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神相五:落花劍影 線上小說閱讀

《布衣神相五:落花劍影》溫瑞安

《二○一三年十月四日版》
《好讀書櫃》典藏版


卷上 死人手指
第壹回


  那美極了的少女對他笑了一笑。這時候,午時剛過,李布衣正在道上,盤算多走一程,在前鎮落腳,還是在這「大方門」的小莊院先做生意再說?但那少女明眸皓齒,偏著頭側看瓜子臉這般一笑,玉墜扇子一般在金花花的陽光下一映,煞似大熱天的一陣冰涼清甜。李布衣想:也罷,就在這莊裏先替人解解凶吉再說。

  那女子十分年輕,因為貌美的關係,更越發嬌滴滴,很有一種驕氣,好像一座園子裏的花都教她這一朵開盡了似的。李布衣笑笑,往「大方門」的城樓走去,那少女對他睞睞眼睛,驀地掠上了樓堞。

  李布衣笑道:「哦,輕功真不錯……」忽然之間,他看到城樓上貼滿了幡旗。黑字白布。都是些追悼的句子,顯然是治喪期中。李布衣斂了一下心神,知道此處乃弔祭一莊顯要之地,就在這時。幾聲呼嘯,兩道人影,飛襲而下,前面一人,一刀剁向他左足腿脛。後面的人,十指扣向他雙肩臂胛。

  這兩下突擊都十分之快。就算面對面的出手,只怕能躲得開去的人也不多。但在這剎那間。前面人‧一刀砍向後面那人,後面那人。雙手扣向前面那人:這都是因為中間的李布衣倏然不見了。

  那兩人也確是好手,後面那人一抬足,及時踏住了單刀;前面的人左臂一架,封住了十指制穴。

  李布衣滑開七尺,笑道:「兩位……」話未談到半句,猝地頭頂上又掠起一道風聲。

  刀風。

  李布衣一低頭,刀風貼後腦而過,但另一道刀風又向他腦袋劈下來!

  前面那兩人出手暗算,但都未曾下殺手,李布衣故也沒有還手,這人一刀不著,竟惱了火,下一刀就是要命的,只聽那出手點穴的人叫道:「三妹,不可──」但刀光一斂,那把刀已到了李布衣手裏。

  李布衣倒飛九尺,微微笑道:「女孩兒家,出手忒也狠辣……」原來這居高臨下劈他兩刀的人,就是那個才對著他笑,明媚得春花也似的穿白衣黑花邊服的女孩。她手中有兩柄短刀,正是武林中女子慣使的蝴蝶雙刀。只是此刻她手中只剩下一柄刀。

  另一柄卻在李布衣手裡。

  這女子跺足道:「大哥。你看,你叫我停手,刀卻給人家搶了!」

  那空手的男子比較持重,便說:「妳明明沒停手嘛!人家只奪了你的刀,也沒傷害妳。」

  這女子噘著櫻唇嘴裝哭道:「大哥,做妹妹的給人欺負,你還護著人家!」

  那男子臉色整了整,道:「問清楚再打未遲──」另一個手執單刀的男子卻說:「還問什麼?這人假扮相士,身懷武功,潛入方門,還有什麼意圖?讓我三五招把他擒下,到時由不得他不說!」這人刀眉斜飛入鬢,白淨高大,相貌堂堂,顯然比那空手的男子年輕,但神態間十分倨傲。兩人都穿著麻衣,那女子也戴著白花。

  李布衣乾咳一聲,道:「借問一聲,兄台說喬裝打扮相士的人,是不是在下?」

  那年輕男子冷笑一聲,仰鼻遊目一掃,冷冷地道:「難道這兒還有第二個假算命的不成?」

  李布衣說:「那是說在下……不過,在下替人消災解難已十幾年,被人說過騙飯吃、不靈光,卻沒聽人說過相師這一門也有人冒充的。」他笑笑又說:「做這行的,不見得是光宗耀祖的事。」

  那年輕漢子怒道:「你還狡辯!」踏步衝前,單刀一起,身形陡止,李布衣一看,不禁也打從心裡喝了一聲來!

