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神相五:落花劍影 線上小說閱讀

第參回



  這時方休跟關大鱷相拼,可謂凶險至極;而古揚州和方輕霞力敵鄭七品,也抽不出身來,方離和古長城更是倒在地上,動彈不得。

  方才右手已被李布衣一杖刺穿,他恨極了李布衣,故意慢慢將左手伸近,要把李布衣生生勒死。這時「拍」地一聲,方休手中單刀,也被關大鱷一鐧打飛,情勢更是險絕。古揚州長嘆一聲,發起狂力,猛攻幾耙,略為逼開鄭七品,虎目含淚,向方輕霞道:「霞妹。」方輕霞雙刀疾飛,目不交睫,應:「嗯?」

  古揚州說:「我今生沒什麼憾恨,只惜至死沒有親親妳。」方輕霞嬌叱一聲,一刀凌空搥出,鄭七品不虞此著,連忙跳開。方輕霞側著粉臉,向古揚州道:「你親我呀。」

  古揚州不料方輕霞如此坦蕩,只見她香腮含春,美得不知怎麼是好,他臉上發燒,卻不敢親。劉上英嬉笑道:「哈!哈!哥哥,你的老婆給人親過!」劉尚希氣得咬牙切齒,這時鄭七品又待撲近。方輕霞把胸膛一挺,起前去,大聲喝:「住手!」她人雖嬌柔,但英姿颯颯,這一呼嚷,鄭七品即不敢下手,反而人人都停了下來。

  方輕霞說:「我嫁給你們。」她強忍住淚花在眼眶裡翻動,也不理睬古揚州的喝止,「但你們要放了古二叔,我兩個哥哥。不能碰我爹爹的遺體,也不能殺那相士,還有他!」「他」指的當然便是古揚州。

  鄭七品倒一時不知如何是好。古長城罵道:「糊塗娃兒,妳以為犧牲妳自己;他們就會放過我們嗎?」

  方輕霞哭著跺足道:「不然怎樣?他們不答應,我就自殺當堂,寧死不嫁!」

  劉破走過來圓場道:「其實賢侄女又何必如此?嫁不嫁,倒無所謂,我兩個兒子喜歡你,不如先做做朋友算了?」

  方輕霞破哀為嗔:「真的?」臉靨還掛了兩顆晶瑩的淚珠。

  劉破溫文微笑道著,拍拍她肩膀:「三叔幾時騙過你!」

  古揚州氣憤至極,大聲道:「霞妹,我寧願死,我寧願死也──」

  劉破冷笑道:「你死你的事!怎麼這般自私,要人跟你一道死!」

  古揚州挺耙上前,卻給鄭七品竹節鞭攔著,「妳不要信這隻老狐狸的話!」

  劉破怒道:「臭小子!真活膩了不成?」

  方輕霞疾道:「不許你罵他!」

  劉破陪笑道:「好,我不罵……」閃電般出手,已封了方輕霞身上幾處大穴,方輕霞輕呼半聲,便已軟倒。原來劉破之所以對方輕霞諸般容讓,是因為他眼見方輕霞嬌嗔可愛,也同他兒子一般,動了色心,決意要生擒她,才如此百般遷就,再猝起擒之,否則以劉破這等殺手無情、六親不認的人,怎能允許到此刻方信我的屍首還停在棺廓裡?他可連鞭屍三百的鞭子也攜來了。

  方輕霞一倒,古揚州虎吼上前,劉破早已奸笑跑開,只剩下鄭七品輕而易舉的佔盡了上風,不出十招,便可將古揚州殺之於鞭下。

  方休的情形,對於是關大鱷,更不用說了。這邊方才的手在半空停了一會,又獰笑著,向李布衣伸來。

  李布衣忽道:「方才,你妻子在陰間,過得可不能算好。她還常常思念著你啊。」

  方才臉色一變,李布衣又道:「她已死了近二十年,可不知道你有沒有像從前一般,做出對不起她的事。」

  方才全身抖了起來,低聲喝道:「你胡說些什麼?」但要去扼李布衣咽喉的那隻手,也開始抖動起來了。李布衣長嘆一聲道:「我不說。我到陰間道上。才去跟她說……其實,你沒娶那女人,也為了悼念亡妻,用心良苦,其情真摯,可惜……」

