍衛自己的男人是否都是相通且可理解的?不然她為何備戰了起來?只因明白又有女子垂涎入她的領域中。

  也許說起來有點霸道,但康恕餘基本上已貼上了一張標籤,名為「富蕷所有,想搶必究」。

  知道有人喜歡他是一回事,發現喜歡他的女人出現在眼前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否則她哪來這麼旺的火氣?

  「這──這是什麼意思?」趙太太聲音尖了起來,泡泡眼中儲量甚豐的水分立即化為珠淚成串往下掉。

  想起來有點壞心,但富蕷真的認為她適合去當哭孝女,必定財源廣進。

  康恕餘遞上一盒面紙:

  「以前我沒有女朋友,所以許多話沒有挑明來說,怕傷人,但如今我已有心愛的女子,未來更可能成為伴我過一生的妻子,有些事,便不得不說了。」

  「你不管我們母子三人了?」趙太太哭吼著質問。

  靜靜待在一邊的富蕷正為他說「心愛的女子」也就是她,正沾沾自喜,忘了今夕是何夕,暈陶陶地傻笑,所以沒有加入討論中。

  「我不會不管。但愛情本身是自私的,我不會要我的女朋友陪我一同遷就他人,而教她委屈了,所以今天我必須向妳說明白。我會繼續盡我棉薄之力幫助妳,但我不會與妳結婚;再來,我的能力十分有限,妳必須振作起來去工作了,這世間沒有誰能讓誰靠一輩子的,妳得肩挑起自己的責任。」康恕餘平和地說著。

  「你好狠的心呀!我身體不好,我公婆又沒什麼錢,那些兄嫂當然不會管我死活,以前還會拿一些錢給我,現在都不會了!你們好狠心呀──」

  接下來這個女人是不是要表演上吊了?

  富蕷心中充滿疑問,但仍沒說什麼,努力吞下滑到唇邊的冷嘲熱諷,由得康恕餘再主導全場。

  「趙太太,也許妳該想想為什麼愈來愈少人願意伸援手幫助妳。別人也有家庭,也有自己的負擔,沒有人理所當然必須幫助妳;人人皆有惻隱之心,但也明白救急不救貧的道理。你讓自己傷心太久了,一年半了,或許妳只是緊抓著悲傷迫使別人不得不憐憫妳,生怕一旦振作起來,不再有人資助妳,凡事皆要自己來。這樣是不行的。妳並不是一無所有,妳有公婆願意幫妳帶孩子,讓妳可以四處走,四處去吐苦水,那麼,日後當然更有空閒去找自己的營生做。看在趙城的分上,我依然每個戶會資助妳一萬元,日後會匯入妳的帳戶內,至於不斷的見面,叫我想我們還是避嫌的好。」他相當語重心長地說著。

  「反至你就是嫌我死了丈夫,又拖著兩個孩子;你也嫌我沒知識,沒有她穿得好看,又是坐辦公桌的!」

  老天啊!這女人真的很番,很不開竅耶!富蕷幾乎要大聲歎氣兼破口大罵出來。普通有骨氣有節操的人也會因康恕餘的話而自省並且羞愧,然而這女人──這番女人真是死腦筋地執拗,讓人想海K她一頓。

  「你要這樣想也無妨。」

  「我真是瞎了眼,以為你是會負責任的好人,原來你也是勢利眼,枉費我家阿城生前對你那麼好──」

  「如果妳想要每個月的一萬元補助被我取消的話,妳盡量說沒關係。」

  再也忍不住,富蕷冷淡地丟下這句話,成功地堵住無知婦人的使潑。

  說也真是稀奇,原本張牙舞爪的女人立即變臉成為無依柔弱的小婦人,向康恕餘尋求支持:

  「阿康,她威脅我,你要替我作主。」

  可惜她不夠了解康恕餘,他或許很善良、很好說話,但不代表他沒主見;該堅持到底的事,無論別人怎麼說,都無法改變他分毫。

  「又不是妳丈夫,哪敢替妳作主?」富蕷低頭摳指甲,風涼地說著。

  原本已經夠吵雜的小空間,上帝似乎認為不夠看似的,於是讓第二位不速之客蒞臨。

  那位擁有鑰匙的房東之女林小妹在沒有宣告的情況下開門入內,原本想給白馬王子一個驚喜,反而成為被嚇到的那一個人。小小檳榔西施──說「西施」是抬舉了,不如以「檳妹」明之較為恰當,雙手插腰,砲口首先瞄準情敵一號,趙太太是也。