  原來這青年衝過來時,確是氣沖沖,但一衝近敵人,立即保持高手相搏氣度,既不心亂也不氣亂,「獨劈華山」之勢,儼然名門正派子弟風度,李布衣說了一聲:「好!」那人已一刀劈下。

  這一刀劈下,看似一招,但內中隱含「犀牛望月」、「雪花蓋頂」、「喝斷長橋」、「師姑擔傘」、「白蛇吐信」、「伏手旋風」、「小鬼拿旗」七式,李布衣一看,倏一伸手,竹竿搭在刀頭上,這小小一把竹竿,在那青年感覺裡重逾千斤。別說那七式一招都攻不出去。而且連出刀收刀也毫無辦法。他強力撐著,一張臉已漲得通紅。

  那赤手空拳的大漢,見勢不妙,也抽出棹刀撲來。李布衣忽叱道:「好『攔門寨刀法』!三位少俠可是『刀氣縱橫』方信我方老俠的高徒!?」

  李布衣這一聲叱,果然生效,持棹刀的漢子和拿蝴蝶刀的女子,都對望了一眼,住了手,拿棹刀的沉穩青年漢子抱拳問:「尊駕是誰?如何認得先父?」他見李布衣一招間道破來歷,心中不免暗自驚訝。

  那倨傲青年運力提刀,卻舉不下,滿臉漲得通紅,想破口大罵偏生又一口氣喘不過來。那女子卻叱道:「有什麼稀奇!那老賊派來的人,自然知道我們是誰了!大哥你別信他的胡謅………」

  李布衣一笑,遽然收回竹竿。那倨傲青年猛覺阻力一空,他正全力拔刀,當時「呼」地一聲,沖起丈高,他這腳未沾地,便罵道:「他媽的妖邪──」話未說完,一口真氣周轉不過來,「叭」地摔了個仰八叉!

  「大哥」卻搖頭說:「尊駕是誰?若不說明,恕在下等無禮。」李布衣望了望自己旗杆上的字,苦笑道:「我早寫明字號了,方少俠又何必再問?」

  那漢子看看旗杆上「神相李布衣」,道:「你真的是江湖相士?」

  李布衣笑道:「如假包換,除了看面相手相,也略涉堪輿占卜筮批望氣,貴莊山勢秀麗端莊、水流曲折緩秀,山環水抱,拱護有情,藏風得水,不論目觀氣察,盡得巒頭、理氣之吉……我因未知貴莊辦喪,無意冒犯,便向各位拜罪。」說著,長長一揖。

  李布衣說出「大方門」的山水形勢,算是「露了一手」,那女子卻聽不懂,問:「他說什麼?」

  那「大哥」也回禮道:「卻不知閣下如何認得先父?」

  李布衣笑道:「令尊翁將刀法煉成無形刀氣,行俠仗義,天下皆知,我這等跑江湖的,若未聽過,那就寸步難行了……再說;令尊協從李東陽大學士普行德政,人所尊仰,在下自是欽儀了。」

  李布衣這一番讚美,三人大是受用。那「大哥」道:「我們也有不是之處。因知有奸邪之徒趁先父悼喪之日來犯……故此設下重關,以誅妖邪,卻不料驚擾先生。」

  李布衣微注目訝道:「有妖徒來犯麼?……老太爺……?」

  那「大哥」哀嘆一聲道:「爹他老人家不幸在前日謝世。今日治喪,料他仇家必來奪三妹……故此──」

  李布衣奇道:「『三妹』?是怎麼一回事?」

  那女子瞪了他一眼,向大哥道:「哥哥,別理他。咱們應付得了,不要人幫忙。」

  那「大哥」道:「這位先生好身手,若有他仗義相助,不愁……」

  那倨傲青年卻重重哼了一聲道:「大哥你也忒沒志氣!咱們的事,咱們料理,誰知道別人明說幫助,暗裏是何居心!別看我們年輕,以為咱們一二三當家啥事不懂,嘿,嘿!」

  李布衣笑道:「方少俠哪裡的話……」心想無謂惹這股閒事。但又見三人年輕俊秀,奇難將臨,未必能渡災劫,不禁便歎了一聲:「可惜我與方老俠慳緣一晤,今日想瞻仰老俠遺容,亦不可得──」