  方才好像見到鬼一般的睜大雙眼,張大了嘴,舌頭也像漲了起來,半晌才問得:「什麼……什麼可惜的……?」

  李布衣說:「……可惜你的妻不知你對她那麼懷念,那麼好。本來,我死了之後,也可以到地府裡,跟她說去,但是你……」

  方才再也忍不住,「你……怎麼知道的……」聲音已嘶啞,淚也禁不住滴落到白花花的鬍子叢裡去。

  李布衣知道事不宜遲,打鐵趁熱,便說:「我是卜筮者,跟鬼神能通,當然知道你的事,都是你妻子的幽魂說予我聽的。」

  方才半信半疑:「你若真是神仙,怎麼遭我們所擒?……」

  李布衣搖頭歎息,「我可不是神仙,你沒聽說麼?劫數難逃啊,縱是神仙,也逃不過天意、災劫、命數!」方才雖跟李布衣對話,但說得極為小聲,夾雜在古揚州和鄭七品的兵器碰擊聲中,以及關大鱷和方休的呼喝聲中,甚難聽得出來,何況,劉破擒住了方輕霞,跟他兒子都以為勝券在握,滿心歡喜,加上這場戰局扭轉乾坤乃因方才下毒,制住李布衣、古長城、方離三人,而方才又為立功而受傷於李布衣手上,他們當然不會懷疑方才了。

  方才顫聲道:「你,你果真是……你想要我怎樣做……?」原來這個方才,三十年前,有名的叫做方妙手,他年輕時樣子不錯,風度翩翩,除了偷盜一流,偷香也算個中好手。

  唯世間最難說的,便是情字。方才偷香竊玉,卻遇上了一個令他深心傾儀的女子阿蘭,便不敢再用下流技倆,方才為了她,洗心革面,苦苦追求,終得玉人垂青,委身於他。方才在那段日子,可謂世間最快樂的男子,只要阿蘭對他好,他就身心滿足,別無所求。

  但好景不常,方才囊空如洗時,便是貧賤夫妻百事哀了。方才因受不住給人欺壓瞧不起,鋌而走險,瞞著妻子重操舊業,當了飛賊。這一來,他又在刀口上舐血的生涯裡打滾,自不免犯上老毛病,好色貪花。其中一個叫小秋的。倒也對方才動了真情,竟去告訴了阿蘭,倒也無惡意,只望能兩女同侍一夫。阿蘭聽了,傷心絕袖而去,再也沒見方才,方才千辛萬苦,魂銷落拓,不復前形,尋得阿蘭時,她已香銷玉殞。

  方才疚歉一生,也沒再理那個小秋,從此一蹶不振,孤苦顛沛,功力疏練,也大打折扣。因同為方氏宗族,故投「大方莊」,被方信我收留,那是十幾年前的事。方才一直隱居於此,直至十年前,才漸漸恢復雄心,在「大方莊」裡表現殊佳,得遷陞為莊裡總管。方才深恨當日無財無勢,使得阿蘭過貧困的日子,才致他再淪為盜,致使把持不住,惹上遺恨,所以他力圖求進,後被劉破遣司馬挖、鄭七品等誘導說服,言明只要他毒倒古長城等,功成後「大方莊」歸他所管,他在莊裡稍存感激的只是對方信我,方信我既死,他為求達到目的,以雪前恥,也就沒有什麼避忌了。

  只是阿蘭已逝去近二十餘年,小秋也在十幾年前去世了,此外天下無第三人得知此事,將長埋方才心裡,隨之煙沒。這些憂歡歲月裡,方才常念阿蘭,也只有他自己深心自知,而個卻給李布衣一一道出,怎教他不震驚?怎教他不傷心?

  他一直懷有深憾:如當初自己趕得及見到阿蘭,跟她說明自己真心待她,其餘不過逢場作戲,阿蘭必不致死……而今李布衣這麼一說,他打從心裡倒真希望這「半神仙」能在黃泉地府,跟他妻子說清這件的抱憾終生的事。所以他真的整個呆住了。

  李布衣喟息道:「……我也沒要你怎麼做……就算你肯幫我們,也敵不過劉破……」

  方才囁嚅道:「……我……我也不能放你……放你走我就沒命了……」

  李布衣說:「是呀……」只見方休、古揚州已沒剩下多少招了。即道:「我是算命的,上通天下通地,中間通人鬼神,你若掐死我,我到陰間閻王地府,也會冤魂不散的……」方才打了個寒慄,趕忙把手縮了回去。

