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神相二:葉夢色 線上小說閱讀

第肆回 一根彩羽



  崖邊長滿了綠苔。

  崖下並非陡直的懸崖,反而有一處凹入的穴臺,從崖上看下去,因蔓籐封台,倒不易察覺。

  穴裡有兩個人,像大鳥一般旋升了上來。

  其實升上來的只有一個人,另一個人是被擰著衣領上來的。

  這兩個人,一個年輕,長得濃眉虎目,熊背蜂腰,但神色中不脫天真未泯之氣。

  另一個人,已近中年,五絡長髯,隨風搖拂,左眼角有一顆紅痣,眼睛細長,眼梢向上如刀裁,眼神有力,眼色裡卻有一種說不出的蒼茫之意。

  那年輕的小伙子一上了崖,足甫落地,便大聲道:「前輩──」

  中年人疾道:「噤聲。白、谷二人聽覺極好,你這般說話,要他們聽到麼?」

  那年輕人聽了更急:「不要他們聽到?前輩您,您真的不去麼?」眼中大有失望之色。

  中年人顯然就是李布衣。李布衣眉心一皺,瞪了小伙子一眼,道:「你又叫我什麼來著?」

  年輕人道:「前輩──」忙改了口。叫:「李大哥。」

  李布衣笑著拍了拍小伙子的後腦勺子,笑道:「我長你不多。別前輩前輩的把我給叫老了。這樣叫才是。」

  年輕人便是傅晚飛,傅晚飛原是飛魚塘飛魚山莊主沈星南四名弟子中武功最低的一個,一旦遇事,他卻最勇敢、最機警,平時卻最真誠、最可愛。後來心魔高未末趁沈星南中毒負傷下毒手,李布衣卻及時擊殺高未末,沈星南個性倔強,過往跟李布衣因其妻的事而心存宿怨,見傅晚飛曾被李布衣兩度相救,便逐其出門牆,冷然而去。傅晚飛便跟著李布衣浪跡江湖。

  由於李布衣對沈星南歉疚在心,而傅晚飛亦始終念念不忘其師門,故此,兩人都沒有走遠,李布衣算準心魔高未末擊殺白道五大代表高手,就是要逼出白道總部「刀柄會」的實力來。再設法佈下陷阱盡摧毀之,故此,李布衣和傅晚飛一直在大乾山崖下洞穴中守候。

  飛鳥大師和枯木道人,都是「刀柄會」盟主沈星南的故交,沒理由坐視不理的,李布衣知道自己若要暗中相助刀柄會,首先要瞭解白道武林的部署及敵方的情形。終於給他們等到了消息。

  傅晚飛還是在問,像非要問出答案不干休似的:「李大哥,您去不去?」

  李布衣笑著望他:「我知道沈莊主逐你出門牆的原因了。」

  傅晚飛一愕,眨了眨大眼睛。李布衣笑道:「沈莊主作事,向來有把握才腳踏著實地做去,向不喜多言,你呢?事未開端,就問啊問啊問個不休。」

  傅晚飛摸了摸頭,喃喃自語:「我為什麼會這樣子?我為什麼會這樣?」

  李布衣憐惜地摸了摸他的頭髮,安慰地道:「這樣也沒有什麼不好,你大可不必自責,只是,要做沈莊主的徒弟只怕不太容易而已。」

  傅晚飛愁眉苦臉地說:「這就夠糟了。」

  李布衣見他不大開心。便繼續道:「其實並不糟糕,哪,像他們此趟赴大魅山破五遁陣,若你能建功,沈莊主一喜,說不定又回心轉意,重新納你為徒哩──」

  說到這裡,想到沈星南一絲不苟的脾氣,心知不可能,便說:「也許,你建功殊高,黃山、括蒼、雁蕩、點蒼的前輩們,會在你師父跟前替你說話,再收你為徒,又有何難?」

  傅晚飛也聽出後者的情形比較有可能,又有新的笑容浮上了顏面,愉快地問:「李大哥,我如何才能幫白道上的前輩們,攻打天慾宮在大魅山設下的五遁陣!」

  李布衣一聽,呆了半晌,苦笑道:「實在不是件易事。」

  他沉重地道:「東瀛忍術,十分詭異,不清楚其底蘊的,簡直是無從應付,但東瀛忍者缺乏的是廣博的心胸,仁義的襟懷,以術為主,無道以輔,尚有可破之法。只是……」

  李布衣沉吟道:「纖月蒼龍軒本就是個奇人。甲賀忍術超乎人所能忍受的磨練,使他更加傑出。據說在肥後的一陣決戰裡,一個藩主用二百九十四人圍剿他,他身著黑衣,頭戴竹笠,以滿不在乎的步伐走進敵人叢中,每前進兩步,就斫倒對方一人,近三百個人,竟無一個能欺近他的背後去的!這人的武功,也可想而知,何況,他來到中土之後,據悉曾專研中原各種學問,更增修為,很不易對付。」