  那「大哥」道:「先生快莫如此說。請上莊去。晚輩等薄備茶水……」

  李布衣正容道:「這兒是『大方門』,那麼便是在江湖上欽譽已久的『大方莊』吧?」

  那「大哥」逐一引介道:「是。我叫方離,二弟方休,三妹輕霞,冒犯先生處,請恕罪。」說著抱拳行禮,方輕霞水也似的眼睛向他瞟了瞟。方休卻哼了一聲,收起了刀。

  方離喊了一聲:「才叔,有客來了。」上面有人應了一聲。大概是執理喪事的僕人。方離當先引李布衣而行,穿入一所廳堂,李布衣便問:「方老爺子一向清健,怎會忽然間……」

  方離這時眉宇間現出憂憤之色,方休「拍」地一聲,一掌擊在牆上悻悻道:「都是劉破那老賊!」李布衣一聽,微微吃了一驚。

  劉破跟方信我、古長城,當年歃血為盟,並稱「霹靂三義」。以方信我為老大,劉破是老么,古長城排行第二,為人魯直固執。又十分粗魯,一身武藝,但仍躬耕田園,不理外事。

  方信我為人正義,跟李東陽大學士是舊交,一在廟堂,一在江湖,相應作事,很得民心。李東陽是天順十八年進士,歷任翰林院編修、左庶子。侍講學士、太常少卿,孝宗弘治八年入閣,拜文淵閣大學士,加禮部尚書、太子少保,長謀略、善文章,時上疏前朝孝宗,痛陳黎民疾苦,多事改革。

  但孝宗死後,武宗即位,這位正德皇帝品格尚在一般市井下三濫酒色之徒之下,除遠賢臣,親小人的德性外,外加好大喜功,這才真正勞民傷財,斲喪國家元氣。他對正事不理,至於顧命老臣劉健、謝遷、李東陽的奏疏,全交給太監劉瑾受理。劉瑾、馬永成、谷大用、張永、羅祥,魏彬。邱聚、高鳳八名太監,重要事務是拍皇帝的馬屁,並陪正德去捉蟋蟀、趕兔子唱戲,到民間逛窯子,嫖妓女,外加強暴民女,私下對異己趕盡殺絕,暴斂私財,倒行逆施。無所不為。

  劉破覓得時機,成為谷大用的「太監門生」,他雖一把年紀。但有了這等靠山,縱叫爹叫娘也不臉紅。谷大用跟其他七人合稱「八虎」,待劉健、李東陽、謝遷等三位大學士聯合九卿諸臣上疏,求請罷八虎以振朝綱而挽國運,八虎一齊向十六歲的皇帝哭倒,表示因忠心侍主致遭人所忌,皇帝一聽:豈有此理,若殺了這八人,跟誰玩去?今日我做皇帝的不再下馬威,別給你們欺上頭了!於是對八虎大封特封,其中一個官職,便是任用谷大用提督兩廠。(布衣神相故事之「風雪廟」中的魏永,乃督十二營兼神機營,蕭鐵唐不慎說話衝撞了他,若無另一太監羅祥保住,早就腦袋搬家了。)

  這一來劉健、李東陽、謝遷見皇帝如此倒行逆施,只好上書求去,「八虎」當然也不會放過這些「眼中釘」。其中郎中李東陽暫被皇命作個意思的挽留,但亦完全失勢。劉破附隨谷大用,登時猶如水漲船高,以前跟他稍有嫌隙者,可謂給他姿肆報復。他對方信我,卻是最恨:你得意成名時,我還連門兒都沒有,所以才結義攀交情,今朝教我給熬出頭來了,不好好整治你!

  可是李東陽內方外圓,還在官場中留下來敷衍場面,劉破雖仗恃谷大用,但忌於李東陽威名,不敢直接抄方信我的家。方信我因此也退出江湖,隱於家中,希望能以此避禍。沒想到,這一避,連世都避了。

  李布衣心裡感慨,來到靈堂前,默默行禮,心想:方老俠留下這幾個年輕孩子,在劉破虎視眈眈下,可謂死難瞑目。想到這裡,便向棺中的屍體深注。只見棺廓裏方信我銀眉白鬚,身形巍巨,臉耳居然似塗上一層白粉似的;五指直伸,拇指微翹,戴了隻翠綠戒子,想是方氏三兄妹未忍封棺,對老父遺體要多看幾眼。

  李布衣退過一旁,垂手默然,方離這時才答他剛才問的話:「劉破見爹爹得病,便過來提三妹的婚事……」

  李布衣雙眉一展:「婚事?」他想到方輕霞雖活潑可愛,但也刁蠻得緊,誰娶了她,有得受了,心中不禁暗笑。

  方離恨聲道:「劉破的兩個兒子,一個愚騃白痴,一個常行姦淫良家婦女之事,爹怎會同意?但劉破說:這是谷大用谷公公的意屬,爹既不能公然違命,只好拖下去,拖得幾天,心情又氣又急,便……唉!」