  「喂!妳又來要錢了呀?天下哪有那麼好的素(事)整天哭天就會有錢?那妳怎麼不去路上當乞丐算了?出氣(去)啦,我這裡不要你來啦!」小檳妹以房東的架勢趕人了。

  趙太太向來懼檳妹如虎,乃因她目前所居之地恰巧也是向檳妹之父所租,而檳妹之父看她可憐已半年沒收租了。要是不小心正面惹上林家任何人,以後恐怕要恢復繳房租的日子,所以她只能低頭啜泣,躲在角落以可憐姿態示人。

  富蕷倒是開了眼界,看著年方十九、二十的小妹妹一身性感的扮相,不知道該不該猜測她在某種「奇特」的地方賺著「輕鬆、免經驗、月入數十萬」的那種工作。

  阿康先生真是老少咸宜,連小妹妹也吸引得了。她不會笨得看不出來小女生的語氣中充滿著對屋內唯一男性的占有意味。

  「林小姐,妳不以為不經我同意就開門進來是極不恰當的行為嗎?」康恕餘沉下臉,只有口氣溫文如故,但聰明一點的人都應該看出他動怒了。

  偏偏檳妹的IQ依稀彷彿尚未進入啟智階段,站著三七步,手臂架出茶壺狀:

  「康大哥,我這素(是)為我們的以後想咧,那個如果結婚,她要素(是)再擱擱纏下去,會對我們的幸福很破害的咧!」

  「阿康──」富蕷伸手搭向他的肩,正要說些什麼。

  「妳素(是)誰!?妳──妳怎麼出來的?」林小妹尖叫不已,活似見鬼。

  富蕷沒有理她,只對康恕餘道:

  「我以為今天要面談的只有一個,原來不止。我是不介意啦,但凡事總該有個先來後到的道理,不如我們先與趙太太說完,再搞明白與這小妹妹有何糾葛吧?」

  康恕餘沒有異議,緊握她的手表達他的歉意。才轉身對趙太太道:

  「如果沒有其它的事,我想我們到此為止了。以後每個月我會匯一萬元到妳戶頭中,直到妳親口告訴我不必再資助為止,好嗎?」

  看著他神情堅定,以及他那看來精明萬分的女友,趙太太哪敢再使刁些什麼,總不能連一萬元都往外推吧?至少這男人仍願意給她錢,那就夠了。趙太太並不笨,她深信如果她再鬧下去,康恕餘的精明女友必定會以那為藉口撤消他對她的幫助。

  先按捺下再說,不必與錢過不去。以後還會有機會的,她相信他不是鐵石心腸的人。

  有了這分心安,她匆匆退下,知道再待下去也討不了好處。

  問題人物走了一個,接下來應該會簡單得多。

  富蕷對小女生點頭:

  「你好,我叫富蕷,妳呢?」

  「我明林花美啦,素(是)康大哥的女朋友和房東啦,妳混哪裡的?」

  與小女孩舌戰會不會太以大欺小了?富蕷的良心再三制止,於是她保留一大堆直覺湧上的刻薄話,只道:

  「我不混哪裡,不過未來大概混阿康的家中吧!」

  「什麼意素(思)?」

  「當他妻子的意思。」她很善良地解惑。

  「妳說什麼鬼話?我──」

  「不是鬼話。這位富小姐是我未來的妻子。林小姐,我再一次聲明,我從來不是妳的男朋友。」

  「你──你欺戶(負)我的感情!我恨你!我就素(是)把你當作素(是)我的男朋友,才把這租給你,每個月收兩千塊而已,塞我牙鬨(縫)都不夠,你──你你沒天良啦!」氣得張牙舞爪的小女生只差沒撲上來揍人了。

  這怎麼解決?富蕷以眼神問他:

  康恕餘苦笑,開口回應:

  「我想,真的該搬家了。」

  這是最好的解決方式。

  「不行!不行!我不答應!」小檳妹的抗拒絲毫不受重視。

  兩位「大人」正含情脈脈地對望,也著手打理物品起來了。

  似乎,這樣可以說是解決了兩件case──應該算是解決了吧?不知道是不是閒太久了,對於康恕餘尚未解決的女禍,富蕷顯得有點期待。

  天下間真是無奇不有,不是嗎?