  李布衣繼續道:「……可是,你又不能放我,所以……就讓我自決好了……」

  方才顫聲道:「你……」

  李布衣見劉破已略向這邊望來,便疾道:「我現在有氣無力,爬不過去,你行行好,一掌把我打去靈堂那邊好了……我死在靈奠前,祭拜比我先死的人,然後自戕,便可超生,到十皇殿裡也可向尊夫人多說你的好話。」

  方才點頭道:「好,……不過,你真的要幫我說好話啊……我真心待她,迄今不娶,此心可問天地……」

  方才愈說愈激動,那邊的劉破已生疑竇,揚聲叫道:「方才,還婦人之仁麼?」

  方才趕忙答:「是。」

  李布衣低聲疾道:「一掌打我過去吧,我自會觸棺自殺的。」

  方才又說:「你可要多替我說,我思念阿蘭之情,無日或忘。」

  李布衣急道:「得了,我陽壽已盡,你還不打,要錯過時機了。」

  方才「拍」一掌,打在李布衣肩上。李布衣大聲地「啊呀」叫著,飛起丈餘,撞在棺廓上。李布衣功力已失,這下撞的遍體疼痛,只見他扶棺撐起,雙手合十,向棺膜拜,喃喃祈禱。

  劉破瞧得好笑,「死到臨頭,拜神拜佛又何用?」只見李布衣低聲稟拜,劉破臉色一沉,道:「方才,多加一掌,把他了賬!」

  方才應道:「是!」走過去時,假作手心受傷,行動遲緩,幾似摔了一跤,心裡盼望這相師快快奠祭完好自絕,免迫他出手,到陰間黃土裡向自己心上人多說幾句好話,好讓自己日後黃泉地府和她相見,不至相見無顏。

  那時人多虔信神鬼之說,李布衣能道出方才所思所念的秘密,又自求自絕,方才當然不虞有他。

  遽然之間,棺材裡的人騰身而起,十指扣在李布衣背門,上按神道、靈台、至陽、神堂、厥陽俞五穴,下壓筋縮、中樞、脊中、陽綱、三焦俞。

  方才驚叫:「你──」李布衣倏地竄出,在他背後扣住他十道經脈的人,也緊接躲在他背後。

  這時方休、古揚州都愕然住了手。鄭七品乍見李布衣身後有一張臉孔,白慘慘的但赫然正是故人方信我,嚇得心膽俱裂。只叫了半聲:「我──」「嗤」地一聲,李布衣的竹杖,已疾地刺穿了他的喉嚨,自後頸穿出一截來。

  這時劉上英第一個哭叫起來:「鬼呀──」李布衣的背冒起了白煙,卻迅若鷹隼,撲向劉破。

  劉破這才如大夢初醒,臉上露出恐懼已至的神色,搖手大叫道:「不關我事──老大,不關我事……你放過我──」「嗤」的一聲,李布衣竹杖又告刺出!

  劉破迷惘中側了側身,李布衣因功力不繼,故變招不及,竹杖只刺穿劉破左耳,登時血流如注,劉破卻恍然大悟,叫道:「原來你還未死!」

  他一面說著,一面抽出鞭來,以鞭法論,鄭七品和司馬挖都遠不及他,只是他醒悟得未免過遲了一些。李布衣袖中的珓子,已凌空飛出!

  這兩片珓子,一陰一陽,陽面打在劉破腕上,陰面打在劉破「眉心穴」上。

  劉破大叫一聲,李布衣就在大叫聲中,一杖刺穿他的心臟。

  劉破仰天倒下,李布衣旋向關大鱷。方才抄起大刀要拼,李布衣陡地喝道:「方才,要命不要拼!」方才對「能通鬼神」的李布衣十分畏懼,登時不敢妄動。

  但這阻得一阻,在方離、方休、方輕霞喜喚:「爹──」聲中。關大鱷已向窗口撲出!

