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衣神相六:刀疤記 線上小說閱讀

第肆回 漫空飛碟



  然後在裂縫陰影裡伸出了一個人頭。

  湛若非的頭。

  茹小意喜叫道:「你沒有事?」

  月亮映在湛若非的臉上,神情有很大的改變,他道:「下面找不到樊可憐。」

  茹小意道:「找不到就算了,人平安就好。」湛若非聽了這句話,心頭一陣熱。

  那三個罩袍人,攻擊項氏夫婦沒有得手,反而一個傷了腋下,一個傷足,而對方增援了一個湛若非。

  這時,後來的罩袍人發出一聲尖哨。

  項笑影低聲道:「小心。」

  湛若非道:「怕什麼?咱們三個對三個,還會輸給他們不成。」

  項笑影道:「我總覺得他們未盡全力出手。」這幾句匆匆的對話裡,那三個罩袍人,各已抽出一支竹竿,竿上頂有一雙奇異的碟子,用手一擰,碟子急旋,發出尖銳的呼嘯,在竹枝上急轉。

  湛若非奇道:「竿上轉碟?」這在竹竿梢上轉碟可以算作一種民間雜耍,在高手相搏時,從來都沾不上邊。

  項笑影臉有憂色地道:「只怕這才是他們的趁手兵器。」

  他喃喃自問:「那麼他們為何不一早亮出來?」

  茹小意在旁即道:「因為他們不想被我們認出身份。」

  項笑影道:「難道是熟人?」

  茹小意道:「至少是他們一亮出獨門兵器,江湖中人便可以判斷他們是誰。」

  湛若非「哦」了一聲:「那麼是看來這幾人在武林中也算是有頭有面的人了。」

  他們說這幾句的時候,那三個罩袍人身上手中,多出七、八根竹竿,每根竹竿上頂著一面非瓷非陶的碟子,在激厲的急旋著。

  茹小意疾道:「別讓他們佈陣成形!」湛若非和項笑影都想提劍殺去,但三個罩袍人已同時發動。

  他們其中一人竹枝一抖,碟子急旋飛出,旋射項笑影,項笑影身子一側,及時避過,不料飛碟在半空中抹了一個彎,再飛旋回來,項笑影險被擊中。

  湛若非及時揮劍,盪開飛碟。

  飛碟受擊,居然不落,飛到另一個罩袍人手上的一根空竹枝上,又再度旋轉起來。

  於是,幾十雙碟子在竹枝上發出尖銳的聲音,不時數雙同時破空飛出,來回穿梭,一旦給格開,並不掉落,而飛回最近一名罩袍人的空竹枝上,俟待另一次飛擊。

  項笑影心道好險,向湛若非道:「全仗你這一劍──」

  湛若非截斷道:「你守著裂縫,我欠你情。」

  項笑影一怔,茹小意叫道:「原來你──」她本想笑罵湛若非居然躲在裂縫裡不上來。看別人有沒有替他護法,後來見項笑影捨身不退,守著裂縫,因而大受感動。但是她的話已無法說下去了。

  因為三個罩袍人的攻勢加強。

  漫空飛碟。

  項笑影、湛若非、茹小意揮劍舞個風雨不透,守了一會兒,情知再打下去,只敗難勝,都想衝出去與敵人近身搏殺。

  對方飛碟一旦發動,聚密相連,三個人根本騰不出來反攻。

  到後來,三道劍光,相互防守,才能擊開密集的飛碟。

  這時也看清楚了碟身,製造十分奇特,碟沿隱有藍芒,當然是有淬毒的利刃,不過,飛碟多數向項、湛二人、飛向茹小意的主要是截擊她的反攻。

  三人振劍力守,都無反攻之能。

  湛若非劍法揮灑自如,但以劍道修為,實在茹小意之上,他在裂縫裡偷襲對方一劍,因是突擊,所以無意殺死對方,但知對方武功非同小可,也出了全力要剁下他一足再說,不料對方在劍入肉的剎那翻了開去,只受了輕傷,這一份應變的功力,就已臻江猢一流高手之列,他外表一副沒有把對方瞧在眼裡的樣子,心中也是暗自驚震。

