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神相五:落花劍影 線上小說閱讀

第肆回 殺手殺殺手



  李布衣每次能在遽變中絕處逢生,除了他武功高、應變快、運氣好、頭腦清醒之外,他在相學上的觀形察色,料敵機先,也極為重要。

  可是這一次他望向松文映,反應使他在驚駭中震了一震,這一震,造成了對方在他未及能有反應之前,一口大氣「吹」個正中。

  李布衣之所以會震顫一下,那是因為他在極其幽詭的光線裡看見了松文映的臉!

  沒有一張臉更能令李布衣感到驚愕?

  因為那是一個本來已死去的人之臉孔?

  那是「小珠」──蕭鐵唐──的臉。

  「風雪廟」的故事裡,蕭鐵唐假扮無依女童小珠,因捕殺項笑影、茹小意、湛若飛、秦泰等人,結果殺了無辜的石頭兒,已給李布衣揭露身分,蕭鐵唐以凌厲氣功二次攻向李布衣,都給消解於無形,情知不敵,自戕當堂。

  然而就在這陰暗的角落,已經死去的蕭鐵唐,又「活」了起來,出現在李布衣眼前。

  李布衣饒是大膽,也不免怔了一怔,這一怔,蕭鐵唐那一口氣,已吹在他的臉上。

  李布衣是及時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全身的內力,全運聚於五官上。

  蕭鐵唐「吹」了那口氣,霍然而起,揮拳怒擊李布衣胸!

  李布衣一吸氣,看似胸膛忽凹陷了下去,其實是一退七尺。

  李布衣剛站定。方信我、古長城等都揮舞兵器,圍住了蕭鐵唐,怒喝:「你是誰?」忿叱:「你不是松文映?」

  蕭鐵唐聲調十分特異。就像看見一個女孩子臉上長了鬍子樣奇詭,所以他的笑聲也像嗚咽一般難聽:「你們去問他,他知道我是誰。」

  眾人望向李布衣,李布衣捂胸白著臉道:「蕭鐵唐。」眾人臉色皆變。

  李布衣隨後慘笑道:「我早知道你還未死……」

  蕭鐵唐淡淡地道:「我蕭鐵唐怎會因為打不過你就自殺呢?」

  李布衣只有苦笑:「你想怎樣?」

  蕭鐵唐道:「你已被我氣功所襲,我想怎樣就怎樣,你能奈我何?」

   李布衣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喉頭一陣格格作響,仰天倒下,又掙扎起來,勉力盤膝趺坐。

  蕭鐵唐冷笑道:「想以內力逼住傷勢麼?」倏向李布衣跨去。

  同時間,刀光閃,一刀砍向蕭鐵唐。

  出刀的人是方休。

  他這一刀發出來的神情。似有大俠鋤奸替天行道之威,但他的刀法卻沒有這般值得氣豪!

  這一刀,蕭鐵唐根本沒有閃躲。

  刀砍在蕭鐵唐身上,刀口反捲,方休只覺虎口一震,手中刀幾乎脫飛去。

  方信我暴喝道:「好氣功!」大刀一揮,皓髮白眉、銀鬚,同時激揚開來,鬚髮中一張紅臉,威武已極,但這一刀,要比他神

情更威武上十倍!

  方信我砍出這一刀的時候,先吐氣揚聲,蕭鐵唐暴喝一聲,卻沒有閃躲。

  這一刀砍在蕭鐵唐胸前「噹」的一聲,如中鐵石。

  蕭鐵唐身子十分矮小,而且陰陽怪氣,絕不碩壯,只是猛運起氣功來的時候,全身就硬繃得像一隻鐵饅頭!

  古長城不理他是鐵是鋼,一把兜頭鋤下。

  蕭鐵唐對古長城的天生膂力,以及這巨型重兵器鐵耙有些顧忌,未等耙尖鋤至,突然全身「胖」了起來,「吹」出了一口氣。

  這一口氣吹出,蕭鐵唐自己立時像曬乾了的柿子一般,癟了下去。

  古長城見李布衣給蕭鐵唐吹了一氣,也不支倒地,知道這氣功非同小可,忙收耙避過,他雖避過正面,但身子仍給一股狂風捲起,百忙中一耙鋤入柱中,雙手緊執耙尾,雙腳離地,全身被狂風吹得與耙身成一字水準,才沒被吹走,當狂飆止,忽覺眼前大亮,原來茅頂茅舍全被吹走精光,只剩下幾根被埋入土的柱子未被吹走。