  李布衣大喝一聲,衝步向前,一杖刺向他背後,但因內息配合稍亂,這一刺,差三分──關大鱷已破窗而出,剎那不見蹤影。

  方休喝道:「我們追──」

  李布衣制止道:「別追,」方信我也說:「不要追了,這隻大鱷罪不致死。……」只說了幾個字,「碰、碰」二聲。他和李布衣都摔跌到地上來。

  這時一聲慘呼,古揚州乘勝追擊,已把慌亂中的劉尚希一耙鋤死,剩下一個劉上英,只唬得在那兒束手待斃。

  李布衣喘息道:「他是白癡,讓他去吧。」

  古揚州說:「就放他出去害人麼?」

  古長城粗嗓子道:「就廢掉他武功吧!看他沒了武功,沒了靠山,還如何害人來著?」方休過來,兩三下廢了他武功,古揚州看這人也可憐,怕方休真箇殺了,趕忙把他一腳踢出窗外。

  只剩下一個方才,呆呆的站在那裡。方離罵道:「方才,你做的好事!」

  方信我也喘著氣說:「方才,我待你不薄,沒想到養狗反被狗咬……」

  李布衣道:「放了他,由他去吧。」

  方休抗聲道:「這種無恥之徒怎能放了……」

  李布衣即道:「今天沒有他,敵人趕不走……何況,他這一生在感情上也受了不少苦,也夠他受了……而且我答應放他的。」

  方信我即道:「方才,你走吧。」

  這時古揚州已過去解開了方輕霞的穴道。兩人再世為人,死裡逃生,不知有多歡喜,感情上也一下子彷彿親暱了許多。古長城卻說:「放他不怕他糾眾來犯麼?」

  李布衣搖首,吃力地道:「不會的,他在官衙、內廠,都沒有勾結,只是一時誤入歧途……至於洩漏這兒的事……一個關大鱷就足夠了。」

  方信我嘆道:「無謂多說,方才,你快走吧。」

  方才怔怔地問李布衣:「那……我妻子……」

  李布衣喟息道:「如果我比你先死,一定跟你說去。」

  方才黯然地道:「那不如我先死,自己跟她說去。」說罷橫刀自刎,伏屍當場。

  李布衣瞧著他屍首,心中也艱難過。方信我吃力地笑道,向李布衣問:「先生是如何知道他這些往事的?難道真有神眼?」

  李布衣搖首沉重地道:「說穿了一文不值,他向我逼近時,要用左手扼死我,我趁機瞧了瞧他左手掌紋,見他家風紋即婚姻線末端有扇球狀,後下垂破天紋,直入拇指下的艮官,是以斷定他妻室方面,必然受深刻之創傷異難,因無其他婚姻線。也可判定他此後即無再娶;又見他人紋中斷再續,形拉斷狀,心線破斷,顯然受此感情創痛甚鉅,影響及其一生,從中更可推斷出他發生之年齡;跟著從他震、艮二宮的色澤,及玉柱紋有斜起自掌下沿太陰丘異線截斷,上有蛋突狀,及連震宮,因而得知他有第三者的影響,而破壞良緣,所以便說破,求他將我震到你棺廓前……沒想到,這方才對他原配夫人倒一往情深,我確是不該……」說著也有些悵然起來。

  方信我勸慰道:「先生助我等死裡逃生,俗語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先生今日豈止救了一命。」

  李布衣嘆道:「可惜也害了一命。」

  方信我道:「色字頭上一把刀,怨得誰來?」兩人仍趴在地上,掙不起身來。

  李布衣用話打動方才。方休、谷揚州在捨死忘生的搏鬥中,自然沒聽見,方輕霞那時離得遠,慌了心,也沒聽到,方離和古長城卻是跟方信我一般聽得清清楚楚的,覺得簡直匪夷所思。方離說:「哇,掌相有這麼靈麼?」

  李布衣淡淡笑道:「那也得配合面相來看……不過。說穿了。還得靠經驗,其道理就像長一張笑臉的,多達觀快樂,因為常常歡笑,相反一個人哭喪的臉,運道就不高了。」

  古長城咕噥道:「如此神奇,改天也叫你給我看看。」

  李布衣微笑道:「一個人的手掌掌紋是不會騙人的……但看相看掌,不如觀心,古二俠如有自知之明,又何必看相呢。」

  古長城嘮嘮叨叨地道:「我就是沒有自知之明,更無知人之能。所以他媽的就給死人騙了!」

  方信我知道是在說他,這時子女們都靠攏過來,看著他們父親,淚眼歡愉,喜不自勝的樣子,方信我笑道:「二弟別怪,我知道我這一撒手歸西──我這三個兒女,大的光穩沒決斷,次的光傲沒本領,小的光愛漂亮沒腦袋,一定落入劉破那賊子手裡,所以先行裝死,準備等劉破父子來搗鬧時給他一下子……我自知時日無多,腳又跛了,憂心如焚,自知沒多少日子,不破釜沉舟。就死得不瞑目了。因生怕三個兒女口疏形露,露了出去,劉破哪裡肯來?縱來也有防備,所以才什麼人也沒告訴,只咐囑他們辦我身後事,三天才入殮,身上塗香粉,以免發臭防腐──其實是掩飾……」

