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神相五:落花劍影 線上小說閱讀

第參回 落花劍影



  梅花湖上落了一湖淒然的絳紅。

  湖邊的梅樹,淡迷的景致,好像一個帶憂愁的美人清晨梳妝,卻蛾眉未展一樣的心情。

  方休道:「沒想到梅花湖比許多以風景絕美的名勝都美得多了。」

  方離道:「本來就是這樣,名不一定符實,有實不一定有名。」

  方休忽道:「可是這樣子的美人。只怕所有的有名美人跟她一比,卻寧願做她髮上的頭飾了。」

  方離瞧他眼發著亮就像燃著的煙花一樣,循他視線望去,只見一艘舴艋舟,舟上一個挽宮髻的女子,懷愁凝望水色山光,湖上的絳紅都不比她叫人心碎。」

  方離忽然發覺古人詩家筆下的美人,都不及這女子秀眉微蹙的高雅,都不及這女子顧盼回眸的明媚,比起來,連詩都變成了飯,可以吃下去吞下去,這女子卻不可觸及。

  然而他只是從水光中看到那女子的倒影。還不敢真正直接地相望。

  舟子在湖邊流晃出漣漪,一波又一波,纏綿悱惻的像多情的圈結,那女子居然向他們舒顏一笑,語音高雅,但又直教人心裡親近:「兩位臨湖賞梅。不泛舟尋章擷句嗎?」

  方休已完全被這高貴親切的絕色女子迷住,只覺得千萬句喉頭裡湧上來都是讚美,但每個字都俗不可耐。

  方離笑道:「怕是一葉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

  女子兩隻似笑非笑的眸子凝睇向他:「哦?是公子懷愁麼?」

  方離道:「是姑娘似略帶愁色。」

  女子嫣然一笑道:「那我一定太重了,不然怎麼連舟子都載不動?」

  方休大聲道:「若說姑娘也嫌太重,那麼天下女子,不是羽毛就是石頭了。」

  女子嘴角蘊著笑意,態度落落大方:「我呀,不是羽毛也不是石頭,我只是──」

  她終於笑了,起先是春風一絲掛上枝頭,然後是柳絮輕搖,使得一池春水也輕狂了的笑意:「我只是笑。」她在笑容最令人迷醉的時候補充了一句:「三笑過後就要殺人。」

  說完她就出了手。

  天下有不少殺手,殺手中有不少好手,他們殺人的方法之厲害,佈局之精妙,直叫人無可防禦,無從抵擋。

  像殺手唐斬、王寇,他們殺人的手段,都出人意表,石破天驚,有的殺手像屠晚,能夠把對方生辰八字寫入一隻鰻魚肚子活殺,就能殺死對方,怪異莫名,也有「舟子殺手」張恨守,專在江中殺人,令人進退失據。

  但從來沒有一個殺手那麼美,出手也那麼淒美,像一朵花不願意開到殘了所以徐降於水上,隨流飄去。

  夏衣殺人,使人死得甘心。

  死得無憾。

  方離、方休,都忘卻了抵擋。

  夏衣這一劍原本可以同時殺掉方氏兄弟,但是憑空一根竹杖飛至,圈點拍打,夏衣單劍分為二,與竹杖相搏七招,始終攻不進竹杖的防守範圍裡。

  方休失聲道:「李布衣……」

  高貴女子夏衣忽然自船上飛起,落在湖上,她的足尖點著水

上絳紅色的花瓣,忽踩在柳絲上,手中的劍光從未停過。

  李布衣的竹杖依然回纏著她的劍光。

  夏衣忽然像一隻彩鳳般掠上梅枝上。

  李布衣也和身而上,兩人在梅樹上交手,水中倒影卻像兩人在天上翩翩而忘我地舞著。

  方離、方休渾忘自己剛度過生死大難,為眼前這場湖光山色落花飄零的決戰而神醉。

  樹上兩人,一聲嬌叱,一前一後落了地。

  夏衣狠狠地盯著李布衣,從來沒有一個女子能在那麼狠的時候看人也那麼美麗。「你是李布衣?」

  李布衣笑道:「三笑殺人夏衣,落花劍影,名不虛傳。」

  夏衣繃緊了臉沒有笑,更有一種逼人的嗔:「這不關你的事,你何必要來冒這一淌?」

  李布衣嘆息道:「不行。」

  夏衣道:「什麼不行?」

  李布衣道:「誰殺不該殺的人,都不行。」

  夏衣悲憤地一笑:「也許發生在我身上,你就不會說不行了。」

  李布衣長嘆一聲道:「夏姑娘,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以前發生在妳身上的事,的確很悲慘,可是你既瞭這種悲痛,就不該把悲痛施加在別人身上。」