  蕭鐵唐怪笑道:「你們幾人,加起來都不是我的對手,」

方信我、古長城、古揚州、方離、方休、方輕霞紛紛掣出兵器,包圍蕭鐵唐。

  蕭鐵唐道:「抓了李布衣回去,自然是大功一件;殺了你們,也好向谷公公、魏公公交代。」

  蕭鐵唐是御前「八虎」中羅祥的心腹,緝拿李布衣是「八虎」之首劉瑾所命。羅祥力荐蕭鐵唐擔任。而追殺「大方門」,另外兩個太監魏彬及谷大用之意,因為死去的劉破、鄭七品全是他倆人的手下。蕭鐵唐也想順此殺了「大方門」的人好向劉、羅面前討好,也可向魏、谷面前認功。

  蕭鐵唐是錦衣衛中最辣手的一個。他整治犯人的時候,據說連素來嗜殺喜虐的其他同僚,也不忍卒睹,遠遠地避了開去。有次他殺一個人,一面殺,一面吃,居然能吃了他七天而不死。連翟瘦僧都服了他。

  蕭鐵唐的武功高在於他的氣功,他的氣功比任何武器更難抵禦,任何人都無法抵擋風力。他只要自丹田發力,以風力傷人,可怕的是他一向以服五毒為餐,自蘊毒力,所吐的勁風自有毒質。每逢他一運功,全身如同鐵鐫,刀槍不入。