  而今他眼見自己三人皆入苦守之境,再這樣打下去,只怕會全軍覆沒,他想:自己保護師妹,理所當然,師妹深愛姓項的胖傢伙,若他死了,她也傷心,不如自己豁出條性命,成全他們兩人好了。

  他心中雖覺悲憤,但回心一想:剛才項笑影仗劍守護裂縫,也算有義氣,也就比較氣平,一意要揮劍殺出,拼著挨一兩飛碟先傷一敵破陣再說。

  就在這時,突然間,乍起了金色的光芒。

  金芒不止一片,而是從一片中炸開,炸成七、八片,每一片像煙花似的金亮逼人,就似烈陽直射在擦亮的黃金上。

  金芒總共七、八片,每一片,炸開八、九道。每道厲烈無比。

  每一道金芒呼嘯著,像曳火的流星尖嘯而過,準確無比的各自釘在半空中和竹枝上的飛碟。

  這剎那間,三個罩袍人的碟子全碎。

  三個罩袍人愣然相顧,雖看不見臉色,但眼色之驚惶都寫在對視裡。

  湛若非、茹小意、項笑影也呆住了。

  月亮暗如絲。

  一個穿暗赭色綢袍的人,洒然行了出來。

  他手裡一張弓。

  金芒瑩輝的大弓弩。

  他背後有一壺箭。

  箭尾閃閃發光,敢情他的箭是黃金鑄成的。

  這樣背著一壺黃金箭,無論走到哪裡,都會惹不少麻煩,而且負擔奇重,但從這人步伐看來,就像背著一壺鳥羽般輕鬆。

  看他的神情,卻更加輕鬆。

  茹小意本來早已見過此人,但因那時在驚惶中,只注意到這個人不但眼睛是亮亮的,而現在更發現他眉間的英氣,逼人而不侵人,而且有一個可愛的笑容。

  這笑容使他比起他的實際年齡,至少要年輕上十幾歲。

  茹小意歡悅地叫起來:「樊可憐!」

  湛若非和項笑影卻不約而同地叫了一聲:「樊大先生!」

  「樊可憐」就是剛才在大地震裡救了茹小意而自己摔下地底裂縫的樊可憐。

  「樊大先生」就是綠林領袖,也是看青玎谷五位監評人之一,在大地震的時候,他逃掉了,所以項笑影認得他。(詳請參閱《布衣神相》故事之《天威》)湛若非這些年來浪跡江湖,雖然沒跟樊大先生朝過面,但對武林中兩個箭術大師卻早有耳聞:

