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神相三:天威 線上小說閱讀

第伍回 水和上



  殷情怯的聲音低柔,但一種怡人的風情更濃更烈:「我不走,你就會……厭了我。」

  白青衣雙手發力,抱起了她,逼過去問:「妳為什麼這樣傻?說!妳為什麼這樣傻!」

  殷情怯被他挾得透不過氣來,嬌喘細細,柔眉微蹙,但靨上有一股浪蕩的風采,吃吃笑道:「你才傻!」

  白青衣只見浪花濺衣,朱唇微露,忽然生起了一種極其疼愛之意,殷情怯也感覺到了,腰肢動了動,似要掙脫,呼息急促了起來。

  白青衣當下不理一切,湊嘴封住了殷情怯的朱唇。

  殷情怯用粉拳捶著他,捶著,一面咿咿唔晤的說:「你不要這樣,你不能對我這樣……」白青衣忽然鬆了口,讓殷情怯透了一口氣,一面笑說:「這句後,妳三年前就說過了。」

  殷情怯的雙頰忽然紅了,紅得令人蕩逸飛揚,白青衣又一把擁緊了她,說:「妳猜我那時候怎麼樣?」

  浪花嘩地一聲,沖擊在岩石上。

  白青衣親吻著她,全身為體內一股崩不可遏的熱氣所激動,「我不要理妳,我──」他沒有把話說下去…

  因為一腔熱情。被寒若冰之刃切斷。

  一把雪寒的長刃,已插入他腹中。

  白青衣不敢相信。

  他仍沒有出手,戟指道:「妳──」殷情怯衣袖一褪,一把寒光閃閃的青劍在手,一揮之下,白青衣雙腿齊斷。

  白青衣睚眥欲裂,殷情怯淡淡地道:「你不知道你在闖水陣嗎?來到水陣,還能如此大意?你自命風流,都是濫情害了你,水陣以柔制剛,孫子曰:『始如處女,敵人開戶,後加脫兔,敵不及拒』,進水陣,我還未曾發動,但你心裡的水陣,已毀了你的戰志。」

  白青衣最強的是輕功。

  但此刻一雙腳己斷。

  殷情怯冷冷地道:「你在外面勾三搭四,快活夠了,而今,就毀在這德性裡!」

  白青衣艱辛地問:「妳為何當時……不下手?」就在這時,他忽然想起,飛鳥、枯木、葉夢色他們不知怎麼了?

  殷情怯笑了一笑,柔媚的眼神轉而狠毒:「三年前殺你,沒有價值可言,又何必我『花沾唇』來動手?我素來的作風都是……先伏下因,再待來日結果!」

  白青衣慘笑道:「妳就是……『花沾唇』……」

  殷情怯冷笑道:「我就是『天慾宮』中的『吸陽奼女』,武林中英雄好漢人人怕我的『花沾唇』……其實,除了你們這些自大好色又自以為聰明的笨人外,只要稍加明辨,早該知道我是誰了!枉你輕功無雙,卻派不上用場!」

  白青衣恨聲道:「你好……狠!」

  殷情怯只說:「你還有什麼話要交代?」

  白青衣大吼:「我要妳死──」

  他衣袖激揚,一大蓬樹葉形狀的暗器洒出!

  就在這時,水花沖天而起,驚濤裂岸,直湧上岩石,把斷腿的白青衣捲入浪濤裡去,轉眼消失不見。

  浪濤過後,殷情怯仍在岩石上。她伏倒在岩石上。

  水沾濕了她的衣衫,她臂上和腿上的白衣衫,各浸滲出鮮血的痕跡。

  兩片樹葉形的暗器,嵌在肌裡。

  白青衣瀕死全力施放的暗器,仍是非同小可,可惜那已是他最後一擊。

  如果他還有暗器,而又來得及施放的話,殷情怯不一定能接得下。

  殷情怯目送被巨濤吞滅的白青衣,眼眶裡忽又落下幾顆淚珠,自語地道:「青衣,你為情所累,我又何嘗不是?只是我所演的是個無情無義的壞女人,而你所飾的是個自命風流的笨男子,如此而已……」她說著說著,竟飲泣起來。

  浪花湍湍,澗水急流,如斯遠逝,不分晝夜。

  日已西移,黃昏將近。

  李布衣望望仍有餘威、照在身上猶隱隱感覺到痛的夕陽。

  ──要快!

  李布衣對自己心裡如斯催促著:按照情勢,何道里逐走纖月蒼龍軒,所主持的「五遁陣」是融合東流與中土的五行陣法而立,單憑何道里、農叉鳥、柳無煙、殷情怯、年不饒五人及陣中所發揮的威力,只怕葉夢色、飛鳥、枯木、白青衣四人是斷難以抵擋的。

  ──能不能支撐到現在,還是個問題。

  李布衣心中不禁有些躁急了起來,但他一進入土陣,登時心氣平和,腦中盡量去想一些古聖賢者的話,大詩詞人的句子,使得內心清明,心無雜念。

  ──對付何道里這樣的高手,若不神寧氣定,必死無疑!