  夏衣忽然不狠了,情感像要崩潰似的,又極力抑制著,道:「我明瞭這種痛苦,可是又有誰明瞭我?」

  她鬱鬱一笑:「反正我在你面前也殺不掉這幾個人。」

  李布衣笑道:「夏姑娘,妳笑得真好看,可是,妳已對我笑了兩次了,我不希望再笑第三次。」

  夏衣偏了偏首,露出稍帶稚氣的可愛神情:「你怕我殺你?」

  李布衣誠懇地道:「夏姑娘如果不三笑就殺人,我願意天天

看姑娘笑,也願姑娘天天笑、時時笑、常常笑。」

  夏衣忽然微微一笑別過頭去,李布衣看了也一陣怦然心動。

 「我已經對你笑了三次,你這條命,暫寄著吧」足尖一點,就要離去。

  李布衣忽喚:「等一等。」

  夏衣回首,李布衣把竹杖徐伸向前,道:「這是姑娘鬢上的花。」

  夏衣不自覺地用手摸一摸雲鬢,才知道鬢上的花不知何時已不見,卻給李布衣的杖尖平平托住,送到自己面前。

  夏衣忽然感覺耳頰一熱,拂劍掠起,拋下一句話:「我不要了,你丟了吧。」

  夏衣的腰一連數閃,便在梅花湖畔消失不見。

  在方離、方休的腦海裡,夏衣高挑、婀娜而纖細帶豐腴的身姿,真像鐫刻入心入肺去一般,要永垂不朽的。

  李布衣也怔了一陣,伸手取回杖尖上的白花,花朵很小,花蕊輕黃,但花瓣足有二、三十瓣,很是可愛,李布衣不禁放到鼻尖端聞一聞,這清香卻使李布衣有一陣深深的感觸。

  就在這時,一陣輕笑和幾下掌聲同時響起。

  笑和拍手的人都是方輕霞。

  方輕霞笑靨如花,刮臉羞著李布衣:「羞羞羞!採花大盜偷了人家的花,人家不要,退還給你呢!」

  她和夏衣的笑是截然不同的。方輕霞笑得像一朵會發光燦然的花,笑起來可愛而得意,稚氣而伶俐;夏衣高貴中略帶傷愁,一旦笑起來,明麗、嬌艷、嫵媚都像一張琴三條弦同時彈動的和音。

  李布衣聽了,卻正色向方輕霞道:「夏姑娘為人不壞,她之所以淪為殺手,跟她幼時的遭遇不無關係──以後如果見到她,萬萬不要在她面前提採花大盜……」

  方輕霞星眸微睜:「怎麼?」

  方信我、古長城、移遠漂這時早已圍了上來,古長城眉心繃得都是直摺紋,問:「李神相又從相學中知道她的過去麼?」

  「不。」李布衣沉重地道:「夏姑娘原來是米焉米姑娘的摯友,我是從米姑娘處得悉的。夏姑娘九歲的時候,曾經遭到四名喪心病狂的強梁輪奸,這在她幼小的心靈造成莫大的創傷,這才使得她日後成為殺手……唉,以她的本性、稟賦,實在是太過不幸……」

  眾人聽了,都覺心頭沉重。方氏兄弟見夏衣高貴的姿容,更不敢相信那是實事。

  方信我撫髯道:「要不是布衣神相及時趕到,我這個老不死的就得要白頭送黑頭人了。」

  古揚州搶著道:「岳父、爹爹,行刺的不止是夏衣,還有唐可、項雪桐和翟瘦僧。以及柳焚餘那妖怪呢!」

  方輕霞知道他故意把柳焚餘說成這樣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方信我等卻大為震

訝:一個『三笑殺人』夏衣已經夠難對付了。何況還有唐可、項雪桐、翟瘦僧和柳焚餘!