  ──個是飛魚塘的「金弓銀箭」沈星南;一個是綠林的「太陽神箭」樊大先生。

  這人用金弓金箭,當然不是沈星南;再說,沈星南也沒有那麼年輕。

  樊大先生是綠林首領,名氣很大,但毀譽參半。

  他們誰也沒想到「樊可憐」就是樊大,而樊大先生居然冒地裂之險救了茹小意。

  茹小意喜道:「你還沒有死呀?」

  樊大先生道:「裂縫下黑而不深,我掉下去,一會又爬上來了,妳卻不在。」

  茹小意道:「我去叫人來救你呀。」

  樊大先生道:「我找妳不到,怕妳出意外,回頭來看看。」

  茹小意抿嘴笑道:「結果又讓你給救了。」

  樊大先生笑道:「江湖上,誰救了誰,都難以說定的。」

  其中一個罩袍人冷冷地道:「現在只是多一個來送死,誰也沒救誰。」

  樊大先生笑道:「你說什麼,我沒聽清楚。」

  那罩袍人道:「你連自己都救不了。」

  樊大先生道:「什麼?」

  罩袍人怒道:「你死定了。」

  樊大先生用手遮在耳後,湊前問:「啥?」

  這次是兩個罩袍人同時大聲說:「我說,你死定了!」

  樊大先生笑了笑,仍是道:「你在說什麼?再說一次。」

  這回三個罩袍人都知道樊大先生故意作弄他們,各自尖呼一聲,拔刀。

  他們腰畔都繫有一把彎月型的刀。

  看來,這刀才是他們的趁手兵器。

  就在這時,金芒又起,一閃而過。

  「叮」的一聲,「嗖、嗖」兩聲。

  三個罩袍人,都沒有再動。

  甚至連眼睛也不敢多眨一眨。

  在這目不及的瞬間,樊大先生已發了三箭。

  沒有人看得清楚他哪一箭先發、哪一箭後發,只來得及瞥見,後來的罩袍人出手較快,拔刀在手,但金矢射中他的彎刀,刀脫手飛出,長空一閃,不知落到哪裡去。

  其餘兩支箭,一支插入罩袍人頭上,顯然是穿過他的髮茨,另一支則射中另一罩袍人腰間刀鍔上,串連了刀鞘,這變化使得罩袍人連拔刀的勇氣都被擊碎了。

  樊大先生笑道:「別動手,你動手,我就出箭。」

  三個罩袍人忽然尖嘯,掠起。

  樊大先生從容地看著三人拔起,臉帶微笑,從容拔箭,搭箭於弓。

  這幾個動作,做得從容無比,看去悠閒淡定,其實卻迅快絕倫。

  只是三個罩袍人身子疾沉,躍下裂縫。

  這連樊大先生都沒想到。

  三個罩袍人落了下去,湛若非大喝一聲「休走!」也想躍下追擊。

  樊大先生道:「窮寇莫追,裂縫底有甬道,通那邊山谷,追下去危險!」

  茹小意也叫道:「不要追了。」

  湛若非止步,月色下,神情很是潦落。

  項笑影向樊大先生一揖,正要說話,樊大先生截道:「項大俠你要是看得起,咱們就做個兄弟。」

  他這一句話,可以說是十分突兀,使得三人俱有一怔;要知道樊大先生是綠林中人,並非正派,而項笑影是將軍之後,一向行俠江湖的,跟樊大先生素無深交,樊大突然提出結義之事,令項笑影也大為愣然。

  項笑影怔了一怔,正尋思應對之際,樊大笑道:「咱們是江湖人,一是一,二是二,不掉虛文,不裝仁義,在下雖慕項兄俠名,但未致有求結交之意,只是尊夫人神容品貌,玉潔冰清,確令在下心儀傾慕,在下求與項兄結義,是想藉此在他日江湖風波中,在下得一正當名份,得以保護嫂夫人。」樊大正色道:「你不要怪我直接,我心中卻如此想,我對嫂夫人敬之慕之,卻全無褻瀆之念。」說罷雙目發出神光,逼視項笑影。

  項笑影心中極愛夫人,自己乃閹黨追殺對象,驚弓之鳥,無法保護茹小意。以致使她隨己浪蕩天涯,並且痛失愛兒,心裡也痛惜內疚,聽得樊大如此說,知道他也傾慕愛妻,不知怎的,反而生了一種相隨深情,道:「承蒙樊大先生看得起我,我──」樊大道:「別說客氣話。項兄俠者胸懷,我素仰儀。如果肯下交結義,就請收我這個弟弟。」說罷一頭就拜了下去,嚇得項笑影也慌忙下對拜,心中暗喜愛妻得如此高手相護,可以不慮險難。

  茹小意沒有想到樊大先生如此坦蕩,直接道明對自己傾慕,饒是她大方,也不禁飛紅了臉;樊大與項笑影對拜之後,扶起項笑影,又向茹小意一頭拜下,叫道:「嫂子,請受我三拜。」