  李布衣本來想這小姑娘刁蠻,教訓她悟守婦道也好,但對劉氏父子的仗勢欺人,怎能坐視?當下微微笑問:「所以幾位就在大方門埋伏劉破派來的人手?」

  方離垂首道:「是。」

  李布衣問:「那麼你們又何以得知劉破會沖在今天來呢?」

  方離道:「他說過,今天要爹把女兒交出來……」

  方休冷笑道:「他那種人,擇日子也會擇著今天來的!」

  李布衣點頭道:「這倒是。」微遊目四周,只見數個老家丁,其中一個相貌淳懦敦厚,便是方才。因問:「方老俠的訃聞,沒發出去麼?怎麼憑弔的人都沒有來?」

  方休恨恨地道:「當大學士輔先王理朝政時,庭若鬧市;被黜後,門可羅雀。劉破來釁後,連莊裡門客都走個乾淨;而今爹已過世,誰還敢來?」

  李布衣嘆道:「這也難怪,人在人情在,人死兩分開,人少不免多為自己著想,免惹是非的了。」

  方休傲慢地瞅著他道:「你要是怕事,就請及早走。」

  李布衣轉過去問方離道:「古長城古二俠呢?他古道熱腸,理應不是見利忘義之徒。」

  方離說:「古二叔當然會來,他還請得京師大俠司馬挖一道來呢。」

  李布衣哦了一聲,只見方輕霞飛紅了腮邊,暗忖:難道這小妮子跟司馬挖……?想想又絕無可能,司馬挖已是四十來歲的人了,且縱情聲色,這小妮子雖刁潑,但不失純真,理應不致喜歡那一種人。

  李布衣心中如此尋索,忠良之後,不能眼見他們遭人欺凌,這事也只好管定了。

  方休卻對李布衣大不順眼,向方離道:「大丈夫生死何足畏?劉破那老匹夫若是敢來,我們方家的人就和他拼了。最多不過一死,留得百年身後名,豈不磊落?大哥你又何必向外人嘮叨求救呢!」說著一副大氣凜然的樣子。

  李布衣看看他,問:「你若是英勇犧牲了,那你妹妹呢?」

  方休怔了一怔,回首看看他妹妹,大聲道:「我妹妹寧死也不落入賊人之手的!」

  李布衣注視他問:「那你要她怎麼做?」

  方休略一尋思,把胸膛一挺道:「方家英豪,自作了斷,我絕不懼死!」

  李布衣微笑笑道:「我知你是好漢,不怕死,但你妹妹總不能陪你去死……」

  方輕霞忍不住,眼淚盈眶,忍哭大聲道:「要是落入他們手中……我寧可一死。」

  李布衣點了點頭,道:「那你們死,誰來保護令尊遺體呢?」方休、方輕霞都為之楞住。

  方離長嘆道:「但願古二叔、司馬大俠早些前來,憑我們之力,實難招架劉破等……」

  方休怒道:「大哥,我們方家子弟,是何等蓋世英雄,豈怕劉破那老賊!」

  方輕霞道:「我們三兄妹,打他一個老賊,還真不怕他!」她生氣時腮邊的肌肉拉得如一張紙、飛抹酡紅,更是美麗。

  方離愁眉不展地道:「單憑劉破,我還不耽心,但他的死黨關大鱷,武功也恁地高絕,加上他那兩個兒子,也真不好應付哪……」

  方輕霞便說:「我們也有人……我們有才叔!」

  方休冷笑道:「沒有人又怎樣?我可不怕。」他每一句話都說出自己不怕,倒像唯恐有人說他怕似的。

  李布衣向方離問道:「要是如此,老爺子一過身,你為何不早些暗自撤離此地?」

  方離道:「這裡是祖業,不能撤離的。」

  方休挺胸道:「爹以前在此創立『大方門』,我們要在此興起『小方派』!」說著一副拔刀而出,與人相鬥的樣子,李布衣瞧在眼裡,暗嘆一聲,問方離:「那為何不廣邀武林人物,來助你們主持正義?」