  移遠漂道:「夏衣既然能找到這裡,其他的人也一定找得到,我們先撤離。到虎頭山去再說。」

  方信我、李布衣、古長城、方離、方休、古揚州、移遠漂七人趕回茅舍的時候,迷雨已經開始飄落。

  移遠漂奔在前面,推開門,向裡叫道:「映兒,快收拾行裝──」突然之間。眼前一蓬金光,乍亮起來。

  一個平常人,通常剎那間裡做不到什麼東西,至多只能眨一眨眼,震一震,或尖叫一聲,但在武功高強的人來說,一剎那已足夠殺人或免於被殺了。

  移遠漂的武功相當高,他的反應卻因年紀大而較緩慢──這是任何人都免不了的悲哀。一個人可以因年齡高而經驗更豐富,但體力則相反下降,歲月其實是習武人最忌畏的東西。

  那蓬暗器他其實可以躲得開去,或者也可以將之撥落,只是那蓬暗器是光。

  光芒。

  光芒使他目不能視。

  他至少因閉眼花而緩了一緩,這一緩使他眉心一疼。仰天而倒。

  在後面的方信我瞥見他額上嵌了一面令牌,驚叫:「移四哥──」轉而怒喝道:「閻王令!」

  夾著這聲斷喝,方信我、古長城同時踢門闖入。

  茅舍裡一個猥瑣的精悍小個子,正破茅舍後窗而出。

  但這個人才閃了出去,又跌了回來,捂住心口,眼光狠狠的望向窗口。

  窗口外伸出了一根竹竿。

  竹杖尖沾有鮮血。

  然後,一個人徐徐站起,慢慢在窗前浮上頭來,這人正是一見移遠漂遇刺即飛掠至茅舍後窗下的神相李布衣!

  室內十分幽黯。

  這時方信我掣出大刀,古長城掄起鐵耙,向唐可迅速圍逼了

  唐可手上緊緊抓著一方盒子,

  他突然打開了那盒子。

  一道強光,疾射向方信我臉上。

  方信我只覺耀目難睜,橫刀一格,「噹」地震飛一面飛令。

  方信我被這阻了一阻,古長城的大耙卻開山裂石般鋤了下去。

  唐可的盒子,又向上掀了一掀。

  一道金光,疾射古長城!

  古長城鐵耙回守,格飛令牌,唐可掠起,一腳踢翻桌子,把桌子下捆綁的人揪了出來,叱道:「誰再進來,我先宰了他!」

  那被制住的人便是臉色青白的松文映。

  方信我和古長城一時頓住,剛闖入暗室的方離、方休、方輕霞和古揚州,也都怔住。

  方信我道:「你要怎麼樣?」

  唐可道:「放我走,不然我殺了這人。」

  松文映臉色青白,在暗室裡更是無助。

  方休叱道:「你殺了移四爺,怎能放你走!」

  唐可獰笑道:「不放,就一起死。」臉肌忽抽搐一下,胸前的鮮血已經濕透了衣襟。

  方離急道:「放他吧。」

  方休截道:「不行!」

  驀然,唐可「噫」了一聲,手一鬆,盒子掉落,全身像給抽盡了筋一樣,軟了下來。

  他全身雖已癱軟,頭部卻還是挺直的。

  大家這時才看見,茅舍頂上正有一根竹杖,一寸一寸的自唐可頭頂抽回。

  ──原來是李布衣在屋頂上以竹杖刺入了唐可腦部,把他殺於當場!

  竹杖抽完,唐可倒下,大家這才鬆了一口氣。

  李布衣飄然而下,眼睛裡有一種出奇的悲哀,有幾分像後悔,但不是後悔,有幾分像是同情,但也不是同情。

  方信我道:「還是多虧了布衣神相!」

  古長城道:「咱們連累了移四爺!」

  李布衣微喟扶起松文映,正想解索,突然,松文映身上繩索寸寸斷裂,整個人猝地「胖」了起來,李布衣不及有任何行動之前,他已向李布衣臉上「吹」了一口氣。

布衣神相五:落花劍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