  傅晚飛驚道:「我聽說,武林中有一個叫做『黑衣的白刃』,難道就是這個煎藥撞聾仙?」

  李布衣道:「不是煎藥撞聾仙,是纖月蒼龍軒。」

  傅晚飛搔搔頭,道:「那煎藥……纖……月那個什麼聾仙的武功真的那麼高?」

  李布衣憂慮地道:「不止他的武功高,而且,他肯上進,近日與天慾宮的一流才智之士何道里常在一起,頗多請益,此外.剛才葉楚甚兄所說,主持五遁陣的王蛋、農叉鳥、年不饒和柳無煙,也都是非同小可之輩。」

  傅晚飛問:「那……那麼,可不可以不去?不去不就得了!」

  李布衣笑了起來,笑了一會,才正色道:「人們定下了很多規矩,有的事對的,有的不一定是對的。譬如一個人應該對父母盡孝,對君王盡忠,原則上都是對,但要是到了『父要子死子不得不死』、『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就不一定是對的了。如果父母雙親作的是壞事,做人兒女的是不是也支持無異?如果君主昏瞶殘暴,視黎民為芻狗,做子民的是不是也效忠無議?這就各人有各人的看法了,認為應當盡忠至孝者,便當作是忠臣孝子,認為不應盲目愚昧瞎從者,便說是昧教愚忠。總而言之,人世間是給很多無形的條例規矩所約束著,這約束太緊,足以令人致死,約束如太寬,又會使人放浪形骸。至於如何才不鬆不緊。便是人間裡如何才有不痛苦一般。有問題但沒有答案的。」

  他緩緩地道:「武林中、江湖上,也有著許多規矩和原則,像『有冤報冤,有仇報仇,以牙還牙,血債血償』就是,不管它對不對。但它是簡捷的方法,也是最快意恩仇的法子。近百數十年來,黑白二道,不知經過多少場大戰,犧牲了多少人命,才定下一個大家都認為還公平,合理、又可以減少流血的法子,就是每三年在飛來峰派代出表五名,比武一次,以五陣決定雙方勝敗。」

  傅晚飛眨著大眼睛,問:「為什麼不用別的法子呢?可以用下棋,或者猜拳,甚至比賽喝酒啊,這樣不是連血都不要流了。」

  李布衣微微笑了起來,用手一捋五綹長鬚:「好法子,可是,主掌別人生殺大權的人,總喜歡看到有人在為他拚命,而不是比賽鬥蟋蟀、划龍舟。」

  他拍拍傅晚飛肩頭又道:「除非有一日,天下聽你號令。那時候,也許你的計劃可以實行……」

  語音一頓,目中神光一閃而滅,沉聲道:「不過到了那個時候,你也許反而是第一個要廢除這些不流血玩意的人。」

  博晚飛急道:「我不會,不會……」

  李布衣語音一揚,道:「我知道你現在不會,不過,黑白二道訂下的比武規定,在比武前三個月內遞代表人名冊,讓雙方瞭解對方實力,以示公平。若在比武前一個月內換將,則要先過對方設下的關卡,換一個,過一關,換五個,則過五關,設關者也僅能派出一人,若能破關,才能參加比武,否則作負論,這是黑白二道近數十年來訂下的規矩。」

  傅晚飛氣道:「可是,我們的五位代表是給天慾宮派人殺掉的呀。」

  李布衣淡淡地道:「天慾宮派心魔高未末殺死邱斷刀、孟青樓、英蕭殺及你大師兄宋晚燈,那又奈何?第一,心魔從沒有加入天慾宮;第二,天慾宮也絕不承認有此事;第三,在無證無據下,心魔也已喪命,人也已經被殺,爭持又有何用?僅使魔宮當作笑柄而已,你師父一眼就看清楚了這點,所以迅作決定,派了飛鳥、枯木、白青衣、谷晚風、葉氏兄妹六大高手前赴,因為天慾宮暗殺五名代表的目的,也在引出這些飛魚塘的高手,佈下重陣,一舉殲滅,而你師父的意思,也正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身,反過來打擊他們……不過,以目前情形來看,只怕……」

  傅晚飛道:「不怕,別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大葉哥哥的劍法很厲害,我大師哥和他比劍不能勝他,他還叫我們四師兄齊上,結果,他勝不了我們,我們也勝不了他……」

  李布衣笑問他:「你的意思是說他武功高還是低?」

  傅晚飛道:「當然是高了,而且大葉哥哥還說,要是小葉姐姐也在,跟他配合使劍,就算十個我們,也可以取勝。」

  其實傅晚飛的「四師兄弟」中,除大師兄宋晚燈有過人的武功外,其餘三師兄孟晚唐二師兄楚晚弓,比起他的武功也好不到哪裡去。

  李布衣道:「小葉姐姐?」

  傅晚飛道:「就是剛才唱歌的那位姐姐。」

  李布衣的眼神忽然變了,換上一種說不出的哀傷與迷惘:「她……她是什麼時候才加入飛魚塘的?」

  傅晚飛搔了半天腦袋瓜子,才道:「噯……這個……這個……好像是……我才十二歲……我才十二歲的時候,有次在麗山腳下抓蛤蟆……碰見了她……對!是十二歲!」

  李布衣呆了一呆:「十二年?」

  傅晚飛忙道:「不是,是我十二歲的時候。」

  李布衣白了他一眼:「那你今年貴庚了?」

  傅晚飛理直氣壯地答道:「二十了。」

  李布衣心算了一下,一面不經意地道:「你十二歲了還抓蛤蟆?」

  傅晚飛爽快地答:「噯。」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大叫道:「不對,不是,不是!是十四歲才對!我記得那年捉蛤蟆撞掉了顆大門牙,我就在那年碰見她,穿黃絨絨小雞般的衣衫兒.梳著兩條小辮子,綁上綢絲的帶子,臉蛋兒比小花貓兒肚子還白……」