  方離微弱地道:「發也沒用,我知道沒有人會來的。」

  李布衣搖首道:「難道你們就在大門口伏擊幾個人便算是防衛麼?」

  方離唉聲歎嘆氣:「除了這樣,又能做些什麼?」隔了一下,又說:「我已發出了訃聞,要是連弔喪也不敢來的人,又如何膽敢拔刀相助呢?」說著望了一望冷清的靈堂。

  方休冷笑道:「你若怕死,現在可以走了。」

  李布衣笑問方輕霞:「姑娘今年貴庚?」

  方輕霞沒料他這一問,退了半步,答:「我不告訴你。」

  李布衣便向方休道:「待你妹妹告訴我幾歲才走。」說罷悠悠然坐了下來。

  方休怒按刀柄,罵道:「你算什麼!你這是什麼意思……」

  方離按著他的臂膀道:「弟弟,不可如此魯莽!」

  方休氣憤難平地道:「大哥,你想要這種跑江湖騙飯吃的來攪擾我們麼!」

  方離跺足嘆道:「爹說過,憑我們幾人之力,是沒法子抵禦劉破的……你得罪武林人物,做哥哥的我可擔不起場面!」

  方休氣忿地插回了刀,道:「我總有一日要爹知道,我能光大方家!」

  方輕霞忍住眼淚悄悄補上一句:「可惜爹不會看到了。」

  李布衣心裡更多感慨;看來方家三兄妹,大的優柔寡斷,中的傲慢魯莽,小的刁蠻惹事,又如何光大門楣呢?自保亦足堪可虞。

  只聽那老僕方才加了一句道:「大少爺、二少爺、三小姐……不要忘了。還有老僕一柄刀!」

  方離苦笑道:「才叔,你忠心耿耿,老爺子沒錯看你。」

  方休便挺胸說:「你看,憑方家這四張刀,還怕姓劉的不成!」

  忽聽一人笑道:「方家四張刀麼?……那我姓司馬的『連珠雙鐵鞭』算什麼?」方離、方休、方輕霞一起大喜,只見三人不沾地,已掠上樓,直入靈堂,當先二老,先向靈柩拜了三拜,另一少的當即跪倒,鼕鼕鼕叩了三個響頭。

  這少年叩頭發出好大聲響,李布衣不禁有些詫異,果然那少年抬頭時額上已腫起了一個大泡,虎目卻都是淚。

  那少年長得黝黑粗壯,方臉闊口,一身是汗。來的兩個老人。其中一個扶棺哭道:「他奶奶的熊,方老大,你怎麼不等等兄弟。撒手就去了。」說著號啕大哭,哭沒幾聲,反手一抓,將方離揪近胸前,瞪目厲聲問:「你爹是怎麼死的!?他雖老我一大截,但他媽的身子比我還壯朗,怎會……」

  方離苦著臉道:「都是教劉破逼婚逼死的。爹知劉三叔狼子野心,終日茶飯不思,憂心怔忡,從樓上摔下,跛了條腿,不久便……」

  那黑臉老者莊稼漢粗布服,猛喝一聲:「去你奶奶的!那種人還叫他三叔!」說著把方離大力一放,氣呼呼的道:「誰不知我兒子跟你妹妹自小指腹為婚,他那兩個兒雜種來湊什麼勁兒!」

  李布衣這才大悟,難怪方輕霞聽人提到古長城同來的人時飛紅了臉,腮角含春,原來是古長城有這個兒子。這時只見方輕霞和那黑少年偷瞥了一眼,一個羞紅了臉,一個低垂了頭。李布衣見一個嬌俏,一個老實,樂得看這麼兩心相悅情景,心裡也舒暢。

  這時同來的一人,約莫四十來歲,紮儒士布,臉帶微笑,但臉色卻隱隱發青,像是隨時都在與人決鬥一般,只聽這人問道:「怎麼來的只有我們三人?」

  古長城慣說粗話,禁不住一句便罵了過去:「老鷹吃雞毛,填滿肚子算啥事?有你有我父子加方家四張刀,不夠那姓劉的直入橫出麼!」這人便是京城大俠司馬挖,他素知古長城的脾氣,便道:「夠!夠!只不過,方老爺子真箇是『有錢有酒多兄弟,急難何曾見一人』了!