  ※※※

  陳善茗發現自己必須好生檢討一番才行。

  從來沒有這麼難看的紀錄讓他感到羞愧。如今他必須老實地承認與一個女孩交往了這麼久──一個月以上乃稱之為久,卻依然在原地踏步,沒有任何進度可言,實在是他生平之恥。

  他只偷親過她一次,雖然常常握住她的小手吃飯看戲,然而那位小女生仍不把他當男友看。也許她還太小,尚不懂得真正男女交往中所存有的親暱知心,只一味地與他吃吃聊聊,也毫不在乎地代他送花給其他女性。

  感覺──該死的糟透了!那小女生根本沒有愛上他,她八成只當他是上司兼大哥哥。

  會不會是他寶刀已老了呢?還是被女人寵太久、倒追太久,早已忘了追求人的方式,因此主動出擊再也打動不了女人心?他有落伍到這種地步嗎?

  也許有點小題大作,但他確實漸漸為停滯不前的情況感到不耐煩了,甚至有絲衝動地想不擇手段引發她的動心動情──即使以婚姻來當誘餌。

  此刻他尚有充足的理智控制自己的蠻性,未來可就不得而知了,如果富薔那小丫頭依然無感無覺像個木頭人的話。

  叩叩!

  富薔在開啟的門板敲了兩下才進入,拿著老闆要看的月報表,小心不已地觀看老闆今日的情緒指數是否正常。老實說,他上班時刻板著臉、努力工作的面孔怪嚇人的,很難看出他到底是處在開心或不開的情緒中。

  但由於昨日確定公司極力爭取的一份訂單遭別人搶走,今日全公司的人都相信沒事最好離大老闆遠一點,否則可能會死得很慘。平日愛開玩笑的老闆甚至沒有對員工哈拉兩句就進辦公室了,情況有點可怕。低氣壓的指數非常明顯。

  可惡的阿姊也閃得很遠,有必要進老闆辦公室時,都叫她進來受死,真是太沒有姊妹愛了。自己的親姊妹也就不計較了,但會計部的郭大媽也過來陷害她,實在沒天理!結果此刻她仍是代捧月報表進來了,屈服在一百元的利誘之下,太太太可恥了──當然是指利誘她的人。

  希望大老闆不會有遷怒別人的習慣。

  「什麼事?」他看著她,不甚明白她進來的步伐為何像太空漫步,遲遲走不到他辦公桌前。

  「老闆,你要看的報表。」她快速地將文件放在他桌上,然後退了三大步:「沒事的話,我出去工作了。」

  「等等,今晚一起去吃飯。」他順便下指示。

  富薔突然想起什麼:

  「不行耶,老闆,中午我送花給高小姐,卡片上您不是約她參加晚宴?您忘了嗎?」

  該死!他忘了。口氣倏然轉壞:

  「妳一點都不介意是嗎?」

  怎麼?真的要砲轟她呀?富薔機警地慢慢往門邊退去:「不會啦,不吃你一頓晚餐又不會餓死,我真的不介意,當然啦,如果你願意打包一些點心給我,當然──哈──哈──哈──」說不下去的原因是老闆的臉驚人地鐵青,她只有傻笑以對,準備撤退──

  「碰!」一聲,門板閤上,富薔的額頭差點撞上門板,顯見她的逃脫失敗。

  「老闆?」她臉色發白。

  「我很生氣。」他的氣息吹拂在她耳邊,以雙臂將她釘在門上。

  「你訂單飛了又不是我的錯!」她控訴著。

  他錯愕了一會,口氣更壞:

  「妳以為我會無聊到因工作不順而遷怒別人?」

  「如果不會,那你現在在做什麼?有人笑的時候會橫眉豎眼的嗎?」反正對她發火就是不對。

  「小薔,我是妳的男朋友對不對?」

  「對呀,你老是封別人這麼說,也趕走了所有要請我吃飯的男人,這樣一來,你應該算是我的男朋友吧!不過我很好奇,如果你得不斷地去驅逐你眾多女友身邊的男人,又哪來的時間工作呢?也難怪訂單──呃──」她連忙打住,怕又勾起老闆削人的慾望。

  「為什麼妳從不介意我有其他女友?」口氣惡劣的男人似乎準備噴火。

  「送一束花可以賺五百──」她愉悅的陳述陣亡在大老闆作勢掐來的雙手中。她不明白地問:「為什麼你要生氣?是你在交女朋友又不是我,我代人送花也是你出的錢、你下的指令。」

  陳善茗這會兒想掐死的人反倒是自己了。如果要怪她談戀愛談得漫不經心,也許就是他的花心一再展示在她眼前,讓她從來沒有為他動心的想法。

  他怎麼會犯下這種錯誤?難怪兩人的進展只停頓在「飯友」的階段,不能更進一步。再這樣下去,沒有任何一個女人會對他真心的。

  他必須改變到處送佳人花束的習慣。對!就從這裡開始:「以後我不會再讓妳送花給別人了──」

  「你錢不讓我賺!?」富薔當場花容失色。

  老天!她只會想到錢嗎?陳善茗有點敗給她的感覺。

  「我決心要只對一人表現忠實──」

  她又打斷:

  「那我真的會少賺好多,以後的生活費怎麼辦?」

  「住口!」他咬牙低咒。「我養妳行不行!我的意思是,今後我只追求妳,不再花心,那妳也應該以同等的熱情回報,行嗎?」

  「你是在命令我,還是詢問我?」

  「總而言之,妳必須愛上我!」他失去耐性吼了聲。

  哪有人這樣的!富薔搖頭,抗拒意味不言自明。

  「妳敢拒絕,那妳這一兩個月來都在欺騙我的感情嗎?」

  「是你強拉我吃飯看戲,我哪有騙你?我才不要愛上你,你土匪呀,吃你幾頓飯就要愛你,那全公司領你薪水的人不就要全嫁給你了?」

  「富薔──」奇怪,他們為何會以爭吵來決定戀愛的結果?陳善茗幾乎要為自己幼稚的舉動仰天長嘯了,但此刻卻怎麼也無法停下怒火,執意要與小佳人吵出一個是非曲直,讓她明白沒愛上他,是她畢生的大錯!

  然而,情況並不太允許他以上班時間討論私人的事。

  「老闆,『伊立』的老闆已經在會議室了,還有,一位來自台北的袁靜茹小姐來訪,特地給您一個意外的驚喜。此刻,可以放我妹妹出來了嗎?」

  門板那頭,傳來富蕷冷淡中含警告的聲音:在她頗有節奏的叫門聲中,報告完畢。

  陳善茗挫敗地軟了口氣,他不以為此刻該中斷這件爭執──但──公事──袁小姐──一切都湊巧得該死了!

  迎上富薔澄明的大眼,他不禁自問:何時,他才能在這不知情愁的一雙大眼中,注入沾染情事的風韻?

  而那人,會是他嗎──哦,不!非得是他不可,只有他才有此資格!

  「我們還沒有完。」他低語,打開了門。

  不過富薔只擔心一件事:

  「你真的不讓我賺五百元──」

  「富薔,閉嘴。」他無力地低吼。

  ※※※

  「阿姊,談戀愛是怎麼一回事?」富薔開始不恥下問,因為她發現自己嚴格說來並不算談過戀愛。在幾個小時前遭受上司怒火之後,她不得不反省一下。

  因為今天兩人皆無約會,也就安步當車地走路回家,也就聊起這個話題來了。

  富蕷看著天空:

  「我是不明白妳談的是哪門子戀愛啦,但在我而言,我們由相識到交往,到以後可能組成一個家庭,都平淡中見真心。沒什麼華麗排場,也沒有什麼浪漫可言,我們皆腳踏實地交往,也就這麼走過來了。不過由於妳的花心男友有錢有貌有分,想要平淡,恐怕不太可能。至於妳,妳必須自己整理一下心緒,看看有沒有動心,不要老是渾噩度日。」

  「我該愛上他嗎?」其實她恐怕連入門都沒有。

  「也難怪大老闆要吐血!妳比他更沒心少肺缺神經。」也好,這樣才能叫踢到鐵板。

  「他不是好男人,永遠令女人放不下心。」這一點她是明白的。

  富蕷看著她:

  「沒有一個人真正控制得了另一個人。如果終究到最後,那種人成了妳的情人或丈夫,妳只能學會信任他,或灑脫一點。我不會安慰妳說他會成為好男人,也不出歪主意去駕馭他,當然,你們沒什麼結果是最好,但誰曉得最後會如何呢?一個人想忠心或變心,端看他自己而已,而妳能做的,是放棄他或想法子讓他迷戀妳。」

  「不要,我寧願寄望在敦厚的男人身上。」

  「也對,那樣會輕鬆許多。」不勉強啦。

  「那我要怎樣擺脫他呢?」富薔決心不與那男人瞎攪和了。

  「離職嘍!」說到這個,富蕷可有興致了:「小薔,由於我們常替花坊送花,有家花店老闆一直說要請你去上班,妳看怎麼樣?」

  「真的嗎?是不是『迪開』花坊?那個養著兩隻迷你免的那個花店對不對?上次他說我插的那一盆雜草流深受日本主婦的喜愛,老要我去教她們哩!」富薔雙眼發光,提到這個就有成就感了。原來插花這麼容易,莫名其妙便能被拱為大師之流,不曉得走什麼運。