  古長城哼了一聲道:「好啊,結果我還不是傻里郎巴的哭了一場;以為真死了老大!」他生性豁達,並沒真箇生氣,說罷就哈哈大笑起來。

  方輕霞見父「復活」,歡喜得什麼似的,便向古長城撒嬌道:「人家爹又轉活過來了,你老人家還不高興哪!」

  古長城呵呵笑道:「高興高興,我有這麼一個會說粗話、膽敢一死代全場的英烈巾幗做兒媳婦,高興都來不及囉!」

  方輕霞大赧,不禁說一句:「去你的!」

  眾人笑作一團,方信我笑說道:「我這女兒,實在,唉……」遂而正色道:「……不過,要二弟辛勞傷心,為我冒險犯難的事,做哥哥的心裡很感激,也很愧疚……」

  古長城笑道:「還說。今天的事,如無這位神相在,什麼都結了。」

  方信我慌忙道:「正是。沒料劉破老奸巨猾,還是帶了那麼多人來,我摔瘸了腿,躺在棺材裡,一憋兩天,老骨頭僵得不能動,情知捨得一身豁拼出去,也未必敵得過一個劉破,正焦急間,只好決定無論如何也要拚一拚,先生就過來了,佯作奠祭,對我低聲說,將『無形刀氣』的功力灌注他背門十大要穴,由他來驟起殺敵,……唉。也只有以先生的武功智略,才能解決得了今天的事。」眾人這才明白李布衣何以忽然恢復功力,以及兩人因何殺敵後俱倒在地上,乃因一人功力未復,另一則是灌注功力於他之身,是極耗內力的方法,年邁的方信我當然不能久持了。

  方輕霞笑嘻嘻地道:「爹爹,以後如果你還裝死,先告訴女兒。女兒拿個枕頭,墊被,教你睡舒服一些,還拿水果、酥餅給你老人家吃,就不會這樣辛苦了。」

  眾皆大笑,方信我笑罵道:「傻女,這種事情哪還會有下次麼!轉向李布衣正色莊容問:「有一事請教先生。」

  李布衣笑道:「不敢。」方信我問:「我裝死,什麼人都瞞過了,自己也幾以為自己已嚥了氣,就是沒有瞞過先生法眼,這是何故?請先生指點。」

  李布衣笑道:「方老爺子有六十一二了吧?」

  方信我道:「快六三了。」

  李布衣笑道:「這就是了,一個人明明沒死,卻怎生裝死呢!我瞧老爺子臉相,尤其下停,十分勻滿,並無破缺,六十一、二運行承漿、地庫,端而厚實,不可能在這兩年遭受禍難,又見撲粉下氣色光晶,心知五分,再見老爺子的手指,使肯定老爺子是假死的了。」

  方信我一愕道:「手指?」

  李布衣頷首道:「尤其是拇指,品性枯榮都可瞧出。一個人拇指粗壯,其志亦剛,如若秀美,人也謙和,如柔弱無力或大而不當皆屬形劣。嬰孩呱呱墜地,拇指總握手心,及至老時死亡,大拇指也多捏在手心裡,表示其人心志已喪。老爺子十指箕張,拇指粗豪,生態盎然,怎會知夭亡?我看老爺子再過十年人年,也還老當益壯。」

  方信我哈哈笑道:「承你貴言,承你貴言。」

  「何況,我入門時也說了,這兒山水拱護,絕不致有滅門慘禍。」李布衣臉色一整道:「不過,現下之計,乃是速離此地為妙。就算暫棄祖業,也總好過全覆沒。關大鱷走報東廠,率眾來犯,勢屬必然,所以愈快撤離愈好……我等三人,功力未復,還要三位多偏勞,移去安全隱秘之地才行!」

  方信我肅容道:「先生。二弟皆因方家莊而暫失功力,若再叫二位落在錦衣衛手中,方某萬死莫贖,……我們這就走吧。」

  當下吩咐道:「阿休,你去收拾家當,阿霞、古賢婿,你們負責保護……」卻不聞回應,轉首過去,只見方輕霞、古揚州二人,卿卿我我,渾然情濃。

布衣神相五:落花劍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