  任何東西的得到都要付出代價,蕭鐵唐也不例外。

  所以蕭鐵唐身子只停留在十一歲時候的發育,從嗓子到生理都難分男女。

  李布衣冷不防給他吹了一口氣,不但受了傷同時也中了毒。

  第二個被吹倒的是古長城。

  他們四張刀、兩根耙,劈擊在蕭鐵唐身上,蕭鐵唐都挺住了,但他深知對他最具威脅的是殺傷力最大的古長城。

  所以他拼了在腦門上挨了古長城一耙。也掩到古長城身前,一把抱住了他,一口氣吹灌入他張大的喉裡。

  而古長城的口已成了千呼萬喚的無聲。

  同時間,一耙四刀,已擊在蕭鐵唐的背心,蕭鐵唐一個蹌踉,又立住了腳步。緩緩回身。

  他最忌畏的敵人,只有李布衣。

  可是如今李布衣雖死不去,但數日內休想有動手之能。

  這幾個人雖不好對付,但他始終能一個一個的除掉──現在他已經除掉了一個。

  古揚州正抱著父親嚎啕大哭。

  蕭鐵唐吃了古長城在「百會穴」上的一耙,他雖然已經到身外無罩門可襲的地步,但這一耙仍叫他混混沌沌的不好受。

  他決定先調一口氣。

  ──練氣功的人最重要的是一口氣。氣順,則調,氣不順,則等於廢。

  他調息的時候,整個人又瘦小枯萎了下去。像一個小老頭──一顆冬天還未被擷掉的夏季果子。

  方休尖呼道:「你傷了古二叔!」

  方離大叫道:「我們要報仇!」

  方輕霞俏臉像她手上的刀光一般鋒利:「操你奶奶的臭侏儒,我──」

  方輕霞根本不知道「操你奶奶」是什麼意思,她這些話是平時聽古長城父子說多了,也學會了,根本不知道女孩子家不可以說的,也不能說的。

  故此時她一生氣,用來罵人,正如許多人講口頭禪一樣,對口頭禪的真正意思並不瞭解。

  可是「侏儒」兩個字,令蕭鐵唐震怒。

  ──一個矮子最怕人說他矮,一個害羞的人最怕人說他害羞,一個心術不正的人最怕給人指出他心術不正……當然也有人坦然承認的,但那在人格上已經算是一個「人物」了。

  蕭鐵唐不是個「人物」。雖然他一直想比當年叱吒風雲的蕭秋水、鐵星月、唐方還著名。

  一個人在性格上有可取之處才能是個人物,不然,就算怎樣瘋狂的想成為「人物」的人,仍然不能算是「人物」。

  蕭鐵唐因「侏儒」兩個字而震怒,憤恨而至殺機大現。

  他指著方輕霞,說一個字像把一口釘子一寸寸釘下去:「妳死定了。」

  方信我忙挺刀護在愛女的面前。

  可是連他自己也知道,他難以保住他的女兒,不過,他寧可自己先死。

  就在這時,一條人影,夢幻般疾閃而至。

  這人一到,手自袖中出劍,刺中古長城,劍勢倒曳,讓劍尖上的血沾落地上,才挽劍訣而立,像風中雲,似水中岩,神完而氣定。

  古揚州大吼:「爹──!」

  蕭鐵唐看清楚來人,笑道:「你來得正合時!」

  這來人一雙眉毛,像兩片彩羽飛入雲,深刻的五官都勾勒出堅定與傲岸。

  「翠羽眉」。

  柳焚餘。

  柳焚餘一出現便殺了古長城,然後深深地望了方輕霞一眼,就不再望。

  「蕭大人,你的氣功,我看可以說是天下第一了?」

  蕭鐵唐知道自己決不會是「天下第一」,但氣功是他最得意的武功,為練它所花的代價也最大,柳焚餘讚美,使他感覺到所付的代價都是值得的。

  是以蕭鐵唐笑道:「這不算什麼。我還有──」

  他下面一個字是「更」字。

  只是這個「更」字已經「哽」住了。

  柳焚餘閃電般的出劍,一劍,刺入他張開的嘴裡。

  柳焚餘一劍得手,抽劍,翻身,後退,一退丈餘!

  但在他未退去之前,身形甫動未動,蕭鐵唐已一拳打在他胸膛上。

  柳焚餘退開去的時候,劍自蕭鐵唐口裡拔出,血如箭泉射出,但一滴也沾不到柳焚餘身上。

  他落在丈外,冷冷地看著蕭鐵唐,剛才的刺殺,好像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

  蕭鐵唐的身子如風前蠟燭般地晃動著,捂嘴噴濺著鮮血:「你……」下面的不知是要說什麼。

  方信我覷著時機,一刀砍下,蕭鐵唐的氣功已被柳焚餘所破,這一刀把他身首異處。

  就在這時,柳焚餘飛起,一手挾持住方輕霞,雲彩般掠起。

  方離失聲驚叫道:「你幹什麼?」

  方休一刀劈出,劍光電掣,這一刀已被劍光捲歪。

  古揚州怒吼一聲,一耙向柳焚餘背後鋤下!

  以柳焚餘的武功,要避開這雷霆電擊的一耙,也在所不難,但他的身形突然像兜心打了一拳似的一顫;古揚州那一耙,險險擊中他,雖然終於避過,而掃落了他頭上的儒巾。

柳焚餘去勢如電。待古揚州、方休想再第二次出擊,方信我、方離正要出手的時候,柳焚餘已挾著方輕霞,直掠了出去。竟凌空踏著靜水如鏡的湖面,海鷗般飛去,轉眼消失了影蹤。

  茅舍已沒有茅草。

  地上卻有死人。

  死的是唐可、蕭鐵唐,還有移遠漂、古長城,以及被殺死在桌底的松文映。

  對方死的兩人雖然是好手,尤其蕭鐵唐更是一流高手,但自己方面死的也是一流好手,何況李布衣還受了重傷。

  古揚州當然是極其傷心。真正擔心的是方信我。方離的心亂成一片。方休卻被興奮、緊張,以及一種熱愛自己尤甚一切的自大和莫名的憤怒弄得忙不過來。

  過了好久,直至把古長城、移遠漂埋葬之後,李布衣才能說話。這時候他的臉色跟死人沒有什麼兩樣,可是眼神一反平日的深懵,炯炯有神:「方老,到虎頭山去……」

  「我中了蕭鐵唐毒氣功,運功迫毒,也非要四,五天不能痊愈……我跟你們一起,反累你們照顧……」說到這裡,徐徐閉上雙眼,從他抽搐的臉肌可以想像到他的肉體上所受的痛苦。

  方信我激動地說:「李神相是為我們而受傷的,我們怎能撇下你不管!」

  李布衣無力地道:「這兒附近的濃美湖,住了溫風雪,我到他那兒……自然安全,你們……放心,我一旦好了,就去找你們……你們得要先赴虎頭山,聯繫上「刀柄會」的盟友,便……不怕了……」

  其實溫風雪是住在旗峰瀑谷,這兒根本沒有他的朋友。李布衣自知是人人要殺的對象,何況還受了傷,若不這樣說,方信我決不會讓他一個人留在這裡。

  他看著方信我擔憂的神情,勉強以竹杖支撐著身子,蹣跚走去。

  方信我沉思著李布衣臨別前的一句話:「你氣色不好,一路上,多多保重。」

  方信我反問了一句:「你不是說我下停豐勻,有老運嗎?」

  李布衣歎道:「相在臉上,是常,氣色浮移,是變;一切都在常與變中,天道無親,仁者多福。何況,那次看相,到現在,又過了年餘了。」說罷扶杖躓蹭而去。

  方休向方信我氣沖沖的問:「爹,我們追那惡徒救妹妹去!」

  方信我橫刀而虎目含淚,道:「走!天涯海角,也要把霞兒救回來!」

布衣神相五:落花劍影 -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