  「對呀對呀,那個王老闆笑起來也與他的兔子一樣可愛,只看到兩顆大門牙。以他長得那麼可愛,又月入數十萬的情況來看,如果他要追妳,妳就給他追沒關係。」

  富薔楞了一下。

  「不會吧?他會想追我?」

  「如果有機會,給他追也很好吧?至少這種人不怕搞什麼外遇。」

  「可是老闆他──」奇怪,她的心情怎麼突然怪怪的?好像在抗拒些什麼。

  富蕷聳了聳肩:

  「都快兩個月了也沒什麼進展,妳確定還要與那個男人耗下去?」

  「我──」她心中沒有明確的答案,於是只能道:「那我試著與花店的那個人培養感情好了。」對於沒把握的男人,她向來先放棄再說。

  陳善茗不是她掌握得了的男人。

  姊妹間有一會兒的沉默,眼看住處已在望,不料在前方路口突然騎來三輛機車停在她們面前。

  「就素她!我們把她圍住!」林花美即是中間那個機車騎士。

  與她一同來的,是兩名小男生以及三名濃粧小女生。看來還真有那麼一點架勢,不知道是不是黑社會電影看多了,居然不忘在嘴邊叼著一根牙籤。

  聽說這一代的青少年很兇狠的,姊妹倆心中同時浮現一大堆社會版聳動的標題。

  「阿姊,她們是誰?」

  「妳未來姊夫的崇拜者之一。中間那一個,是個賣檳榔的。」她低語完,轉頭看向檳榔妹:「有事嗎?林小姐。」

  「我要和妳談判啦。誰叫妳敢搶我的幸子!」

  「幸子?」富薔不明所以。

  富蕷只好代為翻譯:「好像是男友的代稱。」

  「那女朋友叫什麼?」富薔非常好學地向他們發問。

  「叫七仔啦!也可以叫馬子,但姘頭比較有江湖味。」小男生甲很熱心地告知。

  「喂!阿財,講到哪邊氣(去)了啦?我要與她談判咧,要兇一點啦!」林小妹幾乎沒出拳K人。

  「要談什麼呢?」富蕷很好心地導回正題。

  林花美立即道:

  「我不允許妳搶我的幸子啦!我今天給妳兩樣選擇,第一,妳可以拿我一堆錢,然後不要再出現;第二,讓我們給妳一點教訓。你要哪一種?」

  錢!?

  姊妹倆雙眼一致閃動金色光輝,浮現「$」符號。也不必她們開口問多少,就見林小妹由身上三四個口袋抽出一些鈔票,花花綠綠的湊在一起,小女生們努力算著錢。倒是富蕷以專家的眼光判定,悄悄對妹妹道:

  「大概八千元到一萬元。」

  果然,那邊傳來聲音:

  「一共有八十四百五十元啦,妳要不要?」

  哪有這麼廉價的?要當散財童子就要甘願一點,這些錢要打發人未免顯得沒誠意至極?

  「奇怪,檳榔西施的收入不是很多嗎?」富薔忍不住又問了。

  「花光了妳不會看呀!少囉收(嗦),要錢還是要給我打?」

  富蕷抬著下巴:

  「愛情哪能用錢收買?我不要。」尤其才這麼一點點錢,侮辱人嘛。如果十來萬她也許會考慮──哦,不不不,一點點也不考慮,就算收了錢也不退讓男朋友。

  「妳咧討皮痛喔!」

  林小妹虛張聲勢地挽起袖子一副要幹架貌。

  「你們在做什麼!?」威武的喝問聲介入了小圈圈之中。

  所有人皆瞪著眼看向警察伯伯,而那六七名小夥子當場臉色鐵青了起來。誰報警了嗎?

  「我們沒有在犯罪哦!」林小妹抖音叫著。

  「對!我們沒有恐嚇她們!」同夥甲女立刻叫。

  「我們更沒有收(說)要揍她們。」乙女又叫。

  「對對!我們煮(只)是在賣檳榔啦!」小夥子乙冒冷汗地丟一顆檳榔入口以資證明,差點梗死。

  白癡!

  富家姊妹倆同時對天空翻白眼。

  「沒素沒素,我們要走了!」林小妹準備腳底抹油。

  「站住!」威武的警察兄擋在他們面前,不善地瞇著眼:「你們不知道六月一號起騎機車沒戴安全帽要罰五百元嗎?居然囂張到在警察局門口也不戴安全帽!證件全給我拿出來!」

  六七個青少年全發出哀叫聲,抬眼看才明白距此五十公尺處正對著XX分局,真是自投羅網,衰到最高點了!

  更可怕的還不是罰五百元,而是一票人皆無駕照──

  唉。

  富家姊妹倆從容離去。不當一回事。

富家女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