  他一踏進了土陣,全神貫注在陣中。

  李布衣注意的不僅是雙腳所踏之處,而是對陣中每一寸地,每一草、一木、一石、一兵、一動、一靜,都留上了心。

  ──火陣當然以火為主力,水陣亦以水為主力,金陣也以金為主力,木陣以木為主力。

  但是,土陣不一定只以土為攻擊的力量,即是因為何道里精通「五遁術」與「五行法」,不為任何一行所囿限。

  土陣什麼也沒有。

  土陣當然有土,但並沒有什麼特別處。

  李布衣覺得心頭沉重,就如腳下踏似殷實的泥土一樣。

  他沒料到土陣什麼都沒有,只有一片荒蕪的土地。

  但他立時感覺到這土地上的殺氣──這肅殺之氣足以使任何螻蟻螞蝗,一近此地即斃命,而鳥飛掠空亦為之墜地,蕭艾延及為之枯萎。

  所以李布衣一入陣,立即猱身奪取生地。

  所謂「生地」,是一處地方裡的某一個特定的地方,人在那兒會感覺到特別舒適。這些特定的地方,當然沒有任何特徵,而每個人都有他不同的特定之所,譬如,一些人曾到遠處一個市鎮,會感覺萬事不如意,身體無緣無故感到不適,而對另一些人來說,卻萬事如意,精神舒暢。

  人們把這種不舒適,稱做「水土不服」,其實這種情形,不僅限於地域的遷移,就算是登上一座樓閣,或者走入一棟房間,都會有這種情形,只看感覺強不強烈而已。有些地方,會令某人精神特別愉快,但對另一人來說,可能並不如是。同樣的另一個地方,某人坐下去無端端心跳加速,但在別人來說,就全無感覺,而別處也無這種情形。

  這地方並無固定,拿一間房子來說,可能是在床底,可能是在櫃裡,有人老在半夜聽到院子井底有異響,有人卻連屋頂的老鼠在啃木頭也沒聽見。

  在風水上的情形,往往被人稱為「煞氣過盛」,但「生地」的形成,是在於元神對某一時序、地位敵對或適宜,當然,絕大部分的位置都屬於中性的,並沒有太強烈的感覺。

  在一個陣勢中搶得「生地」,就像一把刀是否取得刀柄一樣重要。

  但是「生地」不像「刀柄」那般容易斷定,古代奪取「生地」陷對方入「絕地」再致敵於「死地」,都是兵法上的大事。

  李布衣情知陷入陣中,必須先奪得生地。

  他一個箭步躍過去,卻發現地上有一塊小小的石頭。

  這塊石子其實並不礙眼,但以地勢論,卻使得李布衣奪得「生地」的形勢完全逆轉,就像畫龍忘了點睛,又似魚失了水,一顆甜荔裡藏著一條蟲一般,優點盡失無遺。

  李布衣一腳踹去,要踢走這顆小石。

  這顆石頭體積不大,但重逾千斤,堅硬萬分,李布衣這一腳,竟踢之不去。

  李布衣俯身要拾起石頭,五指緊扣,但石頭猶似生了鋼莖一般黏在土中,彷彿要把整座地皮掀起來才拔得掉一樣。

  李布衣正蓄力一拔,忽「嗤」地一聲,石頭激噴出水花。

  水花在陽光照射中閃爍著七色金花。

  李布衣在水花噴起的同時,半空一個翻身,落在丈外。

  他足尖一點,又向一處掠去。

  那地方是「勝地」。

  「勝地」的優勢,僅次於「生地」,就像有些人在酒樓飲食之時,都要面向門口而坐,那是因為這個位置和方向,足以取得先機,足以應變遽然!

  只是這陣的「勝地」,已有一人在那裡。

  那個人咳嗽著,喘著氣,又大聲咳嗽著,再用力喘著氣,咳嗽一聲比一聲嚴重,喘息急促得像隨時噎了氣。

  李布衣疾飛的身形,驟然停止。

  他知道那人便是何道里。

  何道里趁著咳嗽和喘息之間隙,艱辛笑道:「剛才那塊小石頭,是黏在你腳下的土中,浮力全依屬你身,效力篇有謂:古之多力者,身能負荷千鈞,手能決角伸鉤。使之自舉,不能離地。你內力高深,但要拔掉那枚石頭,仍是有所不能。」