  古長城又瞪眼睛叱道:「娘的!我不是人麼!我千辛萬苦把你從京城裡請出來,你也不當自己是人麼!」

  司馬挖知這古長城說話便是這樣子,便笑笑不去理他,微注向李布衣,便問:「尊駕怎樣稱呼?」

  李布衣笑答:「算命的,路過貴地而已。」

  司馬挖當然不信。望向方離,方離說:「這位先生武功很高。我們差些兒暗算錯了人,後來……」

  司馬挖「哦」了一聲,向李布衣走近,微笑地說:「尊駕要是奸細。還是早些離開的好,何必吃不了兜著走呢。」

  古長城見狀便走過來,大聲問:「你是奸細?」

  李布衣長嘆一聲道:「若我是奸細,你這麼問,我也不能認了。」

  方輕霞這時禁不住道:「他人不錯……若他要加害我們,早就加害了。」

  方休不服氣,又哼一聲冷冷地道:「那也未必。」

  司馬挖淡淡地笑著,但額上青筋,一閃而現:「你若不是奸細,而今京城姓司馬的和古二俠來了,你也該走了。」

  李布衣微笑反問:「哦?司馬先生認為有你們在,就抵禦得住劉破父子了麼?」司馬挖的臉忽然青了。就似一張懾著鬼的臉譜。

  古長城大聲道:「司馬,留著他吧,他奶奶的,要是敵,趕也不走的,遲早都要交手;要是友,咱們不能錯怪了好人!」他雖然說話粗魯不文。但畢竟是在江湖上見過大風大浪的,抓得穩舵看得準。

  司馬挖一笑,道:「對付劉破父子,有我們幾人,也就夠了,就不知那關大鱷有沒有同來,關大鱷的平稜雙鐧,可不是浪得虛名……」說著舐舐乾唇。

  方離見狀,揚聲叫:「才叔,倒茶。」

  方才巍巍顫顫走過來,為各人都泡了一杯茶,忽聽一人笑道:「多斟一杯,遠道而來,渴得緊!」

  在座的人見了,都喜上眉梢,司馬挖起座笑道:「鄭七品來了,天大的事,也擱得住了。」

  方離、方休、方輕霞等都喜出望外,鄭七品好歹也算是一個官,而且在「八虎」中魏彬麾下吃得住,而且是方老爺子的摯友,這次有他出面,諒劉破父子也不敢怎樣。

  這鄭七品既不是什麼高官,最高曾任中書舍人。但交遊廣闊。出手豪綽,而且武功也很不俗,黑白兩道無有不買他情面的。

  鄭七品一至,司馬挖便道:「鄭七哥遠道而來,大駕光臨,我們以茶作酒,就敬他一杯。」鄭七品和司馬挖對飲,方離見鄭七品不先拜祭老父,但有求於人,也沒辦法,他是方家長子。便以茶為酒作為敬禮。古長城生性粗豪,素不理會繁文縟節,也一喝乾盡。

  鄭七品飲罷說:「我收到訃聞,很是難過,便趕來看看,沒想到司馬大俠和古二俠也在這裡。」李布衣望去:只見鄭七品的人長得福福泰泰,眼尾如刀,笑時法令深而不齊,看去人卻很隨和。