  李布衣卻沒細聽,震了一震,道:「六年前?」

  傅晚飛算了算,道:「是啊,六年前。」

  李布衣臉色掠過一陣迷茫,喃喃道:「那麼像……難怪……那麼相似……原來是小葉子……」

  傅晚飛道:「李大哥,你怎麼了?」

  李布衣省了省,道:「沒什麼。」

  傅晚飛更改地道:「她叫小葉姐姐,除了絳紅小師妹,她是最美了。」

  李布衣「哦」了一聲,說:「那是因為你還沒有見過飛魚塘的……」忽然住口,半晌才道:「你說,她原來叫什麼名字?」

  傅晚飛不假思索便答:「葉楚甚,啊不,葉楚甚是大葉哥哥,葉夢色才是小葉姐姐的名字,多好聽呀,夢也有顏色的,就像溪澗裡的泡泡一樣。」

  李布衣沉吟道:「葉夢色,葉楚甚。」

  傅晚飛不禁問:「李大哥認識他們麼?」

  李布衣揮了揮手,有些傷感地道:「不,我只想起了舊事……聽你的語氣,你很喜歡你的小葉姐姐吧?」

  傅晚飛臉上一紅,連手都不知擺到哪裡是好,李布衣一看,心裡明白幾分,傅晚飛好一會才道:「我……我只是……山莊裡的……中秀……怎配得上小葉姐姐……老秀……我平時連話也很少……很少有機會跟她說去……」

  說到這裡,倒像一口氣跨完三十個石階一般,臉漲得雞冠也似的紅,鼓起勇氣才能說出:「我心裡很想跟她親近,但她……好冷,又很……遠,不像小師妹,對我雖又……打……又……罵。但時時能和她在一起說……話。」

  說著,依傍著一棵槭樹,傻愣地出了神。李布衣覺得他可愛。便笑道:「看你,一定惦記著你那師妹罷……」忽想起心中也有惦念著的人,心頭一疼,便沒說下去。

  傅晚飛怔了一回,問:「是了,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李布衣道:「趕在他們前頭,看準『五遁陣』再說。」

  傅晚飛喜的跳起來大叫道:「前輩──李大哥肯去了!」

  李布衣微微笑道:「我幾時有說過不去的?」

  傅晚飛抑制不住興奮,閃亮著眼睛:「那麼,我們是不是先把『五遁陣』打下來?」

  李布衣搖首道:「打下五遁陣,談何容易?何況,五遁陣應用五位代表來破,也不可壞了武林規矩。」

  傅晚飛伸手在陽光下拈住了一根飄落的彩羽,充滿童稚的雙目望著色艷的羽毛,讚羨道:「真美。」一面又問:「我們幾時出發?」

  李布衣正要答:「現在。」驟然之間,眼光一落,落在傅晚飛手上的羽毛。

  ──何來彩羽?

  ──這是一根鳥的羽毛。

  ──羽毛是自槭樹上飄落的,可是槭樹上卻沒有生命。!

  如果槭樹上有生命,儘管是一隻雛鳥,李布衣自信都可以聽得見那生命的微動,除非那是一粒蛋、一顆石頭!

  沒有鳥,何來鳥羽?李布衣葛衣一閃,已掠上樹,馬上就找到鳥巢。

  鳥窩裡,三隻帶著美麗彩羽的雛鳥,都已死去,弱小的身軀似被巨石輾過一般,擠在一起,全身小小骨骼盡折。

  ──誰有那麼殘忍,對付三隻小鳥?究竟為了什麼,要殘害三隻不構成任何傷害的可愛的小鳥?

  李布衣雙眉一展,他立刻就發現一件東西。

  一個洞。

  一個洞,像刀切一般深入樹椏,下面是濃葉,李布衣用手指伸進去探了探,很快的又發現在離這小洞旁約莫三尺的另一支樹椏幹上,還有相仿的一個洞。

  李布衣迅速地落了下來,沾在他衣衫上有鳥銜做窩的乾草,槭樹葉子和青苔花籽,他沒有拂拭,沉著臉,只說了一句:「他來過,一直都在這裡。」

  傅晚飛伸長了脖子問:「誰?」

  這個問題,本來誰都不可能答得出來的,因為連李布衣也沒有見到這個人。

  可是李布衣卻回答了他的問題:「纖月蒼龍軒。」

布衣神相二:葉夢色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