  李布衣道:「王充有謂,力重不能自稱,須人乃舉……所以我的生地,已給閣下封死,勝地也給閣下佔去了。」

  何道里笑道:「我留下一塊地給你。」

  李布衣笑道:「那不是死地就是絕地了。」

  何道里搖首嗽道:「都不是。」

  李布衣問:「那是什麼地?」

  何道里道:「墓地。」

  一說完他就自襟袍裡掏出一件東西。

  一塊石頭。

  李布衣一見這塊石頭,臉上的神色,就似同時看見三隻獅子頭上有四頭恐龍一般。

  那一塊小石,小如櫻珠,呈六稜形,光彩微茫,五色粲然,透明可喜。

  李布衣訝然道:「是泰山狼牙岩,還是上饒水晶?」

  何道里道:「是峨嵋山上的『菩薩石』。」李布衣清楚記得寇宗爽的《本草衍義》有提到:「菩薩石出於峨嵋山中,如水晶明澈,日中照出五色光,如峨嵋普賢菩薩圓光,因以名之,今醫家鮮用。並有稱之『放光石』:放光石如水晶,大者徑三、四分,就日照之,成五色虹霓……」

  但在何道里手中的「菩薩石」,透明晶亮中又散佈著詭異的顏色,顯然經特別磨礪過來。只見何道里把石子水晶迎著陽光一映,虹光反射,光霞強烈,暴長激照,金星齊亮,射在李布衣身上。

  李布衣只感到身上有一道比被刀刺更劇痛的光線,耀目難睜,忙縱身跳避。

  只見地上被這一道強光,割了一道深深的裂縫。

  李布衣此驚非同小可,想掩撲向何道里,但何道里只須把手腕一擊,強光立移,繼續如刀刺射在李布衣身上,無論李布衣怎樣飛閃騰挪,縱躍退避,那道七色光花,精芒萬丈,輝耀天中,附貼在李布衣身上,如蛆附骨。

  李布衣感覺到自己肌膚如同割裂,比尖戟割人還要苦痛不堪。

  這土陣裡只有二處因角度之故,強光照射不著,一處就是「生地」,已為奇石所據,另一處便是「勝地」,亦為何道里所佔。

  李布衣情知身子只要一被強光所定照,便像土地一樣被割裂,他的身子忽然一弓,一弓之後,是一個大舒展,何道里認準這一下,以內力借菩薩石為媒,借陽光熱力射向李布衣。

  只是李布衣這時手上已多了一物。

  透過菩薩石強光,射在李布衣手中的事物裡,突然更強烈五、六倍,折射回來,射在何道里身上。

  何道里身上立即冒起一陣白煙。

  他反應何等之快,立即捏碎了手上的石英!

  饒是如此,他身上也被灼焦了一條如蜈蚣軀體一般的黑紋。

  何道里邊才定睛乍看清楚,李布衣手上拿著的是一面凹鏡。

  凹鏡聚陽,熱力可以生火,菩薩石把太陽的熱力射在凹鏡上,便以數倍熱力,反射回來,要不是何道里見機得早,捏碎水晶,只怕此刻已變成了個火球。

  李布衣立刻趁此反攻。

  他離向何道里足有一十七丈之遙,李布衣一掠五丈,足尖一點,準確借力再縱,不料不但沒有躍起反而下沉。

  原來地上不是實地,而是浮沙。

  他運力正圖拔起,但反而加速下沉的速度。

  浮沙轉眼已過膝。

  李布衣深知一旦被這浮沙埋入,就算武功高如昔日之燕狂徒、李沉舟、蕭秋水,也一樣只有束手待斃的份兒。

  何道里一面咳一面笑道:「怎樣?」

  李布衣冷冷地道:「什麼怎樣?」

  何道里道:「下面的滋味怎麼樣?我真羨慕你,馬上便可以體驗到。」

  李布衣道:「你要體驗,還不容易?跟我一起下來便是。」

  何道里道:「偏偏我又不想死。」

  李布衣道:「我知道你比較喜歡看人死。」

  何道里笑道:「人說美女的樣子最好看,殊不知人死的樣子最有意思,一千個女子中,總有一、兩個姿色不錯,就算青春易逝,起碼也有一、二十年的光景可瞧的,但死人的樣子,只有在瀕死前的一剎那最好看,而且一人只能死一次,所以說,美女易看,死人難求。」

  他嗽著說:「我是說,布衣神相被泥淹過口鼻時的一剎那,到沒頂為止,是天下難得的奇景,五千兩一次我也要看。」

  李布衣淡淡地道:「沒想到我生前沒人注意,臨死才有人欣賞。」他說這話時,泥濘已及腰身。

  何道里看著泥澤的高度,嗽笑道:「所以我能算是李神相的知音。」

  說著他突然揚手一掌,劈空打去,一面笑說:「一個知音要殺一個知己,從來都不會給對方再有機會對付自己,只怕他死得慢而已。

布衣神相三:天威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