  茹小意慌得不知如何應付,裙裾襬動,仍是受了他三拜,只笑著道:「我可沒有回禮。」

  樊大亮著眼站得英挺道:「嫂子是長輩,不必施禮。」回身一步就走到湛若非身前。

  湛若非見樊大先生與項笑影結義,並大膽吐露對茹小意傾慕之情,自形猥褻,又妒又恨,心中十分難受,正要悄然退去,沒想到樊大先生又找上了自己。

  樊大先生道:「湛兄。」

  湛若非道:「我為人孤僻,不喜歡與人稱兄道弟。」

  樊大先生道:「其實真正慕念項夫人的,湛兄比我更深,夢魂牽絲,朝思暮想,連我這個局外人都一眼看得出來,項大哥又焉會不知?但以大哥宏氣大量,我等亦不須隱瞞,我們三人既同所戀,惟盼大哥與嫂子相愛白頭,不是件更能了心頭相思債的事嗎?」

  樊大先生又道:「如果湛兄不棄。咱們兩人,合稱『慕嫂失意人』,創『失意幫』,你是幫主,咱是副幫主,聯絡天下情場失意者,共敘失意事,豈不快哉!」

  湛若非聽了樊大先生這個匪夷所思的建議,可以說是目瞪口呆,自己心中多年雜念的事,居然給一個陌生人率然道破,而且對方神色自若,坦蕩非凡。又覺得原本孤獨一人,為情所苦,現在忽多個多情失意人,心中卻比較舒服了一些。

  樊大先生道:「怎麼?若湛兄嫌我出身不好,我跟綠林道上一刀兩斷,又如何?」

  湛若非也給此人道出了豪氣,大聲道:「英雄莫問出處,我浪跡江湖,毫無建樹,又好得了哪裡去!」

  樊大先生豎起拇指道:「好!好漢只問有情無。」

  返首向項笑影道:「大哥,我們兩個,對你可謂羨極慕極,謹此願大哥、大嫂情長萬里,福壽添丁!」

  湛若非也想說幾句話,但就是心頭發苦,說不出來。

  項笑影挽住茹小意的手,滿臉幸福地笑陣道:「也有你這樣的弟弟!」

  樊大先生笑道:「他日小弟在江湖上,可不能再做那乖戾荒誕的事,否則人家會說,有其弟必有其兄,可害苦了哥哥也!」

  項笑影也打趣道:「那時候,可要家法處置了。」

  樊大先生伸了一伸舌頭,忽見天空七色煙花,猝然而起,又似龍首掉尾,迴迂爆射之處,最後凝在半空,成了一朵極亮的金花。

  樊大先生正色道:「幫裡有事,小弟要去一趟。」

  說罷拿起三根黛色竹筒,交給項笑影、茹小意和湛若非手上,道:「若有任何召喚,燃著一根扔向長空,小弟會盡速趕到。」

  項笑影感激盛情道:「做哥哥的不會有事,你放心料理事情去吧。」

  樊大先生亮著眼,向茹小意深深一福,道:「嫂子,他日見著了,可別與哥哥取笑這個不成材的弟弟。」

  然後轉身向湛若非道:「湛兄,莫忘了咱們組『失意幫』聯絡天下情關闖不過的失意人之大業!」說罷大笑而去。

  樊大先生向西北方急掠而去,荒地裡只見他背上的金箭在黑色裡晃亮。

  項笑影目送樊大先生,感咽地道:「武林裡出了這等人材!」

  茹小意嬌笑道:「你呀,就忘了有個替你招攬豪傑的妻子!」

  項笑影道:「我還沒責打我的夫人招蜂引蝶哩!」

  茹小意撒嬌追他:「你敢!」

  笑罵時見湛若非痴痴的望著荒山,原來曙色裡有三隻黃蝶,忽高忽低,在西沉日下面舞迴翔,其中二隻黃蝶依傍相隨,狀甚親熱,另一隻卻顯得落拓孤零,湛若非看得長嘆一聲。

  這時剛剛黎明,一切都是將醒未醒,最寒冷荒涼的時分,湛若非沒跟項氏夫婦招呼,飄然而去。

布衣神相六:刀疤記 - 目錄