  古長城道:「我不來,誰來?」

  鄭七品笑道:「我是沒料司馬大俠也在。」

  司馬挖趕緊陪笑道:「我更沒想到鄭七哥不辭勞苦,趕來這裡。」

  鄭七品笑道:「司馬大俠最近保的鏢,都很罩得住,我也常聽江湖人提起司馬,無不豎起指頭的。」

  司馬挖笑得臉上的青氣也沒了,「哪裏,哪裏,能討碗飯吃。還不是朝廷賞的,江湖漢子給的。」

  鄭七品左足搭在右膝上,悠閒地道:「也不光是這樣,司馬的靠山……也穩實得很。」

  司馬挖皮笑肉不笑地道:「可不是麼?在江湖上混,靠山越紮實越好。」

  鄭七品撫掌笑道:「你這樣說,做哥哥的我,整天在朝廷廝混。豈不愧煞?」

  司馬挖忙不迭地道:「江湖上的靠山,徐水縣的那股劉家軍,可也不是御史甯果甯大人得天獨厚罩得下來,還有劉瑾劉公公……」

  鄭七品笑著打斷道:「這些事,我們哪可議論的。」

  司馬挖忙作揖道:「是,是,七哥說的是,小弟多嘴了。」

  古長城聽到這裡,憋不住便大聲道:「你們兩個,撂下枴杖作揖的,老兄老弟一番,今箇兒我們可是應敵,可不是吃飯飲茶來的!」

  鄭七品笑笑,投目向李布衣笑道:「那位是……」

  李布衣一笑道:「李布衣。」

  鄭七品隨便「哦」了一聲。舉杯道:「咱們沒見過,喝了這杯,算是江湖兄弟。」

  李布衣笑笑:「一介閒人,怎敢高攀?」

  司馬挖也舉杯道:「我也敬先生一杯。」

  李布衣笑著喝了,古長城再也忍不住,「拍」地一掌擊在桌上,罵道:「你們來喝茶飲酒,還是來議事的?」

  鄭七品笑道:「是,是,──方老爺子的死,下官也很難過。想方老爺子在世,下官和他相交莫逆……對了,那位可就是方輕霞方姑娘?」

  司馬挖就說:「方姑娘貌勝春花,真是匹配。」

  古長城這下可是奇道:「跟誰匹配來著了?」

  鄭七品和司馬挖對望了一眼,兩人笑笑,還是由司馬挖道:「據說西廠有個營總劉尚希,人品樣貌,俱屬上選,跟方姑娘倒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人兒。」古長城「嗯」了一聲,方家三個年輕人卻臉色都變了,古長城這才醒覺,喝問:「劉尚希?豈不是那劉破老賊的大兒子!?」

  司馬挖說:「是呀!」

  古長城氣得一時說不出話來。他兒子一步上前,向司馬挖:「你是我父請回來對付劉破父子的,怎麼在大伯父靈前說這種話!」

  鄭七品眉開眼笑問:「他是誰?」

  司馬挖笑道:「古長城的兒子,叫古揚州。」

  鄭七品笑道:「據說古長城的兒子對方信我的女兒,也癡心妄想──」

  司馬挖說:「便是他。」

  鄭七品嘴裡嘟嘟嘟了幾聲,說:「古世侄,幾句話,如你聽得下,我倒要勸勸你。」

  古揚州氣唬唬地道:「你儘說無訪。」

  鄭七品道:「江湖上的詭譎風雲,不是你這種耕田務農的人消受得來的;金粉紅顏,世間何處沒有?你們父子為一個女子,得罪劉破父子,可是大大划不來的事。」

  古長城瞪著眼,指著他:「你,你……」下面的話還未說出。就聽一人自外掠入,一面說:「怎麼啦?二哥又動那麼大的火氣。」

  這叫「二哥」的人,三綹長髯,臉色赤紅,古長城一見,幾乎氣炸了心肺,吼道:「劉破,你──你可來了!」

  劉破卻笑道:「讓二哥久候,真不好意思。」他背後有兩個少年,一個氣高跋扈不可一世的樣子,一個眼神騃痴,只會傻笑,便是劉破的兩個兒子,外號自稱「花躪蹀」的劉尚希與「玉面郎」劉上英。這兩人一個傲氣,一個喪氣,但樣貌姣好,普通女子都不及他們眉目娟秀白皙。

  劉破身邊還有一人,這人血盆大口,閉著時嘴角延及耳根,一咧開來簡直像攫人而噬,這時他正張嘴笑道:「鄭七兄。司馬大俠,可久沒見了!」

  鄭七品慌忙站起,向劉破父子和這人行禮道:「劉大人、關大哥,二位公子來得真好,可想煞小弟了。」這大嘴老人便是「中州一怪」關大鱷。

  劉破悠然道:「方大哥真的是逝世了麼?」

  司馬挖躬身道:「是。他屍首還停在那邊。」

  劉破搖首嘆道:「可惜可惜。」便向靈柩走去。

  方休大喝一聲:「狼心狗肺的東西,你們惺惺作態可惜什麼?」

  劉破冷笑道:「可惜方老哥未見他女兒跟我兒子完婚就瞑目不醒了。」說著回首問司馬挖:「我叫你跟方家的人再提一下,並說服古老二,你做了沒有?」

  司馬挖垂首道:「回稟大人,小弟說是說了,但方家的人,明明是井底之蛙,卻自視過高,而古二俠便又剛愎自用,食古不化……」

  劉破微笑打斷道:「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他們不慣也會習慣的。」

布衣神相五:落花劍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